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疫情失控 中國處大變局前夜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24日訊】 在中共突然放開疫情封控之後,中國出現了感染高潮,各地疫情大爆發,並出現藥品買斷、醫院擠兌、殯儀館爆滿等恐怖景象。近期以來,中國國內不斷傳出大量死亡的消息,很多中共官員和名人位列死亡榜單,據中共衛健委內部紀要顯示,每天的感染數字最高逼近3700萬人,20天內的感染病例達到2.48億人。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北京的火葬場堆滿屍體,火化爐從早上一直燃燒到晚上。香港《明報》透露,12月17日,北京染疫在家身亡「就有2700多人」。12月21日,英國健康資料研究公司Airfinity在一項新分析中指出,中國正經歷當今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新冠疫情,每天或有100萬例感染和5,000例死亡。然而,慣於隱瞞疫情的中共一直在壓蓋一起死亡真相。由於外媒到殯儀館打聽消息,中共已經派警察和保安進行封控。

中共還試圖將疫情爆發的責任推到動態清零政策的反對者身上,包括白紙運動,但是中國的疫情早在解封之前就已經大爆發。北京政法系統一名官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證實,北京疫情早在二十大期間,也就是10月中下旬就已經爆發,北京的醫療資源在官方「放開」前就已崩潰。這位官員透露,當時北京各大醫院的院內感染就已非常嚴重,到12月初已經完全失控,但是這一切都被中共官方嚴密封鎖,一直到當局宣布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去世後,有關北京的感染資料才逐漸對外公開,但這時已有大量老年感染者死亡或者病危。

世界衛生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主任邁克·裡安(Mike Ryan)12月14日於記者會上表示,早在中國(中共)政府決定放棄嚴格的清零政策之前,中國的COVID-19感染就已經爆炸式增長。

中國社會面臨空前危機 中共想甩鍋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女士近日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中國面臨空前的社會危機,實際情況非常嚴重,首先是疫情大爆發,根據BBC的報導,北京可能有七成人大約1500萬人都感染了,而且醫院面臨崩潰,死了很多人。郭君說,北京還不是最嚴重的,北京的醫療資源是中國最好的,大約每1000人平均有5個醫生,而在醫療資源不好的中西部地區,那些中小型城市、縣鎮和鄉村裡面的疫情就更加嚴重。

郭君表示,中國的另一個問題是經濟,從疫情爆發後的這三年以來,尤其是今年四月份以後,中國社會就沒有正常過,上海封城,之後是重慶,廣州,成都,鄭州,一個接一個,經濟基本上癱瘓了,出口也不行了,最近船運價格下跌了九成,其實就是沒有訂單了,然後房地產也崩潰了,斷供的那個樓房就有幾百萬,中小企倒閉,失業急劇增加,在一年一次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北京終於承認面臨困境了,局面比我們想像的更嚴峻。

郭君說,中國民間對目前社會危機的態度非常清楚,大家都認為是決策錯誤,是清零政策帶來的後果,但是現在官方帶風向,想把責任推給白紙運動,並批判躺平派。郭君說,現在官方要找替罪羊,最近兩天網上傳的非常的普遍,就是說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被抓了,說是從上海抓到北京秦城監獄關起來了,消息真假不知道,無從考證,但是江志成他跟很多生物科技公司有關,在香港有上市公司,都是在做生物科技這方面的,和上海的復興藥業有關,而且他的製藥公司的合夥人還是武漢那個P4實驗室的主任,這都是他們江家的人,這裡面讓人產生很多的聯想。

中國民主活動家魏京生先生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中共的黨內斗爭,很多人希望習近平來承擔責任,如果習近平不成為替罪羊,那麼他周圍那幫賺了錢的科學家,可能就會成為替罪羊。這些科學家也都是些無良科學家,他們在向習近平提供清零的這個諮詢,實際上,在為他們自己的生意在找路子,在做局,讓這個疫情發起來,然後他們好賺錢,那麼這些人很可能就成為替罪羊。

魏京生先生說,在很早以前,可能在一年多以前,就看到一些專家在那兒說,現在設計的這套清零的政策,什麼大白去到人家裡消毒,然後把人都給圈起來,然後大家排著隊去做核酸, 這些措施其實有利於這個病毒的擴散,而不是要消滅病毒,可以說設計這些措施的人,也就是靠賣藥賣東西,靠賣清零掙錢的這些人,他們設計這套東西就是要疫情大爆發,這樣他們才能長久的掙錢,據說他們這些公司和政府簽了好幾年的合同,那你要是真的清零了,他們到哪賺錢去呢?

此前,當中共逼著沒有感染的人排著長龍不停接受核酸檢測時,民眾就不斷抱怨說,這是在逼著人們去染疫。中共的清零政策不僅沒有防止病毒傳播,實際上加速了病毒的傳播,也消耗了大量的醫療資源。近日,包括北京、上海、重慶等各大醫院急診室,可以見到老年患者等不到病床只能躺在地上、走廊上,緊急接受救治的景象。中國各地診所、藥店外,民眾大排長龍,他們買不到感冒藥、退燒藥,焦急地上網求助。

一些專家,如西雅圖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研究員蕭鴻(Hong Xiao,音譯)說,事實證明,清零成本很高,對公共衛生很危險,它將資金和醫務人員轉移到大流行病前線,使其他疾病的患者無法得到治療。

習政權非常脆弱 打民族主義牌 發動臺海戰爭?

美國外交事務雜誌最近登了一篇評論文章,是他前總編輯泰柏曼(Jonathan Tepperman)撰寫,在這篇題為《中國極其危險的衰落》的文章中,泰柏曼認為,過去兩個月是中國近期歷史上最重要的時期之一。首先是中共召開了二十大,習近平利用這次大會消滅了他剩下的幾個對手。然後,幾週後,由於中國民眾不滿過度防疫而爆發了「白紙運動」,然後,在大約一週後,中國政府罕見讓步,宣布它將放鬆「清零」政策。泰柏曼認為中國現在非常危險,各種積重難返的矛盾和危機將一一爆發,文章警告,習近平隨時會對外發動戰爭來轉移內部矛盾。因為中共在改革開放後的合法性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是經濟,一個是民族主義,那麼現在經濟不行了,民族主義可能要更加強化。

中國民主黨海外分部負責人王軍濤博士在《菁英論壇》中表示,中國現在的局勢,確實是比較危險,尤其對習近平來說,他過去所謂打貪反腐,老百姓好像還支持他,後來搞這個清零,老百姓對他是深惡痛絕,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現在習近平是空前的虛弱,況且中國這一代人不是那麼好騙的,習近平現在也未必敢打民族主義這張牌。王軍濤博士說,大家都知道北方那塊中國大量土地被老毛子拿走了,到現在中共一聲不敢吱聲,而且還不斷地承認老毛子的利益,還在這次俄烏戰爭,一系列的國際重大事件中,還配合老毛子損害中國自己的利益,不斷破壞世界和平事業。王軍濤說,從現代史上看,用民族主義的政府,最後都被民族主義所傷,憑著民族主義,你可以在初期凝聚青年人圍繞著你周圍,支持一個對外目標,但是你拿不下來這個目標時,這些青年的民族主義者就會把你推翻,近代史上,還有現代政治史上的許多國家的政治革命,就是由這些青年的民族主義被最初政府給動員起來之後,又對政府不滿意,就把政府一甩手給推翻了。

王軍濤博士指出,習近平表面上在黨內打遍黨內無敵手,成了毛澤東第二,但是實際上,由於全黨現在對他不配合,導致了他對社會的控制非常的虛弱,所以就造成了在中國一些主要城市街頭上出現了這種白紙運動的抗議活動之後,地方政府沒有辦法應對。另一方面習近平在黨內要搞個人獨裁,實際上在某種意義上是削弱了專制,因為它會使得這個專制體制中的多數人不跟他合作,而且感受到了他的威脅。由於黨內官僚對他心生恐懼,不跟他合作,痛恨他,才導致了他對整個社會的控制很虛弱,所以,實際上現在是習近平最虛弱的時候。

魏京生先生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中共政權目前處於一個非常不穩和危機的時刻,原因是習近平把他的手下這些幹部全給得罪了,從軍隊到地方,所有的幹部都被他得罪了。魏京生先生說,一個政權的運作靠的是這些幹部,一個公司也好,一個國家也好,都是這樣,不是總裁一個人在那裡運作,是一個體系在運作,現在這個體系都罷工了,或者說躺平了不給你幹了,或者是陽奉陰違了,那麼你怎麼控制這個社會?

魏京生先生指出,當控制不了的情況下,那個最高領導人可能會鋌而走險,這種形式也等於逼著他要鋌而走險,所以現在美國人開始很緊張了,對於台海可能發生戰爭,也在一步一步的做出一些部署,來防備發生這種戰爭。魏京生先生說,習近平很危險的時候,他可能發動戰爭,他很得意的時候,可能也會發動戰爭,在這個情況下,我覺得,確實中國的情況不是很樂觀。

政府信用全崩潰 習成爛尾大師 中國處巨變前夜

在中共病毒全面爆發後,中國正在出現大規模死亡,醫院崩潰,殯儀館屍體爆滿,難以負荷,網路上還傳出河北石家莊一家殯儀館因火化爐連續運轉,導致3台火化爐設備都燒壞了的消息。但是中共官方通告是12月19日有2000多人染疫,五人死亡。中共還更改疫情死亡標準,將凡是由感染病毒引發的基礎病死亡案例都不算在新冠死亡統計之中,試圖掩蓋清零失敗導致的死亡慘劇。

而中共地方衛健委相繼打臉北京,山東青島和廣東東莞都公佈了當地驚人的感染資料。東莞市衛生健康局微信公眾號12月23日發文稱,東莞感染高峰日益逼近,根據數位元模型預測結合專家評估判斷,東莞感染者正以每天25萬至30萬人的規模增長,且增速越來越快。同樣在12月23日,青島市衛健委主任薄濤對山東黨媒《半島都市報》表示,當前青島的感染發病高峰期還未到來,正處於高峰來臨前的快速傳播階段。按照監測資料推測,青島目前每日新增感染量為49萬人至53萬人,接下來的兩天會在此基礎上以10%增速增加。

這是中共官方首次公開提及如此巨大的感染數字。與此同時,中共國家衛健委公佈的全國每日新增感染只有三位數。線民紛紛嘲諷「青島公開打臉中央」、「感覺地方要自治了」。

郭君女士在《菁英論壇》中指出,中共只公布五人死亡,那誰會相信呢?自己身邊死的人都超過這個數字,這一次中共的信用可以說是完全崩潰了。現在中國的問題就是經過了這幾年,所有人都不相信北京的中共中央了,這個情況是典型的塔西羅陷阱,就是說統治者他的信用崩潰,所有人都不再相信他了,這個時候習近平如果再提出什麼東西,就算真的是偉大正確,就像是狼來了,大家也就不再信了,也落實不下去了,中共政權就只能是崩潰了。

郭君女士還表示,習近平過去一連串政策幾乎全是爛尾,所以現在有人稱他是爛尾大師,總爛尾師,原來是加速師,現在多了一個爛尾師。郭君說,我們知道雄安新區啊,京津冀啊,還有一帶一路,還有耗資巨大的那個晶片產業基本上沒有一個不是爛尾的,這三年的動態清零是一個大的爛尾工程,耗費的那個人力物力相當的多,前一段時間還在做那個方艙,形成了一個行業,這幾天都在拆方艙,有報導說山東全省從銀行貸款230多億建方艙,結果建到一半現在全都要拆,而且這個方艙行業是各級貪污,層層貪污,這三年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但是這麼大的人力物力沒有用在疫情真正的衛生健康系統的建設,沒有真正幫到人,基本上是浪費了。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先生12月22日曾經在他的自媒體頻道《有冇搞錯》中提到說,習近平上台這十年,不斷推出大項目、大戰略,從「一帶一路」到「亞投行」,從「十萬億晶片工程」到「千年大計雄安新區」,每一項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但基本都成了爛尾工程。最新的一個爛尾是「動態清零」,不但失敗,且徹底清零了中國人對當局的信任。他還剩下一個超級爛尾工程要完成,那就是中共垮台。

王軍濤博士對《菁英論壇》表示,中共的氣數已盡,中國現在處於大變局的前夜。由於很多不滿習近平的精英趟平之後,對老百姓的控制削弱了,也可能中國將來還有一個邊緣世界,一些邊緣力量崛起之後,會演變成大規模政治風潮,又給這些精英創造反習近平的條件。王軍濤博士舉例說,中國過去要是沒有隋末農民起義的話,李世民他們哪敢造反,那是有了他們之後就敢,要是沒有陳勝、吳廣起義,劉邦和項羽哪敢造反?後來證明項羽一個人帶領軍隊就能打敗秦國一個國家的軍隊,但是當時他就是東躲西藏,所以我覺得下一步呢,從中可以看出中國將有一個大變局的機遇。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節目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