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四代同堂的十八大 讓人驚訝

【新唐人2012年11月12日訊】【熱點互動】(860)四代同堂的十八大 讓人驚訝:中共大老集體亮相,是怕被清算的表現。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週日的熱線直播節目,我是林雲。在11月8日召開的十八大上,中共的五大元老傾巢出動,齊齊坐在主席台上亮相,讓海內外的人士大為驚訝。而第一天的報告當中,胡錦濤提出了「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一說法更引來了一片質疑。我們先來看一段背景短片。

十八大開幕式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主持,除了中共十七屆政治局委員和常委之外,江澤民、朱鎔基、李鵬、李瑞環、宋平等元老,也都在主席台的前排就座。

一群退休的中共領導人幾乎傾巢而出,而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雖然高齡86歲,走路還需要人攙扶,但他還是不改本「色」,如五年前的十七大上,斜眼偷瞄倒茶水的女服務員,今年也不例外。

對於中共的權力交接,時事評論員汪北稷表示,在民主國家,一旦新的國家領導人誕生以後,原來的前任領導人,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工作交接後,就要離開他的工作崗位,然後再以前領導人的身份,過一個普通百姓的生活。反觀中國,這些卸任的領導人占用社會資源,浪費民脂民膏,還要干涉現任領導人的管理工作。汪北稷說,十八大的會議一眼望去,都成了「三代同堂」的畫面了。

時事評論員汪北稷:「這些上了年紀的人卻不知道自愛,還在這個舞台上面,這種表現讓我們在民主社會生活過的人,感到很刺眼,很難過,為中國人民百姓感到很難過,這麼大年紀的人還擠在這個主席台上去搶這個權力。」

開幕式上午,總書記胡錦濤提出政治報告,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內容,聽得不少領導昏昏欲睡。英國廣播電視(BBC)說,胡錦濤是借報告來鞏固他在黨內承傳的地位。

時政評論家孟淵沛也指出,中共大老集體亮相,實際上就是專制者害怕被清算的一個表現。因為這套選舉的機制不是民主的,是不規則的,新上來的對老的不服,但是老的又不退,要來壓住新上任的。

孟淵沛:「無論是胡錦濤、江澤民還是周永康他們都想退而不休,因為他們一旦全退、全休的話,他們考慮他們的不僅是地位權力的問題,主要是人身安全,因為他們在位的時候幹下的滔天的罪行,他們一定要被清算,所以他們就一定要保留在那個位置上,想方設法留下來,他們對繼任者都是不放心的。」

孟淵沛還表示,這次十八大的權力介入,場面很震撼。這個專制政治以後可能會轉為軍閥政治,因為沒有遊戲規則。

外界評論,新一屆的領導人習近平頭頂上有太多「太上皇」了,活動空間有限,未來他既要保黨,又要保現有這些既得利益者,對於民眾期待的政治改革之路,答案肯定是令人不滿意。

主持人:正在進行的十八大還有哪些看點?該如何來解讀?四代同堂展現的是團結還是分裂?中共政權靠四代同堂能走下去嗎?在接下來這一小時的熱線直播節目當中我們將邀請資深的中國問題專家跟大家共同來關注這個話題,那麼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我們今天兩位現場嘉賓是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你好。

趙培: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們知道十八大上個星期終於召開了,是在中共政權風雨飄搖的這樣的一種境況下,開幕式上非常引人注目的一點就是中共的歷屆大老,從十三屆到第十七屆的五屆的委員都坐在主席台上,那個甚至包括九十幾歲的老人。那麼為什麼這次要把歷屆大老都搬上台,這裡邊該如何解讀?

杰森:這事實上是世界獨一無二的一個場景,這跟中共權力傳接的方式有關。我們知道中共本身來說,如果毛是第一代,鄧是第二代,江澤民是第三代,胡錦濤是第四代,然後習近平是第五代的話,從這樣看的話,這十二個代表再加上現有在任的應該是四代同堂,因為李鵬畢竟是鄧那個時代的,然後江有一堆人是第三代,然後胡在那,習也在那,四代同堂,這個展現出中共權力交接是以往的人選擇下面的人;換句話說,就是老一屆選下一屆。這種選擇的方式,使得老一代的權力能夠延續,而下一代的人,層層層層頭上坐上「太上皇」。

整個你剛才一開始談到的,這個十八大是非常有趣的十八大,它是中共從前所未有的危機下的十八大,這時候更要祭出祖宗八代的這種權力,互相支援。你比如說肯定江派想出來,畢竟這次江派聲勢非常大,整個他不出來,很可能整個江派從此就沒有任何的聲譽了。江澤民要出來,那李瑞環一定要出來,他是制約江澤民的,不能說這一代人就只有江派拿得出來。江派出來的話,李鵬也要出來,你考慮法輪功平反不平反,那我六四平反不平反呢?我也得出來保證不平反,因為我還貪了那麼多錢,我也保證我家裡的人也好,所有的人,就是剛才談到的,某種意義上講,在這個權力鬥爭的過程中,引發了老一代的人利益全捲進來了,捲進來的過程中,他就必須出來。

出來的話,因為胡錦濤本身我們只能說他太軟弱,他沒有任何的魄力去說:「你們沒有資格出來。」他一直在認可這種「兒皇帝」的這個狀態,以為他改變了,其實還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就讓一代一代的這麼幾代人全出來了。更有趣的是,居然它還加了一個儀式是對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默哀幾分鐘,換句話說,把前面幾個幽靈也請出來。所以我覺得五代同堂應該也是對的。

主持人:把中共整個集合起來了。

趙培:其實我非常認同杰森博士的觀點,它現在確實是一個危機的情況。因為它在北戴河會議上,由於薄熙來事件引發的黨內這種鬥爭一直沒有談妥常委名單,所以這次主席團就特別引人注目;或者說它把這一次十八大開成了第二次北戴河會議。我們看到外媒現在已經說了,就說最重要的決定,不在十八大這個人民大會堂的會場決定,是在北京這幾個首都酒店或是說常委們他們去吃飯、開會,他們在那個地方開。

所以大家看到直播的開幕式,看起來好像透明了,其實這裡面它採用的手段升級了,它採用一級控制一級的手段;主席團控制下面的這些普通代表團,主席團又被主席團常委控制,所以最終決定權在常委手裡。也就是說任何決議,或者任何名單的提出,都要各個代表團經過主席團的同意,主席團完了再申報常委會,常委會在這幾個賓館裡一吃飯,大家又提出這可以做,這不可以做,才拿出來讓下面代表投票,最後才能決定。所以它本身還是暗箱操作。

所以就像杰森博士講的一樣,它是一代一代的權力傳承到這裡,江派在之前失勢了,所以它這一次特別把李鵬等人都拉進來。它採用的手段就像杰森博士說的,李鵬你不是怕平反「六四」嗎?我就說你們團派的這個常委候選人之一的李源潮他同情「六四」,你看他在89年的時候;所以李鵬一看,要是李源潮上了的話,萬一平反「六四」,我們家怎麼辦?另外宋平他是保守派的老大,宋平出來,是為了說,你看宋平是胡錦濤的恩人,恩人說話你不聽嗎?宋平說你不能讓你們所謂改革派中的代表人物汪洋進去,他進去了我們黨就變色了。

所以江派現在的策略是聯合一些人一塊兒阻止團派,內部打成一團之後,最後還是彼此妥協、妥協、妥協,保持著中共的這個虎皮,大家都披著賺錢,把他們自己的權貴資本主義繼續走下去,而不走老路,不走真正的共產主義,也不走真正的資本主義,大家就一起這麼走下去。

主持人:但是給老百姓看到的,好像是大家都齊齊坐在台上,這是不是反應了一種黨內的所謂民主,因為大家都可以有發聲權,然後展現一種團結的局面呢?

杰森:這是一種混亂的狀態。本身來說,一個國家比如說美國吧,它選舉是老百姓在選,但是一旦奧巴馬被選當總統了,他就是第一說話的人,歷史上他不可能說是克林頓也跟我說個觀點,然後歷史上布什也過來給我說個觀點,這不可能的,因為國家只能有一個主要的決策機構。換句話說,中共目前這種四代同堂的局面,是危機到了極限的程度,基本上是到了無任何決策能力的程度,一切都只能是沒辦法,只能直著往前走這樣的方式在做。

這一次十八大的報告有一個最重要的信息,當時是習近平透露出來的。習近平在上海作討論的時候他說:十八大簡明、鮮明的提出了中國未來要舉什麼旗、走什麼路、以什麼樣的精神狀態、達到什麼目標。這份報告一個多小時嘮嘮叨叨的,其實它就是傳遞這個信息,而且習近平特意說是給黨內和黨外、國內和國外宣示,傳遞這個信息。

過去在這裡我們大家討論很長時間了,我們給中國的未來報了很多的希望,事實上是把民心、人心都引到了「改」的方式上。這時候中共用十八大報告的這種形式、用歷屆老人全坐在那兒的方式告訴你:想都別想,絕不改。

趙培:而且這一次其實大家對它所謂「政改」的期待,網上包括微博很多的公共知識分子他們的想法是:如果中共黨內這些高層能夠自上而下的改變,他們主動放棄共產主義,對於中國社會是一個最小的改革方案。中國社會已經到了必不可避的要變型的地步,如果你們自動放棄權利,對中國社會是最小的代價,中國走向自由民主;如果你們不放棄,那麼肯定是百姓起來自下而上的,例子就很明顯了,去年的例子是利比亞,今年可能敘利亞也會隨之倒台,包括埃及、包括前蘇聯都是這種例子。這種例子對中國來說是比較大的代價,但是你們現在選了。我看到現在網上這些公共知識分子他們態度都很堅決:你們既然選了,我們就走自下而上的,我們一定要走下去。

主持人:其實在這之前,我們也是做了很多的分析,包括中國的局勢隨著王、薄事件的爆發,給世人展現了中共內鬥的黑幕,以及歷史上它做的很多很多罪惡的事情;我們一直在談有可能存在著保守派和改革派,或者是血債派和一些相對比較開明人士之間的博奕,我們一直把希望寄託在胡、溫、習他們能夠通過把江派整個給端掉,然後帶領中國人民改變過去,走向好的未來。但是現在來看,是不是像你們剛才講的,最後大家都齊齊坐在台上了,做了這樣的宣示,是經過怎麼一種妥協達成了這樣的局面?

杰森:我想這個「妥協」是非常明顯;鬥爭是一定存在的,但是鬥爭的結果是一個極其惡劣的妥協,它妥協到幾乎是歷史上的一個包袱都不放。我想江派採用了一個策略,就是剛才談到的。如果你要讓中國往前走,你首先要割裂的就是江派這個面向。

主持人:甚至連「去毛」都不肯。

杰森:對,現在問題就是這樣。江派說:不要割裂我;但是它拉了很多很多人進來,它把李鵬拉進來,意思說:我們有「六四」的問題。這一次連「毛」都要紀念。江派用了「絕不跟歷史割裂」這樣的方式走,換句話說,中共也就失去了一切跟歷史罪惡割裂的機會,江派把它自身的罪惡裹脅住中共,同時把中共歷史也就裹脅進來了。

主持人:它把自己的罪惡用中共這個大旗全部給蓋住了。

杰森:這一定是鬥爭的結果,而鬥爭的過程非常明顯是胡錦濤這一派軟弱,妥協了。

趙培:其實這個在「去毛化」上可以看出它已經到達什麼地步了,毛遠新本來已經低調的改名李實在上海生活了,這一次去毛化把他都折騰了出來;他要到南水北調的工程現場,而且打出的旗號就是「飲水思源」,讓北京坐著的人想一想:你們這個江山是我們家打下來的,你們現在要把我們趕出這個特權階級,門兒都沒有!你們這時候享特權,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江派做的是非常惡劣。另外,江派它抓住一點,就是在江澤民治國時期他採用貪腐治國,誰身上都有貪污腐敗。

主持人:都不乾淨。

趙培:而且它這一次開始選擇了先爆習近平的料,我們先不討論這些料的真與假;習近平不行我再去抹黑溫家寶,溫家寶不行還有李克強,李克強不行還有汪洋,你們全部我都能找到,你沒事,你們家族有沒有事?你們家族有一個有事的都能牽涉到你。

主持人:這就是王立軍揭出來的當初進行監聽、監控的手段,現在把這些資料都拿出來用了。

趙培:對,也就是大家抱著一塊兒完,你敢把我們江派拉下去,我抱著大家一塊兒完。這一點觸動了胡錦濤,他一想:我還是保著共產黨繼續走下去。

杰森:對,胡錦濤就是有這樣一個巨大的問題。他謹小慎微,他怕局面不好收拾,事實上他沒有看到真正人心思變。

主持人:沒有看到老百姓的力量,沒有看到這一方面。對於這樣的結局網上老百姓是怎樣的反應?

趙培:現在網上對他這個「走不走邪路」的問題一出來,老百姓都是十分反對的。特別有意思的是網上有一個棋局,說是你試試你拿著小兵一直往前攻,你不會橫著走?另外,網上還說西方國家太壞了,你們把所有的路都走了,我們現在沒有邪路可以走了,逼得老大們只能是繼續這麼走下去。所以百姓非常失望,就像我剛才說的,公共知識分子他們已經覺得自上而下是沒有希望了,但是中國又到了迫不得已必須變化的地步,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可能會選擇自下而上的一種改變。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您正在收看的是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四代同堂的十八大讓人驚訝」,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您還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與我們語音和文字互動;中國大陸的朋友您也可以通過400-670-1668還有899-116-0297來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還可以通過愛博電視無須翻牆,通過「動態網」、「無界」下載愛博電視的軟件,下載的地址是www.ippotv.com;或者用海外的電子郵箱,例如gmail或者hotmail,給ippotv2011@gmail.com發一封電子郵件,郵件的主題是「1234」。

現在估計正在召開十八大,信息封鎖的問題可能還在進行當中,上星期節目中,有觀眾朋友通過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參與我們的節目,也歡迎大陸的朋友們試一試;您還可以通過同步收聽電話來收聽我們24小時的節目。好,我們先來接聽大陸文先生的電話,文先生您好,請講。

大陸文先生:你好。昨天章天亮先生說了一下,評論的時間短,章天亮後來講了一句話,他說他沒有講中共的內鬥會造成中共垮台。我覺得當時他可能是急了,這個話可能不是他的本意。我認為中共的這種內鬥有可能造成它垮台。中共現在四世同堂、五世同堂全都來開會,其實它是要顯示團結;說是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它是要顯示這樣。可是實際上我們《新唐人》、《大紀元》在揭露它們的內鬥,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揭露它們是內鬥,狗咬狗,根本就不團結。這種狗咬狗就有可能造成它們的垮台。

現在有一個問題,胡、溫、習的目的就是要維護中共政權,他們之間的鬥爭就是圍繞著爭權奪利的鬥爭,這是他們鬥爭的實質,他們沒有說為了維護法輪功而鬥爭,沒有;而胡、溫、習也是要維持對法輪功迫害形勢的,因為它不維持這個迫害形勢,法輪功的真相大白於天下,中共就垮台,所以胡溫習他的目的是要維護中共政權,這一點是要清楚。另外江澤民他江派有可能失去權力以後,會起到解體中共,它會起來重新建立政權,他們這一派血債幫是這樣的。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的,謝謝文先生的電話。對,因為我們從上星期開始,時間改變了之後,我們星期天的直播節目改成美東的時間上午9點鐘,可能有些觀眾朋友們還不了解這一點,那麼希望觀眾朋友們看我們節目之後,要參與我們的節目,記住這個時間。那好,我們接著剛才文先生的電話,就是說現在胡、溫做出這個決定,其實我們也看得很清楚,實際上還是黨性高過了人性,還是站在黨,維護黨的這個利益上,做出了這樣子的一個選擇,那麼怎麼來看、往下怎麼走呢?

杰森:其實我覺得中共這個內鬥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從現在這個狀況已經出來了,某種意義上講,「改革已死」再次被證明了,這就是中共我們以前一直說,中共改革已死,改革已死,這次我覺得簡直是天賜良機,結果仍然再次證明改革已死。

主持人:其實我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之前,就像毛時代的時候,到了後期,那時候有一種說法,就是文革之後,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後來鄧小平開始走什麼改革開放的路,發展經濟。那個時候其實它是可以改的,在那個情況它是要改的,但是今天為什麼它就不能改了,同樣也是到了一個危機的時候。

杰森:當時沒有很多的政治改革,它只是在經濟上改革。

主持人:對,我就是說,那個時候是經濟改革,但是這時候是涉及到政治改革的時候,就是不可能的了。

杰森:對,這就是問題關鍵,事實上它現在的語調也是,所謂僵化封閉的道路,指的就是那種責任田啦,什麼不准搞資本主義,很愚昧的那種方式,它當然不會再回到那個方式了,但是它現在這個經濟發展,他這次主要談的還是經濟發展,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他用經濟贖買的方式,擁有它的執政合法性,但是整個贖買的方式走到現在,它事實上是走到頭了,因為它本身在過去這30年的發展過程中,已經走到了目前整個制約中國經濟下一個上台階的,是政治體制的方式。

比如說國進民退的問題,還有整個國家資源被國有大量占有,環境問題,民主不能人民監督,一系列的問題最終你歸結到,其實都是政治的問題。當時鄧小平可以簡單的迴避政治改革,推動經濟發展,把中共解救了。

主持人:那也是在中國之前經濟太落後,崩潰的時候,老百姓的日子過不下去了。

杰森:此時此刻,事實上中國所有的社會矛盾聚焦,事實上是政治問題,那麼經濟問題某種意義上講,是給它添財的問題,但是政治問題阻擋了經濟發展。如果再不改革,事實上中國這個民院就已經沸騰到了,經濟也發展不了,民怨也壓制不住,這個情況下,中共這次十八屆大會卻說我們不改,堅決不改。

主持人:但是這裡邊是不是就是有一個很關鍵的點,如果要改的話,實際上意味著共產黨就要改了,就不存在了,所以它才堅守著。

趙培:其實從頭到尾,它要改跟不要改,都是中共它這個本質,它從來都是有一個亡黨亡國的危機,這次胡錦濤也說腐敗已經到了一種亡黨亡國的地步了。

杰森:這是他有點愚民,亡黨但跟亡國是另外一回事。

趙培:其實說這個東西,我們看一下前蘇聯它解體的過程,它最後一次代表大會是第28屆蘇聯代表大會,全國代表大會,那當時也是提出了跟胡錦濤這次提出很類似很類似,說是一個社會主義民主我們怎麼走下去,走了一年,它發現不對勁,要是徹底扭轉蘇聯的這種落後的體制,那麼說白了,就得把蘇聯解體掉,戈爾巴喬夫恰恰是它們最後鬧得,最後發現算了,就蘇聯解體掉,大家該幹嘛幹嘛去就對了,所以把蘇聯解體了。所以我們看到現在俄羅斯它經濟在慢慢的恢復,它的政策,你說它有各種各樣的毛病,但是它已經慢慢慢慢的是在往正路上。

主持人:這條路是能走下去的一條路。

趙培:能走下去了。然後中共現在它也面臨著這個問題,它也走不下去了,但是它突然發現,我要是真的改了,我中共就亡了,中共亡了,老大們都不願意了,最後想我們還是接著走吧,哪怕是人民起來推翻我。所以它現在是在前蘇聯和羅馬尼亞的道路上,它選擇羅馬尼亞那條人民起來把它推翻的道路。所以共產黨的本質決定了邪惡的東西必然走向滅亡嘛!

主持人:蘇聯的問題就是說,蘇聯在解體之前,蘇聯的那些黨內的大老,可能跟今天的這些中共的大老,他們所擁有的利益還不一樣。

杰森:不一樣,本身來說的話,蘇聯跟中國最大的不一樣就是說,它沒有歷史上的這種包袱,它一代反上一代,某種意義上講,它是每一代做了切割的;而中共它是確實保證了一代連續一代,這就是它出現了可笑的九十多歲也坐在那決定國家未來領導人是誰,這樣的狀態。本身這個過程就證明了,中共所走的道路是更難改變的,但是確確實實中國社會問題又出現了,你政治上不改變,那麼底層老百姓這種民怨沸騰,你是壓抑不住的。

主持人:有人說就是它既不想走左路,也不想走右路,那麼爭論下來就是拿不出一個決策來,在這方面是陷入一個僵局了,所以就只好沿著原路走吧,就什麼都不做了,是維持現狀的一種狀態。

杰森:這就是習近平明確說的,給黨內外簡明鮮明的提出兩個這樣的信息量,就是說你想都別想,你們討論的一切事情,我們事實上都沒有按你們討論的方向走,我們最終是妥協到最邪惡的一邊了。

主持人:但是問題是,為什麼黨內黨外這麼多人,說是想要改革,政改也好,怎麼也好,就是因為中國的這個矛盾,不管是腐敗導致的,還是各種體制導致的,矛盾激化到已經沒有辦法往下走下去了,那麼現在還維持原狀,那這些矛盾還依然存在。

趙培:對,從2012年以來,上萬人的群眾抗暴事件絡繹不絕,從什邡開始,到啟東把市委書記給扒了,到英格海,就是說警察包圍村莊,村民直接到市政府去找說法,把市政府給包了,再到現在剛剛發生的浙江鎮海,它也是同樣的問題。就是中共它是為了經濟發展,它不惜犧牲百姓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百姓看到了你把一個讓我可能得癌症的東西,放在我這邊,你把我的漁場給污染了,我不能生活,那我怎麼辦,我要跟你拼命啊,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它也看到了民怨的沸騰,社會財富分配不均。

中共元老們的子女現在都已經是大富大貴了,而百姓卻發現他實際購買力是在不斷的下降這種狀態下,他是十分的不滿的。中國過去有句古話叫「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它現在是不公達到了極限的這種狀態,就像歷代王朝滅亡的最後,是一樣的狀態。明朝的末年也是大地主擁有很多土地,而且是不納稅,仕紳不納稅,導致了李自成起來把它推翻了。現在中共同樣面臨了同樣的狀態,它也自己很清楚。

但是現在可以看得出,它黨內的勢力太平均了,誰都不能一口吃掉誰,而胡錦濤他又沒有決心去吃掉江派,造成了黨內必須妥協,因為大家都想披著中共的虎皮繼續混下去。一旦這張虎皮撕掉,就要有人為中共歷史上,歷代領導人犯的錯誤負責,那麼誰來負責,沒有人能夠出來頂這個缸。

杰森:原本這個事情就是最好切割的方式,有人說要去毛,有人甚至說是把江澤民「六四」也都平反過來,整個這個過程,大家看到了有一個這樣的契機,但其結果,十八大結果是清楚的告訴我們,事實上是它們用了一個最最惡劣的方式妥協了。某種意義上講,你再仔細看一看,其實這不是一個讓人驚訝的作法,因為中共歷史上,幾乎所有的政治鬥爭的過程中,它們其結果都是走向更邪惡的一個方向,很奇怪就是,中共這個邪靈它非常有趣,它能在任何的內部危機的過程中,用最邪惡的方式覆蓋住。

主持人:總是走一條黑路。

杰森:對。

主持人:那有人就說,不改革就意味著爆發革命。

杰森:但它有一個技巧,這次十八大的話,它面對了很多民怨,它提出新的說法,美麗中國,針對中國老百姓自己生存環境惡劣這種問題。

主持人:用一個很「吸引眼球」的說法就是說,要到十年後,2020年的時候,人均收入要增加一倍。

杰森:對,這就是說老百姓覺得這個收入……

主持人:這又是有一個盼頭。

杰森:它事實上就是畫餅,就是我們總是這樣,一方面告訴我們,我們絕不改,但一方面民怨,中國幸福感又那麼低,那麼這個時候怎麼辦?它就畫餅,就是說你的收入我會給你提高的,但那是潛台詞,膨脹也會提高。

趙培:所以一個經濟學家在網上,胡錦濤剛講完話,他的博客就出文章。

趙培:所以一個經濟專家馬上在網上博客出文章,他說如果按照你現在CPI每年3%這麼漲上去,實際購買力是在降低的,過去10年你的GDP也在翻番,你的房價翻了五番,比GDP翻得還高!你要照這樣下去,人民收入是翻番了,但是居民的實際購買力是大大的降低了,沒有用,大家到手了最後都是一場空。

央視就發現這個事不對勁了。第二天你就看到國家統計局出來了,說我們上個月的CPI大大下降,已經下降到1.7%了。所以中共這個數據它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你拿它一點招都沒有。

杰森:所以說這個事情它現在採用的方式就是我不改,我的子女、整個利益集團我可以去撈錢,但是我給你承諾,我回來給你分一點,這是它們的一個策略。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來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芬蘭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請講。

芬蘭張先生:你好。十八大現在開到第三天,我感覺我自己好像被當猴子來耍,因為動態網的輿論是有一個傾溫的趨向,很多民眾認為溫家寶是支持政改的,然後它們時不時的就放出政改的消息。其實我認為中國的歷代總理他們都是黨的形象代言人,他們只不過是為共產黨而服務。

所以我覺得所謂的胡溫派、江派,那些所謂的派系根本就不足以讓它們自己垮台,我覺得它們的派系之爭也不是那麼的激烈,因為它是一個非常狡猾的黨派,它們很懂得背景和團結。所以我也希望動態網發出這個輿論的時候,不要去挺黨內的某個人士,這樣會誤導中國的民眾,以為說中國的共產黨要真正的改革。我就講這麼多,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好,貴賓好。這個問題在什麼地方呢?為什麼十八大四代同堂?這還是胡錦濤搞的,胡錦濤想誰都不得罪,四平八穩,你是毛派分子也好,你是改革派也好,我都給你們四平八穩。他十八大講兩句話:不走老的僵化路線,就是老的那一套;也不走改旗易幟的路線,就是改革派。就是我也不支持改革派,也不支持僵化派、老派,老派也是我的朋友,新派也是我的朋友,通通是我的朋友,他就搞這一套。

打個比方,從前我們大家都曉得,把孔子的像放在天安門廣場,也是他搞的,人家一罵他,他又把它拿回去,他就是怕得罪人,他要做一個好好先生。我就講了,胡錦濤趕快下去,習近平上來,習近平如果還是跟胡錦濤一樣,那中國沒有救了,中國真的沒有救了。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的電話。剛才的芬蘭張先生說:不要對黨內的某個人抱希望。

杰森:這個觀點我覺得實際上是這樣,主要是大家對中國還是想尋找一個出路。

主持人:想用最小的代價來獲得改變。

杰森:大家希望能有一個機會讓中國走向一個民主、自由、光明的發展前途,把中國目前的很多問題解決了。有的時候這種願望可能在文字上就表現出來了。事實上確實這次又展現出來,中共本身每個人起的作用都是微乎其微的,它這個體制,控制這整個團體的邪惡因素,其實在歷次的鬥爭中最後都起到最大的作用。是的,抓住某一個人,給他過大的希望,事實上是不行的。

另外,王先生也談到確確實實胡錦濤是老好人這樣的方式,我倒不覺得他是老好人,他主要是沒有那種魄力,沒有看到他把現在的狀態改一下會怎麼樣,他只是怕現在好像沒太亂,我至少能維持住,他就是只能維持住,但是他沒有看到未來底下的火山翻騰的狀態,它可能很危險很危險。

趙培:其實剛才提到習近平的問題,網上有一個網友在推特上發十分有意思的一件事。之前胡錦濤上台的時候對胡錦濤抱期望的人的理由是:胡錦濤從底層上來,他上來可能會改革,因為他家裡在「文革」也遭受過迫害。這次挺習近平的人有另外一個理由說:習近平家裡是中共的元勛,所以他明白中共怎麼內部鬥爭、怎麼壞,所以他可能改革。

是,胡錦濤在「文革」中意識到他父親被迫害,他去擺了酒都沒人敢去喝他的酒;習近平他老爸也是被迫害到。但是他們作為個人來講,他只要成了共產黨的一個粒子……。

主持人:他就繼承共產黨的那些了。剛才講到十八大正在召開和現在的局面來看,這次十八大報告當中也是再次提到腐敗的問題,不反腐敗的話就是關係到亡黨亡國的問題了,這是老生常談一樣的,那這一次有什麼新意?在各官員資產公開問題上,提了20年有沒有點新意?

杰森:事實上這個官員資產公開是它90年提出來的一個法規,但是一直沒有執行。但是事實上執行不執行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如果你是一黨專政的,沒有人可以代替你這個政黨,你沒有執政危機,不像人家共和黨、民主黨有個互相拼爭的問題;另外,媒體是你完全控制的,公開的結果是真實的、不是真實的,沒有任何意義;司法不是獨立的,公開出來有問題的你怎麼追究他你也不知道。其實好像有的時候大家就追著你要公開、你要公開,事實上它就是公開給你報個數字,我現在有一千塊錢。有什麼意義呢?就是沒有任何意義。

另外,腐敗問題,腐敗問題放在那兒好像很重要,什麼亡黨,亡國是一個糊弄人的,怎麼會亡國呢?你黨走了,我們中國還存在的。事實上它說的是亡黨的問題。事實上中國老百姓現在最根本痛苦的因素已經不是腐敗了,中國已經是後腐敗時代了,腐敗已經是生活常態。

真正造成人痛苦的反倒是整個延伸的整個目前體制的問題,比如說高額的房價、無法容忍的環境污染、食物安全問題、整個教育問題、整個養老問題、整個社會不公的問題,這個問題不是一個、兩個官員腐敗的問題,它是整個體制的問題。你在這個時候你說我要改革腐敗,把一、兩個官員揪出來,你只是在轉換大家的注意力。問題不在腐敗,問題是在整個體制壓著中國人讓中國不幸福。

趙培:其實腐敗,它現在的改革也好,政改也好,都是衝著他們認為是腐敗問題,所以我要改。就把這兩個問題分開來講,先說腐敗問題。胡錦濤在報告裡說:腐敗已經達到了亡黨亡國的程度。看起來很嚇唬人,很嚴重;溫家寶也說:黨的生死存亡是腐敗問題,關係到黨的生死存亡。也很嚴重。

但是中共自己黨校的副校長就出來說:我們大部分人還是很好的嘛,腐敗只是一少數。今天中組部副部長來說:十七大以來,我們接到信訪投訴6百多萬件,然後我們處理了66萬個幹部。66萬個幹部跟它8千萬黨員看起來又是一個極小數。也就是說它又推出一、兩個點心,未來推出的點心可能是王立軍、劉志軍和薄熙來,他們三個處理掉,我們拍拍手我們黨又乾淨了。

主持人:就是處理他們可能也不會處裡乾淨,像薄熙來,他如果說是有幾十億的資產的話,能揭出來嗎?

杰森:這不可能!我們換句話這麼想,如果王立軍沒有去了美國領館,薄熙來就是我黨最優秀的黨員。事實上有多少人像薄熙來還待在那沒有揪出來的事?所以這種事情我覺得,你想想,如果本身那個李鵬的孩子或者是江澤民的孩子,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啥?因為中共事實上太子黨各方面的因素它已經超越了腐敗,它現在已經是用法律允許的方式在掠奪中國人的財富了,它不是腐敗了。

趙培:而且江澤民時期的腐敗從上到下形成一個體系,薄熙來他如果貪不了那麼多錢,他就不可能買來他後來可能拿到的政治局常委名單。你看他為了買這個政治局常委這個名額,他在重慶給了周永康的兒子200億的項目,他能從中獲利100多個億。而且他給了江澤民家族多少好處?給了吳邦國、李長春家族多少好處?你完全不知道。

它從上至下,你不貪你就沒有錢去買這個官,沒錢買這個官你怎麼貪呢?所以它是一級一級這麼上來,整個中國要清除腐敗,是整個把共產黨的體制你都給它拔掉,重換一套新的,這套體制絕對不能再用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這次十八大開幕的時候還注意到江澤民又出現了,又進入人們的視線當中,我們在之前的節目當中也講過他的假照片、假新聞,這次好像是真人坐在台上了。這個又透露什麼信息,江派在這次的博弈、激烈的較量當中,它最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杰森:這次為什麼十幾個元老都冒出來了?最主要是江想出來,別的人是他拉出來的,或者是各種原因把他推出來。他坐在那兒,呆呆的,其實腦子應該已經是不好使了。他出來的主要目的還是我們以前分析的,維持江系這種概念的存在。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經過中共十八大妥協的方式,其實你可以理解就是說原來我們所謂改革那一派的人,其實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改革的願望。在我看來,其實中共已經沒有很明確的一個派系的問題了,更多的是在他們某種的共同利益上。

主持人:完全是為了利益。

趙培:它是一種內鬥的狀態,在歷史上它也是。比如說鄧小平時期,改革派占上風,那麼保守就是個罪名,你保守的話你就不能升官,你就不能往上走,我就要把你打下去。現在宋平出來的意思是說:保守派占上風,那麼汪洋你是改革派,你就不能進來。它是一個彼此鬥爭的東西,但是到最後最後還是維繫它這個政黨。

主持人:還是一個妥協,在政黨這個旗幟下妥協。

趙培:汪洋說了一句很著名的話:「要超越左右。」什麼叫「超越左右」?為了黨的利益的時候,要左就左,要右就右。他說的很明白,他下死手鎮壓的時候,他可能也會下得了死手,因為黨要他這麼做,那時候他的黨性是超越他的人性的。

主持人:從這個情況來看,這個入常的名單會不會已經有了一個定局了呢?

杰森:其實我覺得意義不大。剛才張先生說了,中共本身有這麼大的對人的制約力,你任何一個人在裡頭都是微乎其微的,而且在很多派系鬥爭中,越邪惡的因素越能起作用,選更不好的。

為什麼我們大家討論入常人數?就是還希望如果有一些開明的人進去的話,中國未來會開明一些。但是從這次十八大報告目前給定出的調子來看,其實誰入常已經沒有任何的概念了,沒有任何的懸念,或者說沒有任何的意義。

趙培:其實如果對習近平還是誰抱有希望的話,大家可以看一下這一次,也就是胡錦濤隔代選定的胡春華在十八大上的發言,他說:對付信訪要軟就軟,要硬就硬。也就是說中共你看死了,它未來20年、100年它都不會改變要鎮壓老百姓的旗幟。

主持人:這樣一來的話,現在十八大還沒結束,反映出的這些信息對老百姓來講,能看到些什麼樣的端倪?

杰森:確實是再次印證了中共本身改革已死,中國老百姓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能用腳投票的就用腳投票。我感覺十八大以後可能至少有一些在觀望的。大部分中國的富人都還琢磨著要出國,你現在可以看到一個很明顯的,中國去美國讀大學的人數是暴漲,每年都是百分之幾十在漲,而且這些孩子到美國以後將來都是……,家人有想法,希望孩子將來長期在美國留下來的。這也是一種民心、民怨的一種展現,因為中國未來不可能有很多很光明的亮點在那兒,孩子還是希望到一個相對來說自由的社會。

主持人:對大部分中國人來講,中國未來是沒有太大的希望了。

杰森:因為中共在那兒,中國人不得不向自己的故土用腳投票,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我們現在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紐約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請講。

紐約張先生:我覺得現在中國的改革已死,希望大家給中國人指出一條路,看是茉莉花革命也好,還是遍地黃花革命也好,怎麼樣讓它繼續綻放,再討論改革已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中國的現實,大家知道共產黨是拒絕改革的,它怎麼改革也不會把自己滅亡掉的。所以我覺得中國人民一個是慈悲、一個是負責任,看看我們電視台也好,《大紀元時報》也好,怎麼樣能讓大家從人人做起,不搞辛亥革命,搞個其它式的革命好不好?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剛才在線的文先生的電話,文先生您好,請講。

大陸文先生:您好。首先中共已經是墮落為一堆「臭狗屎」,這樣它自身完全失去了新陳代謝自我革新的能力,就沒有這個能力了。在中共體制內的所有這些當權者都不可能利用中共政權這個平台做任何有意義的事情,就是中共這個政權有可能因為它們狗咬狗而倒台,但是中共這個體系一定是被殲滅,就是天滅中共,而不是人滅中,最終是這樣。但是這個政權有可能因為人的政治鬥爭而使它倒台,這樣在中國的環境裡面,因為它信仰無神論,不相信神的力量,最終一定會顯現出神的力量來,震驚所有的人,特別是中國人。

然後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中共現在所有的元老都跑出來,搞得好像很團結,恰恰說明中共現在快完了!中共現在虛弱不堪。關於這個虛弱不堪不是別人認為它虛弱不堪,是中共體制內所有這些當權者他自己認為它虛弱不堪,所以他不敢向前走一步,他不敢做一點改革,也不敢放鬆對法輪功的迫害,他放鬆了這個形勢想改革一點,它馬上就垮!所以中共未來這些年越來越強勢、越來越邪惡,但是它越來越沒有力量,因為沒人跟著它走。

主持人:好的,謝謝文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加州李女士的電話,李女士您好,請講。

加州李女士:您好。中共它改不會改,那麼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說腐敗從上到下。我說你們是不是可以揭發那些大老啊?他怎麼貪污,把數字講出來,放到什麼地方。因為中國出來的人不是很多嗎?那還要回國嘛,那這個效率很大,對吧?就是說它腐敗,人民就不行了。如果有權了,在一切方面、醫療方面,他有什麼特權?那這時後人民就會想:不對啊!我們過得什麼日子啊?那不就反了?所以說你們要把這些大老、每個人的貪污,他做什麼、他子女做什麼,你們都要收集起來宣傳。

主持人:好的,謝謝李女士的電話。請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發言。

杰森:當然李女士說了,我們要進一步說一下中共的問題。事實上我還是那個話,中共的一個黨員、兩個黨員腐敗都是必然的,事實上現在它已經超越了腐敗,原來你知道「六四」的時候我們大家「打倒官倒」,是因為誰誰誰的兒子不合規矩,現在李鵬的兒子人家就是一個大公司的老總,其實公司就是人家的,賺錢也是人家賺的,而且人家就是壟斷性的去賺你的錢,賺你沒商量,你說他腐敗在哪兒呢?就是他的公司,他腐敗在那兒了。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已經進入了後腐敗時期,腐敗已經是前面的問題,現在它已經是用合法的方式在敲詐你,而且你沒話說。所以中國已經進入了這種必改不可的情況,但是張先生說改革之路已死,就是說中國人的出路在那裡。

主持人:中共的這條路已經選擇了。

杰森:我覺得中國人的出路,當然李女士說得也對,她說:其實當你把信息帶回中國的時候,讓每個中國人看到,事實上你現在碗裡那個羹越來越稀了,但是不應該是這樣子的,你的生活現實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我要講的就是說傳播真相,讓大家更理解一個美好的中國應該是怎麼樣的,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應該是怎麼樣,幸福的態度應該是怎麼樣子?事實上目前的問題應該如何解決?

最終你會知道如果老百姓有這麼巨大的願望,不斷的把這個願望表達出來的時候,中共要麼是它被迫的被趕走,要麼就是它被解體掉。換句話說,老百姓目前用傳播真相的方式,用自我退出中共的方式把中共自然消化掉解體掉,等到中共就剩那十幾個元老坐在那兒,底下的人都不理它的時候,事實上中共開這個會跟一些老先生、老太太在一塊兒聊天沒什麼區別了。

主持人:剛才張先生也說,下一步老百姓該怎麼做?是茉莉花革命還是遍地黃花革命?您覺得這方面要有什麼行動對中國人更好呢?

趙培:首先我說一下微博上最近一段時間的狀態就是,老百姓他已經再也不說什麼改革了,現在他們開始貼的是什麼呢?我給大家念一下。他貼的是羅馬尼亞變色的過程,他說:1989年11月,羅馬尼亞開了十四大,然後在閉幕式上齊奧賽斯庫的講話被三十多次的掌聲打斷,跟胡錦濤的掌聲差不多了,然後與會者不停高呼:「齊奧賽斯庫」、「羅馬共產黨」、「齊奧賽斯庫與人民」;一個月之後,羅馬共產黨垮台!齊奧賽斯庫夫妻被處決。

然後下面回帖都是說:胡錦濤和江澤民這場戲大概是這個下場人民就幸福了。其實是說胡錦濤這次講話徹底把百姓的希望給打掉了,百姓現在其實暫且處於一個冷靜期,他會學著從歷史上找我們的出路在哪裡;百姓他會想:自上而下沒有戲了,那我要改變我自身是怎麼樣。

就是中國這場大戲需要每個人的覺醒,因為我們還有未來,不是共產黨倒台了我們就完了。如果不是每個人拿出自己的勇氣,自己去把共產黨給……,現在有退黨也好,什麼也好,你怎麼樣讓共產黨徹底的從基層慢慢的慢慢的像沙子堆的城堡一樣,從下面徹底垮掉的話,每個人拿出勇氣每個人才會珍惜中國的未來,才會深刻的思考:我們未來要走什麼樣的路?我們怎麼樣才能避免共產黨這種邪靈再次地降臨在我們的神州這塊大地上?這個時候我覺得在未來一個月或者幾個月時間之內百姓都會考慮這個問題,未來將會看到共產黨它倒台的一個過程。

主持人:所以說共產黨這一次的這個選擇,選擇它未來的路,其實某種意義上講也是一件好事,因為它選定了一定要沿著那條死路走下去的話,對於老百姓來講,老百姓是要選擇活的路,會要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那第一步就要唾棄共產黨。

杰森:對,這輛車它說:我要奔著懸崖開下去!那麼車上載的老百姓這時候就知道了,那個司機說要開下去,那這時候我們得想怎麼樣跳車啊。

主持人:所以對於老百姓認清中共其實可能是一個積極的作用的,希望更多的老百姓能夠清醒過來。

杰森:對。

趙培:其實胡錦濤這個定調是很可怕的。

主持人:其實是把他自己走上一個絕路了。好的,那麼我們今天的時間也到了,感謝兩位精彩的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參與我們的節目和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這一期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下次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