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欣:无论团派 江派 太子党 跟党走都是死路一条

【新唐人2012年8月2日讯】如今的中共高层,被人划分为三个大的派别,那就是团派、江派和太子党。团派因为共青团的经历而得名,魁首是胡锦涛,最铁杆的大员有李克强、汪洋、郭金龙、周强等;江派以江泽民为首,核心班底是上海帮,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又吸收了部分最邪恶之徒加入,最铁杆的有李岚清、吴邦国、曾庆红、黄菊、罗干、陈良宇、刘淇、刘京和周永康等;太子党则因为其是中共高官二代而得名,以习近平为首,最主要的代表是曾庆红、薄熙来、俞正声等。李源潮具有团派和太子党双重特征,贾庆林与江派则保持着半推半就的关系。

江派因为自1999年以来疯狂迫害法轮功欠下如山如天的罪业又被称作血债帮。团派魁首胡锦涛因为多年来一直受制于血债帮且从未主动迫害法轮功,因此,多年来还是得到善良民众的充分谅解。而太子党在团派和江派的博弈中,一部分倾向了团派,一部分则成为血债帮的铁杆。因此,真正能称得上帮派的,其实也就是团派和血债帮,自江泽民成为植物人,薄熙来倒台,薄、周政变密谋暴露后,血债帮其实已经崩溃,原来的血债帮大员如张德江、张高丽等也倒向了团派。以胡锦涛为首的团派无论在中央还是地方都掌控了大部分权利,而且,军队也已被胡锦涛真正掌控。在天时、地利、人和都集中到胡锦涛身上之际,胡顺势拿下血债帮现任执行帮主周永康已是易如反掌,但,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胡却莫名其妙的收手了。

基于正常的人的思维,胡拿下周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国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一定会成功。周永康其实也认为自己会被拿下,只是出于恐惧和侥幸才不得不做最后的挣扎,不料想,胡却主动放下了打狗棒,这让血债帮喜出望外,同时,让善良的人们对胡极度失望。

其实,稍微剖析一下胡的性格和经历,很容易理解胡为何要选择与血债帮妥协的。

胡属于那种谨慎有余、胆气不足的人,以这样的性格混迹于相互倾轧的中共官场,最容易采取的策略就是隐忍和妥协。依靠这个策略,胡熬到了江半退、全退,最后把江熬成了植物人。那么,再熬个一年半载的,熬到十八大全身而退或效仿江留任两年军委主席,也就成了胡心目中的最佳选择。没料想王立军踹馆让胡轻易的拿下了薄熙来,本来再顺势拿下周永康已是水到渠成,但在关键时刻,胡的胆怯求稳的性格却让其选择了看起来稳妥其实是凶险无比的与周妥协,以求得在保党的基础上自保。性格决定命运,胡的这种性格决定了其选择套路,也注定了其后患无穷的命运。

另一方面,胡出生于草根,本来没多少非分之想,竟然意外的被推到了魁首的位置,使其对权位本能的产生极度的恋栈。在日积月累的党文化的毒害下,胡人性的一面渐渐的被党性所侵蚀,冷漠和自保成为了生命的常态,与党共存共荣已成为了强大的心魔,在这样的情形下,胡宁愿与血债帮媾和自保也不愿顺应天意民心弃共自救,就不足为奇了。

胡的选择,代表了团派的选择。于是我们看到,团派的两个封疆大吏郭金龙和周强都选择了与血债派捆绑维稳。郭在京城水灾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情况下,采取了欺骗和控制相结合的维稳措施;周强则在湖南民运领袖李旺阳被谋杀事件上公开替血债帮撒谎。而另一个倒向团派的封疆大吏俞正声,也顺应胡的维稳心态严令打压维权的上海访民。

于是,在跟党走的共识下,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团派和血债帮一边激烈内斗一边贴身共舞,喧闹着走向末路的十八大。

由此可知,无论内部有多少派别,只要顺着党的邪劲走,它们都会沦为血债帮,都不可避免的给党陪葬。血债帮是最能体现党性的邪恶势力,只要它存在,就会残害人民,祸害国家和民族,就会不断欠下血债。其它派别在有能力抑制甚至停止血债帮作恶的情况下而不作为,甚至与其交易,就是纵容和协同犯罪,就与血债帮一并欠下了血债,也将一并被人民清算。这样看来,区分中共内的派别其实没有多少实质的意义,它们都不过是党的工具,都不可能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如果中共党内的个人出于良知和善念挺身解体中共,那也只是个人的义举,与派别没有关系,人民只会把功劳归到其个人头上。

真正能改变历史的是天意和民心。自中共和江泽民狼狈为奸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起,上天已经判定了中共的灭亡。自古以来,迫害正信的政权都没有好下场,中共也不能例外。短短的十三年,看起来如此强大的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运动中,已经耗尽了元气,走到了灭亡的边缘。而由民众普遍觉醒而引发的汹涌的三退浪潮和风起云涌的民众反迫害运动,则昭示著中共已民心尽失,只要一个突发事件的引爆随时都会土崩瓦解。

而在这种险境下,胡却鬼迷心窍的要保党自保,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依照常理,像胡锦涛这样性格和经历的人,狠劲敌不过江、罗、周、薄等血债帮,正气抵不上一介富有人性的草民,是很容易被中共的体制淘汰的,但胡却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今天,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这奇迹的背后,却隐藏着微妙的天意。按照修炼界高人的揭示,胡的前世本是带罪之身,因为承诺在末劫时期助神解体中共才被安排转生在中国,才会掌控中共最高权柄,才会在血债帮数次暗杀下神奇逃生。但在党的迷魂汤灌输下,胡似乎已经淡忘了天意,迷失了人性,被血债帮牢牢的捆绑了。

古语说,人在做,天在看。不论血债帮或团派抑或改革派如何运作,也不论中共内的个体如何表现,都不会改变中共覆灭的命运。只是,在解体中共的进程中,个体的表现直接决定着个体的未来。顺天意而为的则大吉大利,逆天意而行的必大祸临头。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