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妪上访讨说法 被多次非法关押殴打

【新唐人2011年6月12日讯】湖北省潜江市是文化名人曹禺的故乡,第二届曹禺文化周艺术节即将在潜江举行。可在这个具有浓郁文化氛围的地方却发生著政府部门迫害,非法绑架和拘禁上访六旬老妪案件,受害人被关押100天无人理!

湖北省潜江市民杨春光诉说事件始末:

被非法关押的被害人:廖梅枝,女,现年58岁,是我老伴,曾患血吸虫病肝肿大,已病退12年未上班。

我的父亲是国家技术干部,其单位没将退休养老金发给儿子,退伍后也不安排工作,导致了我家经济非常困难。为此,老伴希望能转变一下我家的困难局面,使生活好一点,就向卫生局领导申请落实党的政策。

在此过程中,卫生局领导多次对我们进行欧打和迫害:

第一次2004年6月28日在市卫生局管人事的副局长马志松的办公室,有公安材料作证。

第二次,2008年5月20日,在市卫生局纪委书记的办公室,我被他们打伤。有伤情照片和材料。

第三次:2008年7月16日,市卫生局把我老伴强行关进潜江市周矶办事处田关泵站,安排周矶办事处卫生院的丁圣兵找了社会上一个混混对廖进行抠打,常不给饭吃,46天一次风也没放!致使她全身病冷,病情沉重!无人愿意看管她的情况下,把她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强行吃药!

第四次:2009年1月28日,因几次被打未做处理,就到省信访处,到北京信访接待站。卫生局纪委书记通知我们不认识的人:黄涛,苏代明,汪顺兵等五人,在驻京办事处见面就打人,将廖打伤。

次日在回来的车上,他们说:是共产党干的,你们搞不赢的,把你儿子的膀子下掉,把你家砸它,不准你们全家安逸!

在宜黄高速公路潜江服务站,他们不准我们下车,潜江走过后,将我们三人(我二老和五岁孙女)丢到沙洋劳改农场的荒郊野外!

我老伴在广华中心医院急诊治疗6个多小时后,回潜江向派出所报案。

第五次,2009年1月31日下午5时许,6个男青年跑进我家把家居的物品,玻璃柜,电视机等全部砸乱,将我全家人打伤!行凶后,分散而逃!报110后,经查,这是政府的组织行为,有相关照片和公安机关侦破材料为证。

第六次:2010年1月10日上午9时10分左右,他们请社会上的4个混混在辉煌菜场将我老伴打成轻伤,当场抓获2人。经查,当天是龙湾镇卫生院汪顺兵(曾去北京接我们并打伤我们)在家(三江路15号)孩子满月吃蛋请客。嫌疑人王必兰,郑东,兵兵(领头人),瑶瑶4人在他家吃了第一餐后来行凶的。

第七次:2010年2月11日(今年年前腊月28日)上午11时许,老新镇卫生院 一把手院长陈圣堂,带本院副院长、职工,还有社会混混共10余人,请了一辆蓝色面包车(将后面车牌号码用稀泥糊上,自己本院有救护车)将我老伴强行绑走。

之前老伴在菜场被打伤后,在市中心医院治疗一个月还未出院,花医药费一万余元。卫生局为了少花医疗费用,报复打击受害人,在我们诉求基本解决后,找各种借口,说什么我老伴有偏质性精神病,强行关她至今100天,欧打她,不给饭吃,不放风,强行给药吃等进行迫害。

我第7次去医院,其院长用电话经卫生局长批准才准见到一次。后我找副局长王络成理论,他阳奉阴违的说:我不知情,你找陈圣堂。而陈圣堂说:要找卫生局!我们有充分的证据和理由要求他们赔偿身体伤害和精神伤害。

他们称,现在在开世博会,担心廖去上海破坏,造成国际影响。

2008年8月23号,市卫生局纪委书记在市中心医院说好付廖被打伤的医疗费,直到现在仍末兑现。

老伴被关这些日子来,我找过检查院,他们说:政府已给我们下了东西,我帮不了你!我又去市公安局,所辖园林派出所,他们说:卫生局和公安局都是局级单位,我们是下属单位,上一次,为你们的事我们几人到卫生局,他们理都不理我们。

这次,政府给我们下了文,我们帮不了你,死活我们都不管!!

出处据实,特向世人诉求!尽快救出我老伴。如有杜撰,愿意负任何法律责任!

2010-5-20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