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君:《水滸傳》640年真相大揭祕

——宋江接受皇帝招安不是替天行道

關於施耐庵百回本《水滸傳》書性的解讀

水滸傳》問世640年來,關於書性的討論,莫衷一是。明清文化人,有說《水滸傳》是英雄傳奇的、有說《水滸傳》是武俠小說的、也有把《水滸傳》當作教好人做強盜的教材;中共則把水滸傳當作歌頌農民戰爭的教科書。

其實,《水滸傳》既不是英雄傳奇、武俠小說、也不是歌頌農民戰爭的教科書、更不誨淫誨盜。《水滸傳》是施耐庵創作的一部以宋江作道具、以宋江理解錯了玉帝替天行道法旨(把玉帝交辦的替天行道的事反過來做了)作背景,闡釋當一個朝代由成住走到壞滅的最後時刻,天下人如何替天行道、如何參與改朝換代的偉大天書。

宋江理解錯了玉帝法旨,把玉帝交辦的替天行道的事反過來做了,這不是筆者造噱頭,是施耐庵創作百回本《水滸傳》的真實。也是《水滸傳》640年不露面容的真相。天道真機所在。

看過《水滸傳》都知道:《水滸傳》裡的替天行道源自四十二回書,是九天玄女娘娘代玉帝下界,向宋江轉達的玉帝法旨。事實上,宋江也正是在領授了玉帝要他替天行道法旨之後,才開始祭替天行道大旗-只不過,宋江理解錯了玉帝法旨,誤以為玉帝是讓他去接受皇帝招安。

宋江接受皇帝招安不是替天行道;但是,由於宋江是打著玉帝要的替天行道的幌子,也就迷惑了天下人。

今天天下人,凡是把宋江搞接受皇帝招安當作替天行道的,都是跟著宋江的邪悟走了。那種錯誤認知,源自《水滸傳》被文化人切斷神性的塗鴉,讓《水滸傳》成為無神論看不懂的天書。

其實,有關替天行道的正解,施耐庵在《水滸傳》開篇的《引首》裡明示:當一個朝代由成住走到壞滅,走到應當被推倒重建的最後時刻,天下人的替天行道,絕不是去接受皇帝招安,而是順應天道循環,參與改朝換代。

宋江是玉帝治理下界的使者,肩負君權神授使命,卻因理解錯了玉帝法旨,製造了將替天行道搞成逆天叛道的悲劇!令人痛心。

宋江下界替天行道,是玉帝治理三界的一個重要安排。

《水滸傳》第一回:「張天師祈禳瘟疫,洪太尉誤走妖魔」,講的是宋江百八罡煞星君怎樣下界的故事。

四十二回書中,九天玄女娘娘在向宋江授法旨時,告訴宋江:你下界是玉帝安排的,「玉帝因你魔心末斷、道行未完,暫罰下方」。

這兩回書,前呼後應。說明:張天師祈禳的瘟疫,洪太尉誤走的妖魔,都不是偶然事件,是玉帝在冥冥之中治理三界的運籌帷幄。

(一)《水滸傳》《引首》,拉開的是朝代更替大幕。

《引首》說,殘唐被宋太祖滅了,是一件「上合天心,中合地理,下合人和的大喜事」。

為此,《引首》講了兩段神話:一是說,「掃清寰宇、盪靜中原、國號大宋、建都汴梁」的太祖武德皇帝是霹靂大仙轉世,他下界收拾殘唐亂世是玉帝安排的;二是,赤腳大仙下界,轉世仁宗,晝夜啼哭不止,哭啥?向上天要治國的左右手,玉帝安排太白金星化一老叟前去宮中抱起仁宗向耳邊低語,「文有文曲,武有武曲」,止哭。

這兩段神話故事,咋看,與宋江替天行道沒有絲毫關係,其實,關聯的妙至毫巔!

說太祖武德皇帝是玉帝安排下界收拾殘唐亂世的霹靂大仙;跟宋江是玉帝安排下界收拾北宋亂攤子的天罡星主一樣:都是大神,都是領授了玉帝的旨意,都是要收拾前朝殘局。

說赤腳大仙被玉帝安排下界轉世仁宗時,晝夜啼哭,是向上天要治國的左右手,正對應《水滸傳》七十一回:「忠義堂石謁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說宋江在梁山上請公孫勝作羅天大醮,向上天討替天行道的說法,結果「天降石碣」,上天給了宋江治國安幫平天下的左右手,即百七武靈。可惜,宋江把玉帝交辦的事反過來做了。

(二)宋江下界,是玉帝對三界生命去邪歸正的需要。

從《水滸傳》第一回書裡看到:天罡星主宋江出埸時並沒有神的光彩,而是被施耐庵以「洪太尉誤走妖魔」的方式,從伏魔殿裡,以「一道黑氣,衝上半天裡,空中化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下界。

伏魔殿是什麼地方?天牢,宋江下界的方式是「越獄」。

筆者看到:在施耐庵筆下,伏魔殿裡羈押的不單單是天罡星主宋江,而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天罡地煞是有果位的神仙。這就令人驚詫了!這麼多大羅神仙,怎麼會都被關押在天牢裡?

學過佛法的人都知道,當宇宙經過成住走到壞滅,走到天地萬物都發生變異時,不僅天上的神仙開始墜落,人間的朝代也由興到衰,這個時候,創世的神就開始用他的慈悲、智慧、神通、法力,來歸正生命、圓融天地運行秩序了。

宋江百八罡煞星君被打入天牢,說明:天界正處在玉帝大力度整肅的非常時期。而玉帝將宋江罰去下界,筆者認為:並不是要宋江去禍亂下界,恰恰相反,是替玉帝治理下界。此時的北宋,道德淪喪:官貪、吏酷、奸臣當道、皇帝昏庸、老百姓人人思壞,民不聊生,比天界更加腐爛。試想:玉帝在這個時候罰宋江下界,可能是讓他去接受皇帝招安嗎?假如玉帝要宋江如此替天行道,那麼,玉帝將宋江百八罡煞星君打入天牢意義何在?

玉帝要宋江替天行道,不是保朝廷,而是將北宋朝廷推倒重建。是要宋江作北宋天下主宰,用玉帝的智慧、玉帝的法,對天下去邪歸正。也可以說,是給宋江戴罪立功的機會,過程中,如果宋江能把替天行道的事做正做好,那麼,宋江洗滌了魔心,完成了道行,功成果滿,就可以恢復神藉,重新回歸天界。這是玉帝給魔心未斷的宋江百八罡煞星君最大的一個改過機會,無量慈悲。

但是,可惜,投胎轉世之後,宋江糊塗了!竟把玉帝要他代玉帝行使神權的替天行道法旨理解反了,把玉帝要他做北宋天下主宰的替天行道反過來,做成了接受皇帝招安投降朝廷,替朝廷做了維穩的奴才打手走狗。

《水滸傳》裡珍藏著「宋江接受皇帝招安不是替天行道」的鋼鐵證據。

施耐庵的《水滸傳》,對宋江接受皇帝招安是不是替天行道,有清晰表述。

四十二回書道:九天玄女娘娘教取那三卷天書賜與星主。

「青衣去屏風背後,玉盤中托出黃羅袱子,包著三卷天書,度與宋江。宋江看時,可長五寸,闊三寸,厚三寸,不敢開看,再拜祗受,藏於袖中。娘娘法旨道:『宋星主,傳汝三卷天書,汝可替天行道。為主全忠仗義,為臣輔國安民,去邪歸正。他日功成果滿,作為上卿。吾有四句天言,汝當記取,終身佩受,勿忘勿泄。』宋江再拜,『願受天言』。娘娘法旨道:『遇宿重重喜,逢高不是凶。北幽南至睦,兩處見奇功』。宋江聽畢,再拜謹受。娘娘法旨道:『玉帝因為星主魔心未斷,道行未完,暫罰下方,不久重登紫府,切不可分毫懈怠!若是他日罪下酆都,吾亦不能救汝』」。

這裡,從賜「三卷天書」,到宣「替天行道法旨」,再到給「四句天言」,玄女將玉帝要宋江替天行道的身分、內容、綱領、目標,路線圖規劃的清清楚楚。

在向宋江交代完任務之後,玄女掀開了宋江下界的底牌,玄女說:你下界是玉帝因你魔心末斷、道行末完,對你的一種懲罰,是暫時性的,你只要把玉帝交辦的替天行道的事做好了,不久,重登紫府(很快就會重歸天界),而且,玄女說:「他日功成果滿,作為上卿」,說明,宋江的替天行道是立天功的事,一旦功成果滿,將升天官!將由星主晉為上卿。筆者分析:星宿之神非天界仙眾可比:如果說地煞星是初果羅漢、天罡星就是正果羅漢,而星主則是大羅漢,那上卿呢?應當是菩薩果。就是說,宋江做對了替天行道的事,就要升天官了,而且,回歸天界那一天,在天堂大殿之上,宋江還要受到九天玄女娘娘的親切會見,即它日瓊樓金闕,再當重會;但是,同時,玄女也叮嚀宋江說:替天行道這件事,「切不可分毫懈怠!若是他日罪下酆都,吾亦不能救汝」。玄女這句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告訴宋江,替天行道是有對錯之分的!而且,對錯只在「切不可分毫懈怠」的「分毫」之間:玄女說,如果你把替天行道的事做錯了,那就是罪,什麼罪?下酆都的罪,酆都是什麼?地獄。玄女說:到那時,我也救不了你。可見,宋江替天行道對錯是有標準的。干係重大。做對了升天官,做錯了下地獄。

那麼,玄女警示宋江的「分毫」,指的是什麼呢?筆者認為:正是替天行道的「天」。從四十二回書中,玄女向宋江授法旨時特別囑咐宋江的「切不可分毫懈怠」,和直白明示宋江「你下界是玉帝因你魔心未斷」,可見,宋江替天行道的天,就是玉帝。但筆者看到:玄女交代法旨時,對替天行道的「天」,未向宋江作特別解釋,說明:「天」對魔心未斷的宋江是個自選題,應當是玉帝不允許玄女說破的。因此,玄女也非常擔心宋江會把替天行道的事做錯了,所以,萬千叮嚀。對宋江而言,替天行道這個選擇題,需要自己去悟、去理解、去認知。正理說,一個肩負替天行道使命的人,倘若連天是誰都不知道,還有正念可言嗎?!可以說,在宋江的「天」譜裡:是選擇替神界的玉帝(天帝)辦事?還是選擇替人中的皇帝(天子)辦事,成了其能否真正替天行道的關鍵。其實,這個課題,不是問題,看官請想:假如玉帝法旨要宋江做的事就是去接受皇帝招安,那麼,玄女何出「對、錯」之分?又何來「升天官」、「下地獄」之說呢?

《水滸傳》故事的結局告訴我們:宋江最終未能回歸瓊樓金闕的天堂,未能升天官,而是下地獄了。

百回本第一百回,地獄裡的宋江知道自己把替天行道的事做錯了,在被閆君判罪「有屈難伸」的情況下,安排死鬼戴宗去李師師處將皇帝趙佶的魂魄勾到他們的墳塋地,為討英雄封。宋江騙皇帝說:「玉帝哀憐臣等忠義,蒙玉帝符牒敕命,封為梁山泊都土地」;皇帝聽說宋江成神了,很高興,就對宋江說:你即已成神,有事想找寡人,何不去皇宮顯靈?趙佶此言,拆穿了宋江被封神的謊言,宋江只得對皇帝坦白說:「臣乃幽陰界鬼魂,怎得到鳳闕龍樓,今者陛下出離宮禁,屈邀至此」。

至此,宋江歸宿大白天下。

其實,在筆者之前,己有人掀開了《水滸傳》宋江未能替天行道的面紗。(讀者朋友若想印證,可參閱四十五回書的小說《後水滸傳》。

《後水滸傳》寫的就是宋江、盧俊義等三十六天罡星,走出地獄後的再輪迴,過程中,轉世於南宋的宋江、盧俊義分別就是向朝廷造反的楊么、王摩,這兩個轉世「么」「摩」,所以被寫成諧音「妖魔」的雙胞胎,與朝廷抗爭,正是為了洗滌做宋江盧俊義那一世,從梁山上下來,把玉帝交辦的替天行道的事做錯了所犯下的罪。其實,轉世南宋的三十六天罡,何嘗不是玉帝對生命的慈悲,讓宋江們在被打入地獄之後的六道輪迴中重新做人,是又給了他們再替天行道的機會。可惜,被岳飛打得靈魂出竅,三十六天罡競全伙又逃回伏魔殿保命去了。這是題外話。

《水滸傳》故事,怎會被世人看花了?

據筆者考證:是文化人塗鴉造成的。明清以來,《水滸傳》被塗鴉版本至少有十幾個,其中,二個塗鴉的最邪乎、最害人的,竟出自兩大文豪之手。一是羅貫中增添二十回的百二十回本,叫《水滸全傳》;另一個是金聖歎在百二十回本基礎上削減五十回形成的七十回本,叫《水滸》,可以說,施耐庵百回本《水滸傳》被切斷神性、被混淆黑白、被面目全非,首先,是來自羅貫中的塗鴉,為切斷施耐庵百回本《水滸傳》裡表現的「將邪惡朝廷推倒重建」這一替天行道主題的神性,故意增編二十回,形成「宋江投降朝廷才是替天行道」的百二十回本,《水滸全傳》切斷了《水滸傳》的神性,讓天下人看不懂天書了。其次,是金聖歎對《水滸傳》的塗鴉,鬼才金聖歎書評技法高於常人(圈粉無數),在惡意將《水滸傳》腰斬成七十回後,站在「《水滸」是教好人做強盜」的基點上,對七十回本的點評,起到了用錯誤觀點誤導天下人看《水滸傳》的作用。(有關施耐庵百回本、羅貫中百二十回本、金聖歎七十回本書性的比較和批註,請讀者朋友關注後續)。

今天的中共,趁天下人誤讀施耐庵禪釋天道循環法則的偉大天書之機,也開始在《水滸傳》裡尋找搞獨裁專治暴政需要的東西。

從毛澤東開始,中共歷代黨魁都喜歡接受皇帝招安的宋江。都打宋江牌,都把《水滸傳》塗鴉成黨文化教材。如2011年,中共出資4.5億,在羅貫中塗鴉《水滸傳》形成的百二十回本基礎上,再塗鴉,編造了一部把宋江百八人包裝成是中共體制「戰狼」「衛士」的86集電視連續劇《新水滸傳》,-該劇用無神論,將因理解錯了玉帝法旨而錯將接受皇帝招安當作替天行道的宋江們,塑造成了一個(受中共歡迎的)英雄群體。-中共拿宋江招降納士,邏輯是:儘管宋江們曾經犯過錯誤(反對過朝廷),但知錯能改,犯錯之後能主動接受招安、回歸朝廷,為朝廷不怕流血犧牲,這就是共產黨要的英雄!以此,榜樣中國人民效忠共產黨。

中共文化痞子利用羅貫中塗鴉的百二十回本《水滸全傳》,製造黨文化,惡意倒置施耐庵表現是非正邪善惡的水滸故事,將全書所表述的是非正邪善惡好壞對錯的觀念,統統統顛倒過來宣傳、顛倒過來效仿,顛倒過來教給了天下人,以致,誤導天下人,特別是誤導中共國的軍隊、公檢法幹警、國家公務員,在替天行道問題上走邪路。

中共國文化痞子,就是被江澤民稱為「先進文化代表」的那伙人。這些民族敗類,都是替共產黨站台、坐檯、發聲、叫喚、當槍的宋江。他們是共產黨苟延殘喘的呼吸機,他們是共產黨歪理邪說的製造者,他們是共產黨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所有滔天大罪的背後推手,他們的罪,也到了必須徹底清算的時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