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快評】絕非巧合!哈馬斯突襲 普習北京密談?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10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要聞快評,如果喜歡我們的節目,請您點贊、訂閱和分享!

以巴衝突很可能升級,中共的「一帶一路」峰會登場,哪些國家首腦參加了,新的世界秩序 正在形成嗎?今天有兩位專家為我們深度分析解讀,他們是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先生和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先生。

【中共一帶一路峰會 普習密談!】

中共週二(17日)正在召開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參加國家多數來自亞非拉,甚至包括塔利班政府。據悉,普京已經抵達,將與習近平進行單獨「密談」。

法國、德國、意大利和其他一些歐洲國家並沒有派人,一些西方發達國家首腦也沒出席。

李恆青:當然,現在普京呢是非常需要這個習近平的這個幫助。那肯定是在經濟、軍事、外交、貿易、商貿這些方面呢,普京呢現在特別特別想出國,他為什麼呢?他已經被這個國際刑事法庭呢現在在起訴他。這個習主席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對吧?他願意請他來,那他樂得屁顛屁顛就來了。

黃大衛:一帶一路由2013年開始提出,有4年時間,基本是圍繞亞非拉國家為主,小部分是歐美,例如意大利國家。目前來說,150多個國家參加,有些是作為一個人事觀察,真正來說大概是有60多個國家是有意向去參與,或者已經在參與的。

黃大衛:因為一帶一路本身就是與歐美國家爭奪在亞非拉國家的經濟援助、政治影響力、經濟影響力和國際秩序的話語權的一個爭奪。所以歐美國家相對來說是一帶一路本身的一個競爭對手,所以他們一般來說都不會出席,這是肯定的事情。

黃大衛:歐美國家只有意大利跟德國相對來說,對一帶一路還是保持一個比較能夠接納的態度,其他的歐美來說就是比較抗拒的。

黃大衛:總體來說,歐美國家對一帶一路前期的研究不夠,誤解比較深。

李恆青:他要把一帶一路的這些幾十個國家的這個領導人,弄來幹嘛?肯定要,就是為了要達到他自己的一個心態,就是萬國來朝啊,這回好幾十個國家來啊,大家好萬國來朝,他那些人爆棚了。

李恆青:這些人幹嘛來,全都是,肯定要拿好吃的,拿好喝的,然後拿錢回去,絕對不會空手回去的,所以那這個就是民脂民膏嘛。

李恆青:我最怕他(習近平)說的就是我宣布,他一說我宣布,那中國老百姓就倒楣了。他剛剛結束的在南非的金磚五國的峰會上,他去,結果像中國經濟現在這麼困難,國內的經濟啊,這麼困難的情況下,他又去我宣布,又把140億美金又拿去,要麼免債,要麼給人家就是又給他那個發貸款,而這種貸款啊,多數都會變成壞賬。

李恆青:我老說這個習近平啊,叫做崽賣爺田不心疼啊,這都是幾十年,中國老百姓,最後,這個通過改革開放以後的,勤儉持家,最後攢下這點資產,都被他給造了。

李恆青:因為什麼,他全都是那種叫做賣方,賣方信貸,就是我把這個錢貸給你,你買我的東西。如果要叫我們民間來說呢,實際上就是賒銷,就是把你的產品啊,拿過來,我替你在這兒,先賒給我,我先用。

【不斷擴張 一帶一路藏著禍心?】

中共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全球基礎設施和能源網路計劃,以絲綢之路作為宣傳點,通過陸地和海上路線將亞洲與非洲和歐洲連接起來。

「一帶一路」也被習近平確立為中共「大國外交」的戰略核心,實現其「中國夢」的重要政策。

李恆青:那一帶一路要做什麼呢?當時的想法是要消化,消化自己國內的庫存。和生產能力,就比如開礦山啊,修高速鐵路、修公路啊。通過大撒幣然後呢,在世界形成自己的一個勢力範圍。

李恆青: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過去了以後,最後呢被大家發現呢實際上是跟當地、跟當地的發展水平呢不匹配,因為中國呢想推薦的高鐵啊,高速公路啊。

李恆青:可是呢,這個和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和他的財經能力,財政的收入能力不相匹配,它高於或者是遠高於這些國家的承受能力,所以最後就形成了什麼樣,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債務陷阱。

李恆青:債務呢最後沒辦法償還,那怎麼辦呢?中國呢已經早就有後手了,那就是你可以拿你的資源的開發權,或者是你港口公路的經營權,然後呢做交換,然後作為你比如像班塔港(指漢班托塔港)一下呢,就是這個斯里蘭卡的一下就還不起債了嘛,就租給中國,被迫租給中國99年。

李恆青:同時在政治上、在外交上,形成自己的新的勢力範圍,然後呢,在軍事上,可以在那個地方呢建立自己的港口、軍事基地。

黃大衛:其實應該來說是西方國家慢慢都領悟到,應該是也有點晚了去覺醒,其實一帶一路它不單只是一個經濟援助計劃,也不單只是一個所謂的古代絲綢之路的問題,它應該是改寫整個世界的一個全球的經濟秩序、政治秩序以及地緣方面的影響力的這樣的一個項目,一個這樣的戰略。

李恆青:中亞的一些國家,那這些國家都是火藥桶,一個接著一個的爆,所以這些政治上的不穩定因素,都會使得這個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項目,一個一個都變成爛尾,現在這個是習近平的一個最大的爛尾工程。

李恆青:他比那個雄安要大得多,因為雄安的現在應該是有幾千億了吧,那是那個人民幣,6000多億好像是,但是他這個是1萬億,超過1萬億美金,其中中國有8000多億美金,現在在裡面,所以你就可以想像,這個爛尾工程比那個要大得多。

黃大衛:個人來說,比較跟美國威廉與瑪麗大學(The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的數據研究院的基本相似。

黃大衛:一帶一路只是小部分以歐元美元作為借款,絕大部分借款都是人民幣,並不是說借給他們的國家的錢拿不回來。因為借款大部分是人民幣,而中國是有人民幣的發鈔權,所以應該說借款成本非常低。

黃大衛:而且拿了人民幣之後,基本上工程和貨物都是由中國提供,尤其是工程來說。這些國家要是不能償還債務的話,一般來說可能債務展期,或者是以它的礦山資源作為抵債。應該說對北京來說,它的擴張和改寫世界經濟應該是走出一個比較關鍵的一步。

【名存實亡 一帶一路也爛尾?】

一位匿名中共官員告訴彭博社,「一帶一路」在疫情和中國經濟下滑的雙重打擊之下,已經名存實亡。

黃大衛:歐美來說應該覺醒比較晚。歐美來說,目前來說只有極個別的,就像我跟威廉與瑪麗的大學的研究覺得,一帶一路並不是一般歐美覺得是爛尾或者是債務危機這麼簡單的事情。

黃大衛:總體來說,從北京的觀點出發的話,它是以自己有發鈔權的人民幣來取得亞非拉國家的相當一定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影響力。

黃大衛:因為它更多的目標是人民幣發鈔權的問題,就像美國可以作為一個發鈔,人民幣來說就是北京是作為控制方。

黃大衛:所以總體來說,它是一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成本的借款,去取得相當大的影響力。未來的情況就是,歐美來說開始覺醒跟對抗的情緒,未來可能就是歐美對亞非拉國家的影響力會增加,然後他們會把一帶一路作為(對)國際秩序跟普世價值觀的沖擊。

【美推出印歐經濟走廊 對抗誰?】

9月初的G20峰會期間,美國與印度、中東國家和歐盟宣布一項跨國鐵路和港口協議,也叫「印歐經濟走廊」(IMEC),普遍被認為是針對中共的「一帶一路」。上星期,中東地區突然爆發的以巴衝突,難道真是巧合?

黃大衛:一帶一路會與歐美對亞非拉國家的援助方面進行一個非常針鋒相對的競爭,未來是一個在這些亞非拉國家裡面是有展開的競爭的場面。

黃大衛:所以未來的五年,我們猜測會是北京的人類共同體的價值觀跟普世價值觀的一個劇烈的碰撞。

李恆青:在這個哈馬斯進攻以色列之前,大的格局呢,世界呢,是只有一個極,那就是美國一家獨大。這個是二戰以後的,形成的這個以規則為基礎的一個世界秩序,這也就是習近平所最不想要的,他就說我現在要平視世界,我要重新制定這個,對中國有利的這樣的一個世界秩序。

李恆青:但是呢突然就出了一個哈馬斯的這個驚恐,這件事情確實曾經使得就像我們這些中國問題的觀察者,我們就當時都很震驚。

李恆青:誰也不知道會出現這麼一件事情,那就是說實際上是打破了過去的一個平衡。

李恆青:現在我們可以試想,如果在烏克蘭戰爭上,在俄烏之間的這個衝突,這是一個正在打的一個熱戰,然後就到了中東。

李恆青:如果要以色列進入加沙,地面部隊進入加沙,然後呢清剿這個哈馬斯的過程當中,如果中東其他幾個國家,比如像伊朗啊這個卡塔爾啊,然後那個敘利亞、黎巴嫩、埃及,這些國家如果真的就是參與戰爭的話,那就是要勢必發生的第六次的這個海灣戰爭。

李恆青:在這種情況如果出現的話,你就會發現啊金三胖啊,金三胖可能很有可能會被挑動出來,要發動發動一些事,要搞事。

李恆青:因為什麼這個事呢,是符合中國和俄羅斯的利益的,因為這麼一做又出現第三個火藥桶,第三個這個戰場。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時候你就會看到習近平就會在台海搞事,就會在台海搞事了,那可能就會發動戰爭。

李恆青:但是呢目前來看呢,這個方向已經基本上被控制住了,這個格局變化的操作已經被控制住了,就是美國政府已經非常明確的宣布呢,美國跟以色列站在一起。

李恆青:就是一旦中東其他的國家,如果真的要敢跟以色列呢,最後這個發動對以色列的這個戰爭的話,那美國就是真的是誰動就打誰。

李恆青:但一旦這個事被壓制住了,你就想那可以看到呢,應該說在遠東,在韓國這一塊應該也就安全了,因為呢金三胖也就不敢動手了。

李恆青:習近平呢在正常情況下,如果他沒有說瘋了哈,如果沒有瘋了的情況下,他應該知道他打台灣的話,很可能會把共產黨的政權打掉,所以呢我想呢,他應該是知道他目前沒有能力跟美軍正面衝突。

好的, 歡迎您在下面給我們留言您的看法、反饋和建議,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要聞快評。 下次節目時間和您再會。

歡迎訂閱 新唐人快報 乾淨世界頻道:http://bit.ly/3YeoHdE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NTDNEWSFLASH

新唐人快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