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维权人士:共产党没有办实事的

【新唐人2012年5月23日讯】(新唐人记者田净采访报导)天津市河西区居民刘增喜的母亲抗日时期为共党卖命,“文革”期间被批斗导致精神失常后病死。刘增喜的哥哥残废了,在评老干部待遇的时候,以他母亲的情况是可以的,但是因为家里没钱没势没评上,所以他向当地政府索求文革赔偿。当地政府却说他是对党不满,对政府不满,不予赔偿。

于是2012年3月5号两会期间他带着材料进京上访,刚一下车就被警察搜身发现了材料,就把他关在一个地方,后来天津的负责人对他说回去帮他解决,就把他给接回天津.回来后直接把他扣留在派出所里,直到两会结束后才把他放出来。并对他说能给你们解决吗,给你们解决了就都往北京跑,还惯出毛病了。

刘增喜对新唐人记者说:“在北京关押期间时经常看到上访者被挨打。每个地区都有人负责劫上访着回当地,有些上访者不走,就被当地的负责人抓着头发往墙上撞连踢带打的。”

刘增喜去年曾接受过海外媒体大纪元的采访,后来当地政府明确告诉他,再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就把他关进监狱劳教。前段时间开党代会,又找到他说不准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现在资料都送不出去,被监听。

刘增喜所住的地区应属于河西区建委管,但是河西区军委的老干部们为了炒地皮挣钱就下了通知要拆迁,包括他们地区一千多户,因为非法拆迁开发商中途跑了,找到河西区建委,他们也不管,至今仍是无人问津,他们一直在外租房居住,长达十年。而且还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是非法拆迁。

刘增喜本来是天津市第一钢丝绳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公司破产后强迫员工填写进托管中心的申请表,因为不清楚什么是托管就一直没有同意,2011年3月份在他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他的医疗和养老保险给停了。找到单位询问有法律依据吗?直接说没有爱咋咋地。在他看不了病,退休了养老保险也没有着落,有关部门也不管的情况下,迫于压力2012年5月21日他与公司签署了进托管的协定。公司承诺5月26日就为他续保,具体能不能行还不知道。

刘增喜告诉新唐人记者现在他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是中共十八大就要召开了对于他母亲老干部赔偿这块一定要给个说法,在文革期间全国六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共产党不能回避历史,要赔偿他们的损失。第二个是把他的问题都给他解决,不能忽视他,不能对他另眼相看。第三个是希望有机会能跟家人离开中国。”

刘增喜还表示,他感觉中国太恐怖了,电话被监听每天要去哪都要汇报,一天要汇报两次。他儿子现在28岁因为经常受到恐吓,精神都有些不正常,当地政府拿他儿子的生命恐吓他,说如果你再这样就让你儿子消失。他告诉记者他一直希望能把自己的遭遇公布于世,即使共产党不给解决问题,他也希望心里能痛快点。

刘增喜说:“共产党把老百姓逼出国,是你(中共)无能的表现,老百姓没办法活了,都出国了离开你了多露脸呀。他们家很多都是共产党员,对这个党感到很寒心,而且他觉得共产党这个政权就像那兔子的尾巴一样,长不了了,现在就在这垂死挣扎。就像他们的街道选举,给百姓选票都不要,爱选谁选谁,为什么,因为老百姓对他不信任,对它没有热情,不被老百姓信任的政府迟早要玩完,现在老百姓一提共产党就咬牙切齿,有钱的骂,没钱的也骂,有权的骂,没权的也骂,不得人心。”

刘增喜还对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大陆民众的声援表示感谢。并说可能一会就会被抓起来劳教,但是他不怕,只要他能接到电话,就会接受新唐人记者的采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