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專訪閆麗夢(二):令人費解的二次感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11日訊】在目前中國疫情井噴的情況下,許多城市已經出現人們重復感染中共病毒的例子。網絡上充滿了關於「二次感染」的討論,甚至引起「打了疫苗也感染」「二次感染容易重症」等恐慌。今天繼續請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閆麗夢來解讀這些話題。

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閆麗夢表示,她的團隊從內地的信息來源也收到有關「疫苗」、「二次感染」等反饋,但是由於中共不提供全面透明的數據,目前從學術上來講,還必須要稱之為是假設可能性。不過基於她本人的醫生資格和多年的疫苗、病毒研究背景,她會提出最可能的假設。

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閆麗夢:「那比較嚴重的就是第一個我說的,我們中國人主要是用的是滅活疫苗。那這個滅活疫苗,它對你機體的這個免疫系統它會有刺激的。因為當年SARS的時候,陳薇,就是那個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將軍,她帶隊做過這個滅活疫苗。實際上雖然他們宣稱這個是可靠的、成功的,他們也只進入到了臨床一期,然後就沒有再往後推行了。當初給的理由說是SARS I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就不繼續進行了。但實際上這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同樣的這個滅活疫苗,針對SARS的,在海外甚至都沒有被推到人體實驗,因為它在動物實驗上就不能產生理想的數據,不能起到安全的這個效應。那現在呢,因為新冠疫苗期間中共國希望用這種方式,第一是它(中共)也想在國內暫時的控制住疫情,第二它也需要通過這個來賺一筆錢。 所以它把這個強制性地推給了全國人民。也就是說,整個這個疫苗自始就應該是不合格的。」

閆麗夢表示,香港的實驗結果顯示,中國國產滅活疫苗比輝瑞等疫苗綜合抗體的持續力度以及保護性都要弱很多。而基於滅活技術得疫苗,理論上更容易產生ADE效應。

閆麗夢:「那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遇到一個新的變種的時候,那這個疫苗它勢必有一定的可能性造成整個形勢的惡化,產生更嚴重的症狀,對人身體造成更大的損傷。 同時,這種反復注射不合格的疫苗,它也會對你體內的這個免疫環境本身就會產生一定的破壞。」

而對於「二次感染」,閆麗夢表示,她不認為是兩種不同毒株在短時間內先後感染人體。

閆麗夢:「就我目前來看,最可能的是你其實一直是感染了同一種病毒。那這個病毒,首先我們不知道它的序列。根據我們對意大利的這種輸入病毒的這個分析,它更可能是奧密克戎這個整個的變異株產生了免疫逃逸的一些變異,然後就逃逸了你本身身體對這個新冠病毒的這種抵禦能力。那其次它對你的感染呢,它因為繞過了你的免疫,所以它第一次襲擊你的時候,你就會有這個身體的反應。那接下來為什麼中間有一段時間是看似已經恢復了呢?這個情況實際上在往常的這個新冠病毒感染當中,甚至冠狀病毒感染當中是基本沒法解釋的,因為我們之前沒有觀察過這種情況。 但是如果你把它放到一種跟免疫系統相關的疾病角度去看呢,你會發現在一定的疾病當中會有這種現象的。」

閆麗夢舉例說,愛滋病患者在出現症狀後,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會慢慢進入一個潛伏期,病毒在人體內的量降低,同時隱蔽起來,讓免疫系統發現不了,患者看起來症狀就消失了,日後再次發病,伴隨併發症。但愛滋病的這個過程往往長達幾個月到幾年,不像中共病毒在一兩週之內就再次發病。

閆麗夢:「所以這個東西我們現在真的是不知道這個病毒為什麼?它是不是經過了一些新的功能增強?因為我們知道整個病毒,它這個新冠病毒就是一個武器化功能增強的產物。那是否中共政府軍方的實驗室又進行了更多的功能增強?他到底是怎麼增強的?然後這個病毒是不是被增強以後專門能夠產生這種功能,模擬像HIV艾滋病的那種狀態,但是它縮短了對你整個身體進行破壞,導致中間一個暫時的瓶頸期,然後之後接下來產生更強免疫反應以及對肺的破壞?我們現在還不能確定,只能說如果作為一個科學假設的話,我會說我自己個人傾向於這種可能性。至於這個病毒為什麼現在這樣表現?還是那句話,中共政府不給我們任何的數據和信息,那我們暫時是不能徹底地用科學的這種方式去解答它的。」

編輯/尚燕 採訪/常春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