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黨史專家司馬璐揭祕中共(1):被中共埋葬的歷史真相

整理:袁斌

司馬璐1937年加入中共,1939年被派往延安,在那見過毛澤東、周恩來、王明和劉少奇等中共領導人,並曾任抗大圖書館館長,《新華日報》延安辦事處主任。1940在重慶時,司馬璐還曾在周恩來手下工作過。

1943年,因為黨內的殘酷鬥爭,司馬璐逃離了中共。此後,他憑著對中共的了解和在自由世界獲取資訊的便利,對中共黨史進行了長時間的深入研究,不僅收集出版了大量這方面的資料,而且寫出了專著《鬥爭十八年》、《瞿秋白傳》和《中共歷史的見證》,被稱為中共黨史專家和「當代中國政治人物的活詞典」。

司馬璐認為,只有把中共的歷史研究清楚了,才能全面完整的認識中共。他說,「研究中共問題,只有從歷史上去研究,才能對中共有全面完整的了解。」

在司馬璐看來,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根據權力鬥爭的需要不斷改寫的歷史,每一批新當權者都借黨史美化自己,「許多歷史的真相被中共官方黨史所隱瞞了」。

他說:「由於共產黨是一個強調一切知識要為政治服務的黨,所以,共產黨的歷史,黨與歷史之間,必然產生矛盾。黨要求一切配合政治,而歷史則要求真實性。所以,一切的共產黨,都要不斷改寫黨史,以適應權力鬥爭的發展;權力的重新分配,新的領導者必然需要一部新的黨史,新的領導者都希望把自己寫得偉大,而他的黨內政敵,或是被醜化,或是名字不再存在。」

共產黨人說,黨是從鬥爭中發展的,哪裡有共產黨,哪裡就有鬥爭。權力鬥爭是中共黨史的主要組成部分。中共一方面不斷反對宗派主義,另一方面卻又說,黨內鬥爭屬於政治路線鬥爭,而不承認派系鬥爭與權力鬥爭。我的看法是:這三者是三位一體的,以派係為核心,以路線為旗幟,以權力為目標。通常中共內部有組織的派系鬥爭極端祕密,等到揭開,可能鬥爭已經告一段落,由勝利的一方公布失敗一方的罪行。如高崗事件、林彪事件、四人幫事件等。」

「權爭瞬息萬變,親密戰友頓成死敵,所謂革命烈士,是權爭的炮灰,也往往是代罪的犧牲者。同志相殘,多數黨員死於黨內的整肅,中共的歷史就是這麼寫的。」

司馬璐直言,他研究中共黨史的目的就是「用實事求是的態度」,揭出「中共歷史上不願談不敢談的」,也就是「被中共埋葬的歷史真相」。

司馬璐認為,研究中共黨史最大的一個難題是,中共原始文件本身,經過權力鬥爭或路線改變的影響,時時被否定或纂改。甚至毛澤東本人的著作,經過一再刪改,不同年月的版本,說法就大不相同。所以,要鑑定一份中共文件的真偽,足夠的原始資料固然重要,另一方面,有關中共的全面知識,以及閱讀的判斷能力尤為重要。「作為一個學術工作者,一個歷史學家,對於歷史的資料,應該採取誠實的客觀的態度。嚴肅的態度:以中共原始文件作證,不偏袒中共黨內任何一個宗派,進而冷靜地分析,這是我研究中共黨史的態度與方法。」司馬璐說。

司馬璐有關中共黨史的研究成果,受到了國際上許多研究中共黨史的學者的關注,他們都認為他的研究有自己的獨立見解,都樂於和他交換意見。而這些成果對於幫助世人認清中共邪黨的本質,更是不可多得的寶貴材料。為此,筆者特將其中的精華部分,整理編寫出來,推薦給讀者。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