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39歲男染疫身亡 訃告曬「連花清瘟」惹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13日訊】近日,中國一名39歲的男子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後身亡。他的好友發訃告稱,友人臨終前還在朋友圈晒「連花清瘟」膠囊。不料卻因此收到這家藥廠的律師函,事件曝光後引發關注。

39歲男子染疫死亡 友人發訃告惹禍

微博網友「聶聖哲2023」去年12月22日在微博發出一則訃告,指四川大學江蘇校友會優秀校友王剛,因眾所周知的「重感冒」於2022年12月21日7時零7分去世,終年39歲。

訃告稱,王剛臨終前,「還堅持發朋友圈,晒連花清瘟膠囊······」

聶聖哲在訃告中表示,「我們已經將王剛去世前手裡握著連花清瘟膠囊的圖片發給了鐘南山院士、吳以嶺院士,感謝他們為川大校友的健康作出的卓越貢獻。

「遵照王剛校友的遺囑,喪事從簡,不搞追悼活動,不要買昂貴的骨灰盒,明年春天將骨灰撒在錦江河裡,以表達對母校的依戀。」

訃告下方附有王剛手拿連花清瘟膠囊的圖片,王剛當時在朋友圈發消息說:「現在心跳106一分鐘······吃不消······」

(微博截圖)

新唐人記者根據聶聖哲微博發布的視頻查詢發現,聶聖哲是德勝(蘇州)洋樓有限公司的掌門人,該公司在中國木屋領域排行第一。在疫情衝擊下,該公司經營慘淡,但聶聖哲依舊給員工漲工資、漲獎金。

去年12月25日,他在微博發布自己在公司年會上給員工發獎金的視頻,說:「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

1月6日,聶聖哲在微博表示,收到連花清瘟生產商以嶺藥業的律師函。但他對該函的勸告、批評和要求,「有點不明白和不服」。

律師函稱,聶聖哲的行為誤導網民和消費者,對委託人造成負面影響和經濟損失。要求聶聖哲刪除相關侵權言論、消除不良影響,並公開賠禮道歉不少於90日等。

聶聖哲說,「以嶺藥業提出要我連續道歉90日,也沒說清楚是登門道歉,還是,直播道歉。如果登門道歉,我還要做好到石家莊住三個月的準備(石家莊有很多朋友,可以聚一聚了);如果直播道歉,一是直播這個活很累,我身體扛不住,二是,如果直播沒人來聽,算不算數?」

他在微博中表示,要徵求民意調查,來決斷是否道歉。「請大家不要顧及我的面子(面子都是人民給的),坦率留言,以便我根據民意調查,做出決定。如果民調結果真需要道歉的話,我必須認真,還要寫悔過書等文件,要寫得真誠,才對得起連花清瘟」。

他還提到,寫這封律師函的律師很有名,曾經幫助中國影星王寶強打過離婚官司。

根據聶聖哲在微博貼出的律師函:「北京市藍鵬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委託,指派張起准律師就聶聖哲在新浪微博平台及微信朋友圈發布言論侵犯委託人名譽權等相關事宜,鄭重致函。」

(微博截圖)

1月10日,聶聖哲再發微博,分享了一份自己寫給自己的律師函,以「聶無名」為落款,稱「這樣寫可能更準確些」。

(微博截圖)

這起事件持續發酵,引發輿論關注。據媒體報導,藍鵬律所方表示,是否起訴聶聖哲,取決於委託人以嶺藥業。

北京醫生:連花清瘟易導致肝衰竭

以嶺藥業官網介紹,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於1992年6月16日創建,公司研發的治療感冒、流感的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自上市以來,先後20餘次列入國家衛健委等呼吸道病毒感染性疾病診療方案和指南推薦。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流行3年來,連花清瘟膠囊在中國熱銷,民眾在官方宣傳下把它當成抗疫良藥。然而,中共放開管控後疫情大爆發,退燒藥奇缺,許多人服用連花清瘟不但沒有緩解病情,反而導致肝衰竭而離世。

(微博截圖)

去年12月13日,北京一傢俬立醫院內部會議錄音在網上熱傳。該院領導說,「北京疫情形勢非常嚴峻,很多醫院其實已經處於癱瘓狀態。昨天下午4點北京招募所有退休醫護人員重返崗位,廣州也在做這件事情,所以第一波非常嚴峻,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疫情不是躺平了,其實才是開始。」

這名醫院領導說,針對奧密克戎,醫學界的共識是「對症」。「不要用複雜的藥,越複雜越危險,抗生素絕對不能用,只能用克感敏和泰諾這一類的,什麼『清瘟膠囊』絕對不要用。因為它的肝毒性已經在上個星期的《自然》雜誌上發表了,它的肝損傷是很嚴重的,所以我們醫院不要去推薦」。

她又再次強調:「第一波衝擊的時候,症狀普遍會重,重症也會比後面高,所以這個時候不要用複雜的藥,一旦高熱的時候,肝臟是最脆弱的時候,一旦用中成藥,急性肝衰的疾病會增高,所以不要推薦病人用中成藥,尤其什麼什麼清瘟,什麼什麼膠囊。」

搜狐網友「毮㷣」:「經過這輪疫情才知道,連花清瘟是真的沒啥用,要不是這一輪爆發,大家還蒙在鼓裡。太缺德了!」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