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多個城市喊餓餓餓 官員搶遞投名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09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9月8日,京港台時間9月9日。

今天焦點:國家衛健委:沒疫情的地方要「常態化檢測」;全國喊餓;90%中國百姓滿意黨和政府;上海衛健委獲「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

新皇登基前,一種特殊的勸進模式開啟,全國各省市大員紛紛用梁山泊模式,給習近平遞交投名狀。中共外交部:90%的中國百姓滿意黨和政府。

多個城市喊餓,伊犁到底發生了什麼?成都上演精采火鍋宴……

成都上演火鍋宴 多個城市喊餓餓餓

今天實際上是一個很特殊的日子,二年前的今天,2020年9月8日,中共召開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習近平給鍾南山等人戴上了大金鏈子,以這種姿態向世界宣布:中國勝利了。

在當時長達近萬字的講話中,習近平不斷提到「鬥爭」、「不斷奪取具有新歷史特點的鬥爭勝利」,而吹哨人李文亮的名字一次都沒有提到。所有調查疫情真相的人,也都與英雄稱號無關。公民記者張展、陳秋實、方斌,當時還被關在獄中,生死不明。

整整二年時間過去了,當時被中共嘲笑的世界各國,在危害程度僅相當於大號流感的奧密克戎變種到來之後,依靠科學防疫,早已走出了慌亂和封禁。這裡面甚至包括了隔壁缺醫少藥的朝鮮,也在前幾天宣布取得了抗疫勝利。

反而是中國自己,疫情依然此起彼伏,採用的唯一的戰術也還是當初一戰成名的那一套——封城。在中共宣布二十大召開後的最新一波封城中,逾70個城市處於部分或全面封控狀態中,波及3億多人。

我們今天就來看看網絡流出來的部分城市真實情況。

在600萬人口的貴州省省會貴陽市,有一個總人數50萬人口的亞洲最大小區貴陽花果園,居民已經斷糧。凌晨3點,餓了幾天的居民集體吶喊。我們來看看。

有網友提問:「當我們在4天內只吃到蔬菜時,想知道政府官員他們吃了什麼?」

在新疆伊犁,網民反映,迄今為止已經封了40天了。在當局一片嚴格的言論封控當中,很多人冒死發出信息,稱當地發生了「(懷孕的)胎死腹中,老人上吊,五個小孩40度發燒社區推卸責任,五歲小孩未及時送醫失去生命」。當地人發聲,「奈何不停地被刪帖,被禁言,被打電話,被地域限制」,有能夠上網的網友不抱任何希望地給其他陌生網友發私信,還是希望能夠被看到,「只求點轉發,增強曝光,如今的伊犁和曾經的上海大同小異。」

也有的人反映,「我們家還好,我爸去當志願者還能買到一些吃的,可是物資也不充足」,「我不敢相信自己生活在21世紀2022年,不敢相信會鬧饑荒,會有人吃不上東西。」

與此同時,網友反映「伊犁各縣捐贈的蔬菜水果肉類被高價售賣給我們,那些農民叔叔阿姨親手打的饢,被高價售賣給我們,賣不出去就放著發霉爛掉」。

在求救的同時,這些網友內心也充滿恐懼,「寶貝能看到,我就真的很感謝了,不用發微博,我真的很害怕。這條發出去之後,我自己也會刪掉私信的。」

即使這樣,伊犁當地政府的措施還在加碼,有社區通知說,為了零接觸志願者,要求各單元「從明天開始居民門用膠帶封死,單元門也用膠帶封死,明天靜默結束後繼續封控,居民家裡準備繩子」,用繩子「把垃圾、物資、包括核酸採樣,從窗戶用繩子吊」,「沒有繩子的撕床單」。

這一幕,荒謬到讓很多人懷疑這是否是真實的,然而,從伊犁超話中,可以看到小區的名字,還有江蘇網友說,「八月去新疆旅遊,被困五家渠,親身體驗過新疆的隔離政策,真的比內陸嚴太多,感覺已經有點不人性了,本人坐標南京,慶幸自己逃了回來[汗]。」

很多城市的人在喊著飢餓,有一位老人,在餓了幾天之後,用上吊提前結束了生命!

網友給2022年做了一張圖片:20餓餓年

當然,剛剛的這一切,在中共官方的宣傳中,我們是看不到的。最新的官方消息是,中共為巴基斯坦的水災捐款4億元人民幣,巴基斯坦總理表示感謝。與此同時,官方向中國公眾發出公告,要求向瀘定地震災區捐款。

這樣的荒誕,讓我想起了中國著名的作家老舍的一句話「我想寫一齣最悲的悲劇,裡面充滿著無恥的笑聲」。

之前宣布「靜默」三天的成都,2,000多萬人也依然在保持靜默。解禁之日遙遙不可期。不過,一名當地網友的火鍋大宴,火了。我們來看看。

各省市大員遞交投名狀 外交部:90%百姓滿意

大家都知道奧密克戎的危害實際上已經非常低,之前張文宏發布了30,000多人(33,816名)的大樣本證明無基礎病的人死亡率為0,但是在發表到中國疾控中心英文版週報「CHINA CDC WEEKLY」上之後,被刪除,隨後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解職。

9月7日,華泰證券發布了一份重磅研究報告,稱「新冠海外變種死亡率或已低於流感」。這個消息在網上引起很多人歡呼,認為疫情即將結束,但是很快相關報導也被刪除。

這份報告稱,截至9月第一週,印尼、泰國、越南7天平均新增確診人數低於30人/每百萬人,不到年初以來峰值十分之一;韓國、中國香港7天新增確診約1,300~1,600人/每百萬人,僅為年初以來峰值的兩成;日本新增確診也已築頂回落。總體而言,本輪疫情新增確診人數上行「斜率」及總規模明顯低於年初。

也因此,從9月份開始,韓國宣布取消入境核酸要求,新加坡取消包括疫苗/隔離在內的入境防疫政策,日本則將每日入境人數上限提高到5萬人。

然而,中共當局依然反其道而行之。9月8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稱,對於沒有發生疫情的地區,也要開展常態化核酸檢測。

但網際網絡是有記憶的,網民翻出了6月9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的要求,官方當時稱「對於沒有發生疫情,也沒有輸入風險的地區,查驗核酸不應該成為一種常態。」

網友榮劍質疑:「你這麼翻來覆去地說,究竟哪一句是真話?老百姓怎麼信你?!」

但也有網友模擬中共的口吻嘲笑說:「我們需要一個《1984》裡的『真理部』。專門抹除和篡改歷史記錄,防止民眾查詢合訂本。」

也有網友不客氣地回應說:「它們已經不需要相信與否了,只要別人服從,最好還沒有獨立思考的意識和能力。」

最近幾天,各地在大規模封城的時候,出現了多起因為居民拒絕做核酸,警察把他們拷起來的野蠻場面。

與此同時,有的地方政府因為沒錢做核酸了,而向社會發出了募捐倡議書。

一邊是幾億人被反覆封禁,無法正常地上班、做生意,百業凋零,越來越多的民眾感到苦不堪言,另一邊卻是當局再次加碼,要求沒有發生疫情的地方也要常態化檢測。顯然,這讓相當多的人不滿。

為此,叼盤俠胡錫進再次出來替官方滅火。他說,「一定有人會爭辯:放開不就完了。還有人說,只要核酸在,疫情就永遠不會結束,說核酸的利益集團綁架了國家。這些是抬槓,或者是故意製造出來的陰謀論。我敢肯定,這麼重大的國家政策,沒有任何力量能夠『綁架』國家的決策。那些像散沙一樣的核酸公司怎麼能有那樣的能量?網際網絡和房地產巨頭都做不到的事情,它們就能做到了?」

出人意料的,胡錫進的這句話獲得很多人讚許,推特網友@大耳朵貓妹就說:「沒有一尊發話哪裡有這些核酸公司的存在,他一句話也可以轉眼讓這些公司灰飛煙滅。」

對這個觀點,我是認同的。因為中共這近3年的防疫政策,一直就是習近平本人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所以,現在的中共衛健委也好,各省市也好,實際上都是在通過虐待各自居民的方式,向習近平獻媚。

這種做法,像極了過去的那些土匪、強盜,在上梁山入夥之前,要殺一個人來作為投名狀,以此來向其他的土匪、強盜表明,自己今後跟黑社會老大是站在一起的。既然大家都幹了壞事兒,那麼就不用擔心自己會背叛他。

也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樣說侮辱了梁山好漢們。但是,中共黑幫,確實一直在採取這種黑社會的模式,強迫推行一次次的迫害民眾的政治運動,讓每一個參與的官員、辦事者都手上沾血,這樣才能把那些邪惡的迫害繼續下去,至今無法真正獲得平反。比如,鄧小平在毛澤東的指揮下,直接領導了反右運動,所以鄧小平到最後也不肯承認反右是錯的。

文革也一樣,中共當時的官員都參與了迫害其他人,所以才會堅持對毛澤東進行三七開、六四開。89年中共鎮壓學生運動、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也是類似,都通過政治運動的方式,強迫每一個官員參與,甚至讓大量的「610」官員、警察、軍人、醫生、病人等參與了活摘器官,這樣,反而導致沒有幾個人敢於把真相揭露出來。

現在,這種毫無人性的清零政策也是,那些反對者、不積極參與者會遭到打擊,而那些對自己轄區的居民進行了殘酷折騰的官員,則會被提拔、被表彰。比如,這兩天,上海衛健委疾控處榮登「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就遭到了網民的嘲笑。因為,正是上海封城的悲劇才讓無數人感受到,覆巢之下無完卵,進一步激起了龐大的移民潮。

但是,很多人沒有注意到,這個表彰,實際上也是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新華社8月30日報導: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和「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表彰大會30日上午在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親切會見受表彰代表,向他們表示誠摯問候和熱烈祝賀,勉勵他們牢記使命責任、勇於擔當作為。

所以,我認為中國那些因封城、核酸檢測等挨餓、無法工作、生意關門的人們,一定要清醒,不要以為這些只是當地官員幹的,或者是資本綁架了地方政策。恰恰相反,這一切,從來都沒有逃離過中共最高當局的視野和控制。

也就是說,一切的罪惡,實際上最終都是黨幹的。

昨天晚上,我和藍述先生參加希望之聲對話時,曾一起討論過一個問題:為什麼蘇共早就解體了,中國共產黨依然肆虐呢?我們的看法很一致,就是因為很多中國人還糊塗,只是在維權,卻沒認識到中國災難的根源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這才導致了中共依然在作惡。

所以,中國一定需要清醒過來,認清中共,反對中共,解體中共,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結束這無邊無際的災難。

9月7日,中共外交部新發言人毛寧在召開記者會的時候,稱中國老百姓對黨和政府的滿意度連續10年超過90%。

但是,獨裁政權下的民意都是虛假的。看看很多中共重大新聞下經常出現的翻車現象,看看最近全球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了4億人,再回頭看看薩達姆、齊奧塞斯庫等垮台前的山呼萬歲,我相信:靜水流深,火山爆發前岩漿在地下奔湧的時候也是無聲無息的。隨著中共繼續變本加厲的折騰,一個沒有中共的新中國,也不遠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