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茹:意大利优昙婆罗花盛开和古希腊海尔梅斯预言

【新唐人2010年12月15日讯】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意大利南部的拿波里市,优昙婆罗花在当地市政府各处竞相开放,有开在石柱上、藤叶上的,有开在玻璃上、銹铁上、墙面上的,也有开在藤干上、门框上的。据悉,此建筑群建于1833年,是拿波里当时显赫一时的贵族居所,也是当时的王族显贵经常光顾的场所。

早已在世界多地盛开的优昙婆罗花,被人们视为“灵瑞之花”、“祥瑞灵异之天花”,因其“圣洁而无俗艳”,非人间所有,故被尊为佛家之花。她三千年一盛开,其出现意味着“金轮圣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普渡众生。

如今在西方文明发源地之一的意大利,优昙婆罗花竞相开放,怎不让人浮想联翩?

而在西方文明的另一个发源地、奠定了西方文化的古希腊,亦曾有一位名为海尔梅斯(Hermes)的预言家,预言了今天的社会堕落,以及在这个堕落的时期,有一个伟大的觉者,一个宇宙的创始神,下世教导人们如何做个好人,最后使世界回归到最美好的状态。

海尔梅斯学说在早期西方文化中占有重要位置。海尔梅斯是希腊神话中上帝的使者。在西方人眼中,他相当于中国远古时期的伏羲氏和神农氏。希腊和拉丁文中有关海尔梅斯的学说收录在Hermetica中。

根据记述可以看到,海尔梅斯有着完整的宇宙观,对宇宙、不息的生命、神、时间、人与世界的归宿等都有着十分深刻的认识。据称,这也是本次人类文明所记录的最早的有关宇宙和生命的认识体系之一。

海尔梅斯认为:“没有什么不是神的意愿,同时他拥有一切。他的意愿都是美好的,善的。”“他愿望的一切他都已拥有,他也只愿望他已经拥有的。”“那就是神,宇宙是他的形象,神是善的,宇宙也是一样。”

同时,海尔梅斯认为主神(God)是一切生命的缔造者,而生命一经产生,必须通过符合宇宙不变的法(Eternal Law,或称为God Law)来维持。“时间的进程也完全由法而定。”“(时间)按照定好的程序更新宇宙中的一切。”“一切都在这一进程中,不论是在天上还是地上。”“永恒不受时间的限制,而时间却在种种限制下,往复循环著。”

海尔梅斯认为人的思想是低能的,而神的智慧则是圣洁、永恒的。他深知宇宙与神的伟大和自己能力的局限,因而心中充满了对神的敬畏与感激。“我们人所看到的天国景象,就像穿过漆黑的迷雾(去看),也只能是符合人的思想状态的(景象)。我们的能力,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的事物,都是有限的狭隘的,但好在我们能看到。”“我们的境界是那么低,而我们所面对的又是那么殊胜。”

对于未来的社会,海尔梅斯预言称,将来有一段时间大自然会失去平衡,人们的生活将会失调,其结果将导致人类精神世界崩溃,战争、瘟疫、致命的疾病、自然灾害、干旱和各种各样的灾难。

在这个时期,“宗教信仰将无存,宗教只是个空洞的故事。孩子们将不再相信宗教,剩下的只是刻在石头上对宗教的虔诚。那时人们将厌倦精神生活,他们将不再相信世界上还有值得受人尊敬的事情和值得崇拜的人或物。人们将认为宗教是他们的负担,他们将蔑视宗教。他们将不再热爱这个世界──这一上帝无与伦比的杰作,人们将忘记全能的上帝的存在。”

“对神虔诚的人被认为是神经病,那些不敬神的却被认为是聪明的,疯子被看成是勇士,恶人被认为是好人。至于说到灵魂不死或生命应该是永生的,他们都会取笑,他们认为这是假的。没有人再相信或谈起对神的尊敬、虔诚。……这将是一个混乱的时期,所有的道德价值将逐渐消失,人们的思想将充满邪恶,黑暗将笼罩我们的灵魂,因此人们也不会认识到他们的错误。一个新的扭曲的社会将产生,人们走向精神混乱。他们的思想言行不再有爱而是充满了私心。人们将极度追求物质生活,这种追求将使他们脱离精神世界。一个黑暗的王朝将诞生。人们将被邪恶、腐败自私的政治家统治,他们只对金钱和权力感兴趣。自然会失去平衡。大难将临头,因为人们将自食其果。”

但是,“在大洪水、饥荒、瘟疫、新的疾病、战争及各种各样的灾难后,所有的宗教将要坍塌”时,人们才会把目光转向神。

而就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期,“一位上师、父亲、上帝(主神),至高无上的创始神将来纠正这一切。他将会把那些走入迷途的人拉回来。水灾、火灾、战争、瘟疫会出现,最后清除邪恶。这样,整个世界将恢复原样,宇宙又成了一个值得朝拜、尊敬的地方。人们将时刻爱戴、赞美、祝福神。新的宇宙诞生了;所有的一切将被重建,变得美好、神圣。这是上帝的意志。因为上帝的意愿是没有始点的,他永远是一样的。主神将以自己的意志再建这一时代正确的精神道路。”

反观当今世界,难道不正是海尔梅斯所预言的堕落时期?而正如其所预言和优昙婆罗花在意大利盛开所昭示的那样:一个伟大的觉者,一个宇宙的创始神正行走于世间,正在拯救著道德下滑的人类。如果你还没有留意,一定要去寻找!

── 转自《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