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煙花革命嚇壞官員 副部長換多器官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04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3日,京港台時間1月4日。

今天焦點:「煙花革命」嚇壞河南官員,推「感恩教育」;文化部副部長高占祥生前換多個器官!內幕:習近平否決70多名專家開放提案。

煙花革命」嚇壞了河南官員,要推「感恩教育」。2023年,中國大變革的各種因素已經聚齊。知情人爆料:去年年初70多名各領域專家一致提出要做開放預案,但被習近平一人否決。

網絡驚爆,中共原文化部副部長高占祥生前換了多個器官。老幹部老院士們密集離世的原因終於找到了。

多省市爆「煙花革命」 習否決專家建議恐爆動盪

2023年元旦前後,中國各地民眾不顧官方禁令,大規模聚集,燃放煙花爆竹,事件在山東、河南、廣西和重慶等地都有發生。這種公然挑戰當局權力的事件,被很多網民稱為「煙花革命」。

其中,在河南周口,1月2日晚上,還爆發了警民衝突。警察試圖帶走放煙花的人,民眾圍住警車要求放人,最後警車被掀翻。

在現場,還有青年站在警車上跳舞。後來,警方抓走了多人。

1月3日,爆發事件的周口鹿邑縣教體局緊急召開會議,強調說,前一天晚上的事件河南省被通報,當地縣政府和公安局還召開了專題通報會議。

教體局何局長稱,出問題的人員在20歲以下,甚至15歲以下,以青少年和學生為主,所以要求各類學校把學生的思想教育作為重點。要求開展主題「青少年思想與法制教育」,「教育學生愛國、愛黨、愛社會、愛學校,並對學生進行感恩教育。」

該會議還暴露出,年末歲尾,縣教體局出現的投訴信訪事件也很多,因此要杜絕,特別不要出現越級上訪。此外,還要求各學校對教師進行控制,「儘量不外出,外出單位一定要報備」。

大家看了這個會議紀要,有沒有感覺當局已經到了風聲鶴唳的地步了?有網民嘲笑他們的感恩教育,說「感恩國家帶走了他們爺爺奶奶」,「感恩教育哈哈哈哈哈。各地這麼多年沒變過,維穩靠教委,各個部門的工作重點也全部是維穩」。

我們說,很明顯,各地民眾挑戰當局,不僅僅是煙花這麼簡單,而是因為,通過這三年封控,太多人憋了一股怨氣和憤怒,很多人失業、很多家人去世,而當局只會毫無人性的封控、朝令夕改和反反覆覆的欺騙,人們之前害怕病毒帶來死亡,現在則希望把恐懼和霉氣通過燃放鞭炮等釋放出去。所以,各地才出現面對當局的煙花禁令,群體對抗的局面。

「煙花革命」之所以被稱為革命,還因為事件背後是人心思變。比如,2023年跨年夜,南京市很多人迎接新年的市民,自發地湧到新街口廣場的孫中山全身銅像紀念。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說,「這是從未有過的景象。紀念孫中山先生,人心向背有了重大變化!這件事含義很深。」

既然這和「白紙革命」背後的起因一樣,是民間對當局的憤怒和反抗,那麼就像地下的野火一樣,它一定也會通過其它方式爆發出來。比如,北京某大學教授的一首現代詩,就用犀利、調侃的言辭對荒誕的2022年做了總結。詩詞後來被當局封殺,但還是傳遍了大江南北。

我們來看看這首詩的部分內容,作者自稱「散淨居主人」,他寫到:「亂哄哄進了臘月天,迷糊糊到了陽曆年。長街大闕掛紅燈,寒門小戶備花鞭。花鞭響、也崩不走連年困頓;紅燈照、也分不清多少謊言。這一年,這三年,只兩字兒總括:荒誕!要多點兒字,就是『太他媽荒誕!』」

「大疫起於武漢,半年天下污染。無論歐羅巴,還是美利堅,一時間世界跟著亂。咱這裡嚴防死守,那疫情一時趨緩。廟堂上忙開了慶功會,專家們戴上了功臣鏈;就好似病毒都消散,一霎時就國泰民安。卻不知這代價呀,是江山都癱瘓!」

「2022年,真是『二』的一年。瞎指揮的在上面,瞎胡鬧的在下面;專家基本糊弄群眾,新聞全是散布謊言……老百姓幹瞪著眼。」

「聽的是『人民至上』,看的是世路艱難;聽的是『生命至上』,看的是悲慘人間。有豐縣的鐵鏈,有打人的唐山,有封死的上海,有紅碼的河南,有四川的靜默,有貴州的車翻,有學校的逃亡,有工廠的造反,有核酸的舞弊,有方艙的混亂…..一切一切無人管,只為開個大會奪利爭權。老百姓出不了家門,新領導卻去了延安,學習那延安精神,就為了準備內戰;說是要艱苦奮鬥,實奪了人民飯碗。」

「誰成想新疆一把大火,震醒了祖國塞北江南。一張白紙向青天,街頭上想起『下台』的呼喊。前有李文亮抱薪,後有彭載舟張膽,這是人類的良知,這是人民的火焰!」

詩詞最後還講述了人們現在進醫院甚至火葬場都要排長隊,說「這已然夠荒誕,卻看:官媒體還在天天撒謊,外交部還是連連扯淡;專家們還在胡說八道,當官的卻是蹤影不見。只把那老百姓一個勁兒熬煎!也不知他那『初心』是否在焉?也不知道他那『使命』是否在焉?他只是藉著新冠戴皇冠,把個大中國一步步搞爛。徹底地露出了『人民公敵』的嘴臉,怎麼花言巧語也不能遮掩!」

詩詞中提到,中共當權者眼看著各地混亂,卻什麼都不管,「只為開個大會奪利爭權」。顯然,這是指中共為了維持黨的形象、政治正確以及順利召開二十大,所以堅持「清零」。

今天,網絡還傳出北京專家趙小海的一個朋友圈聊天的截圖,他說2022年2月,曾經有一批專家給出了有序開放的系統方案,被習近平給否決了。

趙小海說,中共疾控局在去年2月11-13日,組織了七十位多位各領域的專家開會,涉及領域「從醫務到外交、交通、社會」。社會片,當時清華教授薛瀾也參加了。專家們形成的共識是要放開,「時間節點就是冬奧後,最晚不超過兩會。我們各組都提了很細緻的方案,包括我們社會組提出由防轉治,提前導入社會宣傳,補基層醫衛短板,建立居家診療監測流程,取消新聞聯播上把美國做失敗對照組的宣傳…….等一系列建議。」

結果,主持會議的中共疾控中心的梁萬年,「把匯總的方案提交上去後,就被動態清零指示否掉了」。顯然,這裡說的是習近平否決了專家。

有評論稱,「一個人就能否定70多位專家的意見,這就是專制的特色。」

我之前跟大家說過,我說中國不是沒有真正的專家,因為我在清華的時候見過一些官僚,他們很多是有真實水平的。但是,在中共當權的情況下,這沒有什麼用:一方面,領導的智商和價值選擇是最終決策的天花板,另一方面,中共這個體制首先考慮的是維護黨的統治而不是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所以,最終選擇往往是南轅北轍。

所以,中國的很多事情,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你就想明白了。比如,我們很多人很奇怪,為什麼中共不公布真實數據,為什麼不接受國際援助啊?最新,歐盟要免費向中國提供COVID-19疫苗,幫助北京控制疫情大規模爆發。但這一提議遭到中共拒絕。世界衛生組織1月3日邀請中國科學家參加會議,要求中共提供「更真實」的疫情報告,中共黨媒卻淡化疫情嚴重性。

為什麼呢?中共經常說「底線思維」,其真正涵義,只是要保黨的統治的底線,而不是民眾生存的底線。過去七十年至今,中共一直如此。

當然,我們說物極必反。當中國民眾和世界越來越清醒的時候,中共還繼續這樣做,就只能積累人們的憤怒了。大家可能都看過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張麻子認為百姓對黃四郎的怕中有「怒」,他要做得就是將「怒」勾出來,而最後,民眾的憤怒,真的摧毀了黃四郎的碉樓。

中共對很多事情都有精心的算計,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一年大家有看到了,中共自詡「戰天鬥地」而且「其樂無窮」,結果呢?還是被病毒以及民眾的反抗打敗了。

那麼,未來呢?它可能竊喜於很多老年人大規模離世,因為可以給原本虧空嚴重的養老金帳戶減輕壓力,但是有網友提醒這是有副作用的:「因為大批這幾年失業的80後90後,原本是靠著父輩甚至祖輩的接濟才挺過這幾年的,是家裡老人省下養老金,幫兒孫頂住了這幾年的失業潮,才不至出亂子,現在這錢沒了,很可能會引發更多社會問題。」

其實還不止這一點。我們注意到,中共體制內很多官員也是受害者,那麼這個怒,就不僅僅存在於城市鄉村,也同樣存在於高牆大院之內。

香港的資深出版人日前在臉書寫到,從量變到質變:中國在世道大變的前夜;2023年,所有大亂的條件都具備了。

他寫到:「歷史步伐時慢時快,慢的時候不是停滯,而是在積累快步前進的能量。習近平十年來好事多為,就在為中共積累垮台的條件,亂世當前,所有條件一一成熟。」

我前兩天也給大家談過我的個人直覺,2023年是大變革之年。那麼,到底會發生什麼?我們拭目以待。

文化部副部長高占祥換多器官?老院士們一大弱點

今天,還有一件大事引發了很多人關注,就是中共文化部副部長、原中共全國文聯黨組書記高占祥,被曝生前換了很多器官,網友對器官來源進行質問。

實際上,高占祥是12月10日去世,但當時並沒有引起很大注意,直到今天。因為人們突然發現,2022年12月11日,民進中央常務副主席朱永新透露出高占祥曾經換了多次器官。於是網絡引爆了!

朱永新在《沉痛悼念高占祥部長》的文章中說,「這些年來,高占祥一直在頑強地與病魔作鬥爭,身上的臟器換了好多,他戲稱許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這段文字,引發了網友熱議:

「看來江總書記的多臟器衰竭,也不是空穴來風」,「草,原來是真的」,「身上的臟器該爭口氣了,使勁免疫排斥送他到地獄。」「我終於知道那麼多失蹤的人去哪裡了,都進共匪官員身體裡了。」「一個前文化部副部長都換了全身的零件,想想正部長以上的官員會怎麼換?都是魔鬼啊!」

高占祥的這個經歷,也部分解釋了中共最近很多高官和院士密集去世的真相。因為,我們知道,新冠病毒沒有特效藥,實際上是要靠人的免疫系統來抵禦病毒入侵。而那些養尊處優的高官們,之所以長壽,很大一批是因為器官移植,但是這也帶來一個弊端:人的免疫系統會把外來的器官視為「敵人」,會發起對新器官的攻擊,所以需要不停地服用免疫抑制劑,這就破壞了人的免疫系統,所以,當新冠病毒來襲的時候,很多人一旦感染,就扛不住、一命嗚呼了!

很多人對器官真相的追問,還提起了一部韓國電影。也就是2017年,韓國最大報社《朝鮮日報》的下屬電視台「TV朝鮮」拍攝的紀錄片《殺了才能活》。尤其提到韓國人經常光顧的一家中國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第一中心醫院。

TV朝鮮的記者在韓國器官掮客的安排下,假扮韓國病患家屬,祕密潛入中國北方的這個大醫院(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實地暗中拍攝了韓國病患接受活體器官移植手術的過程。

紀錄片揭露,自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大陸,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而移植的器官大多來自從中國的良心犯,特別是法輪功修煉者身上摘取的器官。

片中,「TV朝鮮」《調查報告7》欄目的記者,採訪了多名移植醫生和曾赴華接受器官移植的當事人,並調查了前中共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等人發明的殺人機器「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內容非常震撼。大家有時間可以看看。

而我們知道,活摘器官給高官或者富人、或者外國人移植賣錢的這個罪惡,現在早已經從被關押的那些良心犯們,蔓延到了很多其他人,包括失蹤的大學生,以及離奇失蹤的高中生胡鑫宇等人。

有網友說,「高占祥去世,身上的器官換了很多次,不知有多少胡鑫宇因他失蹤。」還有人說,「細思極恐的事情:惡共成千上萬的各路魔頭,幾乎都如高占祥類同,這些身上器官更換,出處是哪裡?還不是『牆國』老百姓,怪不得百姓失蹤查不出去處。」

「高占祥一直與病魔作鬥爭,身上的器官換了很多……每一件『零件』代表一條人命!並不是他與病魔作鬥爭,是他拿多少條人命與病魔鬥爭!」

不知道,中共的偉光正的畫皮下,還藏著多少見不得人的滔天罪惡呢?2023年,讓我們繼續觀察。

好了,請觀眾朋友們訂閱《秦鵬觀察》,今天我們的節目就到這裡。我們明天見。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