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四代同堂的十八大 让人惊讶

【新唐人2012年11月12日讯】【热点互动】(860)四代同堂的十八大 让人惊讶:中共大老集体亮相,是怕被清算的表现。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周日的热线直播节目,我是林云。在11月8日召开的十八大上,中共的五大元老倾巢出动,齐齐坐在主席台上亮相,让海内外的人士大为惊讶。而第一天的报告当中,胡锦涛提出了“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一说法更引来了一片质疑。我们先来看一段背景短片。

十八大开幕式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主持,除了中共十七届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之外,江泽民、朱镕基、李鹏、李瑞环、宋平等元老,也都在主席台的前排就座。

一群退休的中共领导人几乎倾巢而出,而当中最受瞩目的莫过于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虽然高龄86岁,走路还需要人搀扶,但他还是不改本“色”,如五年前的十七大上,斜眼偷瞄倒茶水的女服务员,今年也不例外。

对于中共的权力交接,时事评论员汪北稷表示,在民主国家,一旦新的国家领导人诞生以后,原来的前任领导人,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工作交接后,就要离开他的工作岗位,然后再以前领导人的身份,过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反观中国,这些卸任的领导人占用社会资源,浪费民脂民膏,还要干涉现任领导人的管理工作。汪北稷说,十八大的会议一眼望去,都成了“三代同堂”的画面了。

时事评论员汪北稷:“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却不知道自爱,还在这个舞台上面,这种表现让我们在民主社会生活过的人,感到很刺眼,很难过,为中国人民百姓感到很难过,这么大年纪的人还挤在这个主席台上去抢这个权力。”

开幕式上午,总书记胡锦涛提出政治报告,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内容,听得不少领导昏昏欲睡。英国广播电视(BBC)说,胡锦涛是借报告来巩固他在党内承传的地位。

时政评论家孟渊沛也指出,中共大老集体亮相,实际上就是专制者害怕被清算的一个表现。因为这套选举的机制不是民主的,是不规则的,新上来的对老的不服,但是老的又不退,要来压住新上任的。

孟渊沛:“无论是胡锦涛、江泽民还是周永康他们都想退而不休,因为他们一旦全退、全休的话,他们考虑他们的不仅是地位权力的问题,主要是人身安全,因为他们在位的时候干下的滔天的罪行,他们一定要被清算,所以他们就一定要保留在那个位置上,想方设法留下来,他们对继任者都是不放心的。”

孟渊沛还表示,这次十八大的权力介入,场面很震撼。这个专制政治以后可能会转为军阀政治,因为没有游戏规则。

外界评论,新一届的领导人习近平头顶上有太多“太上皇”了,活动空间有限,未来他既要保党,又要保现有这些既得利益者,对于民众期待的政治改革之路,答案肯定是令人不满意。

主持人:正在进行的十八大还有哪些看点?该如何来解读?四代同堂展现的是团结还是分裂?中共政权靠四代同堂能走下去吗?在接下来这一小时的热线直播节目当中我们将邀请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跟大家共同来关注这个话题,那么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加入我们的现场讨论。我们今天两位现场嘉宾是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十八大上个星期终于召开了,是在中共政权风雨飘摇的这样的一种境况下,开幕式上非常引人注目的一点就是中共的历届大老,从十三届到第十七届的五届的委员都坐在主席台上,那个甚至包括九十几岁的老人。那么为什么这次要把历届大老都搬上台,这里边该如何解读?

杰森:这事实上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个场景,这跟中共权力传接的方式有关。我们知道中共本身来说,如果毛是第一代,邓是第二代,江泽民是第三代,胡锦涛是第四代,然后习近平是第五代的话,从这样看的话,这十二个代表再加上现有在任的应该是四代同堂,因为李鹏毕竟是邓那个时代的,然后江有一堆人是第三代,然后胡在那,习也在那,四代同堂,这个展现出中共权力交接是以往的人选择下面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老一届选下一届。这种选择的方式,使得老一代的权力能够延续,而下一代的人,层层层层头上坐上“太上皇”。

整个你刚才一开始谈到的,这个十八大是非常有趣的十八大,它是中共从前所未有的危机下的十八大,这时候更要祭出祖宗八代的这种权力,互相支援。你比如说肯定江派想出来,毕竟这次江派声势非常大,整个他不出来,很可能整个江派从此就没有任何的声誉了。江泽民要出来,那李瑞环一定要出来,他是制约江泽民的,不能说这一代人就只有江派拿得出来。江派出来的话,李鹏也要出来,你考虑法轮功平反不平反,那我六四平反不平反呢?我也得出来保证不平反,因为我还贪了那么多钱,我也保证我家里的人也好,所有的人,就是刚才谈到的,某种意义上讲,在这个权力斗争的过程中,引发了老一代的人利益全卷进来了,卷进来的过程中,他就必须出来。

出来的话,因为胡锦涛本身我们只能说他太软弱,他没有任何的魄力去说:“你们没有资格出来。”他一直在认可这种“儿皇帝”的这个状态,以为他改变了,其实还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让一代一代的这么几代人全出来了。更有趣的是,居然它还加了一个仪式是对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默哀几分钟,换句话说,把前面几个幽灵也请出来。所以我觉得五代同堂应该也是对的。

主持人:把中共整个集合起来了。

赵培:其实我非常认同杰森博士的观点,它现在确实是一个危机的情况。因为它在北戴河会议上,由于薄熙来事件引发的党内这种斗争一直没有谈妥常委名单,所以这次主席团就特别引人注目;或者说它把这一次十八大开成了第二次北戴河会议。我们看到外媒现在已经说了,就说最重要的决定,不在十八大这个人民大会堂的会场决定,是在北京这几个首都酒店或是说常委们他们去吃饭、开会,他们在那个地方开。

所以大家看到直播的开幕式,看起来好像透明了,其实这里面它采用的手段升级了,它采用一级控制一级的手段;主席团控制下面的这些普通代表团,主席团又被主席团常委控制,所以最终决定权在常委手里。也就是说任何决议,或者任何名单的提出,都要各个代表团经过主席团的同意,主席团完了再申报常委会,常委会在这几个宾馆里一吃饭,大家又提出这可以做,这不可以做,才拿出来让下面代表投票,最后才能决定。所以它本身还是暗箱操作。

所以就像杰森博士讲的一样,它是一代一代的权力传承到这里,江派在之前失势了,所以它这一次特别把李鹏等人都拉进来。它采用的手段就像杰森博士说的,李鹏你不是怕平反“六四”吗?我就说你们团派的这个常委候选人之一的李源潮他同情“六四”,你看他在89年的时候;所以李鹏一看,要是李源潮上了的话,万一平反“六四”,我们家怎么办?另外宋平他是保守派的老大,宋平出来,是为了说,你看宋平是胡锦涛的恩人,恩人说话你不听吗?宋平说你不能让你们所谓改革派中的代表人物汪洋进去,他进去了我们党就变色了。

所以江派现在的策略是联合一些人一块儿阻止团派,内部打成一团之后,最后还是彼此妥协、妥协、妥协,保持着中共的这个虎皮,大家都披着赚钱,把他们自己的权贵资本主义继续走下去,而不走老路,不走真正的共产主义,也不走真正的资本主义,大家就一起这么走下去。

主持人:但是给老百姓看到的,好像是大家都齐齐坐在台上,这是不是反应了一种党内的所谓民主,因为大家都可以有发声权,然后展现一种团结的局面呢?

杰森:这是一种混乱的状态。本身来说,一个国家比如说美国吧,它选举是老百姓在选,但是一旦奥巴马被选当总统了,他就是第一说话的人,历史上他不可能说是克林顿也跟我说个观点,然后历史上布什也过来给我说个观点,这不可能的,因为国家只能有一个主要的决策机构。换句话说,中共目前这种四代同堂的局面,是危机到了极限的程度,基本上是到了无任何决策能力的程度,一切都只能是没办法,只能直著往前走这样的方式在做。

这一次十八大的报告有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当时是习近平透露出来的。习近平在上海作讨论的时候他说:十八大简明、鲜明的提出了中国未来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达到什么目标。这份报告一个多小时唠唠叨叨的,其实它就是传递这个信息,而且习近平特意说是给党内和党外、国内和国外宣示,传递这个信息。

过去在这里我们大家讨论很长时间了,我们给中国的未来报了很多的希望,事实上是把民心、人心都引到了“改”的方式上。这时候中共用十八大报告的这种形式、用历届老人全坐在那儿的方式告诉你:想都别想,绝不改。

赵培:而且这一次其实大家对它所谓“政改”的期待,网上包括微博很多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的想法是:如果中共党内这些高层能够自上而下的改变,他们主动放弃共产主义,对于中国社会是一个最小的改革方案。中国社会已经到了必不可避的要变型的地步,如果你们自动放弃权利,对中国社会是最小的代价,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如果你们不放弃,那么肯定是百姓起来自下而上的,例子就很明显了,去年的例子是利比亚,今年可能叙利亚也会随之倒台,包括埃及、包括前苏联都是这种例子。这种例子对中国来说是比较大的代价,但是你们现在选了。我看到现在网上这些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态度都很坚决:你们既然选了,我们就走自下而上的,我们一定要走下去。

主持人:其实在这之前,我们也是做了很多的分析,包括中国的局势随着王、薄事件的爆发,给世人展现了中共内斗的黑幕,以及历史上它做的很多很多罪恶的事情;我们一直在谈有可能存在着保守派和改革派,或者是血债派和一些相对比较开明人士之间的博奕,我们一直把希望寄托在胡、温、习他们能够通过把江派整个给端掉,然后带领中国人民改变过去,走向好的未来。但是现在来看,是不是像你们刚才讲的,最后大家都齐齐坐在台上了,做了这样的宣示,是经过怎么一种妥协达成了这样的局面?

杰森:我想这个“妥协”是非常明显;斗争是一定存在的,但是斗争的结果是一个极其恶劣的妥协,它妥协到几乎是历史上的一个包袱都不放。我想江派采用了一个策略,就是刚才谈到的。如果你要让中国往前走,你首先要割裂的就是江派这个面向。

主持人:甚至连“去毛”都不肯。

杰森:对,现在问题就是这样。江派说:不要割裂我;但是它拉了很多很多人进来,它把李鹏拉进来,意思说:我们有“六四”的问题。这一次连“毛”都要纪念。江派用了“绝不跟历史割裂”这样的方式走,换句话说,中共也就失去了一切跟历史罪恶割裂的机会,江派把它自身的罪恶裹胁住中共,同时把中共历史也就裹胁进来了。

主持人:它把自己的罪恶用中共这个大旗全部给盖住了。

杰森:这一定是斗争的结果,而斗争的过程非常明显是胡锦涛这一派软弱,妥协了。

赵培:其实这个在“去毛化”上可以看出它已经到达什么地步了,毛远新本来已经低调的改名李实在上海生活了,这一次去毛化把他都折腾了出来;他要到南水北调的工程现场,而且打出的旗号就是“饮水思源”,让北京坐着的人想一想:你们这个江山是我们家打下来的,你们现在要把我们赶出这个特权阶级,门儿都没有!你们这时候享特权,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江派做的是非常恶劣。另外,江派它抓住一点,就是在江泽民治国时期他采用贪腐治国,谁身上都有贪污腐败。

主持人:都不干净。

赵培:而且它这一次开始选择了先爆习近平的料,我们先不讨论这些料的真与假;习近平不行我再去抹黑温家宝,温家宝不行还有李克强,李克强不行还有汪洋,你们全部我都能找到,你没事,你们家族有没有事?你们家族有一个有事的都能牵涉到你。

主持人:这就是王立军揭出来的当初进行监听、监控的手段,现在把这些资料都拿出来用了。

赵培:对,也就是大家抱着一块儿完,你敢把我们江派拉下去,我抱着大家一块儿完。这一点触动了胡锦涛,他一想:我还是保著共产党继续走下去。

杰森:对,胡锦涛就是有这样一个巨大的问题。他谨小慎微,他怕局面不好收拾,事实上他没有看到真正人心思变。

主持人:没有看到老百姓的力量,没有看到这一方面。对于这样的结局网上老百姓是怎样的反应?

赵培:现在网上对他这个“走不走邪路”的问题一出来,老百姓都是十分反对的。特别有意思的是网上有一个棋局,说是你试试你拿着小兵一直往前攻,你不会横著走?另外,网上还说西方国家太坏了,你们把所有的路都走了,我们现在没有邪路可以走了,逼得老大们只能是继续这么走下去。所以百姓非常失望,就像我刚才说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已经觉得自上而下是没有希望了,但是中国又到了迫不得已必须变化的地步,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可能会选择自下而上的一种改变。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您正在收看的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四代同堂的十八大让人惊讶”,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加入我们的现场讨论;您还可以通过Skype:RDHD2008与我们语音和文字互动;中国大陆的朋友您也可以通过400-670-1668还有899-116-0297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还可以通过爱博电视无须翻墙,通过“动态网”、“无界”下载爱博电视的软件,下载的地址是www.ippotv.com;或者用海外的电子邮箱,例如gmail或者hotmail,给ippotv2011@gmail.com发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主题是“1234”。

现在估计正在召开十八大,信息封锁的问题可能还在进行当中,上星期节目中,有观众朋友通过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参与我们的节目,也欢迎大陆的朋友们试一试;您还可以通过同步收听电话来收听我们24小时的节目。好,我们先来接听大陆文先生的电话,文先生您好,请讲。

大陆文先生:你好。昨天章天亮先生说了一下,评论的时间短,章天亮后来讲了一句话,他说他没有讲中共的内斗会造成中共垮台。我觉得当时他可能是急了,这个话可能不是他的本意。我认为中共的这种内斗有可能造成它垮台。中共现在四世同堂、五世同堂全都来开会,其实它是要显示团结;说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它是要显示这样。可是实际上我们《新唐人》、《大纪元》在揭露它们的内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揭露它们是内斗,狗咬狗,根本就不团结。这种狗咬狗就有可能造成它们的垮台。

现在有一个问题,胡、温、习的目的就是要维护中共政权,他们之间的斗争就是围绕着争权夺利的斗争,这是他们斗争的实质,他们没有说为了维护法轮功而斗争,没有;而胡、温、习也是要维持对法轮功迫害形势的,因为它不维持这个迫害形势,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共就垮台,所以胡温习他的目的是要维护中共政权,这一点是要清楚。另外江泽民他江派有可能失去权力以后,会起到解体中共,它会起来重新建立政权,他们这一派血债帮是这样的。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的,谢谢文先生的电话。对,因为我们从上星期开始,时间改变了之后,我们星期天的直播节目改成美东的时间上午9点钟,可能有些观众朋友们还不了解这一点,那么希望观众朋友们看我们节目之后,要参与我们的节目,记住这个时间。那好,我们接着刚才文先生的电话,就是说现在胡、温做出这个决定,其实我们也看得很清楚,实际上还是党性高过了人性,还是站在党,维护党的这个利益上,做出了这样子的一个选择,那么怎么来看、往下怎么走呢?

杰森:其实我觉得中共这个内斗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从现在这个状况已经出来了,某种意义上讲,“改革已死”再次被证明了,这就是中共我们以前一直说,中共改革已死,改革已死,这次我觉得简直是天赐良机,结果仍然再次证明改革已死。

主持人:其实我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之前,就像毛时代的时候,到了后期,那时候有一种说法,就是文革之后,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后来邓小平开始走什么改革开放的路,发展经济。那个时候其实它是可以改的,在那个情况它是要改的,但是今天为什么它就不能改了,同样也是到了一个危机的时候。

杰森:当时没有很多的政治改革,它只是在经济上改革。

主持人:对,我就是说,那个时候是经济改革,但是这时候是涉及到政治改革的时候,就是不可能的了。

杰森:对,这就是问题关键,事实上它现在的语调也是,所谓僵化封闭的道路,指的就是那种责任田啦,什么不准搞资本主义,很愚昧的那种方式,它当然不会再回到那个方式了,但是它现在这个经济发展,他这次主要谈的还是经济发展,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他用经济赎买的方式,拥有它的执政合法性,但是整个赎买的方式走到现在,它事实上是走到头了,因为它本身在过去这30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走到了目前整个制约中国经济下一个上台阶的,是政治体制的方式。

比如说国进民退的问题,还有整个国家资源被国有大量占有,环境问题,民主不能人民监督,一系列的问题最终你归结到,其实都是政治的问题。当时邓小平可以简单的回避政治改革,推动经济发展,把中共解救了。

主持人:那也是在中国之前经济太落后,崩溃的时候,老百姓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杰森:此时此刻,事实上中国所有的社会矛盾聚焦,事实上是政治问题,那么经济问题某种意义上讲,是给它添财的问题,但是政治问题阻挡了经济发展。如果再不改革,事实上中国这个民院就已经沸腾到了,经济也发展不了,民怨也压制不住,这个情况下,中共这次十八届大会却说我们不改,坚决不改。

主持人:但是这里边是不是就是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如果要改的话,实际上意味着共产党就要改了,就不存在了,所以它才坚守着。

赵培:其实从头到尾,它要改跟不要改,都是中共它这个本质,它从来都是有一个亡党亡国的危机,这次胡锦涛也说腐败已经到了一种亡党亡国的地步了。

杰森:这是他有点愚民,亡党但跟亡国是另外一回事。

赵培:其实说这个东西,我们看一下前苏联它解体的过程,它最后一次代表大会是第28届苏联代表大会,全国代表大会,那当时也是提出了跟胡锦涛这次提出很类似很类似,说是一个社会主义民主我们怎么走下去,走了一年,它发现不对劲,要是彻底扭转苏联的这种落后的体制,那么说白了,就得把苏联解体掉,戈尔巴乔夫恰恰是它们最后闹得,最后发现算了,就苏联解体掉,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就对了,所以把苏联解体了。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俄罗斯它经济在慢慢的恢复,它的政策,你说它有各种各样的毛病,但是它已经慢慢慢慢的是在往正路上。

主持人:这条路是能走下去的一条路。

赵培:能走下去了。然后中共现在它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它也走不下去了,但是它突然发现,我要是真的改了,我中共就亡了,中共亡了,老大们都不愿意了,最后想我们还是接着走吧,哪怕是人民起来推翻我。所以它现在是在前苏联和罗马尼亚的道路上,它选择罗马尼亚那条人民起来把它推翻的道路。所以共产党的本质决定了邪恶的东西必然走向灭亡嘛!

主持人:苏联的问题就是说,苏联在解体之前,苏联的那些党内的大老,可能跟今天的这些中共的大老,他们所拥有的利益还不一样。

杰森:不一样,本身来说的话,苏联跟中国最大的不一样就是说,它没有历史上的这种包袱,它一代反上一代,某种意义上讲,它是每一代做了切割的;而中共它是确实保证了一代连续一代,这就是它出现了可笑的九十多岁也坐在那决定国家未来领导人是谁,这样的状态。本身这个过程就证明了,中共所走的道路是更难改变的,但是确确实实中国社会问题又出现了,你政治上不改变,那么底层老百姓这种民怨沸腾,你是压抑不住的。

主持人:有人说就是它既不想走左路,也不想走右路,那么争论下来就是拿不出一个决策来,在这方面是陷入一个僵局了,所以就只好沿着原路走吧,就什么都不做了,是维持现状的一种状态。

杰森:这就是习近平明确说的,给党内外简明鲜明的提出两个这样的信息量,就是说你想都别想,你们讨论的一切事情,我们事实上都没有按你们讨论的方向走,我们最终是妥协到最邪恶的一边了。

主持人:但是问题是,为什么党内党外这么多人,说是想要改革,政改也好,怎么也好,就是因为中国的这个矛盾,不管是腐败导致的,还是各种体制导致的,矛盾激化到已经没有办法往下走下去了,那么现在还维持原状,那这些矛盾还依然存在。

赵培:对,从2012年以来,上万人的群众抗暴事件络绎不绝,从什邡开始,到启东把市委书记给扒了,到英格海,就是说警察包围村庄,村民直接到市政府去找说法,把市政府给包了,再到现在刚刚发生的浙江镇海,它也是同样的问题。就是中共它是为了经济发展,它不惜牺牲百姓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百姓看到了你把一个让我可能得癌症的东西,放在我这边,你把我的渔场给污染了,我不能生活,那我怎么办,我要跟你拼命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它也看到了民怨的沸腾,社会财富分配不均。

中共元老们的子女现在都已经是大富大贵了,而百姓却发现他实际购买力是在不断的下降这种状态下,他是十分的不满的。中国过去有句古话叫“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它现在是不公达到了极限的这种状态,就像历代王朝灭亡的最后,是一样的状态。明朝的末年也是大地主拥有很多土地,而且是不纳税,仕绅不纳税,导致了李自成起来把它推翻了。现在中共同样面临了同样的状态,它也自己很清楚。

但是现在可以看得出,它党内的势力太平均了,谁都不能一口吃掉谁,而胡锦涛他又没有决心去吃掉江派,造成了党内必须妥协,因为大家都想披着中共的虎皮继续混下去。一旦这张虎皮撕掉,就要有人为中共历史上,历代领导人犯的错误负责,那么谁来负责,没有人能够出来顶这个缸。

杰森:原本这个事情就是最好切割的方式,有人说要去毛,有人甚至说是把江泽民“六四”也都平反过来,整个这个过程,大家看到了有一个这样的契机,但其结果,十八大结果是清楚的告诉我们,事实上是它们用了一个最最恶劣的方式妥协了。某种意义上讲,你再仔细看一看,其实这不是一个让人惊讶的作法,因为中共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政治斗争的过程中,它们其结果都是走向更邪恶的一个方向,很奇怪就是,中共这个邪灵它非常有趣,它能在任何的内部危机的过程中,用最邪恶的方式覆盖住。

主持人:总是走一条黑路。

杰森:对。

主持人:那有人就说,不改革就意味着爆发革命。

杰森:但它有一个技巧,这次十八大的话,它面对了很多民怨,它提出新的说法,美丽中国,针对中国老百姓自己生存环境恶劣这种问题。

主持人:用一个很“吸引眼球”的说法就是说,要到十年后,2020年的时候,人均收入要增加一倍。

杰森:对,这就是说老百姓觉得这个收入……

主持人:这又是有一个盼头。

杰森:它事实上就是画饼,就是我们总是这样,一方面告诉我们,我们绝不改,但一方面民怨,中国幸福感又那么低,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它就画饼,就是说你的收入我会给你提高的,但那是潜台词,膨胀也会提高。

赵培:所以一个经济学家在网上,胡锦涛刚讲完话,他的博客就出文章。

赵培:所以一个经济专家马上在网上博客出文章,他说如果按照你现在CPI每年3%这么涨上去,实际购买力是在降低的,过去10年你的GDP也在翻番,你的房价翻了五番,比GDP翻得还高!你要照这样下去,人民收入是翻番了,但是居民的实际购买力是大大的降低了,没有用,大家到手了最后都是一场空。

央视就发现这个事不对劲了。第二天你就看到国家统计局出来了,说我们上个月的CPI大大下降,已经下降到1.7%了。所以中共这个数据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拿它一点招都没有。

杰森:所以说这个事情它现在采用的方式就是我不改,我的子女、整个利益集团我可以去捞钱,但是我给你承诺,我回来给你分一点,这是它们的一个策略。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来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是芬兰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请讲。

芬兰张先生:你好。十八大现在开到第三天,我感觉我自己好像被当猴子来耍,因为动态网的舆论是有一个倾温的趋向,很多民众认为温家宝是支持政改的,然后它们时不时的就放出政改的消息。其实我认为中国的历代总理他们都是党的形象代言人,他们只不过是为共产党而服务。

所以我觉得所谓的胡温派、江派,那些所谓的派系根本就不足以让它们自己垮台,我觉得它们的派系之争也不是那么的激烈,因为它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党派,它们很懂得背景和团结。所以我也希望动态网发出这个舆论的时候,不要去挺党内的某个人士,这样会误导中国的民众,以为说中国的共产党要真正的改革。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来接听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请讲。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好,贵宾好。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十八大四代同堂?这还是胡锦涛搞的,胡锦涛想谁都不得罪,四平八稳,你是毛派分子也好,你是改革派也好,我都给你们四平八稳。他十八大讲两句话:不走老的僵化路线,就是老的那一套;也不走改旗易帜的路线,就是改革派。就是我也不支持改革派,也不支持僵化派、老派,老派也是我的朋友,新派也是我的朋友,通通是我的朋友,他就搞这一套。

打个比方,从前我们大家都晓得,把孔子的像放在天安门广场,也是他搞的,人家一骂他,他又把它拿回去,他就是怕得罪人,他要做一个好好先生。我就讲了,胡锦涛赶快下去,习近平上来,习近平如果还是跟胡锦涛一样,那中国没有救了,中国真的没有救了。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的电话。刚才的芬兰张先生说:不要对党内的某个人抱希望。

杰森:这个观点我觉得实际上是这样,主要是大家对中国还是想寻找一个出路。

主持人:想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改变。

杰森:大家希望能有一个机会让中国走向一个民主、自由、光明的发展前途,把中国目前的很多问题解决了。有的时候这种愿望可能在文字上就表现出来了。事实上确实这次又展现出来,中共本身每个人起的作用都是微乎其微的,它这个体制,控制这整个团体的邪恶因素,其实在历次的斗争中最后都起到最大的作用。是的,抓住某一个人,给他过大的希望,事实上是不行的。

另外,王先生也谈到确确实实胡锦涛是老好人这样的方式,我倒不觉得他是老好人,他主要是没有那种魄力,没有看到他把现在的状态改一下会怎么样,他只是怕现在好像没太乱,我至少能维持住,他就是只能维持住,但是他没有看到未来底下的火山翻腾的状态,它可能很危险很危险。

赵培:其实刚才提到习近平的问题,网上有一个网友在推特上发十分有意思的一件事。之前胡锦涛上台的时候对胡锦涛抱期望的人的理由是:胡锦涛从底层上来,他上来可能会改革,因为他家里在“文革”也遭受过迫害。这次挺习近平的人有另外一个理由说:习近平家里是中共的元勋,所以他明白中共怎么内部斗争、怎么坏,所以他可能改革。

是,胡锦涛在“文革”中意识到他父亲被迫害,他去摆了酒都没人敢去喝他的酒;习近平他老爸也是被迫害到。但是他们作为个人来讲,他只要成了共产党的一个粒子……。

主持人:他就继承共产党的那些了。刚才讲到十八大正在召开和现在的局面来看,这次十八大报告当中也是再次提到腐败的问题,不反腐败的话就是关系到亡党亡国的问题了,这是老生常谈一样的,那这一次有什么新意?在各官员资产公开问题上,提了20年有没有点新意?

杰森:事实上这个官员资产公开是它90年提出来的一个法规,但是一直没有执行。但是事实上执行不执行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如果你是一党专政的,没有人可以代替你这个政党,你没有执政危机,不像人家共和党、民主党有个互相拼争的问题;另外,媒体是你完全控制的,公开的结果是真实的、不是真实的,没有任何意义;司法不是独立的,公开出来有问题的你怎么追究他你也不知道。其实好像有的时候大家就追着你要公开、你要公开,事实上它就是公开给你报个数字,我现在有一千块钱。有什么意义呢?就是没有任何意义。

另外,腐败问题,腐败问题放在那儿好像很重要,什么亡党,亡国是一个糊弄人的,怎么会亡国呢?你党走了,我们中国还存在的。事实上它说的是亡党的问题。事实上中国老百姓现在最根本痛苦的因素已经不是腐败了,中国已经是后腐败时代了,腐败已经是生活常态。

真正造成人痛苦的反倒是整个延伸的整个目前体制的问题,比如说高额的房价、无法容忍的环境污染、食物安全问题、整个教育问题、整个养老问题、整个社会不公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一个、两个官员腐败的问题,它是整个体制的问题。你在这个时候你说我要改革腐败,把一、两个官员揪出来,你只是在转换大家的注意力。问题不在腐败,问题是在整个体制压着中国人让中国不幸福。

赵培:其实腐败,它现在的改革也好,政改也好,都是冲着他们认为是腐败问题,所以我要改。就把这两个问题分开来讲,先说腐败问题。胡锦涛在报告里说:腐败已经达到了亡党亡国的程度。看起来很吓唬人,很严重;温家宝也说:党的生死存亡是腐败问题,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也很严重。

但是中共自己党校的副校长就出来说:我们大部分人还是很好的嘛,腐败只是一少数。今天中组部副部长来说:十七大以来,我们接到信访投诉6百多万件,然后我们处理了66万个干部。66万个干部跟它8千万党员看起来又是一个极小数。也就是说它又推出一、两个点心,未来推出的点心可能是王立军、刘志军和薄熙来,他们三个处理掉,我们拍拍手我们党又干净了。

主持人:就是处理他们可能也不会处里干净,像薄熙来,他如果说是有几十亿的资产的话,能揭出来吗?

杰森:这不可能!我们换句话这么想,如果王立军没有去了美国领馆,薄熙来就是我党最优秀的党员。事实上有多少人像薄熙来还待在那没有揪出来的事?所以这种事情我觉得,你想想,如果本身那个李鹏的孩子或者是江泽民的孩子,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啥?因为中共事实上太子党各方面的因素它已经超越了腐败,它现在已经是用法律允许的方式在掠夺中国人的财富了,它不是腐败了。

赵培:而且江泽民时期的腐败从上到下形成一个体系,薄熙来他如果贪不了那么多钱,他就不可能买来他后来可能拿到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你看他为了买这个政治局常委这个名额,他在重庆给了周永康的儿子200亿的项目,他能从中获利100多个亿。而且他给了江泽民家族多少好处?给了吴邦国、李长春家族多少好处?你完全不知道。

它从上至下,你不贪你就没有钱去买这个官,没钱买这个官你怎么贪呢?所以它是一级一级这么上来,整个中国要清除腐败,是整个把共产党的体制你都给它拔掉,重换一套新的,这套体制绝对不能再用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这次十八大开幕的时候还注意到江泽民又出现了,又进入人们的视线当中,我们在之前的节目当中也讲过他的假照片、假新闻,这次好像是真人坐在台上了。这个又透露什么信息,江派在这次的博弈、激烈的较量当中,它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杰森:这次为什么十几个元老都冒出来了?最主要是江想出来,别的人是他拉出来的,或者是各种原因把他推出来。他坐在那儿,呆呆的,其实脑子应该已经是不好使了。他出来的主要目的还是我们以前分析的,维持江系这种概念的存在。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经过中共十八大妥协的方式,其实你可以理解就是说原来我们所谓改革那一派的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改革的愿望。在我看来,其实中共已经没有很明确的一个派系的问题了,更多的是在他们某种的共同利益上。

主持人:完全是为了利益。

赵培:它是一种内斗的状态,在历史上它也是。比如说邓小平时期,改革派占上风,那么保守就是个罪名,你保守的话你就不能升官,你就不能往上走,我就要把你打下去。现在宋平出来的意思是说:保守派占上风,那么汪洋你是改革派,你就不能进来。它是一个彼此斗争的东西,但是到最后最后还是维系它这个政党。

主持人:还是一个妥协,在政党这个旗帜下妥协。

赵培:汪洋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要超越左右。”什么叫“超越左右”?为了党的利益的时候,要左就左,要右就右。他说的很明白,他下死手镇压的时候,他可能也会下得了死手,因为党要他这么做,那时候他的党性是超越他的人性的。

主持人:从这个情况来看,这个入常的名单会不会已经有了一个定局了呢?

杰森:其实我觉得意义不大。刚才张先生说了,中共本身有这么大的对人的制约力,你任何一个人在里头都是微乎其微的,而且在很多派系斗争中,越邪恶的因素越能起作用,选更不好的。

为什么我们大家讨论入常人数?就是还希望如果有一些开明的人进去的话,中国未来会开明一些。但是从这次十八大报告目前给定出的调子来看,其实谁入常已经没有任何的概念了,没有任何的悬念,或者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赵培:其实如果对习近平还是谁抱有希望的话,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一次,也就是胡锦涛隔代选定的胡春华在十八大上的发言,他说:对付信访要软就软,要硬就硬。也就是说中共你看死了,它未来20年、100年它都不会改变要镇压老百姓的旗帜。

主持人:这样一来的话,现在十八大还没结束,反映出的这些信息对老百姓来讲,能看到些什么样的端倪?

杰森:确实是再次印证了中共本身改革已死,中国老百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能用脚投票的就用脚投票。我感觉十八大以后可能至少有一些在观望的。大部分中国的富人都还琢磨着要出国,你现在可以看到一个很明显的,中国去美国读大学的人数是暴涨,每年都是百分之几十在涨,而且这些孩子到美国以后将来都是……,家人有想法,希望孩子将来长期在美国留下来的。这也是一种民心、民怨的一种展现,因为中国未来不可能有很多很光明的亮点在那儿,孩子还是希望到一个相对来说自由的社会。

主持人: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讲,中国未来是没有太大的希望了。

杰森:因为中共在那儿,中国人不得不向自己的故土用脚投票,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我们现在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是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请讲。

纽约张先生:我觉得现在中国的改革已死,希望大家给中国人指出一条路,看是茉莉花革命也好,还是遍地黄花革命也好,怎么样让它继续绽放,再讨论改革已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中国的现实,大家知道共产党是拒绝改革的,它怎么改革也不会把自己灭亡掉的。所以我觉得中国人民一个是慈悲、一个是负责任,看看我们电视台也好,《大纪元时报》也好,怎么样能让大家从人人做起,不搞辛亥革命,搞个其它式的革命好不好?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来接听刚才在线的文先生的电话,文先生您好,请讲。

大陆文先生:您好。首先中共已经是堕落为一堆“臭狗屎”,这样它自身完全失去了新陈代谢自我革新的能力,就没有这个能力了。在中共体制内的所有这些当权者都不可能利用中共政权这个平台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就是中共这个政权有可能因为它们狗咬狗而倒台,但是中共这个体系一定是被歼灭,就是天灭中共,而不是人灭中,最终是这样。但是这个政权有可能因为人的政治斗争而使它倒台,这样在中国的环境里面,因为它信仰无神论,不相信神的力量,最终一定会显现出神的力量来,震惊所有的人,特别是中国人。

然后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中共现在所有的元老都跑出来,搞得好像很团结,恰恰说明中共现在快完了!中共现在虚弱不堪。关于这个虚弱不堪不是别人认为它虚弱不堪,是中共体制内所有这些当权者他自己认为它虚弱不堪,所以他不敢向前走一步,他不敢做一点改革,也不敢放松对法轮功的迫害,他放松了这个形势想改革一点,它马上就垮!所以中共未来这些年越来越强势、越来越邪恶,但是它越来越没有力量,因为没人跟着它走。

主持人:好的,谢谢文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来接听加州李女士的电话,李女士您好,请讲。

加州李女士:您好。中共它改不会改,那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说腐败从上到下。我说你们是不是可以揭发那些大老啊?他怎么贪污,把数字讲出来,放到什么地方。因为中国出来的人不是很多吗?那还要回国嘛,那这个效率很大,对吧?就是说它腐败,人民就不行了。如果有权了,在一切方面、医疗方面,他有什么特权?那这时后人民就会想:不对啊!我们过得什么日子啊?那不就反了?所以说你们要把这些大老、每个人的贪污,他做什么、他子女做什么,你们都要收集起来宣传。

主持人:好的,谢谢李女士的电话。请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的发言。

杰森:当然李女士说了,我们要进一步说一下中共的问题。事实上我还是那个话,中共的一个党员、两个党员腐败都是必然的,事实上现在它已经超越了腐败,原来你知道“六四”的时候我们大家“打倒官倒”,是因为谁谁谁的儿子不合规矩,现在李鹏的儿子人家就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其实公司就是人家的,赚钱也是人家赚的,而且人家就是垄断性的去赚你的钱,赚你没商量,你说他腐败在哪儿呢?就是他的公司,他腐败在那儿了。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已经进入了后腐败时期,腐败已经是前面的问题,现在它已经是用合法的方式在敲诈你,而且你没话说。所以中国已经进入了这种必改不可的情况,但是张先生说改革之路已死,就是说中国人的出路在那里。

主持人:中共的这条路已经选择了。

杰森:我觉得中国人的出路,当然李女士说得也对,她说:其实当你把信息带回中国的时候,让每个中国人看到,事实上你现在碗里那个羹越来越稀了,但是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你的生活现实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我要讲的就是说传播真相,让大家更理解一个美好的中国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方式应该是怎么样,幸福的态度应该是怎么样子?事实上目前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最终你会知道如果老百姓有这么巨大的愿望,不断的把这个愿望表达出来的时候,中共要么是它被迫的被赶走,要么就是它被解体掉。换句话说,老百姓目前用传播真相的方式,用自我退出中共的方式把中共自然消化掉解体掉,等到中共就剩那十几个元老坐在那儿,底下的人都不理它的时候,事实上中共开这个会跟一些老先生、老太太在一块儿聊天没什么区别了。

主持人:刚才张先生也说,下一步老百姓该怎么做?是茉莉花革命还是遍地黄花革命?您觉得这方面要有什么行动对中国人更好呢?

赵培:首先我说一下微博上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就是,老百姓他已经再也不说什么改革了,现在他们开始贴的是什么呢?我给大家念一下。他贴的是罗马尼亚变色的过程,他说:1989年11月,罗马尼亚开了十四大,然后在闭幕式上齐奥赛斯库的讲话被三十多次的掌声打断,跟胡锦涛的掌声差不多了,然后与会者不停高呼:“齐奥赛斯库”、“罗马共产党”、“齐奥赛斯库与人民”;一个月之后,罗马共产党垮台!齐奥赛斯库夫妻被处决。

然后下面回帖都是说:胡锦涛和江泽民这场戏大概是这个下场人民就幸福了。其实是说胡锦涛这次讲话彻底把百姓的希望给打掉了,百姓现在其实暂且处于一个冷静期,他会学着从历史上找我们的出路在哪里;百姓他会想:自上而下没有戏了,那我要改变我自身是怎么样。

就是中国这场大戏需要每个人的觉醒,因为我们还有未来,不是共产党倒台了我们就完了。如果不是每个人拿出自己的勇气,自己去把共产党给……,现在有退党也好,什么也好,你怎么样让共产党彻底的从基层慢慢的慢慢的像沙子堆的城堡一样,从下面彻底垮掉的话,每个人拿出勇气每个人才会珍惜中国的未来,才会深刻的思考:我们未来要走什么样的路?我们怎么样才能避免共产党这种邪灵再次地降临在我们的神州这块大地上?这个时候我觉得在未来一个月或者几个月时间之内百姓都会考虑这个问题,未来将会看到共产党它倒台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所以说共产党这一次的这个选择,选择它未来的路,其实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选定了一定要沿着那条死路走下去的话,对于老百姓来讲,老百姓是要选择活的路,会要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那第一步就要唾弃共产党。

杰森:对,这辆车它说:我要奔著悬崖开下去!那么车上载的老百姓这时候就知道了,那个司机说要开下去,那这时候我们得想怎么样跳车啊。

主持人:所以对于老百姓认清中共其实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作用的,希望更多的老百姓能够清醒过来。

杰森:对。

赵培:其实胡锦涛这个定调是很可怕的。

主持人:其实是把他自己走上一个绝路了。好的,那么我们今天的时间也到了,感谢两位精彩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参与我们的节目和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这一期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下次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