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記者觀察二十大:對習近平的奉承隨處可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0月24日訊】習近平不僅打破慣例在二十大連任,權力也達到頂峰,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習的親信占據多數。英國記者表示,在二十大會議採訪期間,對習近平的奉承隨處可見,讓人吃驚。他相信這會令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人感到焦慮。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北京分社社長任大偉(David Rennie)被獲准進入二十大會場進行採訪報導。

他告訴美國之音,在報導二十大期間,對習近平的阿諛奉承隨處可見,讓他最為吃驚。每一次與官員會面、每一次記者會,不管是誰在面對中國記者提問時,常常都是對習近平的讚美,而且是到一個非比尋常的地步。

任大偉認為,這和他在1990年代被派駐到北京時完全不同。他說,他相信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的年長的中國人對隨處可見對習近平的奉承和阿諛應該會感到焦慮。

任大偉特別提到,西方媒體十分關注二十屆政治局常委集體亮相的順序,因為這展現了中共高層幾個月內權力布局的結果。

「常委們上台後,你可以看到,誰排得足夠靠前,誰又足夠資深,可能在五年內成為繼任者?誰在五年內即不算太老,也不算太年輕,能接替領導?」

任大偉說,「這有點像教皇選舉,也類似帝國儀式,對於像中國這樣重要的國家來說,用這種方式告訴世界他如何選擇新領導人,這非常奇怪。」

在他看來,與會的2000多名中共黨代表們就像臨時演員。「這些代表也被選中並不是因為他們很強大。所有重大決定都是在人們,特別是我這樣的外國人,一無所知的閉門會議中提前做出。」

「他們也是這個巨大的共產主義權力劇場的,這種巨大的儀式中的臨時演員。」任大偉說。

由於中美關係惡化,只有少量美國記者獲准進入大會堂進行報導,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記者都沒有獲得批准,美國之音駐華記者至今也沒有拿到去中國的簽證。

任大偉說,大會堂內約有100名外國記者,但大部分都是「中國的朋友」,也就是非民主國家。他認為大多數西方國家記者之所以沒有受邀,是因為他們對中國的「平衡報導」,不是中共喜歡的方式。

他透露,採訪中共官員是一件難度很大的事,「如果你看過《人民日報》,你會發現你採訪的官員正對你讀著和《人民日報》一樣的用詞」。

「在他們的政府系統裡,他們不需要獲得選票,所以他們也不需要講出那些會『令人興奮的話』,他們的工作是正確地傳達黨的路線,否則他們會遇到麻煩。」

他還說,作為一名外國記者,和中國人討論政治也很難,而且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後果是相當嚴重。「你知道我在中國旅行時,通常會被中國警察或國安人員跟蹤。所以,你必須對你的提問倍加小心」。

二十大前,習近平的「清零」防疫政策,對私營企業的打壓,給中國經濟造成衝擊,導致中國經濟發展放緩、失業率攀升。

任大偉說,因為疫情,過去兩三年,在中國的外國人大量減少,他知道的人中就有一大半人離開了中國,而中國也變成了一個跟外界隔絕的國家。

但他直言,未來中國的情況不會有所改善,很明顯習近平是「願意損失一些經濟增長、活力、繁榮和財富」來換取對「穩定」和中共的統治。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