一位老政法委书记哭诉薄熙来王立军暴力

【新唐人在线/综合报导】(新唐人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2009年正当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市大搞所谓打黑运动时,由于为黑社会性质团伙主要嫌疑人龚刚模辩护,而被重庆公安局、检察院以教唆嫌疑人及证人伪造证据的罪名构陷的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在其4月13日的博客上贴出了一位老政法委书记肖宗禄,为其儿子喊冤叫屈的再审申请书。并称,肖宗禄向自己哭诉小儿子在当年重庆的黑打、乱打、瞎打中,在黑打魔窟“铁山坪”被王立军手下刑讯逼供的悲惨遭遇,说到伤心处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公布其再审申请书,是为了警示世人。

肖宗禄在再审申请书中称,他的小儿子肖绍壅是璧山县公安局原分管刑侦的副局长,2010年被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指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刑讯逼供、编取伪证材料。

申请书揭露,肖绍壅被重庆市公安局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关押期中,惨遭专案组的刘熙炜等人刑讯逼供,特别是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期间,遭到惨无人道、骇人听闻的刑讯逼供。

据申请书揭露,肖绍壅于2010年4月13日被刘熙炜等人带到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时,首先被刘熙炜等人押著观看“打黑基地”其他被关押人员的受刑惨状。那些被关押人员都受着各种不同姿势的刑罚或体罚,比如:有的被悬吊在室内,有的被反铐在墙上,有的坐在铁审讯椅上,有的坐老虎凳,有的横倒在地上,有的头、嘴流血,有的身体上呈有伤痕和血迹,有的还正在呻吟等。此时,刘熙炜凶狠地恐吓肖绍壅说:“你看到了没有?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们受刑没有?”于是,一要肖绍壅按刘熙炜的旨意交待问题,二要肖绍壅对他们早已形成不是事实的材料签字认可,才能免受其酷刑和肉体之痛苦。

之后,从2010年4月13日至22日,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的十天九夜,全身被固定在铁审训椅上,手脚被捆绑,不让动弹,并被刘熙炜等人不分白日昼夜地二十四小时轮番突审,至始至终不准肖绍壅睡觉和休息,如果一闭上眼就被刘熙伟等人打耳光、脑袋、推撞、拳打或被脚踢、卡颈,或被吼叫、讯斥和辱骂,也不准肖绍壅上厕所大小便,屎尿都在铁审讯椅上任其自流。

期间,刘熙炜还大肆施用饥寒来催残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审的十天九夜,刘熙炜只给了肖绍壅四个盒饭吃,没有给一口水喝。当时,四月的江北区铁山坪,地处大山丛林,每天下雨,气温低,只有几度,专案组人员穿毛衣、羽绒服,而刘熙炜等人只准肖绍壅穿一件衬衣和一条单裤,寒冷得肖绍壅无法度日,险些丧命。

肖宗禄揭露称,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受审期间,刘熙炜十分嚣张地指著肖绍壅说:“你原来说我们王局长(立军)是冷血, 无人情味,现在你看王局长是不是冷血,有没有人情味?”他话音未说完,便挥手身边人员,用开水从肖绍壅的头淋到脚,烫得肖绍壅喊天喊地,紧接着又用冷水泼肖绍壅全身,冷得肖绍壅心冰寒颤不已。在开水淋、冷水泼湿透完衣裤后,继续强制肖绍壅就这样穿着湿透的衣裤几个昼夜。致使肖绍壅目前已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头痛、 鼻炎和心脏病等,成为终身病残。

据揭露,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期间,刘熙炜等人还将肖绍壅的双手用绳子反捆绑于背后,悬吊在室内,拷打其全身,命其交待问题。当肖绍壅忍受不了酷刑而最终表示屈服后,刘熙炜指使专案组中的两人给肖绍壅讲:你是怎样涉案的,也就是案卷里肖绍壅受刑讯逼供后所交待的讯问笔录。专案组那两人说了以后,肖绍壅就按他们所讲的说了几遍。在肖绍壅讲的过程中,专案组的人感觉肖绍壅说的与之不相符的地方,又给肖绍壅讲你该怎样说,肖绍壅只有又按他们给他讲的那样去说,说完就让肖绍壅签字之后,就对肖绍壅同步录音、录影。在录影过程中,肖绍壅仍按专案组的人交待的去说,在说的时候专案组又主动引导肖绍壅该怎样说。

肖绍壅被送到永川区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刘熙炜等人去讯问肖绍壅的笔录,肖绍壅对其讯问笔录不签字,他们又威胁说:“你不签字我们又把你送到铁山坪去、或把你关到四川去。”肖绍壅担心和害怕再挨整,对笔录上面写的什么也不清楚,就在这样被逼供和诱供的情况下只有签字。这就形成了案卷中的几个版本的讯问笔录材料。

肖宗禄在其“申请书”中表示,以上情况,是他多次会见儿子肖绍壅时了解的。肖宗禄并恳请上级领导能在百忙之中关注此案,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督促此案得到重新公正处理,还他儿子肖绍雍一个清白!并恳请上级领导,责成有关单位对刘熙炜等人,主要是刘熙炜这个领导、组织、实施者的不法行为坚决予以查究。

网友热议:

【红苹果_UIC】一针见血地说:此乃无产阶级专政手段之再现。

【勤奋炒股指】讥讽道:学到很多用刑的新手法,真是长见识。我们国家真美好,用刑文化博大精深。

【毛毛爱吃蛋炒饭】也讽刺道:既然是老证法委书记了就应该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这是党在考验你。

【bulemichael】说:也许他当员警时也用过这些酷刑,没有制度的保护,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sailboard】引述道:“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十年冤狱受害者张高平。

【第二脖】感叹说:铁山坪,马三家,在号称法治的国家中这样的黑窝不知还有多少!

【木清-南京】表示:罪恶的体制只有殉葬著没有幸运者,任何人都会被这罪恶的体制疯狂的吞噬。

【动之徐生】义正词严道: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作恶的,终将受到惩罚,不管是世间的,还是地狱里的。不管你信与不信,地狱就在那里,作恶的人,终将在地狱里哀哀哭泣到永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