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中心特稿:別信中共謊言 趕快退黨自救

「2022年的最後一天以葬禮結束,2023年的第一天以葬禮開始。」一位中國大陸讀者這樣寫道。

這句看似簡單的話,卻有千斤重,道出了當今中國許多民眾面臨的痛徹心肺、無處話淒涼的悲苦。

目前,大瘟疫仍像颶風一樣橫掃中國。據專家估計,到1月底,北京2200萬人口中,將有92%的人感染。

此波疫情到底導致多少中國人死亡?

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官員通報稱,2022年12月8日至2023年1月12日,全國醫療機構累計死亡59,938例。

1月7日,中共防疫政策全面開放滿月之際,衛健委發布的數據是,這一個月累計死亡30例。

前後相隔僅一週,死亡數字竟相差2000倍。如此離奇的數據,誰敢相信?誰又能相信?

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說:「各醫院發燒門診部、急症室是人山人海,對於留院的是一床難求。整個殯儀館的系統不堪負荷。以前講『屍橫遍野』,現在是『名副其實』。有些殯儀館負責人向媒體透露,現在的死亡人數是歷史上高峰期的8至10倍。」這也力證衛健委過去公布的死亡數字「毫無可信性」,「完全是瞪著眼睛說瞎話」。

其實,這樣的謊言一直與中共相伴。

過去3年來,中共每一天都在欺騙中國老百姓。

2020年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發布《八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通告。之後,這個通告經中央電視台等各大黨媒反覆轉載,迅速傳遍全中國。

這八名所謂「散布謠言者」都是武漢一線醫務人員。他們只是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他們了解的武漢肺炎的真實情況。他們是最早向外界發布「有極強傳染性的」武漢肺炎信息的「吹哨人」,他們本是「功臣」,卻被當成「罪人」,被中共政法和宣傳聯手封口、示眾、批鬥,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覆蓋面之廣,超乎尋常。

2020年3月17日,中央電視台發布消息稱,軍事科學院軍醫研究院陳薇院士領銜的團隊,研製出「重組新冠疫苗」。1月20日前,中共堅稱「未發現人傳人」,不到兩個月,中共卻宣布疫苗研製成功,速度之快,快得離譜,令人瞠目結舌。

2022年底疫情再次大爆發和大量人員死亡表明:中共以超常規速度搞出來的所謂疫苗根本不管用。

中共宣稱,阿茲夫定片是治療新冠肺炎的特效藥。2022年8月9日,衛健委向全國發出通知,將阿茲夫定片寫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第九版)》,隨後納入醫保。

但是,有心人將阿茲夫定片巴西三期臨床試驗的原始數據,與中共官方的宣傳比對後發現,中共官方有40多處造假。也就是說,中共宣稱的特效藥,實際上是假藥。

過去73年來,中共也在一直欺騙中國老百姓。

1949年中共建政至今,中共一直靠暴力與謊言雙輪驅動,維持其統治。

比如:1958年,中共發動「大躍進運動」,鼓吹「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競相大發放「高產衛星」。

其中,水稻「高產衛星」的最高紀錄,是廣西環江縣紅旗公社的畝產130434斤10兩4錢。它不僅破了廣西歷史紀錄,中國歷史紀錄,而且破了世界歷史紀錄。

這些「高產衛星」超出常理幾十倍、幾百倍、幾千倍、甚至幾萬倍,但是,這些胡言亂語、胡說八道的報道,竟然堂而皇之在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及其他黨媒上,被當著「新聞」大報特報。

不久,惡果便顯現出來了。

1959-1962年,中國發生了中國有史以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人為的大饑荒。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咨透露,該所根據中共黨內文件寫成的祕密報告認定,當時死亡人數為4300萬至4600萬。

又比如,1966-1976年,中共發動十年文化大革命,打的旗號是「反修防修」,實際上是「爭權奪利」,結果卻是給中國、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災難的「十年浩劫」。

1980年8月,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在北京問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

再比如,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開動所有宣傳機器,晝夜不停地抹黑、攻擊、謾罵法輪功,製造了無數謊言。

其中最典型的,是「天安門自焚」的謊言。

中共在以舉國之力剷除法輪功一年半仍不湊效的情況下,專門選擇一個特別的時間——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一個特別的地點——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個特別的導演、拍攝團隊——中央電視台知名製片人陳虻等,一個特別的男女老幼組合,製造了一起特別駭人聽聞的事件——點火「自焚」。

然後,由中央電視台精心剪輯、加工,配上極具煽動性的解說詞,嫁禍法輪功,在中央電視台,全國各地電視台,以及全國所有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反覆播放,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

但是,這個彌天大謊很快就被戳穿。比如,央視鏡頭中自焚的王進東,被燒得面目皆非,夾在他兩腿之間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如新。

過去100年來,中共也一直在欺騙中國老百姓。

1949年中共建政前,中共曾經一次又一次給中國各階層民眾畫「新中國」將是多麼美好的「大餅」。

比如,1945年9月12日,毛澤東答路透社記者問時說:「『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

至今77年過去了,毛澤東的上述承諾一條也沒有兌現。

僅就羅斯福的四大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而言,中共當政73年多,不僅沒有實現這「四大自由」,相反,將億萬中國人民的「四大自由」剝奪殆盡。

回首百年中共歷史,中共不斷地變幻說辭,以花言巧語,矇騙中國人民,同時以「槍桿子」、「刀把子」對著中國人民的「腦門子」,將中國打造成奧威爾極權主義寓言《1984》的現實版。

中共從上到下,從內到外,到處充斥著謊言,說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假話黨,絲毫不為過。

2020年大瘟疫從武漢爆發以來,武漢死了多少人?湖北省死了多少人?全中國死了多少人?

中共的數據全是假的,根本不可信。

從目前全國各地殯儀館火化爐超負荷運轉看,中共聲稱最近1個月死亡人數不到6萬,是把全中國人民當傻瓜在糊弄。

有人在推特上算了一筆帳:全中國有約1800個火葬場,若是說一個月死近6萬,那麼,6萬/30/1800=1.1個。這位網友質問道:「中國(中共)官方究竟侮辱了誰?」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說,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人,這波疫情結束的時候中國會死5億人。

去年12月中共放開疫情管控以來,悲傷的消息不斷從中國大陸傳來,從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到二線、三線、四線城市,再到廣大的鄉村、山野,到處是排隊的棺木,到處送葬的隊伍,到處是生離死別的人群。

近日,有人寫了一首詩,題目是《我的祖國是一個巨型墳場》。詩中寫道:「這個冬天的爐膛尤其熾烈,映紅天宇;煙塵噴薄,淹沒了千年的衣冠文物」;「積雪的山坡上,晾晒著所有人的噩耗」;「忽一聲嗚咽,穿雲破霧,如大漠鶴唳」。讀罷,令人無限悲涼。

黑雲沉沉,長河嗚咽,風雪漫天,萬木蕭索。

在這性命攸關的萬難時刻,如何才能度過劫波,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李洪志大師在《理性》一文中開示:「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剷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

誠哉斯言,如洪鐘大呂,驚心動魄。

神州大地上的中國人民,原本就是神的子民,只因中共的高壓與欺騙,而在紅塵慾海中迷失。

神助自助者。

在這生死一念間的緊要關頭,儘快退出中共黨、團、隊,與不信神的中共徹底決裂,重新做回神的子民,就一定能夠得到天佑神護。

平安走過2023,前頭定有彩霞滿天。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