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思想」中共對美國社媒發動虛假信息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01日訊】有報告指出,中共對美國社交媒體的虛假信息戰手段多樣,越來越頻繁,其目地是「控制思想」。

海外社交媒體出現許多新的帳戶,有些帳戶討論美國政治中的左右之分,有的帳戶圖片採用美國國旗的圖片,也有的頭像是美女的形象,幾乎所有的帳戶都是匿名的。

這些虛假帳戶發布帖子、推文和消息,推銷虛假的觀點,有的人宣稱捍衛婦女墮胎的權利,有些聲稱捍衛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另一些則強烈支持「黑命貴」,有的聲稱美國正在陷入左翼暴政,還有更多人說美國正在走向法西斯主義。

表面上看,彷彿這些帳戶群是近年來席捲美國的政治兩極分化的完美代表。

但實際上,這種判斷是錯誤的,因為這些帳戶都不是美國人的。它們是中共影響美國的手段的一部分,而它們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越來越多的通過在社交媒體上散播仇恨來操縱美國人的看法和信仰。

這種行為目的遠非單純的宣傳,而是為了實現中共更大的戰略野心,即破壞和取代美國,成為國際秩序領導者。

根據安全專家、國會議員的證明和大量報道,中共正在調整其心理戰策略,並將其影響力從老生常談的「共產主義好」宣傳轉變為更隱蔽、更陰險的讓美國人自己放棄自己國家的虛假宣傳活動。

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中國共產黨專注於破壞並最終推翻美國······它正在加班加點地在學術界、技術界以及地方和聯邦政府中支配和影響美國人。」

盧比奧表示,「美國絕不能天真地面對這種威脅,首先要禁止中共用來影響美國人的公司、組織和軟件。」

中共對美國的思想戰

要了解中共為何利用社交媒體在美國公眾中製造分裂,必須先了解該政權運作影響力的目的是什麼。

五角大樓的《2022年中國軍力報告》提煉了美國國防部對中共戰略和能力的最權威評估。報告強調,中共政權的政治軍事領導層正在發展一種新的心理戰方法。

報告稱,中共的軍事分支——中共軍隊正在擴大和發展其進行思想戰爭的方法,以努力贏得真正的軍事優勢。

報告稱,「隨著中共軍隊尋求擴大其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範圍並奪取戰場上的信息優勢,它正在研究和開發心理戰的新形式——認知域作戰 (CDO),即利用潛意識傳遞信息、深度造假、公開宣傳和公眾情緒分析。」

該報告將 CDO 描述為「一種更具攻擊性的心理戰形式」,旨在「影響目標的認知、決策和行為」。

簡而言之,CDO 是中共政權摧毀對手意志或操縱他們的新手段。

報告說,「CDO 的目標是實現中共軍隊所說的『思想主導』,其定義是,將宣傳作為一種武器來影響公眾輿論,從而改變一個國家的社會制度,可能會創造一個有利於中共的環境,減少平民和軍隊對中共軍隊行動的抵抗。」

中共通過煽動兩極分化,使美國人相互對立,其原因很簡單,就是讓美國內訌,美國就沒有能力與中共作戰了。

風險管理公司 North Star Support Group 的地緣政治顧問薩姆·凱斯勒 (Sam Kessler) 表示,對於中共新的影響力行動,應該在其軍事學說和戰略的更廣泛背景下加以考慮。

其中最重要的是該政權的「超限戰理論」,中共利用法律、媒體和心理戰「三方面戰爭」,以及社會的各個方面參與的戰略來打擊對手。

凱斯勒說,「(中共 )正在實施一場認知和不對稱戰爭,這是一種顛覆性行動,旨在在美國社會以及其它目標國家造成恐懼、混亂、破壞和兩極分化。」

中共引發美國社會崩潰

凱斯勒認為,中共通過構建美國人討論時代問題的方式,將他們兩極分化到無法彼此合作的地步,中共正在讓美國無力應對危機,讓美國陷入全國性的死亡漩渦。

凱斯勒說,「這會導致民眾對美國機構的不信任······這些東西一旦長期受到污染和侵蝕,通常很難修復。」

「歷史表明,如果允許這種事情長時間發生,後果不僅僅是社會混亂,也可能會導致社會崩潰。」

情報公司 Mandiant發現,最近中共的惡意影響行動是一個叫「DRAGONBRIDGE」的計劃,該計劃試圖通過阻止美國人投票、煽動政治緊張局勢,來破壞美國的利益。

「DRAGONBRIDGE」 行動方式是,冒充合法團體、剽竊和篡改新聞文章,冒充批評美國在種族和社會正義問題上記錄的美國公民,來達到製造混亂的目的。

根據凱斯勒的說法,這些計劃是中共政權從內部削弱美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許多方面,認知戰更有效地消耗了社會反應的能力,特別是在混亂、士氣低落和精神耐力耗盡時。」凱斯勒說。

中共影響的頻率和複雜性正在增加

中共政權歷來以親共宣傳的華人為目標,後來發展到在美國公民中散播政治敵意。

近三四年,中共政權及其贊助的人員極力在國際上製造混亂。情報公司 Recorded Future 發布的多份報告證明了這一點。

例如,在一份 2019 年的報告中,從 2016 年到 2019 年,中共的影響力運作與俄羅斯等其他敵對國家的影響力運作有根本不同。

2019年之前,中共主要利用美國開放的媒體環境來宣傳對共產主義的正面看法。其主要手段是使用付費廣告和機器人網絡在國外贏得好評。

然而,到 2022 年,另一份報告揭示,中共已成功轉向影響力行動的新階段,其標誌是根據精細的人口統計數據,對明確定義的受眾進行有針對性的信息傳遞。

「2019 年是中共使用在線虛假信息的轉折點,面向外國的宣傳迅速增加」,報告稱,「在 2019 年後,不真實的競選活動和網絡名人已成為中共宣傳的主要內容。YouTube、Facebook 和其他全球社交媒體平台在過去三年中刪除了數萬個涉嫌不真實操縱的中共虛假帳戶。」

根據 Recorded Future 的說法,這些新帳戶得到中共統戰部的指導或物質支持,甚至涉及到中共最高情報機構——-國家安全部。

數據

可能有人會問,是什麼為中共的虛假信息機器提供動力?

答案是,數據。

事實上,中共政權每天都在利用大量美國公民的數據,企圖從內部擾亂美國。

2022 Record Future 報告發現,中共部署「精確通信」,這是一種對目標受眾進行影響力操作的手段,這需要在個人、社區和國家層面的大量深入數據,並需要考慮到文化、經濟、宗教和個人興趣等因素。

「中共實施這一戰略,需要深入了解目標受眾,這在國際公司的幫助下,正在通過區域研究、國內調查和在線行為數據來實現。」報告說。

此外,該報告稱,中共政權的宣傳機構是中國數據矩陣(China Data Matrix )的客戶,這是一家總部位於中國的媒體監控公司,「該公司聲稱『完全覆蓋』Facebook、Pinterest、Instagram、Linkedin、YouTube、Line 和其他來自100多個國家和10種語言的主要平台、門戶網站、社區、論壇和博客。」

中共法律將數據歸類為國家資源,受共產主義集體化約束,因此,要求必須將所有存儲在中國或中國公司的數據移交給中共。

用數據來推動政權影響力運作的需求,也使在美國的中國公司成為問題。

例如,社交媒體巨頭 TikTok可能會通過其位於中國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將收集到的數據交給中共,直接被用於構建中共影響力活動。

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 (R-Texas) 敏銳地意識到這個問題,他將在1月擔任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他認為,中共政權通過 TikTok 等公司獲取美國用戶數據。

麥考爾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不幸的是,中共正在美國人民中挑撥離間,這不足為奇。」 「美國沒有認真對待中共的威脅。」

「字節跳動是中共控制的公司,中共實體正在購買我們的敏感數據。共和黨領導的眾議院會正面打擊這些威脅。」

捍衛開放系統困難但有可能

中共利用美國社會和美國社交媒體平台的開放性,試圖塑造美國人的行為,以損害美國的利益。

中共影響力行動引發的美國國內危機正在增加。

最近幾個月的事態發展表明,中共在尋求使美國人兩極分化和破壞美國政治制度方面取得了進展。

11 月,中共支持的機器人向推特發送垃圾郵件,接管「#號標籤」並屏蔽區域搜索,以防止用戶看到在中國各地發生的反封鎖抗議活動。

10 月,一份報告發現,在2022年中期選舉之前,TikTok沒有阻止針對美國人的90%的選舉錯誤信息,包括阻止美國人投票的明確虛假信息的廣告。

中共勢力企圖影響美國大選,通過製造種族仇恨破壞美國穩定,詆毀甚至攻擊競選國會議員的中國異議人士。

根據10月份發布的另一份Recorded Future報告,這種事情在未來幾年會越來越多。

報告稱,「中共政府支持的影響者在社交媒體上使用具有分裂性的政治多媒體內容,針對說英語和中文的美國觀眾進行惡意影響行動。」

然而,根據凱斯勒的說法,公開討論,明確揭露中共的破壞手段和伎倆,就會有希望。

為此,凱斯勒表示,TikTok的未來是一個風向標,可以用來判斷風向。

「最近,人們做出了更大的努力來阻止 TikTok 對美國媒體的影響程度。」凱斯勒說。

「隨著越來越多的國會議員、聯邦官員和調查人員把 TikTok 與中共官方媒體聯繫起來,把 TikTok 視為間諜和顛覆性戰爭的工具,建議把 TikTok 從美國媒體界中剔除,或者對其進行徹底改革」。 中共煽動和破壞美國國家安全的能力正在被減弱。

原文‘Mind Dominance’: The CCP’s Disinformation War on US Social Media刊於《英文大紀元》

(記者李酈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