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18节(小说连载)

【新唐人2012年3月23日讯】医林志异——第18节

游医者,医无定所,游走天下,多以一方、一药、一技应病取效。是民间医者的精华,体现了真正的中医特色,或为某类人所不屑。但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令中医中一些独特的方药技法得以传承。至于那些江湖游骗,则不在此中。

游医中也自有江湖秘派、药帮医门,且日后一一道来。以孤身独走天涯者多,治病取效,诊金随病家给付,或求食宿足矣!也有赊药一派,赊药医病,约好日后病愈再来讨以诊费,与那民间赊剪刀者类似。

当然,我辈中也自鱼龙混杂,高者神龙见首不见尾,遇以有缘人,是若神药天赐,妙医顽症,然后绝尘而去,令人恋想连连,唏嘘不已。

也自有那持技敛财者,以医术换以富贵。又有那医门败类,持邪术毒药,行旁门左道事。这类人,是不容入游医会馆半步的。

太原会馆。

由于感觉和身体变化愈来愈大,应该找一处安静的地方静养,待过足了七七四十九日再云游四海。于是我来到了山西太原的游医会馆。

接待我的竟然是一位同门师兄,叫刘项。显然刘项已接到了师父那边的消息,知道了我这个人。所以一报名,刘项就热情地唤我师弟了。

山西会馆很是气派,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的宽敞和豪华。这本是太原城内一位大商人的私宅,位于双塔寺附近。商人晚年得子,却患有一奇症,哑而不聋,到了七八岁上仍自不能言语,但是偶尔却能哭出声来,任百般哄诱,就是吐不出一个清楚的字来。后遇游医中一个叫李久刚的,示以秘药,贴于哑门一穴,七天后以冷水激脸,一哭有声,二喊有音,三声便唤以爹妈了。一药而愈。商人感激不已,便以此宅赠送李久刚。李久刚受之。转赠师父做以游医会馆,于是这才有了太原这一处。

师兄按我的要求在会馆深深的后院为我专门设了一间静室,我除了在这里静心体会著身体的变化和静养之外,也开始做了些深刻的思考。

医者医病,难道说是仅仅医病吗?《黄帝内经》有言: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治未发之病,才是大医上工。其实我们医者和病人都走了一个不可避免的误区,那就是待身体生了病患才找医生来治。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好好的保养自己的身体呢?医者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传播健康养生之道,令世人无病患才是真正的上医之道。但目前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世人不可能如我这般幸运,遇以静海和尚为我施了一遍正骨术。而此术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只有刀疗僧们施刀的手才能有此威力。

健康长寿,才是人的最大追求。而长生不死,更是人的梦想。其它的一切,皆是浮云。这一点,只有临终之人才能感觉得到。

这些天我餐以素食,到后来竟可几天不食,也不觉饥饿,进入了一种辟榖状态。身体愈来愈感觉轻松,心情也自愈来愈愉快。可谓另换了真身一样。

这天,我在院子里散步,师兄过来兴奋地道:“师弟,有兴趣否?引你见一位我道中的奇人,今天刚到会馆的。”

传说扁鹊先师有兄弟三人,皆业医。有某王问扁鹊兄弟三人的医术高低。扁鹊言:大哥医道最高,能诊治人未发之病,但名声也仅限在村子里。二哥的医术次之,能诊治人刚发之病,也就是在人发病之初将病医好,将病消灭在萌芽状态。但他的名声还不能传出乡里。我自己呢,可医治已发作的病患,所以天下闻名。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