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中国官僚资本在香港的大丑闻

作者林保华金融海啸侵袭香港,使一些民众受害,例如购买雷曼兄弟公司迷你债券,不知道能拿回多少残渣﹔至于股市,相比去年的最高点,跌幅最多达到三分之二。但是最大的丑闻,却是中共官僚资本背景的中信泰富炒汇大损手,损失约150亿港元(下同),是公司市值的一半左右,经手人被指是太子女荣明方,事后却找其他高层顶罪。由于事关党国的颜面,真实情况还没有完全曝光。

说到中信泰富,有很长很长的故事,这里只能简略讲一讲。董事局主席荣智健是中国前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儿子。荣家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20世纪初期在无锡以面粉业起家。中共“解放”全中国时,荣家大部分人都避居海外,留下庶子身份的荣毅仁“看家”,成为中共的重要统战对象。也由于他的努力配合,最后官至国家副主席。2005年10月荣毅仁逝世时,官方讣告说他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人们才明白原来他也是共产党员。隐瞒共产党员的身份,只是为了更好进行统战,欺骗别人而已。

20世纪80年代,中国决定收回香港,为了稳住投资者的信心,在香港注册2家公司,一个是光大集团,主事人是中国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的哥哥王光英,香港人称之曰“国舅”﹔一个是荣毅仁的北京中信集团在香港注册的公司,主持人是儿子荣智健,号称“荣太子”。他们两个家族以前虽然都是资本家,但是早被中共“共产”而成为“无产阶级”,连“定息”都没有了,因此他们带来香港的资金都是中共的官僚资本。

他们到香港后,都摆起豪门的臭架子,挥金如土,要给香港人造成中国已经是资本主义国家,不用害怕共产的印象,其实是更加深共产党已经彻底腐败的观感。

香港中信在香港进行数项重大的收购行动,例如收购香港电讯、国泰航空等大蓝筹公司,以显示对香港前途的信心。这些公司当然不敢不欢迎他们的收购入股,而是“与有荣焉”,并借此“互利”,国泰航空当然有利于到中国发展,但是电信业涉及国家安全,还是被挡在门外。

1990年,荣智健全资收购上市公司泰富发展后借壳上市,取名中信泰富,并担任董事局主席。中信泰富为综合性企业,集团的主要业务为特种钢制造及其生产所需之原材料铁矿石的开采和在中国大陆开发物业。但是居然在公司业务内并没有列上的炒外汇业务中,因为炒澳元而亏蚀甚钜,显然公司已经严重失控,参与大规模的金融投机炒作。

10月21日,香港各大报几乎都用头条报导中信泰富这个事件,“苹果日报”的斗大标题就是“中信泰富炒浓外汇劲蚀155亿 荣智健道歉不辞职诿过下属越权买卖”,概括了整个事件的主题。报导说﹕“身为主席的荣智健昨出席记者会时公开道歉,但没有提出请辞作自我惩罚,反而将责任推给两名财务部下属,指他们在没有他的批准下,越权进行买卖,令中信泰富背上巨额亏损,金额接近公司的一半市值,亦抵销了公司过去一年半的盈利。”当天,中信泰富股价跌幅逾5成半,一度跌至6.52元,是1991年10月以来最低。

然而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在其网站发表文章,对中信泰富炒浓外汇一事,提出三大质疑。首先,质疑2005年起担任财务部董事的荣明方(荣智健女儿)参与外汇Accumulator(累计外汇期权);其次,不明中信泰富为何在发现问题六星期后,才发盈警并通知市场。最后,他炮轰范鸿龄(董事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以行政会议(香港特区政府的决策机构,召集人是中共地下党员梁振英)成员身份被政府委派入港交所任董事,又身兼积金局主席和证监会收购合并委员会委员,没有理由不知上市规则,要求上市公司即时披露股价敏感资料。

而荣智健女儿荣明方原是财务董事,事后被调职,因此怀疑应该由她负主要责任的,却轻轻卸过,把责任推给她的两个上司张立宪及周志贤(财务董事及财务总监)。而有报导这两个高级职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任命的,怀疑是为了承担责任才临时任命,以掩护荣明方的责任。

由于疑点重重,中信泰富也没有公布事件的详细情况,因此也被怀疑有没有涉及内幕交易,导致风波扩大,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与港交所22日分别表明,会调查及跟进中信泰富事件,与此同时,立法会各政党亦要求政府引用《公司条例》彻查此事﹔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更建议廉政公署须介入调查。中信泰富则宣布,公司董事总经理范鸿龄为避免利益冲突,即日起暂时离任港交所及证监会职务。

10月31日,北京母公司中信集团证实,已派出集团董事张极井到香港,协助处理中信泰富投资累计外汇期权大额亏蚀事宜。同时,中信集团、中证监及香港监管机构方面,均对有关中港证监会联手调查中信泰富报导一事表示,“毫无根据”,没有这样的事。虽然后来也有荣智健被“双规”的传说,事后也被证明没有这一回事。

众所周知,中信泰富是中国官僚资本企业,这样一个企业负责人,相当于一个部级干部。香港特首也是部级干部,哪里有权去查这些事件﹖何况荣智健的背景是荣毅仁,事关统战大业,尤其在目前统一台湾的敏感时刻,更要受到“保护”。然而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党国权力大于金融中心的条规法则,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如何能够保持﹖这也考验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因此我们必须关注事件的后续发展。

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看”双周刊 第25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