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举行首届武博会 异议人士遭监禁殴打

【新唐人2010年9月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赵子法采访报导)在北京当局举行首届武博会的八天期间,北京多人被强行“旅游”,还有的遭到当局的关押甚至殴打。

北京当局举办的首届世界武搏运动会从2010年8月28日开始,至9月4日结束。8月23日,北京民主人士齐志勇从被公安从家中带走,在北京密云山区的民家大院等地辗转关押,在29日被放回家中,但齐家前后门一直有两名公安和两名保安昼夜看守。

8月29日,高洪明女士发给朋友短信告知自己被当局带到外地“旅游”;民主人士贾建英被公安带到延庆去“旅游”,据说是因为“武搏会”。

北京闻名民主人士齐志勇还向记者介绍:张建国,李海,徐永海都被当局软禁在家。李金平到治安大队申请游行并废除劳教,现在被关押在派出所里。

57岁的北京维权女士王玲在9月1日被公安和保安暴力强行带离家中后,一直被关押在太阳宫派出所。王玲述说:太阳宫派出所警察张成文动手将我推到,在地上拖,把我往警车上拽,腿脚多处擦伤,两臂两膀撕裂的疼痛,左侧胯骨疼痛不能侧卧,皮凉鞋撕掉了帮,带的饭撒了一地,围观的人很多。

王玲控诉张成文警察经常对她殴打,“打我不止一次了,3月15日我出去买菜,他推了我一跟头,这次又推了我一跟头。”

王玲揭露当局经常对她进行无法关押,今年五月份被关在派出所2天后,又押到居委会关押了十多天。这次武博会期间,她在29日被当局带去旅游后,又被关押在派出所,目前已经是第三天了。

记者打电话向警察张成文取证拘押王玲经过,张成文以不能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拒绝。

武博会将在4日结束,王玲预计自己在4日晚间才可以获释。

以下是王玲女士发给外界的短信内容:

9月1日,王玲第一次来简讯,她说:上午十点,我下楼,太阳宫派出所警察张成文动手将我推到,在地上拖,命令保安和一起把我从大门口抬到楼门口说我:‘一天一个脾气,一天一个心情,我不高兴,跟你说不着。督察也管不了我’。我倒在地上起不来,刚下过雨,地上很凉,街坊把我扶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希望关注。

9月1日,王玲第二次来简讯,她说:刚打过(电话)督察,说三个工作日内给答复”。

9月1日,王玲第三次来简讯,她说:今天九月一日,中午一点,我第二次下楼被张成文和保安拦住拖拉倒地,膝盖、腿拖伤,带的饭撒了一地,把我往警车上拽,围观的人很多。街坊给了我点儿药,我要求上医院不行!

9月1日,王玲第四次来简讯,说:张成文说:“你看你打(电话)督察,他不来吧,别人打(电话)督察可以,上访的人打督察不行”。维稳信访办主任小仓来了。他说天安门广场不能去,呆了一会儿走了。他们让保安看住我,自己休息去了。

9月1日,王玲第五次来简讯,说:“在派出所”

9月1日,王玲第六次来简讯,说:五点半在门口被张成文拦住,说等六点接班的来了你跟他说去,六点,接班的来了,我说出去走走,不想坐车,张成文扑上来拧着我上了警车,到了派出所,请关注。

9月1日,王玲第七次来简讯,说:刚才范所长进来了,我问为什么把我格在这儿?范所长说,把你格这儿怎么了,你把民警手抓破了,还把保安咬了,把你打了一会儿带你看法。民警打人的录像从来不放,他们要做文章了,我遭不策,希望照顾我的孩子。

9月2日,王玲第八次简讯,说:我在派出所,桌子上休息呢。督察,纪检,刑警,这算个事儿,会影响他的收入。

9月2日,王玲第九次简讯,说:十五点多,谢姓,拿来“袭警处罚通知书”,让签,我不签,他签上了。我要求看看,被拒绝。凌晨询问笔录,让我按手印,我不按,理由是昨天没有处罚之事,二,与事实不符,许多情况他没有写上,还说一会儿让我回家。现在过去十二个钟头了,我还在派出所呢。

9月2日,王玲第十次简讯,说:袭警内容和医疗证明与其他任何类似案件一样,我成了歹徒,目前,由于昨日的武力,我胳膊膀子浑身疼痛,膝盖有擦伤,一双皮凉鞋被撕掉帮这些都不管不提不记录。

9月2日,王玲第十一次简讯,说:补写传唤证的日期是,一零年九月一日十九时整。现在已经十八时了,传唤有期限吗?

9月3日,王玲第十二次简讯,说:两千一零年九月三日,我被抓到派出所已经是第三天。像以前许多次一样,放在这儿不理,几天后来一帮人,什么手续也没有,推出去不管了。

9月3日,王玲第十三次简讯,说:韩女士你好,我是王玲,是苗居幽的母亲。因什么武搏会,我被看押多日,不许外出。两千一零年九月一日上午十点,中午一点,分别在大院门口被太阳宫派出所警察张成文拦住,什么也不说,更谈不上讲理讲法,把我一下扑到,再拖回楼门口,刚下过雨,地上很凉,是街坊帮助我起来的。

9月3日,王玲第十四次简讯,说:我带的饭撒了一地,腿脚多处擦伤,两臂两膀撕裂的疼痛,左侧胯骨疼痛不能侧卧,皮凉鞋撕掉了帮。

9月3日,王玲第十五次简讯,说:下午六点,被拧上警车带到派出所。夜里一点,刑警来了,说我袭警,妨碍公务,督察纪检都来了,答应一会儿让我回家,但是,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依然被关押在派出所。

9月3日,王玲第十六次简讯,说:睡在椅子上,多次要求看病,遭到拒绝,我想起可说是里,凡是被警察打伤的,伤不好不放人,等出去看病,看伤,能看出什么呢?

9月3日,王玲第十七次简讯,说:请关注中国百姓的生存环境,关注中国人权,谢谢!

9月3日,王玲第十八次简讯,说:刘微律师马上到了,不知会怎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