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从造假奥运到毒品工厂

今年中秋以前,也就是九月十日左右,中国再爆婴儿毒奶粉事件。之所以说再爆,是因为三年前也发生过大头娃娃事件,婴儿因为喝有毒的奶粉导致头部特大。但是那时的奶粉是杂牌,而且主要发生在安徽地区,因此这宗事件并没有令中共头大。但是他们不去治本,只是耍了一下花样,事情过去,也就风平浪静了。

三鹿毒奶粉事件掀起风波

然而,这次出事的却是中国名牌、奶粉业中市场占有率最大的三鹿奶粉集团,因此他们被迫承认了奶粉中含有可致婴儿泌尿结石和肾衰竭的三聚氰胺,于是,在全国引发恐慌潮,各地大医院的泌尿科挤满带着小孩来检查的家长。执笔时,毒奶粉已经导致有四名婴儿死亡,而到九月二十一日为止,已有两万一千名婴儿病患住院,估计未来会增加到数万人。问题还在于,因为肾结石是逐渐形成的慢性病,怎么会有刚出生几个月到一年的婴儿就得这种病?因此成为医学上的新病例,医生还不知道该怎样给这些婴儿有效的医治,如果必须开刀取出结石的话,更不忍下手。

北京刚开完奥运,残奥还没有完,就爆出这宗丑闻,可见当局要求开平安奥运的目的也没有达到。而且实际上这个丑闻本身与奥运也有不解之缘,不但因为奥运而将曝光的时间表推迟,而且本身与奥运有相同的本质问题,因为奥运涉造假奥运,而毒奶粉则是伪劣产品,其中的三聚氰胺就是假高蛋白。

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此案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应该是今年二月︰浙江温州市民王远萍的女儿自去年十一月喝了三鹿儿童高钙奶粉后,小便混浊,偶尔还拉肚子。今年二月,王远萍把奶粉寄到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送检。几日后,代理商要求他将没吃完的奶粉退还或换货,且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提供检验结果。三个月后四川地震,三鹿居然向灾区捐赠了价值近千万元的奶粉和乳制品,其中包括这些有毒奶粉。王远萍看不过眼,遂在网站发表题为《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的帖子。十日后,自称是三鹿浙江总代理人找上门,向他赠送市值二千多元的四箱奶粉,并要他签下协议书,删除网上的文章。

奶品加入三聚氰胺已成行规

如果说,三鹿用钱掩盖真相后积极找出原因,改进质量,并且回收问题产品或者还可以原谅,但是他们并没有那样做。因此,六月、八月,网上继续出现导致婴儿出现肾结石的怪病,而矛头都指向奶粉,尤其是三鹿牌奶粉。也有人向国家质检总局举报,但他们不理,说这是卫生部门的事情。人命关天与婴儿健康的事情他们还踢皮球,如果不是平时接受商家的好处,是很难想象的。卫生部如何处理,目前还没有说法,但是这位高强书记,就是二○○三年SARS在中国开始蔓延,导致全球恐慌时的那位卫生部副部长。当时他在记者会上大言不惭的说谎,表示该病已经在全国受到控制,叫大家放心来中国旅游。说完以后SARS大举入侵香港与台湾。因为他说谎时可以非常的理直气壮,说明他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所以后来被提拔为卫生部党组书记。卫生部长陈竺是甘当政治花瓶、有职无权的党外人士,如果因为渎职而下台,陈竺是高强最佳的代罪羊。九月十三日国新办举办的记者会上,高强的讲话没有说他该负什么责任,也没有道歉,反而趁机吃受害者台湾的豆腐,把台湾说是中国的一个地区。

经过进一步的检查,目前含有毒素的奶粉还有二十一家,其中不乏知名品牌,例如伊利、蒙牛、光明等,均属行内龙头企业;其中伊利集团为今年北京奥运及残奥委会提供奶类饮品,胡锦涛在去年十一月还去视察过。因此除了购买较为昂贵的外国奶粉外,婴儿几乎没有奶粉可吃。除非回归母奶,或者大一点的,去喝稀饭。

实际上奶粉、甚至鲜奶里掺三聚氰胺,已经是中国牛奶业的行规,因此政府把责任下推,抓奶农是可笑的举动。既然是整个行业都知道的事情,对民众全面监控的共产党政府怎么会不知道?这不过是官商勾结而睁一眼、闭一眼罢了。宣布这项检验结果时,中央电视台强调,为京奥及残奥提供的产品并无问题。他们本事真大啊,知道哪些是给中国人喝的有毒,给外国人及高等华人喝的就保证没有问题。原因很简单,一般中国人的人命比外国人及高等华人贱嘛!官商勾结的利益比老百姓的蚁命重要得多。甚至就是熊猫,喝的也是外国奶粉。可见,许多人其实早已知道国产奶粉问题重重。

北京奥运推迟事件曝光

说到这里,还要感谢新西兰政府。因为三鹿的一个大股东是新西兰企业,他们在公司里有董事。他们知道奶粉有问题后,告知河北省政府他们是三鹿最大股东,要求回收有问题的产品,但是河北省政府一直不回应,新西兰政府只能由驻北京大使出面,向中央政府交涉,逼迫问题曝光。而在同时,甘肃的病例特别多,当地医院也将问题曝光,终于纸包不住火了。

但是在这以前的八月十一日,三鹿传给公司领导们的一封内部信件中说︰目前正处于北京奥运会期间,由于政府对食品安全等负面新闻的干预,对三鹿奶粉的结石负面来说出现了好的转机,但不能过早松懈,目前还存在着几大隐患。掩盖办法是︰在奥运会特殊时期内,尽一切可能安抚本次事件的所有消费者,满足他们的一切条件,力保将本事件的当事人在两年内不再提及此事件。文件内还有如何用刊登广告的巨额广告费来收买百度搜索引擎媒体,避免负面新闻曝光等等。

那些前不久还在痛骂外国反华势力的愤青们,不要再不分好歹,骂错对象了,应该鼓励民主国家干涉中国内政,中国民众才有好日子过,至少不要白白送掉性命与健康。网上看到两篇信息值得一提︰一个是深圳流传的手机短讯,题目叫做中国人的幸福生活︰内容是︰早晨起床,掀开黑心棉做的被子,穿上艾滋病人穿过的衣服,用致癌牙膏刷完牙,用致癌毛巾洗过脸,喝一杯添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吃两根洗衣粉油条,外加一个甦丹红咸蛋;中午用地沟油炒盘避孕药喂的黄鳝,再加一碟“敌敌畏”喷过的白菜,盛两碗陈化粮煮的毒米饭;晚上蒸一盘病死猪肉做的腊肉,沾上点毛发沟兑的毒酱油,夹两片大粪水浸泡的臭豆腐,抓两个添加了漂白粉的大馒头,还喝上两杯富含甲醇的白酒。呼吸著二氧化硫、粉尘和氮氧化物,喝着营养丰富的蓝藻水,每天过着这样神仙般的日子,不消六十岁便可羽化登仙。

这些衣食用品都是中国著名的伪劣商品。

胡温批判别人不谈自己

由于毒奶粉事件激起了很大的民愤,总理温家宝九月十七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才对毒奶粉事件表态,指责有关部门监管工作不力,并下令整顿全国奶制品行业。国家主席胡锦涛十九日严词抨击说,近期发生多宗重大生产安全和食品安全事故,有官员麻木不仁,对群众呼声和疾苦置若罔闻。但是温家宝没有讲自己该负什么责任,胡锦涛更没有解释他在去年十一月视察伊利,为生产毒奶品的伊利背书,算不算共犯结构?他们更没有解释,为何因为北京奥运而不许报道负面新闻,导致这些可怜的婴孩要多喝几个月的毒奶粉!只有毫无人性的共产党,才允许发生这种要面子而不要老百姓生命的事情。他们还沉浸在奥运的伟大胜利中,而不顾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已经丧生或健康严重受损。

如果不是中国共产党有造假的传统和造假本质,何以北京奥运会造假?何以全国绝大部分奶粉企业都用假蛋白的三聚氰胺制造毒奶粉?而在处理上是那样的官官相护︰开始只抓几个奶农,后来被迫软禁三鹿董事长田文华。田文华的女儿在网上揭露︰卫生厅、卫生部经常来人,吃吃喝喝,还拿红包,就是不干活,来一次就相当于敲诈一次,从来不检查,政府也有责任吧?”

于是田文华再被刑事拘留。由于民众愤怒,甚至要求枪毙有关官员,石家庄市长冀纯堂才被撤职。然而省长、省委书记、卫生部难道都没有责任吗?为何会成为全国性事件?尤其是河北省以外的其他品牌也验出问题。看来事情就出在越处理到上面,与温家宝和胡锦涛的距离越近,他们的地位就越动摇。

全球封杀中国奶制品

今年一月在日本发现的毒饺子事件,也是河北制造的。但是中国一直抵赖,日本方面因为不想影响五月胡锦涛对日本的访问而不了了之。三聚氰胺事件不是首次,去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饲料就毒死了美国很多宠物,为什么中国就没有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难道不需要追究责任吗?难道追究责任会损害国家利益,因为会揭出大批贪污腐败集团?也正因为没有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于是受害者便从美国动物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

毒奶粉事件也影响到澳门、香港,甚至台湾。台湾出售的并不是罐装奶粉,而是袋装进口,由饮食业者拿来做成各种奶制品,例如奶茶、咖啡、蛋糕等。事件发生后,食品店的奶制品严重滞销,使台湾的经济不景气更为加剧。如今,连非洲的坦桑尼亚,甚至中国附庸的缅甸,都禁止中国奶制品进口,更不要说西方国家了。

以共产党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问题当然不止是奶粉与奶制品,也不止是食品,而包括其他生活用品。在毒奶粉发生的同时,首先是日本因为进口中国毒米制造烧酒,事发后农林水产大臣太田诚一立即辞职,成为中国官员的表率。接着,日本的中国红豆沙原料与含有中国原料的南韩鱼饲料也相继发生问题。连出口到欧洲的沙发椅也是毒沙发,英国至少有一千三百人因皮肤过敏集体索偿,毒沙发风波恐怕会持续闹大。看来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可以改名为毒品工厂了。

--转自《争鸣杂志2008年10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