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监视居住到期 袁伟静行动仍受监视

【新唐人】山东当局对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实施半年的“监视居住”,依照法律规定应该已经结束,但袁伟静29号表示,直到现在她的行动仍然受到监视

另外,陈光诚上个星期向家人表示,他在狱中受到孤立并经常处于挨饿状态。

袁伟静说,山东沂南县公安局在5月28号,以书面通知正式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但实际上仍然继续派人监视她。

袁伟静:‘他们解除是从国际上,从法律的角度上让你找不着空子,但实际上呢,没有还我自由,他们人还在。’

记者:‘所以现在(监视的人)还在大门外?’

袁伟静:‘对,有2个,但他不紧贴我大门,应该有30米或20米远,他就在那儿看着我的家门。’

自2006年11月28号当局对袁伟静实施监视居住以来,每天有36人24小时轮班看守在她家门外。虽然目前监视袁伟静的人数减少,也允许她出门远行,但袁伟静表示,“监视居住”已期满,公安局的作法是违法行为。

袁伟静:‘今天我就试着出远门,我就去县城,他们就还是这样跟着我,无论到哪里他们都紧密的跟踪我。我发现跟踪我的最起码有2、3辆车吧。’

另外,被关押在临沂监狱的陈光诚,5月23号与家人见面时透露,这一个月来他在狱中被孤立,并且时常吃不到饭,如果自行到监狱商店买饭,对方又会以比平常贵1倍的金额收费。

陈光诚大哥陈光福:‘他说有一个警官对其他的犯人就公开的讲,谁也不许和光诚说话。他因为行动不便,是别人到餐厅吃饭,吃完以后给他带回来他才能吃,但这个月不知什么原因,给他安排几个带饭的人,往往忘了给他带饭,他就往往挨饿。’

据了解,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于今年1月12号终审被判囚4年03个月之后,至少50次要求驻狱检察室,请人为他代写申诉和举状材料,狱方口头答应,但至今没有落实。

袁伟静说,他们会据理力争,为他的丈夫争取提早出狱的机会。

新唐人记者 周平 唐宇 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