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维稳围捕访民 访民联合国驻京办上访

【新唐人2010年9月2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导)北京公安星期一大举围堵访民。一百多名计划到国务院各信访部门上访的外地民众,被公安拦截后扣留在久敬庄。另有五十多人转向联合国驻京协调员上访。一位刚被遣送回江西参与过越战的军人称,在途中遭到保安公司殴打。

本周五就是六十一周年国庆,共七天假期,是北京近年最长的黄金周。在北京的一批弱势群体,却遭到公安驱赶。周一,北京出动大批公安堵截一批正前往国务院各部委的访民。辽宁抚顺的朱桂芹告诉本台:“今天一大早,公交车往南站去,(访民)上各个上访口,没开两站,上来一帮警察,一来就要看身份证,叫我们跟他们(警察)上另一辆车,截走一百多个人。前面有起哄的,有人打开跳窗户,跑出一大半,给我们送到久敬庄去了,结果别的各个地方又拉来一大车人,现在久敬庄能有一百来人。”

据海外博讯网周一报道,清晨五点钟,大批警察出现在李村,拦截所有看似访民的人,将人员集中在两辆大客车中,送到久敬庄,据称是为了“十一”安保。上午,大批警察在南站幸福四巷的小旅馆,挨家挨户的搜捕访民,这次抓捕行动规模很大,连紧邻南站的永定门公交站都有很多警察在抓人。上午9点,已经抓了两辆公交车近百名访民。

无路可走的冤民闻讯后,转向朝阳区亮马河的联合国办事处上访。吉林的徐凤茹说,上午已有数十访民到联合国驻京办递交申诉材料:“今天(的)访民有五十多人,当时截访的也有二十多人。我们省里的公安厅派了三个警察上来了,到那儿接我们。”

徐女士说,当天发现来了很多截访人员:“黑龙江的、辽宁的、河南的。今天来了好多,有的(人)我们都不知道(认识)。”

当访民抵达联合国大楼后,公安和截访人员接踵而至,一位访民说:“联合国大楼(大牌子),小牌子是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办公室。因为(岗哨)不给登记,一会儿去三个,一会儿去五个,都在那里等著登记,就这样等到了五十多人。”

访民说,由于屡屡失败,因此转向联合国救助,但材料被赶到的公安拿走,而各省公安和截访人员车辆抵达后,观察访民的动向。关注访民的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认为,向联合国求救助是迫不得已:“现在政府不讲规矩的话,把这些人逼得是走投无路,他们没办法,他们到联合国大厦那个地方去,就是想去递材料,希望得到联合国驻华官员的关注。”

对于当局的行动,一位北京访民告诉本台:“警察紧张得要命现在。就因为‘十一’的缘故吧,反正这些日子南站老抓人。”

前一天,中国发表的《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称,中国连续5年以来,信访的上访人数数量一直在递减。访民对此质疑,被殴打致残的北京维权人士倪育兰说:“从来没有递减过,说递减是胡说八道,现在外地来上访的反而越来越多,受难的人越来越多,今天就是因为这个白皮书的缘故,民众到国务院法制办(请愿)。”

海内外媒体多次报道的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和地方政府签署协议,设“黑监狱”抓捕及遣送访民。最近有报道指,该公司负责人被刑事拘留后,该公司正在拆除广告牌。据博讯网周一报道,成寿寺路199号附近一处旅馆的部分房间,曾“关押”外地来京上访者。这些上访者已于本月 19日离开,出租此处的老板证实,承租方是“安元鼎”保安公司。

而本月中旬被遣返江西宁都的越战老兵温福建先生说,他也是被北京一家保安公司遣返。“我是‘援越抗美’的老兵,9月15号到北京的解放军总政治部上访,那个保安公司跟我们宁都县地方的,把我们押回的是北京的保安公司。一共27个,在路上打了我们,还强行的搜了我们的手机、身份证。我们回来后在网上发布了消息,我现在看到好像有些消息被封闭了。”

温先生说,公安接到报案后,曾对该公司展开调查。“保安公司好像北京市公安部门在调查他们,讲什么证据不足。这个是跟我们宁都县委的有关系,跟他们签合同,把我们押回来的。9月16号,我们这里的几个老战友都被打伤了,包括我温福建、我也(被)打伤了,有一个朱建峰,有一个刘军林,有一个宋水宝都挨了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