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打压民主与人权 中国民怨连环爆

【新唐人2011年6月19日讯】不管是江西抚州市的1日3爆事件,或是郑州市、耒阳市公安派出所及天津市政府附近,也都传出爆炸声响;内蒙与香港则是“独”意蠢动。而这些匪夷所思的行动,正是“官逼民反”的明证。

六四22周年,共产党仍然没有吸取教训。嘴里讲和谐,手上动刀枪。清明前夕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被失踪”以后,端午前夕的六四,又有一批知名人士“被失踪”,包括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知名人士都如此,普通百姓更何以堪?他们不再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不久前在广州出版的《南方周末》,长篇报导东莞塘厦镇彭水银这样的第一代农民工,于制造国际名牌Gucci手提包的工厂工作,因年龄渐大、体力渐差,在工厂里越来越难生存,不幸又得口臭,受到排挤,最终以跳楼结束她的一生。身上只揣著四张1元人民币、一部欠费的山寨手机、一把每月170元房租的小屋钥匙。

类似事件每天在中国上演,不知有多少,已经不成为新闻;而现在日益成为新闻的,是“官逼民反”。但是近来的“官逼民反”有其特色:一是“官逼民爆”,一是“官逼民独”。

不满官逼 小民自焚死谏

近来大事,是5月26日江西抚州市的一日三爆事件,爆炸地点是临川区政府大楼、检察院、及临川区药监局大楼的停车场,造成多人死伤。网民对这位人肉炸弹的钱明奇进行人肉搜索,找到他在微博中的留言。原来2002年他在临川区兴建一栋楼房,被当局以兴建公路为由将其拆迁,而他所获得的赔偿很少,使他损失近200万元人民币。他不断到各级政府上访,历经9年,毫无结果。他留言说当局逼他走投无路,因此以实际行动讨回公平、正义。一名叫苏贞慧、自称是钱妻的女子也在微博上留言:“今天抚州爆炸,摧毁的是几辆车子,几座房子,唤醒的是这个社会的良心,揭露强拆的黑暗。我丈夫一条生命值的。”

抚州市是这一年来的“名城”。去年6月,一场洪水导致抚州的唱凯堤崩溃,造成严重伤亡;但当地官员强辩没人死亡,还说因调拨的资金不足,将货就价才建造如此豆腐渣堤坝。在得悉有记者要作报导后,官员一方面试图贿赂记者,一方面威胁要加害记者。

去年9月9日,宜黄县县长率领大批人员,冲入一间住宅强拆,轰动全国。当时遭强拆的钟家,一家3口为捍卫家园爬上屋顶,引火自焚,但在场官员竟袖手旁观,令到3人严重受伤,其中1人更伤重不治。钟家自焚的片段在网络广为传播,引发强烈民愤,当局事后将县长撤职。

5月底,江西省省长吴新雄突然被宣布离职,6月初宣布任命为电监会主席,这是地方到中央的平调,是否与爆炸案有关,外界无所知悉。如果认为这样就可以使社会“和谐”,也太儿戏了。

抚州爆炸事件比较突出,实际上,5月下旬9天内就发生5宗爆炸事故,其他4宗是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抛光粉尘引发爆炸、黑龙江哈尔滨天然气巴士加气时爆炸、陕西宝鸡氮肥厂焊接喉管时引发爆炸、四川成都公交集团车厂爆炸,以致“红五月”(有许多革命节日)被称为“爆炸月”。所幸多为工业安全事故。

想说的话 用炸弹来表达

但是踏入6月,情况更加不妙:1日乌鲁木齐新疆源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个轮铸车间铝水炉发生爆炸,3人死亡、17人受伤,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9日凌晨,郑州市的公安局治安支队办公楼大门口的楼梯处,发生爆炸,当局虽说是危爆物品临时存放点的自燃自爆事故,然而大门口楼梯处怎么会成为危爆物品的临时存放处?同一天,湖南耒阳市一派出所发生大爆炸,4层高办公楼夷为平地,周边建筑门窗尽毁,至少1死5人受伤。10日上午,天津市政府附近发生爆炸,目击者称事件导致3人受伤。对此市府三缄其口,网帖迅速被删。但网民爆料有人向市政府大楼投2枚自制炸弹。虽然市政府领导都去现场,但是当局已经禁止网路出现有关天津市政府门前发生爆炸的新闻,尤其对微博、QQ群组、论坛、博客等严密管控。

然而香港媒体报导,有网民表示,为什么现在炸的都是派出所,公安局?也有发帖说,炸政府流行中国了?有的更揶揄,市民上街蹓跶要远离政治机关,免被炮仗击中。还有网民说,投诉听不懂,上访听不懂,静坐、下跪听不懂,自焚听不懂,现在是炸弹,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他们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抚州爆炸事件的星星之火正在燎原!

内蒙事件 从重从快处理

另一件大事,是内蒙古的反抗运动。上一期本刊,王崑义教授有详细介绍。内蒙的问题类似新疆、西藏,储藏有煤、铁、稀土、天然气等丰富天然资源,并盛产羊绒,去年GDP在中国31个省分中居第15位,人均GDP更排名第6,高过广东。但是实际利益都被汉人权贵掠夺走了,而内蒙的牧民却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大草原。由于涉及民族问题,当局特别紧张,担心“蒙独”因此壮大,以致激进的《环球时报》也呼吁理性对待,不要激化冲突。

“蒙独”比较低调,他们的领袖哈达在1992年成立了南蒙古民主联盟,主张实现高度自治,并在可能的条件下,通过公投实现内外蒙合并。1995年哈达因“分裂国家罪”和间谍罪被判刑15年,去年12月刑满释放后失踪,不排斥是再度被共产党秘密逮捕。

内蒙古自治区的党书记是号称“小胡锦涛”的胡春华,可能成为胡锦涛的“隔代接班人”,因此如何处理这次事件,值得关注。6月8日,为平息民愤,被控压死牧民莫日根的两名汉族司机一个被判死刑,一个终身监禁。这是邓小平发明的“从重从快”,即使可以暂时缓解民愤,但是伤害司法独立精神,对解决民族团结并无真正帮助。这也并非是中共的让步,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说,当局正进行秋后算账,近百人被捕,包括两名蒙族网路作家。

漠视民意 香港特区蠢动

除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分离运动外,即使“高度自治”的香港特区也不平静。中国(共)政府一直压抑香港民主运动使民众积累怒火,而中国(共)政府大规模的“中国化”政策,更使香港人产生危机感,因此,除了支援中国的民主运动,保护香港历史文化、反对地产霸权与反核的社会运动也日益蓬勃发展,一批年轻人今年3月在网络成立“香港本土力量”,虽然它是一个松散组织,也没有明确的“港独”目标,但是如果北京中央政府一直漠视香港民意,难保这类组织也会越来越激进。

正是因为中国人民长期没有自由表达言论的权利而被迫采用极端手法,中国也不会接受住民自决来决定他们自己的前途,才使分离主义激化。而作为正义最后防线的司法,也没有独立的可能。而维护弱势族群的维权律师与人士,中共也加紧迫害他们。被拘留后释放的,有些已销声匿迹,据耳语所称,乃因司法部门对他们施以肉体刑罚,没有因为他们是“名人”而稍微客气。因此艾未未被失踪后也有被酷刑的传闻。中共这个新动向,也正好说明他们黔驴技穷的挣扎。

──转自《玉山》 第104期 2011.6.15~6.21 有删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