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天】苏联解体 共产帝国瓦解

【新唐人2011年12月25日讯】1991年12月25日晚,全世界所有的人注视着莫斯科红场上发生的苏联历史上的一幕:从克里姆林宫的旗杆上,饰有镰刀斧头和红色五星的苏联国旗降下。它宣布存在了70年的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解体,红色“共产帝国”瓦解,苏联的历史结束。

苏联解体起因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东欧各国民主浪潮风起云涌,1989年,共产党国家纷纷瓦解: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1月17日捷克“天鹅绒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捷克共产政权;12月25日,罗马尼亚共产独裁者齐奥塞思库被人民赶下台并判死刑。

此时,共产帝国苏联也是危机四伏,政局动荡,经济濒临崩溃,民族矛盾激化。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3月11日当选为苏联总书记。为了向反对他改革经济的苏联共产党保守派施加压力,戈尔巴乔夫推出与言论自由有关的开放政策。

言论操控和打遏批评者一直是苏联政体的核心部分,开放政策中的放宽新闻检制使苏联共产党逐渐失去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媒体开始揭露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人民对苏联体制的信心开始动摇。在1980年代末,针对苏联共产党政府的抨击与日供增,人民变得勇于表达对苏共政府不满,甚至反对苏共政府。

1990年3月,立陶宛共和国宣布独立,此后一些加盟共和国也相继发表主权宣言。为缓和民族矛盾,防止联盟解体,1991年,戈尔巴乔夫和9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发表声明,主张签署新的主权国家联盟条约,草案拟8月20日签署。这在苏联引起极大震动,成为苏联“八.一九事件”的导火线。

苏联时间1991年8月19日清晨六点,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突然发布命令宣布,他本人即日起履行总统职务,成立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苏联部分地区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

1991年8•19事件发生后,坦克和军队出现在莫斯科街头。但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不听命于紧急委员会的命令,他到议会大厦前的坦克上发表演讲,并号召群众进行总罢工。8月20日晚,议会大厦前已聚集了数万示威群众。

这一事件在国际上也引起强烈反响。美国总统布希声明不承认苏联新的领导人。法国总统密特朗提出要召开欧洲共同体首脑会议,共同采取措施,对苏联施加压力。德国总理科尔表示“十分不安”。

8月20日,克格勃试图部署由其特种部队、专门负责反恐怖活动的“阿尔法”小组强行攻占议会大厦并将叶利钦等11名主要人物逮捕或就地处决。但尽管面临“送军事法庭审判”、“处决”等威胁,整个“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这个命令。”

8月20日,苏联空军、空降兵、海军和战略火箭军司令都公开表示不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已被调入莫斯科的部分军队也发生倒戈。

8月21日下午,事态出现重大变化。国防部宣布撤回奉令实施紧急状态的部队,莫斯科卫戍司令宣布首都的宵禁将解除。

8月21日晚,被软禁在休假地克里米亚的戈尔巴乔夫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并发表声明,称自己已控制了局势,将立即返回莫斯科履行总统职务。

22日凌晨,戈尔巴乔夫返回莫斯科。当天他下令撤销由紧急状态委员会或其个别成员颁布的各项决定,解除该委员会所有成员的现任职务。同一天,叶利钦宣布亚纳耶夫等人已被拘留。

8月22日继续举行的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以及随后在议会大厦门口广场上举行的“胜利者群众大会”,笼罩着强烈的反苏共气氛。各国记者听得最多的口号便是“打倒苏共”、“审判苏共”。讲台上发言者只要一说到“取缔苏共”,广场上便一呼百应,掌声雷动。一位人民代表、著名眼科专家费奥多罗夫总结“8.19”政变教训时对记者说“戈尔巴乔夫拆掉了苏联专制政权的牢笼,但并没有捣毁苏联共产党这个产生专制政权的‘动物园’。应当禁止苏共参政,不把共产主义改成人道主义就不允许苏共活动。”有些人民代表(包括莫斯科市市长波波夫)则要求戈尔巴乔夫退出苏共。

1991年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他的苏共总书记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应当作出“自行解散的决定”,“各共和国共产党和地方党组织的命运由它们自己决定”。他说:“我正交出相应的权力。苏联共产党生命的终止实际上宣告了苏联解体已无法逆转。

苏联全国自行宣布独立

1991年8月24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俄罗斯联邦承认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独立。这两个共和国分别于8月20日和8月22日宣布独立。

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亚塞拜然、乌兹别克和吉尔吉斯、塔吉克、亚美尼亚、土库曼、哈萨克分别宣布独立。

1991年12月21日,前苏联11个主权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在阿拉木图以创立国的身份签署了《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议定书》。这11国领导人致函总统戈巴乔夫,通知他苏联已不复存在。

1991年12月25日是西方圣诞节之夜。晚7时,戈尔巴乔夫来到克里姆林宫接待厅,坐在电视摄相机前,向全世界作实况播放。他在电视上的最后演说历时12分钟。在戈尔巴乔夫发表辞职演说后,克里姆林宫屋顶飘扬了70年的苏联国旗降下了,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的红蓝白三色国旗。

苏共解体的内在原因大批党员要求退党

根据苏共中央党的建设和干部工作局统计的数据,苏联共产党历史上党员人数达到的最大数字是19487822人,这是1989年2月在《苏共中央通报》上公布的。但在苏共二十八大后,党员数不增反降,出现退党浪潮。到1991年7月苏共中央全会时,报告公布减少党员420万人,占党员总数的22%。

在苏共组织分裂、退党浪潮中,最具戏剧性的一幕是苏共二十八大选举中央委员会委员时。1990年7月12日进行新的中央委员会委员选举,当大会宣布叶利钦被提名为新的中央委员候选人时,叶利钦马上高举代表证宣读了退党声明。接着,莫斯科市市长波波夫和列宁格勒市市长索布恰克也宣布退出苏共。

苏共解体前夕,共党员退出苏共,表明当时苏联人民对国际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信仰在那个时代已经崩溃。历史也证明,苏共退党潮是苏联人民走向民主、保障人权的进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当时苏联政权不断制造冤案大量的屠杀人民,是不可能持续的,终将是要解体。整个苏共政权已经陷入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腐败,剥夺漠视民众赖以生存的生产和生活资源,在苏共和民众之间撕开了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对维权和异义人士的打压,也加剧了官民关系走向敌对;民众的恐惧慢慢的消失,基层党员没有了党员的特权,基层组织也丧失了基本的权威,大批党员要求退党,是苏共解体的内在原因。

叶利钦在2006年表示,苏联的解体“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已经被天定了”。从道德审视开始,一直到政治合法性遭到诘问,全民认知的剧烈转折,最终促成了前苏联的崩溃,其中道德的复活是精髓。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自2004年11月19日推出,现在引发的大规模退党浪潮就已经高达一亿多人,不分士农工商,连体制内的高官、公安敢于公开挺身而出退党的也越来越多。其实际影响深植在十三亿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是可想儿知的。中国民众才是中国的主人,而非中共。中国目前的退党大潮会给世界带来正面影响。

当初,《九评》推出几个月内就被翻译成18国语言,并且很快的引发了百万“退党大潮”,很显然的促成了一项史无前例的中国人的“精神觉醒运动”,人性的激起,摆脱共产恶党精神控制的心灵运动。

人权的普世价值不仅仅在中国、在海内外的华人地区一再的被激励著,甚至在整个国际政界、政界、媒体、人权团体也一样的备受瞩目。美国总统布希、德国总理梅克尔、欧盟议会副主席爱德华等等西方政要不约而同一起聚焦中国,积极关注中国人民的真实声音,这些无独有偶的事件决不会是一件简简单单的、偶然的巧合。“天灭中共”,“退党自救”,“中国浴火重生”。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