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17日菁英論壇

【菁英論壇】病毒突變 中國再成漩渦中心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18日訊】在經歷了三年的嚴厲清零之後,中共的防疫政策突然做出了全面的轉變,各種封城封區的措施,嚴密核酸檢測全部都被終止,雖然開放了,但是中國的經濟和商業活動卻十分凋零,伴隨而來的是染疫數字的大幅飆升,醫院人滿為患,殯儀館排出長隊。中共為什麼會突然放棄了清零政策?這顯然與近期爆發的白紙革命息息相關。此外,開放後的中國社會,未來疫情會怎麼發展?中國的醫療系統能否應對當前以及未來疫情的發展狀況,引發海內外的關注。

北京為何突然放開封控 內部消息很混亂

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近期在新唐人《菁英論壇》中指出,中共突然政策轉向,有兩個原因,白紙運動肯定是一個重要原因,因為與白紙運動的時間卡的太緊了。橫河先生說,11月24號新疆大火燒死人,26號開始出現第一張白紙抗議,然後上海和南京同時開始抗議,然後中共馬上就開始調整政策,新十條很快就出來了。橫河說,新十條和這個20條之間,沒有發生別的事情,病毒沒有發生特別大的變化,整個傳染的特點也沒有發生特別大的變化,即使習近平之前已經計劃要轉變政策了,但是這個政策的調整可以在任何時間進行,不差這一兩天。所以,白紙運動逼著中共讓步,這是排第一位的原因。排第二位的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他們內部得到消息,這個疫情已經控制不住了,如果他們繼續封城封下去的話,就不能證明清零政策的偉大光榮了,所以這時候乾脆把它打開,此後的感染那就不是清零政策的錯了。橫河先生表示,我覺得這兩個可能性都有,而且很可能兩個碰一起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在《菁英論壇》中表示,根據中共前CDC首席流行病學專家曾光11月旬在花旗銀行做的一個內部講話,中共的專家團隊們可能是做了一個大概是為期半年左右逐步放開、有序鬆綁的計畫,但是為什麼這個計畫在突然間,在這個白紙運動爆發以後,一下子出現了一個180度的變化?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基於白紙運動所帶來的這種政治壓力,就是民眾已經瀕臨崩潰,可能會出現內亂,這是中共最害怕的。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先生在《菁英論壇》節目中透露說,我們從內部得到的消息也很混亂,外界的報導也很混亂,除了白紙運動之外,其實我也看到有幾種說法:一個說法是習近平本人染疫了,所以病毒就沒那麼可怕了,反正我都染過了,也沒事;還有是說這個世衛組織將會在明年2023年宣佈新冠病毒疫情降級,成為普通流行病了,所以就沒那麼嚴重了,如果中國再堅持這種清零,就變成國際笑話了;還有一種說法是說習近平突然發現國家財政赤字太大了,說是超過十萬億人民幣,這有一個大的財政漏洞,根本就沒辦法支持下去了,所以趕緊開放,各種說法都有。
旅澳法學家袁紅冰12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局認為必須放棄動態清零,另外一個關鍵原因是中國的經濟形勢嚴重惡化,主要標誌就是各地財政瀕臨破產的邊緣。袁紅冰表示,共產黨是不會公開宣佈放棄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的,只是實際上放開,不再封城了。但這樣倉促的放開方式,就像過山車一樣,必然引發疫情在中國的大面積流行,會引發更加重大的社會危機,造成生命的損失。

匆促開放 官方沒有為治療染疫做準備

在中共突然宣布放開防疫封鎖之後,中國民眾立即湧入藥店搶購藥品,藥店的感冒藥、退燒藥售罄,而醫院的急救車和ICU也迅速爆滿,醫院裡擠滿了病人。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對《菁英論壇》表示,醫療擠兌的這種狀況現在已經非常嚴重,我們從官方公開的信息已經可以看到,北京的醫院有兩個方面基本上停了:第一個就是所有的平時要做腫瘤化療的這些病例幾乎是全停,現在只有一個指標,就是除非你馬上就要死,可以讓你進醫院以外,其它的化療也好,其它的治療也好,全部都停了;第二個全停就是所有的醫院擇期手術全部都停,不管你是什麼手術,除非是那種比如出車禍馬上就要死了,緊急送到醫院,這種緊急情況可能允許你入院。所以就可以看到醫療資源的擠兌,已經嚴重的影響到其它疾病的治療和手術。
唐靖遠先生說,根據一些錄音爆料,現在北京的這一輪疫情,跟其它地方有點不一樣,北京出現的超過90%的都是高燒,就是症狀特別明顯,和廣州等其它城市不太一樣。由於出現這種高燒的比例非常高,又由於中共突然一個大轉彎,導致像最基本的退燒,感冒這樣的藥物都非常奇缺,很多人連基本的退燒藥都拿不到,那麼就必然帶來一個問題,就是一個人要是持續的高燒39度以上,燒上個兩三天都不能夠退燒的話,他可能就會要燒出其它的問題來,導致必須要住院治療的人數出現了暴增。
唐靖遠先生說,北京應該算是全國醫療資源最好的這種城市之一,它的病床、醫護人員和民眾的比例平均數,都應該是居於前列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北京的病床都是被擠兌。
新唐人12月15日的報道稱,近日,北京一家私立醫院內部會議錄音在網上熱傳。該院領導在錄音中透露,北京很多醫院已經癱瘓,現在北京、廣州都在招募退休醫生,第一波感染症狀很嚴重,死亡都是死在醫療擠兌上。
美國之音12月15日發表評論員黃埔江楓的文章指出,這就是中國目前正在發生的,恐怖而荒誕的情形。在人們起而推翻清零管控之後,愕然所見的是一個躺平三年的體制。在過去三年,這個體制的所有資源都被投入到對普通人民的控制和大規模的集中營建設中,並沒有多少資源用於改善公共衛生體制。文章說,儘管所有的管控都是以擔心醫療擠兌為藉口,卻白白浪費了三年時間,沒有著力擴建醫院、招募專業醫護、增加急救設備、改革和完善急救體系、引進和生產有效疫苗和藥物、重點保障老人、兒童、病患的就醫等等。
唐靖遠先生說,中國這一輪的疫情大爆發,它跟其它走這種共存路線的國家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其它國家是在一種比較自然的情況下,基本按照醫學規律來引導整個疫情的,它的走向是逐漸的達到共存。而在中國不是這樣,中國是因為前邊三年實施非常強烈的違反醫學規律式的人工干預方式,然後突然又一下子全部放開,這就導致出現這種超規模的非自然狀態的一個大爆發。所以這種大爆發的規模,它是沒有先例的,它和我們現在看到國際社會,歐美這些國家的共存放開是不一樣的模式,所以中國這種模式就導致沒有先例可以參照,哪怕是作為很多專家來看,他們都不敢來下一個定論說,現在中國這一波的疫情大爆發,它究竟會嚴重到什麼程度?這個醫療擠兌以後會死多少人?
此前,《自然》和《科學》雜誌,這些權威的科學雜志都刊登了很多專家的模型預測,這些預測都認為中國這一波疫情至少要死亡100萬人。
橫河先生認為,在中國沒有可靠的數據可以做參考,所以不管分析什麼病情,分析它的走向都是非常困難的。橫河先生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奧密克戎整體的死亡率確實不高,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在奧密克戎傳播的時候,全世界那個疫苗的平均接種率已經非常高了,而且很多是兩次或者三次了。各個國家的防護,就是不要讓這個醫療資源崩潰,所以,儘量會把這個感染高峰的曲線拉平一點,它整個策略是這樣子走向的,因此在奧密克戎出現前,可能群體免疫已經有相當比例了,然後奧密克戎出現以後呢,又是一個天然的群體免疫,很快這個疫情就下去了。
橫河先生說,但是如果將外國的疫情模型套用在中國身上,西方專家首先認為的是中國的疫苗根本沒有用。因為根據中共的宣傳,中國的疫苗接種率非常高,60歲的老人都達到90%的接種率,完全接種的達到89%,如果接種率有這麼高的話,這個群體免疫就已經形成了,那麼這時候奧密克戎爆發也就不會有德爾塔這麼厲害,不會造成這麼多的高燒。橫河先生說,像現在中國這種情況,奧密克戎更像是在一個完全沒有防備的、完全沒有經歷過這種病毒的這個人群當中爆發的。

中共長期高壓封控 中國人免疫細胞能力被抑制

病毒科學家董宇紅博士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確實是奧密克戎出來的時候,在西方這個大多數國家,它的死亡率就是大幅度的下降,至少是降了2/3,已經下降不到1%了,在之前是平均百分之三點幾。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大部分國家就比較人性化,就開放,讓大家增加人與人之間的自然交流,讓大家心情也變輕鬆一點。
董宇紅博士指出,七分精神三分病,這句話非常有道理,是有很多醫學證據的,就是說人的這個免疫力其實在跟病毒之間的博弈之中,是此消彼長的關係,那我的免疫力很強大的時候,你病毒再怎麼強,我都可以壓住你;但是如果這個病毒其實很弱,可是你還害怕的不得了,還封,還這個那個的,這個時候就把人的免疫力給壓的很低了,那這個時候很弱的病毒都有可能給你來一個重病。
董宇紅博士說,實際上同樣的一個毒株,在國外可能就是一個不到1%的病死率,大家就很輕輕鬆松的,就慢慢的共存了,也沒什麼大的社會影響,可是在中國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經過三年的長期的慢性的封鎖,而且是非常嚴格的這種高壓的封鎖,很多人都處在長期的缺少足夠食物供應,缺少足夠的跟親人朋友之間的交流,然後在這種心理和生理都遭到極大的對免疫力的一種損傷的情況下,兩到三年的時間,那麼免疫系統長期的這個自然殺傷細胞,T淋巴細胞,包括產生抗體的B淋巴細胞,這些細胞的能力,它都會慢慢的被削弱。相當中國大部分人可能多多少少都處在一種慢性免疫抑制的狀態。
董宇紅博士表示,如果免疫功能低下,就會造成病毒在體內復制和變異的機會增加,就會產生出越來越多的適應這個人體免疫力的新變種病毒,以前的南非變種啊,什麼巴西變種,就是這麼來的。
針對如何應對病毒,董宇紅博士指出,當人們知道怎麼去維護自己的免疫力,從哪些方面找到提升自己免疫力的方法了,而且身體力行了,或者是很多事情慢慢的讓人們也學會怎麼樣去提升自己免疫力了,抓到這個根本的時候,說不定在這個過程中人們會不斷的吸取正面的教訓,提升自己的免疫力,最後這些變種都不是問題。所以說來說去要抓住一個根本,就是不光是營養,不光是一個睡眠,保證睡眠和營養,更要保持一個輕鬆、樂觀、平靜的一個心態,這比什麼都重要,因為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發現,人的思想、人的觀念都會改變人的免疫力的狀態,比較善良、比較平和的這些人,他的這個免疫力往往是比較強大的。

中共急轉彎 政治後果嚴重

此前,法國費加羅報的一篇報導認為啊,中共這一次突然開放,實際上是北京清零政策的一場大失敗,其實也是習近平這個體制,這個模式的一次大失敗,這會給中國帶來很多很多的衝擊。
對此橫河先生在《菁英論壇》中指出,法國其實還有一個專家在接受世界報採訪的時候談到了一點,就是從這個政策的轉變來看的話,他認為,甚至值得懷疑,習近平是不是還在擁有他的全部權力?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畢竟這個清零政策是習近平親自抓的。
橫河先生表示,在奧密克戎出來一年,就是到今年1月20號的時候,世衛組織已經談了,認為對奧密克戎的特性已經比較瞭解了,所以有可能很快的得到群體免疫,這個疫情的消失就有希望了,這個疫情的過去就有希望了。但中國的做法卻正好相反,實際上所有的封城發生的最大的災難,從上海到鄭州富士康,廣州,這些大的封城所造成的惡果,包括烏魯木齊火災等等,都是在別人逐漸放開的過程當中發生的,所以說,它就不是一個疫情的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他所造成的所有災難,都是政治問題,都是由政治的考量所造成的,就是說,中國領導人他不能承認錯誤,所以他這個政策就會一直貫徹下去。
橫河先生說,實際上這一次的疫情把中共的政治體制當中的一些最薄弱的地方,或者是最不合理的地方,或者說是最逆反這個世界潮流的地方,給它暴露出來了。所以說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而且是中共整體上一個政治大失敗,特別是體現在這個白紙運動當中,不管你怎麼否認,人家都是把白紙運動和你這個政策調整是放在一起看的,這也是中共歷史上第一次由於大規模的群眾抗議而改變了政策,從1949年到現在,舉不出任何第二個例子,所以這對中共來說,其實是一個非常致命的打擊。
石山先生表示,讓我非常吃驚的一點是,因為我記得1989年這個六四事件的時候,當時學生運動開始提出來反官倒也好,什麼什麼也好,它是經過兩三個月的慢慢演變,到了六四之後,才開始有人喊打倒共產黨,打倒鄧小平之類的。但這次的白紙運動基本上是抗議發生的第二天,第三天,這個口號就已經變成了白紙運動裡面一個很重要的口號,要共產黨下臺,習近平下臺,要法制,要民主,要自由,要言論自由等等,非常快速就已經上升到這樣的一個體制性的這個高度去談這個問題,確實是讓我非常吃驚。
石山先生指出,看來中共在整個這個新冠疫情和它政策不同的選擇和轉變之中,其實也造成了內部的一些問題,包括中國國內社會上的問題,和它黨內這個體制之內的一些問題,從現在到明年2月份的兩會之間,會不會發生一些其它的什麼樣的事情,現在誰也說不準。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 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推薦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