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林誌異——第18節(小説連載)

【新唐人2012年3月23日訊】醫林誌異——第18節

游醫者,醫無定所,遊走天下,多以一方、一藥、一技應病取效。是民間醫者的精華,體現了真正的中醫特色,或為某類人所不屑。但正是由於他們的存在,令中醫中一些獨特的方藥技法得以傳承。至於那些江湖游騙,則不在此中。

游醫中也自有江湖秘派、藥幫醫門,且日後一一道來。以孤身獨走天涯者多,治病取效,診金隨病家給付,或求食宿足矣!也有賒藥一派,賒藥醫病,約好日後病癒再來討以診費,與那民間賒剪刀者類似。

當然,我輩中也自魚龍混雜,高者神龍見首不見尾,遇以有緣人,是若神藥天賜,妙醫頑症,然後絕塵而去,令人戀想連連,唏噓不已。

也自有那持技斂財者,以醫術換以富貴。又有那醫門敗類,持邪術毒藥,行旁門左道事。這類人,是不容入游醫會館半步的。

太原會館。

由於感覺和身體變化愈來愈大,應該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靜養,待過足了七七四十九日再云游四海。於是我來到了山西太原的游醫會館。

接待我的竟然是一位同門師兄,叫劉項。顯然劉項已接到了師父那邊的消息,知道了我這個人。所以一報名,劉項就熱情地喚我師弟了。

山西會館很是氣派,從外面根本看不出裡面的寬敞和豪華。這本是太原城內一位大商人的私宅,位於雙塔寺附近。商人晚年得子,卻患有一奇症,啞而不聾,到了七八歲上仍自不能言語,但是偶爾卻能哭出聲來,任百般哄誘,就是吐不出一個清楚的字來。後遇游醫中一個叫李久剛的,示以秘藥,貼於啞門一穴,七天後以冷水激臉,一哭有聲,二喊有音,三聲便喚以爹媽了。一藥而癒。商人感激不已,便以此宅贈送李久剛。李久剛受之。轉贈師父做以游醫會館,於是這才有了太原這一處。

師兄按我的要求在會館深深的後院為我專門設了一間靜室,我除了在這裡靜心體會著身體的變化和靜養之外,也開始做了些深刻的思考。

醫者醫病,難道說是僅僅醫病嗎?《黃帝內經》有言: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治未發之病,才是大醫上工。其實我們醫者和病人都走了一個不可避免的誤區,那就是待身體生了病患才找醫生來治。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好好的保養自己的身體呢?醫者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傳播健康養生之道,令世人無病患才是真正的上醫之道。但目前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事。世人不可能如我這般幸運,遇以靜海和尚為我施了一遍正骨術。而此術幾乎是不可複製的,只有刀療僧們施刀的手才能有此威力。

健康長壽,才是人的最大追求。而長生不死,更是人的夢想。其它的一切,皆是浮云。這一點,只有臨終之人才能感覺得到。

這些天我餐以素食,到後來竟可幾天不食,也不覺飢餓,進入了一種辟榖狀態。身體愈來愈感覺輕鬆,心情也自癒來愈愉快。可謂另換了真身一樣。

這天,我在院子裡散步,師兄過來興奮地道:「師弟,有興趣否?引你見一位我道中的奇人,今天剛到會館的。」

傳說扁鵲先師有兄弟三人,皆業醫。有某王問扁鵲兄弟三人的醫術高低。扁鵲言:大哥醫道最高,能診治人未發之病,但名聲也僅限在村子裡。二哥的醫術次之,能診治人剛發之病,也就是在人發病之初將病醫好,將病消滅在萌芽狀態。但他的名聲還不能傳出鄉里。我自己呢,可醫治已發作的病患,所以天下聞名。

—— 轉自《180區小説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