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运会在各界批评声浪中落幕

【新唐人2011年8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马宁综合报导)在深圳举行的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3日闭幕,被内外媒体评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体育盛会之一”。却遭到各界人士批评浪费,各媒体也大量曝光大运会严重扰民行为。

媒体曝光大运会扰民 社会学家称全运会肮脏

《南方日报》早前报道,深圳地铁安全检查在6月中旬启动,警方按照“逄包必查、逄液必查”的标准,对所有入站旅客进行安检,据悉,大运会期间,携水进地铁站将被要求试饮。

而《瞭望》周刊引述知情人士指,近一年大运会试运行出现问题,当局曾罢免多名处级干部。另外,深圳巿为大运会,推出多项备受争议的安保扰民政策。包括禁止农民工上访追讨欠薪及驱赶8万名“治安高危人群”,拆除三分一公用电话亭等措施,都备受批评。

香港媒体指出:“在中国正努力摆脱经济危机影响,而且失业率正在上升的情况下,组织者是否应该花这么大一笔钱用于一场不到两小时的表演?把这些钱用到教育或医疗上是不是更好一些?”而据官方公布的,08年的奥运会花费将近3000亿,民间调查后却得出实际花费为13700亿。

教育家信力建认为:一直以来,都把奥运会当作了人类精神财富的体现和象征。然而,事实上,现代奥运会已经完全背离了其出世时的初衷。变成了纯粹物质财富的追逐和角斗,所谓“更高、更强、更快”已经成为口号,实际上呈现出来的却是“更黑、更暗、更阴”。

著名社会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曾言辞激烈地表示:“全运会早该取消。我早就反感全运会。五年前就撰文鼓噪:愿全运会早日寿终正寝。那时主要讲全运会无趣,五年过后,发现无趣是依然无趣,肮脏竟更加肮脏。

郑教授还质疑:纳税人凭什么为这个鸡肋花钱?他呼吁:大家一起喊起来,不为腐败、无聊的全运会花钱。全运会(这样的比赛),我想全世界只有中国有吧,是中国的特色。但现在看来,这个比赛利越来越少,弊越来越多。太功利,全运会变成了名利的追逐场,很多假冒伪劣的东西都出现在里面。兴奋剂、改年龄、假球、黑哨,一些运动员的归属等等。

重兵“保卫” 异见人士被赶走

深圳大运会的保安空前严密,在大运会开幕之前就成了外界的关注焦点之一,尤其是在开幕式和闭幕式之际禁止飞机起降这样的措施。

日前在中国门户网站新浪网的新浪博客上有文章说,广东省武警总队为此次大运会动员省内的2万武警驻守各重要据点,共耗资人民币6.000万元。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说,开幕式在“大封锁”下举行,场外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甚至导弹和装甲车也在场外云集”。

许多被当局认为是“高危”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民工等,则在大运会开幕的前3个月就被“清理”出市。

《BBC》报道:在大运会开幕之前,主办者承诺“节俭办大运”,开幕式不放焰火,不铺张不扰民。后来的确没有出现象北京奥运和上海世博那样的辉煌焰火照亮夜空的景象。

不过20日《华夏时报》记者的一篇题为《3000亿打造大运会深圳首现财政赤字》的文章报道,大运会使“零赤字”的深圳也开始负债。

文章说,大运会前后,包括各项基础建设、环保、建场等方面的总投资超过3千亿,使从不负债的深圳走进财政赤字时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