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過年不團圓 中共羈押白紙運動抗議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26日訊】新年本是家人團聚的時刻,但有不少參與「白紙運動」的示威者被批捕,無緣與家人團圓。「白紙運動」過後近兩個月,中共當局仍不斷擴大範圍,對百姓秋後算帳。

大年初一,維權網刊登了翟登蕊女士的相關信息。她因為「白紙運動」去年12月22日遭北京警方抓捕。德國之聲的報導說,參加「白紙運動」的青年中已有九人被批捕,包括李元婧、李思琪、曹芷馨、翟登蕊等,批捕罪名已由最初的「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變成「尋釁滋事」。

「白紙運動」過後近兩個月,中共當局不斷擴大範圍,對百姓秋後算帳。甚至沒有參加「白紙運動」的民眾因為給抗議者擔保而被抓。

而早就被抓的曹芷馨等青年,今年過年無法和家人團聚。

曹芷馨:「現在我委託一些朋友在我失蹤後,把這段影片公諸於眾。也就是説,當大家看到這段影片時,我已經被警察帶走了,就像我的其他幾位朋友一樣。 」

26歲的曹芷馨是北大出版社編輯。去年11月27日,曹芷馨和朋友一起,拿著鮮花、蠟蠋和白紙,參加了北京亮馬河畔的悼念新疆火災遇難者的活動。這場火災中因中共的極端封控,導致至少10人喪生,悼念活動迅速發展為全國性的「白紙運動」。

曹芷馨:「我們關注這個社會,我們的同胞遇難時,有合理的情緒想要表達,我們對失去生命的人充滿同情,所以我們去了現場。」

11月29日凌晨,曹芷馨和她的5位朋友就都被傳喚到片區派出所,在接受了所謂的教育後被無罪釋放。但就在她們以爲事情已經結束時,警察開始了祕密抓捕。

曹芷馨:「 12月18日,警察又陸續以刑事拘捕的名義,將我的幾位朋友悄無聲息地帶走。他們在拘捕令上被要求簽名時,罪名欄是空白的。警方拒絕告知他們的關押地點、時間和罪名,在我錄下這段視頻時,我們已經有四位朋友在不被通知的情況下,被上門帶走。」

曹芷馨預感自己也會遭遇相同命運,所以在被消失前留下視頻,向外界求救。

曹芷馨:「如果僅僅是因為我們出於同情去了悼念現場,那麼這個社會還有多少可以容納我們情緒的空間?希望大家救助我們,如果要給我們定罪,請拿出證據,不要讓我們不清不楚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不要讓我們隨意的被帶走或者被定罪。」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表示,提前錄像的方式值得大家效仿,因爲這樣方便外界有的放矢的要中共放人。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如果我們去找中共要人,去抗議的人多了,那中共它就必須得有一個對應的方式。我們有一定的聲勢的時候,其實中共是會做讓步的。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反抗的聲音不夠,那麼鎮壓的他們的這個成本還沒有讓他們無法支付。」

曹芷馨的視頻發表後,在網絡上引發廣泛關注,並被大量轉發。但中國到底有多少抗議者被抓捕,目前還無法準確統計。1月5日維權網曾報導說,至少有100多人被抓捕,其中知道確切姓名的有32人,分別來自廣州、上海、北京等地。這些人大部分是20多歲的年輕人。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執行長陳闖創博士:「北京的那個抓捕呢,範圍是非常廣,而且他是一個明顯的秋後算帳。上海的問題就在於說,因為他是最早喊出了兩個下台,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的地方,就是說他們那個地方抓的人、失蹤的,我們知道的消息是非常少的。按道理來講,可以預測就是中共在上海應該是抓了不少人。」

有律師分析,對「白紙運動」採取低調的「祕密拘留」方式進行秋後算帳,是在觀望和評估利弊,想查清楚到底有沒有所謂的黑手,如果沒有黑手,可能會低調處理,讓事情結束。

編輯/李明飛 採訪/ 駱亞 後製/tony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