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司法机关的堕落与死磕派律师的崛起

【新唐人2013年4月9日讯】4月3日,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王全章律师在江苏省靖江市法院为法轮功学员朱亚年作辩护时,当庭谴责恶警采取三昼夜不准朱亚年老人睡觉、狂吹冷风等酷刑、体罚的方式逼供的行为,而遭法庭报复,靖江法院法官以“说话嗓门大”、“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将王律师非法拘留十日。此事给法律界和民间带来极大震动。王全章律师被拘当晚,全国律师第一时间展开维权、声援活动,纷纷赶到靖江法院、看守所,要求法院释放律师。

其实,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立法、行政、司法三种权力相互制衡,相得益彰,共同维护着社会的正常运转,当权利人的利益受到侵害,尤其是受到公权力侵害时,司法机关成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起到疏减社会压力,救济被侵害利益的作用。纵观共产世界以外的法治国家,无不如此。然而,时下的中国,在中共独裁高压的畸形体制下,司法机关不仅没有应有的尊严、独立和正义,反而警察林立,把赤裸裸的暴力展现在法庭内外,把对被告人和律师的蔑视、打压毫无掩饰的发挥到极致,司法机关已经全面腐败、溃烂,完全沦为政治的打手和帮凶,成为打压异己、迫害人权的急先锋。中共制下的司法机关具有着任何一个正常国家的司法机关所不具备的超级本事:驱逐、构陷律师,联手制造冤假错案。

王全章律师被拘一案,只不过是中共司法机关打击律师的冰山之一角。自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很多为法轮功学员作辩护的律师,包括高智晟、李和平、江天勇等,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打压,甚至被失踪、被酷刑。高智晟律师至今尚被关押、迫害。而中共对律师的打击也不仅仅限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几乎所有有正义感的律师,不符合中共胃口的律师,都可能成为中共打击的对象,比如上海的郑恩宠律师,北京的李庄律师。

在2011年,当李庄律师走出重庆监狱的大门后,广西北海案的四名律师,因在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中识破假案,揭露司法机关刑讯逼供,对被告人做无罪辩护,被公安机关传唤。杨在新律师当日被拘留,其余三位下落不明。待到2012年贵州小河区法院审理黎庆洪案时,法庭外的荷枪警察有增无减,法庭内更是剑拔弩张:律师屡屡抗议,法官黄敏频频敲响法槌,对辩护律师警告、训诫多达十余人次,于开庭第一天就将3名辩护律师逐出法庭。开庭第4天,全国人大代表、女律师迟夙生成为第四个被逐出法庭的律师。迟夙生律师被十多个法警协助带离时,晕倒在地,被送往医院。随后小河法院胁迫众多被告人“不用”亲属委托的律师,违法给被告人指定援助律师。导致20多名律师被“不用”,被解除辩护委托。2013年3月,为吉林市王刚案辩护的王兴律师,在遭到吉林市船营区法院于亚红法官警告、训诫后,被驱逐出法庭。四名法警冲上辩护席,掀开桌子,上手抓扯王兴律师,将王兴律师反剪双手,一名法警用手掐著王兴律师的后脖子,将王兴律师驾出了法庭,并且从二楼将王兴律师拖到一楼,最后推到法院门外的雪地里,然后,把被扯掉的王兴律师的大衣扔了出去。并依据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的私家解释,不准王兴律师回到法庭辩护。

有了上述法院法官的一贯恶劣做法,再看王全章律师靖江的遭遇,也就不难理解了。在法官的眼睛里,一切案件都是排好的戏,审判之前,每个案件都已经是定案、铁案,至于开庭审理,只不过是走走形式,表演表演而已。很多法官们已经习惯于这样的思维方式、审理方式。北海案如此、小河案如此、吉林王刚案亦如此,至于审理法轮功的案件更是如此。在对法轮功案件的非法审判中,没有一件不是在“盖世太保”610和中共黑手政法委的操控下,由穿着法袍和制服的法官、检察官表演的,在那些套印着国徽的所谓判决书上,书写着无数的欺骗与谎言,制造著无数的冤假错案。

在小河案件中,审理前,小河区法院法官每周参加上级机关的公检法联席会议,学的都是如何当好傀儡,如何提高演技,如何把冤假错案做实的本事。近期浙江叔侄强奸案得以昭雪,媒体纷纷谴责办案人时,酷吏聂海芬不是叫喊“都是政法委定的调”吗?当北海、小河律师团的一些律师们为吉林王刚辩护时,审判员李忠诚不顾任何司法礼仪,持续不断的咧著嘴笑啊,笑啊,笑,审判台上的法官,公诉席上检察官,旁听席上的不明身份的人,脸上似乎都在挂着“胜利者”的微笑,因为王刚案已经过吉林市政法委开会定好了,刑期、罪名早已定好,甚至判决书都写好了。

法官甘做傀儡,任由摆布。并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联手制造冤假错案。诚如杨金柱律师蛇年新春献辞所言:“在不公正的法庭上,坐在审判席上的法官,只会闭目养神,望天花板发呆,扣耳朵,捏鼻子,偶尔会面向受难同胞声嘶力竭。他没有心思听取律师的一句辩护意见,他懒得回答律师的一个问题。他是为了完成一件既定的任务,他断然不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和真相。”

律师不肯与公检法一起造假,招来的便是打击、警告、训诫、驱逐和构陷。律师的遭遇尚且如此,被代理的当事人的处境更是可想而知。用王全章律师的话讲:与我的无辜的当事人相比,我的遭遇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说北海案被告人是冤枉的,小河案是冤案、李庄案是冤案、尚未审结的吉林王刚案是冤案,那么所有法轮功的案件没有一件不是冤案,今天的司法机关不仅毫无正义的理念,早已彻底堕落为专门制造冤假错案的黑水衙门。

作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本可以坐稳公权力的奴仆,对公检法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配合演戏,偏偏有律师不愿窝窝囊囊的生活,他们明白,挺直了腰杆身体舒服,呼吸顺畅,活得自由,活得有尊严。但是中共独裁政权最容不得的就是有人要自由,要尊严。尤其容不得独立思考、依法辩护的律师们去挑战一个个未审先判的铁案、定案。于是驱逐、构陷律师的罪恶屡屡出现。然而,人世间还有一个理,叫相生相克:这种恶劣的环境不仅没有吓住律师,反而催生了死磕派律师,并异军突起。

在北海四律师被以“妨害司法罪”刑拘或监视居住时,来自北京、山东、云南的6位律师再到北海,后来增至20位,有8位律师出庭,组成北海律师团,由杨金柱律师的网路围脖直播,由陈光中教授、卞建林教授、顾永忠教授的理论探讨跟进,彻底揭开了当地公检法联合制造的假案,颠覆了事先导演的好戏。北海案的大获全胜,标志着死磕派律师的初步形成。贵州小河案,88名律师组成豪华律师群体,虽然被法庭粗暴驱逐4位,被不用解除23位,但律师们不畏强权、不畏压力据理力争,展示出一批律师们集体的智慧和勇气。用刘桂明先生的话说:“在小河一案中,由于有了学者如何兵教授的庭内加入,童之伟教授的现场观战助威,有专兼职律师、学者与记者比肩行文的多元战术组合,才构成了中国刑辩史上特殊的死磕战法。”邪恶最怕曝光,死磕派律师们在每个案件中,即时、全景、纪实性的报道,把每一个法庭搬上了举国关注的舞台,让暗箱操作无处可藏。

当一批不畏生死的刑事辩护律师们从重庆走来,闯北海,趟小河,死磕吉林的一幕幕,一场场中,被殴打,被驱逐,被警告,被训诫,被戏弄,屡败屡战时,也锻造出他们的赤诚和智慧,具备了陈世和律师概括的死磕派律师的六大素质:第(1)要大胆,要有坐牢的勇气;第(2)属于技术流(熟悉法律,才能艺高人胆大);第(3)要经验丰富,有谋略;第(4)要有江湖义气,抱团取暖,一人单打独斗不行;第(5)要学会运用网路舆论力量;第(6)文笔好,只有文笔好,有法律理论,有文史社会知识,才能产生影响,获得支持与声援。

王全章律师被拘一案中,当刘卫国、迟夙生、李金星、张磊等众多维权律师急驰靖江救援,当各地正义的民众自发前往声援,当杨金柱、陈光武发出严正声明,当全国律协刑委会委员以个人名义联名发声,当众多时刻关注事态的发展可贵民众随时准备去增援的的时候,靖江法院终于知道,耍流氓也有不好使的时候,不得不被迫提前释放了王全章律师。

死磕派律师的崛起意味着中国律师的群体性觉醒,王全章案中各界正义人士对维权律师的声援意味着中国民众的整体性觉醒,这些都是中共政权最害怕的。在法轮功学员十几年如一日,不畏严寒酷暑,不顾个人安危的讲真相反迫害的义举中,当死磕派律师们以不畏生死的勇气和担当将私家法庭的流氓审判方式公布于众,当有良知、有道义的学者、媒体人及网友们一起抱团取暖时,用于遮羞的司法黑幕将被一块块的撕碎,其背后掩盖的冤假错案将如一片片拼图一样完整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当沉冤得以昭雪,一切真相大白时,被磕死的已不仅仅是公权力,而是万恶之源的中共。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