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意識可遠程影響他人身心狀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20日訊】伊曼茨‧巴魯斯(Imants Barušs)博士研究的概念經常被貶為虛無飄渺或不科學。當談論和探索人類的「能量場」,意識影響他人,以及其它此類現象時,人們可能會問:這其中有多少是想像,有多少是真正存在的?

雖然西安大略大學附屬國王大學學院(King’s University College affiliated with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心理學教授巴魯斯博士並沒有全面或明確地回答這些問題,但他最近的研究將這個問題引向了焦點。他領導撰寫了一篇題為《自我發展研討會上的意識改變:矩陣能量學研討會調查》(Alterations of Consciousness at a Self-Development Seminar: A Matrix Energetics Seminar Survey)的論文。該論文於2014年發表在《意識探索研究雜誌》(the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Exploration Research)上。

他報告了幾個與意識力量有關的實驗。

遠程影響

在兩個實驗中,巴魯斯將他的思想投向遠處的人,然後研究這些人是否能感覺到什麼。這些實驗在他的書《不可能發生》(The Impossible Happens)的第三章中有詳細說明,並在上述的論文中被提及。他研究了這些思想對受試者能量水平的影響,即他們是否感到比平時更有活力或更疲勞。

他測試了37名參與者,通過電子郵件與他們安排實驗的時間。參與者將確保他們在這些時間段內沒有在開車,他們還監控了自己當時的感受。巴魯斯在每次實驗開始時擲硬幣,隨機確定他是否進行遠程影響受試者,或什麼也不做。

他還監測了自己的注意力水平和「意識狀態改變的深度」。實驗結果似乎表明,當他的狀態改變更深時,參與者更容易感到疲勞。他發現遠程影響可能對參與者產生影響。他的結果是p < .05(統計意義顯著),這意味著受試者能量水平的變化是由於偶然因素(而不是他的影響)的可能性不到 5%。換句話說,巴魯斯對他們的能量狀態產生了影響的可能性是95%。

這個實驗結果應該被視為一個有趣的起點,儘管巴魯斯警告說,如果進行更多的比較,結果可能會改變。

矩陣能量學

矩陣能量學(Matrix Energetics)是指一個人有意識地影響另一個人。巴魯斯總結了另一位研究人員,超個人心理學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的喬斯‧馬洛(Jos Marlowe)的一些研究成果:「參與者有時會有各種實體的感覺,包括跌倒,現實變得更加可塑,因此不太可能的事件更有可能發生,例如疾病的自發緩解。」

「所有這些事件都應該被更仔細地研究,我們試圖開始這樣做。」

他的實驗是在2012年費城的矩陣能量學會議上進行。這些成為他論文的主要焦點。實驗包括了各種各樣的參與者,從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到工程師再到加油站服務員。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那是他們第一次與矩陣能量學合作。

巴魯斯和他的研究團隊讓參與者在研討會之前,在實驗之後,以及兩個月後填寫調查問卷,以了解實驗對身心健康的短期和長期影響。他使用了一些標準的心理學測試來評估他們的精神和情緒狀態。他還使用了蘭德36項健康調查(RAND 36-Item Health Survey),這是醫學研究中身體和情緒健康的標準衡量標準。

根據後續調查結果,參與者的整體健康狀況在長期內有所改善。巴魯斯再次建議在解釋結果時要謹慎。他說,一些健康狀況沒有改善的人可能沒有參加後續調查,因為並非所有參與者都做出了回應。那些健康狀況得到改善的人也可能採取其它措施來變得更健康,而這種改善可能不是矩陣能量學的直接結果。

「在矩陣能量學的背景下所經歷的意識改變應該進一步研究」,他寫道,「本研究沒有將矩陣能量學與非特定因素區分開來,例如與志同道合的人的社交互動,聽取建議,傾聽有魅力的演講者等等。梳理這些因素需要單獨的研究。」

這會不會像催眠?

當一個人似乎以這種方式影響另一個人時,就引出了一個問題,在潛意識層面上可能發生了什麼?這類似於催眠嗎?

巴魯斯說,矩陣能量學研討會期間的行為與催眠期間的行為相當。他說,那些在五旬節運動中接受治療的人的行為也可能與之類似:「這些機制我們都不知道。」(註:五旬節運動,Pentecostal,是20世紀初興起的基督教新教運動,特別強調說一種令人難以理解的語言是領受聖靈的憑據。)

研究人員通常使用的催眠定義是模糊的,巴魯斯解釋說:「催眠研究人員無法就催眠的定義達成一致。他們最接近的共識是說,催眠是在被標記為催眠的情況下發生的任何事情。」

高度容易被催眠的人分為幾類:「積極的,容易幻想的,容易失憶的。」

在矩陣能量學或遠程影響的情況下,受試者可能會主動決定受別人影響力,在這種情況下,他或她可能屬於「積極的」類別。

巴魯斯說,「將這些現象歸因於催眠不能算作是一種解釋,而僅僅是給它賦予了一個新名詞而已。應該做進一步的調查以找到機制。」

研究人員在研究會之前對此進行了討論。在整個研究會中,他們沒有發現催眠能夠解釋實驗結果的證據。該研究並非旨在確定這一點。在矩陣能量學研討會上發生的事情看起來確實像催眠,巴魯斯說,但需要進一步研究以確定兩者之間的關係。

原文「Open-Minded Scientist Explores People’s Power to Remotely Influence Others With Their Mind Alon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