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中国禁闻】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3月29日讯】3月28日【中国禁闻】完整版

提要
官员财产不宜公开的十大理由
左派挟习近平 提四大问题
《环时》爆江泽民见不得人的丑闻

【禁闻】百多非京籍家长争教育平权遭驱散

百多非京籍家长争教育平权遭驱散

3月28号,北京“反对户籍隔离,争取教育平权”的活动如期举行,大约有一百多名在京的非京籍学生家长,前往北京奥运大厦,准备向北京巿教委请愿,要求异地学生与北京户籍学生同等待遇,但被警察驱散。有的被警方在路上拦截,期间,数名家长被警察殴打带走。

据参与活动的家长介绍,现场大约有20多名警察,还有一些便衣。

发起这次活动的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软禁家中。

“钱云会案”再现 反强征村民遭辗死

河南郑州中牟县姚家乡西春岗村发生“浙江钱云会案”翻版事件。当地农业开发公司“红亿庄园”,强占村民土地进行修路工程,两名村民为保卫土地前往阻止,其中一人被工程车辗过死亡。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3月27号,死者宋合义与同村72岁的宋长海,前往阻止工程铲车破坏他们的农地,但对方发动铲车冲向二人,其中宋合义为救宋长海走避不及被铲车活活压死。

涉案的工程车司机没有驾驶证,已被逮捕。

据当地村民说,“红亿庄园”的负责人与某省市领导人有关系,很有势力。

中国公民因间谍设备贸易在俄被捕

《俄罗斯之声》援引《俄罗斯国际文传通讯社》的报导说,两名中国公民在萨哈林,因经营俄罗斯被禁的隐蔽录像录音设备,被俄联邦安全局拘捕。

报导说,在南萨哈林采取的行动中,被拘捕者住处查获带有录音器的钢笔,带录像和录音设备的汽车钥匙坠子和手表。

报导引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地方分局的公报说,每一件物件的价格为50-100美元。被拘捕的中国公民已经被俄罗斯当局以“非法销售专用技术设备”罪名,立案调查。

编辑/周玉林

【禁闻】官员财产不宜公开的十大理由

近年来,中国民间要求中共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高涨,虽然1988年中共已提出了官员财产公示的立法动议,但是,时至今天,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仍处于难产,对此,有中国网民分析了官员财产“不宜公开”的十大理由。

大陆网路上流传了一则网贴,讽刺的分析官员财产不宜公开的十大理由:

一、暴露贪腐会给政府抹黑;
二、会打击从政积极性,爆发移民潮,造成人才流失;
三、严重影响房产等物价稳定;
四、落马者众多,监狱不够;
五、统计部门人手短缺;
六、地方保护难以深入;
七、根繁叶茂无从下手;
八、二奶小三难以安抚;
九、财产转移还需要足够时间;
十、数字太大,会吓坏百姓!

中国《权利运动》网站负责人胡军指出,这十大理由的确是中共官员所顾虑的,因为他们清楚,他们所有的财产来源几乎都是非法所得。

胡军: “它要是公布了财产的话, 中共对中国老百姓进行掠夺的整个丑恶面目就展现出来了,所以它不公开。因为它本身这个体制的建立,就是一个掠夺中国百姓财产的过程。 掠夺的这些财产都装在中共高官口袋里了。”

3月24号上午,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上指出,“这些年来,城镇化是由赚取土地差价推动的,政府机构从这个差价得到的收入,最低的估计30万亿。

北京异见人士李金成指出,中共当局这些年来掠夺农民的财产,远远超过30万亿。

李金成:“像‘南宁出嫁女’,她们十几万人不是一直状告这个事吗?郭声琨在广西当书记的时候, 光贪土地款几千亿, 他不但没受到惩处,现在还成了公安部长了,现在看来,你把这些访民控制好了,就升官了。”

据报导,郭声琨在广西任职期间,非法强征土地数万亩,数百亿落入广西腐败利益集团手上。土地被征用后,当地形成了出嫁女问题,她们被拒绝参与集体经济利益分配,又没土地可种,生活无着落,近年来出嫁女上访人数达数千人。

李金成指出,自中共窃取权利以后,官僚阶级就一直靠强征暴敛掠压老百姓的财产进行利益分肥。

李金成:“现在它不敢公布财产,它太清楚了,一旦公布财产以后,可以说它立马就倒台了,现在老百姓已愤怒到极点了,你查查贪官们哪个不搞出上亿元?”

大陆自由撰稿人刘逸明表示,中共有关官员财产公开的法案已提出多年,但一直受到利益集团的抵制。

刘逸明:“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中国的腐败太严重,尤其在地方上的官,几乎是无官不贪的,官场上已经形成了逆淘汰,你这个官越清越正直,你可能越难升官,甚至有可能下去,你这个官越贪越会巴结,官升的越快。”

中共新领导人上台后,高调反腐、一批“房叔”、“房婶”、“房姐”、“房妹”相继被曝光。中共民间要求官员财产公开呼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但是,在中共两会前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签名征集中国行”的发起人阮云华、张崑等人,被北京警方带走后被失踪。

两会召开期间,山西维权人士李茂林由于递送民间请愿书,要求中共官员公开财产被关押,直到3月21号才获释。

另一方面,胡军指出,如果中国的官员财产公示法案真能启动,也不会有太大意义。胡军说,公示官员财产只能作为中共官员作秀和打击政敌的工具。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萧宇

【禁闻】习近平定叛逃新标准 整肃军队

中国大陆的最高检察院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制定了40条军人犯罪的立案标准,其中军人申请政治避难、发表叛国言论视同叛逃等条款,引人注目。请看报导。

有关《军人违反职责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共喉舌《新华网》以“军人公开发表叛国言论将被立案”为标题。

在叛逃罪方面,《立案标准的规定》宣称,因反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出逃、携带军事秘密出境不归、申请政治避难、公开发表叛国言论、投靠境外反动机构或者组织、叛逃敌方等行为者,应当被立案调查。

这一“立案标准”从3月28号开始正式执行。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指出,这是习近平上台后整肃军队的信号。他认为,中共目前缺乏像邓小平那样掌控部队的政治强人,如果国内再次发生像“6.4”那样的大事件,必须让军队听话,所以习近平要整肃军队。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 华颇: “现在军队有两种声音:一种就是极左,还有一些人卷入了薄案;还有一种就是军队国家化,武装军队国家化的声音。这个对中共执政者来说是非常非常危险、非常非常害怕的。因为中共的军队既对外也是对内的,他要保证军队在关键时刻拉得动。”

香港《开放》杂志去年5月号曾经报导,根据王立军交代和中共中央调查,“红二代”刘源、张海洋等人与薄熙来结盟,图谋薄熙来“十八大”入常,掌控政法机器后,时机成熟将废黜习近平,取而代之。

去年“十八大”,中共军委副主席、四总部正职大调整,之前的热门人物张海洋、刘源完全无缘。外界认为,受薄案影响明显。

还有,去年5月,62岁、身体健康的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阮志柏,在京突然死亡,外界也猜测:阮志柏可能是 “清查薄党军中人物”行动中,造成的非正常死亡。

另外,曾有传言:解放军上将、副总参谋长章沁生,因主张“军队国家化”遭到停职,虽然随后有军方高级将领声称此事纯属谣言,但美国《纽约时报》去年8月报导,章沁生在去年初的一个军方领导宴会上醉酒失态,当着胡锦涛的面,章沁生对自己未能进身中央军委表示不满,大吵大闹。

《多维新闻》网指出,中共高级将领失礼举动,以及薄熙来事件的发生,令中央高层对军队将领的忠诚度大为紧张。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一连串动作,正是这次思想整顿的延续。

时政评论家伍凡指出,中共军队多年不打仗,目前买官、卖官非常普遍,军队的不稳致使中共内部更加不稳,所以习近平上台要加强军队整顿。

美国中文网站《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 “现在军队里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满意军队,其中包括要叛逃、逃跑,因为军队非常腐败。叛逃的就是反抗共产党的这批人在叛逃,如果里边混的很好,又能当官又能吃香的、喝辣的,那他不会跑。”

中共最高检机关报《检察日报》援引高检负责人的话说,之所以做出这一规定,是“为了进一步完善军事司法制度,拓宽和深化军事斗争法律工作准备,增强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香港《东方日报》指出,这或许是军方为开战作准备,所以战前明令整肃军纪。一些中国网民也怀疑这份《立案标准的规定》的出台,是为了开战作准备。

但伍凡认为,这与打仗没有绝对关系,因为即使不打仗也要整顿军队。伍凡说,如果军队不打仗、军人吃喝嫖赌不能控制,就变成了土匪,最后,就是别人造军队、国家的反了。

采访/朱智善 编辑/宋风 后制/肖颜

【禁闻】左派挟习近平 提四大问题

中国大陆《环球时报》网站发表评论文章,指称: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关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内部讲话,未能传达给广大民众,导致社会上误传曲解不少,需要加强宣传,以澄清所谓的“是非”。有学者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后,释放两种矛盾信号。请看以下报导:

文章作者昆仑岩表示,习近平在十八大后发表一系列有关澄清是非,端正方向的讲话,“但由于传达范围有限,媒体宣传很少,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想看看不到,想听听不到,社会上误传曲解不少”。

据国外媒体披露,习近平去年12月在深圳对党内的讲话中,提到苏联解体的教训,他认为,应该由高层推动反腐、和渐进式的经济改革,但不能动摇中共执政地位。

作者提出四个需厘清的重大问题,包括:当今中国要搞的是什么主义?对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历史能不能否定?今天推进改革发展还要不要坚持实践标准?共产主义信仰有没有过时?

作者引用习近平的话,自行推出了答案。

大陆中央民族大学哲学和宗教学系教授赵士林分析说,从习近平的一系列言论来看,他是要搞一种政治对冲。

赵士林:“一方面他要坚持传统的、正统的意识形态的价值观。那么,习近平先生十八大以来,也是非常明确的、鲜明的强调要改革,包括整个新班子,所谓习李新政,非常强调改革,并且反腐败也有非常坚决的态度。也提出了把权力放到笼子里、打老虎与打苍蝇。”

不过,赵士林指出,这些问题的产生,恰好是传统政治体制和模式下的产物。

赵士林:“我用这个词叫做政治对冲。我说政治对冲是很危险的游戏。必须要坚持改革,坚持深化改革,从经济体制改革到政治体制改革,放弃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放弃你的一党私利,真正为中国人民着想,为中华民族着想,那不是不能解决问题。”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习近平集两种矛盾理念于一身呢?

赵士林:“李克强也曾经讲过,利益固化的问题要解决,要壮士断腕。如果仅仅是思想意识问题,没有这么严重的。这里面肯定首先是个利益问题。那么背后很多利益集团,大的小的,他们出于自己的利益,肯定对政治模式、经济模式,乃至意识形态原则,都有不同要求。”

赵士林表示,这些不同要求不外乎体现为两大趋势,一个是维护现有体制,一个是推进改革。赵士林认为,维护现有体制的势力非常强大,而推进改革也有强烈的呼声。因此,习近平在这两方的利益博弈中妥协,才出现了两种看似矛盾的声音。

赵士林:“但是呢,老革命家当中有很多开明派,习仲勋是比较开明的改革开放,他的姿态也一直是比较开明的。这样一些因素,再加上时代的因素,肯定能影响到习近平,所以说,这样一些因素,从观念的角度、从思维的角度、也纠结到他一个人身上。”

有关外媒报导的习近平内部讲话,是否存在﹖赵士林表示,他无法确认。而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也表示,他没有看过相关内容。

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没有没有,我没有见过。我也没有看到网站,因为我也不上网。”

北京独立学者章立凡向媒体指出,中国大陆的左派人士从习近平的讲话中得出,他拥护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结论。右派同时也抓住习近平所讲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等。章立凡说:左右两派都在习近平的讲话中取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当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薛莉

【禁闻】《环时》爆江泽民见不得人的丑闻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南海领土争端再次升级,越南指责中共军舰在两国有争议的海域,枪击越南渔船。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否认越南的指责,同时却曝光了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将白龙尾岛割让给越南的卖国行为。请看本台记者的报导。

针对越南指责中国船舰枪击越南渔船一事,大陆外交部26号回应宣称,中方行动属必要、正当。
但《环球网》披露:中越在北部湾海上划界时,中国将历史上本来属于中方的白龙尾岛让给了越方。

翻开历史,60年代美越战争期间,中共党魁毛泽东和周恩来同意将白龙尾岛划入越南领土。而在70年代中期,越南开始对南中国海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提出领土主权要求,占领了南沙群岛的多个岛屿。

90年代后,围绕南海海洋权益的争端日益尖锐。南海争端成为中共与东盟国家之间的突出问题。

从1992年到2000年,中越双方共举行了7轮政府级谈判,3次政府代表团团长会晤、18轮联合工作组会谈。2000年12月25号,中越双方签署《北部湾划界协定》,和关于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的《渔业协议》。其中,将浮水洲岛(就是越南所称的白龙尾岛)正式割让给越南。

白龙尾岛是南海诸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约有9.96平方公里。是太平岛的2倍,永兴岛的4倍。

白龙尾岛被永久割让给越南,导致广东附近传统作业渔场减少了3万2千平方公里,约占传统作业渔场的50%﹔并进一步加剧了北部湾中心线以东的渔业资源争夺。

而签署这一协定的,正是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章天亮表示,江泽民秘密签署协议,出卖领土,属于卖国行为。那么,为什么江泽民要出卖中国的领土给俄国呢﹖

章天亮:“共产主义在国际上是名声很坏,而且是相当的孤单,像江泽民他为了在联合国,或者是在其他别的一些议题上,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国家的支持,那么,除了经济援助之外,无偿的把中国领土割让给他们,这是江泽民和邻国搞好关系的一个做法。”
原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谢选骏也表示,中共为了跟邻国搞好关系,不惜割让土地,来保住自己的政权,而不是保护自己国家民族的利益。谢选骏提醒,江泽民不只送出一个“白龙尾岛”,他还给俄国划出大批土地。

谢选骏:“江泽民割让领土给俄国,是因为它比较亲俄,因为它在俄国待过嘛,它是苏联培养的,所以它把领土割让给苏联,他感觉就好像是给了他娘家似的。把中国的领土不当回事,就拿了给外国。”

据了解,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1999年、2001年分别和俄国签署协定书,以条约形式肯定国界线。而这些条约,等于江泽民默认了沙皇和满清签署的九项不平等条约。
有分析指出,这些条约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不包括外蒙。其中,新疆与俄罗斯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罗斯的黑龙江最西部、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以及乌苏里江、图们江出海口北部等,全都划给了俄罗斯。

另外,有关这些条约的签定,中共当局只在《人民日报》作出简短的报导,声明两国圆满解决了边界问题,却没有提及条约的内容。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陈建铭

【禁言博客】对两会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禁言博客】对两会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对两会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网上有篇署名余然的文章,对最近召开的中共两会评论说:两会前,民众对于解决过去十几年积攒的问题,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主要是体现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顶层设计也好,在大部制改革上能充分放权也罢,对于习李是寄托了莫大的期望。因为问题必须解决,而且刻不容缓,这不是执政合法性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民族、国家的安危。然而,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因为从党国角度来看,政权的平稳交接是至高的利益。其它问题都是次要的,人大、政协会上发发牢骚,释放一下社会的怨气,仅此而已。

两会过后,生活还是回到原点,问题再分轻重缓急,日子长着呢,继续摸著石头过河吧。至于有人危言耸听改革与革命赛跑,也无足轻重,只要有军队的忠诚,再大的问题,也是小事一桩。于是,城镇化继续推进,甭管外界怎么批评,也不管问题多严重,车到山前必有路。 M2一百万亿也好,两百万亿也好,反正印钞机在中央,解决地方债务问题是迫在眉睫,这才是政权稳定的大事。

文章说,政治体制改革搁浅了,因为改革到了深水区,牵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问题,也决定国家性质的改变。这是个红线,动不得。因此,人大、政协已经强调了,路线是正确的,坚持而毫不动摇,功绩是巨大的,问题是可控制的。中国特色与国情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至于民众的失望,随它去吧!

我不希望金正恩垮台

南洋风情网有篇文章,对最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视察朝鲜在长岛部队一事评论说:朝鲜官方发布的一组金正恩视察部队的照片,引起了中国网友的强烈震撼。照片显示,金大元帅来了!男女官兵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人把自己的手臂掐疼,很多人跳进冰冷的海里去迎接这位接任皇位不到两年的金三代,并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看到这些活生生的画面,让我们想起了疯狂的文革时代,真的好可怕啊。愚昧可怕,但被洗脑后的愚昧更可怕。

文章说, 想一想也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呀。与北韩比,今天的我们又多走了几步呢? !看一看每一届钦定的新领导者上位,我们的民众总是给予无限的期待,什么新政呀,什么梦呀,什么亲自、亲民、关怀呀,什么学习团呀。可以说,就中国目前这种状态,稍不留神,就会回到跳进冰河迎接领导者的年代。睁大你的眼睛吧,我们并不需要崇拜赞叹,只需要监督批评,否则,很快就有一天,那画面中就有你了。金正恩还是呆在台上吧,保留一个愚民国家的活化石,让我们时时能想起自己的丑陋。

谁也无法阻止春天的到来

网上有一篇作家李承鹏的短文:这个民族千年的教育是,打磨你的尊严,让你没有反骨,国家才可以安全可靠。可是你很难想像,一群连自己的尊严都不顾的人,会去顾国家的尊严。

一群没有尊严的国民,能建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一群猪从来不会保护猪圈,就这么简单。如果暴力能阻挡向往自由的心,那柏林墙就不会倒﹔如果靠维稳就能守住腐败的权力,那大清就不会亡﹔如果靠洗脑就能一直奴役老百姓,那苏联就不会垮﹔如果靠封锁就能阻挡世界潮流,那多数国家就不会走向民主﹔所有人都知道天快亮了,只有你们还坚守黑暗﹔即使你们杀掉所有打鸣的公鸡,也无法阻止黎明的到来!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