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 】大五毛集體禁言 中共釋何信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2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8月22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我們都知道,中共有一個非常顯著的行為特徵,就是「兵馬未動,輿論先行」。這使得很多觀察中國社會的人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看官方在輿論領域有哪些新的動作。這種動作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中共想說的,希望大眾接受的,他們會人為地製造熱點讓大眾都來關注;另一方面是中共不想說的,不想讓大眾關注的,他們會進行封殺屏蔽。

在這個週末最引人注目的輿論事件,毫無疑問要數以做愛國生意穿幫被夾頭而聞名江湖的司馬南等幾個主要的愛國賊被封殺禁言事件。為什麼當局突然對幾個極左大五毛開始動刀了?這個話題成為了網絡熱點討論事件,我們就先來聊聊這個事件。

然後我們再和大家說說被稱為普京「大腦」的杜金女兒遭遇汽車爆炸身亡事件。這個事件是一個標誌,預示著俄烏戰爭的政治後果,其中心已經開始從烏克蘭轉到了俄羅斯身上。

司馬南被網絡平台封殺

8月20號,以反美鬥士人設在大陸網絡招搖過市的左棍司馬南被發現其多個網絡平台帳號都被封禁了。他的微博帳號擁有307.8萬粉絲,但從當天中午左右,其主頁顯示帳號處於禁言狀態,官方禁言的理由是「違反相關法律法規」。

然後很快就被網民發現,司馬南擁有的1,030萬粉絲的今日頭條帳號、203.6萬粉絲的B站帳號、2,203.7萬粉絲的抖音帳號均被禁言。這幾個平台是司馬南最主要的平台,當時還有網友發現在「西瓜視頻」等平台仍然可以正常顯示司馬南的視頻,但到目前為止,該平台也已經刪除相關視頻,所以司馬南被全網封殺是可以確定的。

另外,大陸網友還發現還有多個極左大五毛的帳號也顯示異常,其中包括曾膜拜本拉登,公開聲稱自己被本拉登「渴望救國救民族的情緒深深震撼」的「盧克文工作室」,原北大「毛粉」教授、一直對習近平明嘲暗諷的孔慶東和以「暴論」行走江湖的和君創業諮詢公司總裁李肅等人。

由於這些人相互之間經常互相抬轎吹捧,同時也存在一些商業聯繫,像司馬南和李肅就同屬於大陸一家名叫「藍岸智庫」的MCN機構的操盤帳號。所以,這一批帳號突然被集體封殺,顯然就帶有一小波「集中清理」的味道。

在這些人裡面,司馬南當然是最受關注的,不僅是因為他風頭最勁,更是因為他前幾天剛被網友揭穿在美國購置了房產而被迫公開發視頻道歉,作痛心疾首狀,說自己如何辜負了網友,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等等。所以,也有人猜測司馬南被封殺可能與他的買房風波有關。

這種說法不能說沒有道理,因為司馬南美國買房被曝光不僅給他本人造成了塌方效應,實際上也波及到了中共整個用反美愛國來洗腦的文宣基本盤。尤其司馬南在買房曝光後,不斷高調繼續為自己辯解洗地,不但越洗越黑,反而有擴大蔓延到其它類似「愛國流量收割機」的趨勢,所以讓司馬南閉嘴降溫也是正常。

不過在我個人看來,買房事件應該只是司馬南被封殺的一根導火索。他和孔慶東等人一起被封殺,應該有更大的原因。

司馬南攻擊大型民營企業

在司馬南的微博主頁,可以看到他最後的更新時間停留在8月19日17時許,其內容為一條題為「司馬南向公安部、中央網信辦實名舉報:聯想花錢操控輿論!」的視頻。

在視頻中,司馬南將自己美國買房引發的輿論風潮歸咎於聯想花錢操控輿論在黑他,歸咎於一個賣國的大資本在打擊一個愛國人士。這種手法當然非常雞賊,一方面可以轉移矛盾焦點,將自己的愛國賊生意問題悄然轉換為聯想的賣國賊生意問題,另一方面還可將自己從一個收割韭菜流量的加害者角色,瞬間轉換為一個被黑暗勢力打壓的受害者角色。

從操控輿論導向的角度看,司馬南這種攪渾水的算盤打得蠻精的,手法也不可謂不專業。但他這條視頻發出來第二天就被網信辦當眾夾頭,而此前美國買房醜聞被曝光時反而沒事,說明司馬南真正踩的雷還不是美國房子,而是他對大型民營企業的死纏爛打的攻擊。

早在去年11月,一度在大陸網絡掀起熱潮的文章《起底司馬南背後的流量機器》就非常詳盡地揭露了司馬南和李肅以及他們背後的操盤手「藍岸智庫」控制人饒謹這三者之間的密切關係。

說到饒謹,可能有的朋友不太熟悉,他是大陸極左網站「四月網」的創辦人,後來逐漸經營起了包括「藍岸智庫、中易網天、南京聆思」等「饒謹系」公司在內的一個媒體網絡,搜羅了包括金燦榮、司馬南、李肅、李毅和同樣因為在德州的房產曝光而人設崩塌的「眉山劍客」陳平等人,甚至還囊括了一個吃美國飯砸美國鍋的「北美崔哥」帳號,專做愛國流量生意。

饒謹旗下這幫收割機的頭牌位置,原本屬於金燦榮,但在2021年夏天,當河南及鄭州水災肆虐、舉國關注之時,金燦榮在其微博上公開宣稱河南水災源自美國氣象武器,這種突破天際的腦殘言論引發了輿論反噬,金燦榮為了自保立即通過朋友闢謠,聲稱相關內容並非自己所發,而是饒謹團隊操刀代言。

這份闢謠讓無數愛國粉紅首次意識到原來他們痴迷的愛國大V偶像言論,大都是饒謹團隊批量製造的文字商品而已,同時也拉爆了金燦榮和饒謹的關係。很快,金燦榮終止了與饒謹團隊的合作,司馬南在這樣的背景下才得以作為替補出場,成為了饒謹這個「愛國」生意皮條客手裡的頭牌。

而司馬南能夠得以從一名「過氣網紅」鹹魚翻身,重新上位,最標誌性的動作就是以他帶頭、饒謹系控制的多個實名或未實名認證的帳號悉數參戰的針對聯想集團的輿論圍獵。這個話題在大陸一度掀起軒然大波,我們此前的節目也曾經進行過討論,朋友們有興趣可以去查看,這裡不囉嗦了。

在當時,司馬南之所以選中了聯想來進行文革式批判,說穿了很簡單,他們敏感地嗅到了當局越來越濃厚的二次文革味道,對聯想的攻擊,其矛頭實際上對準了國企改制這個改革開放的標誌性政策,當然也對準了私營大企業和民間資本的崛起。

攻擊資本主義 又靠資本賺得盆滿缽滿

這裡最關鍵的一個詞彙,就是「資本」。我們可以看到無論司馬南還是孔慶東,包括曾經以歌頌習近平的官方語調去歌頌本拉登的盧克文,他們最大的共同點都是針對「資本主義」在痛下殺手,一邊大罵資本的罪惡,一邊靠著資本的運作賺得盆滿缽滿。

在當局加速朝鮮化的政治氛圍下,這種投機的確獲得了相當大的收益,但在經濟危機越來越惡化的今天,尤其在北戴河會議後中共高層釋放明顯信號,指望繼續靠國資、外資以及民間資本共同運作渡過難關的背景下,司馬南等人不依不饒追著聯想這樣的大私企窮追猛打,就明顯有了頂風作案的嫌疑。

因為在高層看來,繼續放任司馬南這類輿論猛犬撕咬民企,就等於在給自己拆台,至少在當前這個階段是如此。中共的行事風格,從來都是看菜下飯,需要民企出錢出力的時候,叫做繁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積極參政議政,是人民當家作主的體現;不需要的時候,叫做無序擴張染指政治權力,是顏色革命的潛在推手。

中共在特殊階段的策略性調整

司馬南、饒謹之流一直押注在後者,殊不知勢易時移,習近平政治正確過頭,清零一刀切把經濟源頭給切沒了,現在正迫切需要輸血搶救,而司馬南還在那邊繼續放血,當然要薄施懲戒。我們看到司馬南目前各個平台都只是被禁言狀態,並沒有被銷號,他的美國房子被引爆後,官方允許胡錫進出面來為他緩頰維穩,說明中共仍然想留著他以備後用的。

就像盧克文,去年8月因為發表《塔利班傳》,公開為恐怖分子抹粉洗地,就曾經被知乎禁言,其微信公號也一度被封。風頭過後,網信辦照樣解禁。中共對這些極左網紅,一向都是有控制地使用,需要它們的尖牙利爪去咬人殺人,但也不想引火燒身讓自己惹上反噬的麻煩。

很多人可能都沒注意到,就在司馬南被禁言的幾乎同時,另一個極左大五毛郭松民剛剛被解禁復出。

所以,目前對這一小波極左大五毛的禁言行動,其反映的只是中共在特殊階段的策略性調整,一種對極左施以敲打的權宜之計,並不代表中共真的放棄了以鬥爭為綱的基本路線。更不代表中共要停止倒車加速轉而向前開了。

要知道,即便是在鄧小平當年,他表面上用黑貓白貓論制止了「姓資姓社」的爭論,但即便在他大喊改革開放最積極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放鬆過對顏色革命的警惕。

普京國師杜金父女遇襲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說說被稱為普京的「大腦」、或者說是普京國師的杜金父女遇襲事件。

莫斯科當地時間20號晚,俄羅斯知名社會學家亞歷山大‧杜金的女兒達莉婭‧杜金娜在莫斯科州發生的一起汽車爆炸事故中身亡。據塔斯社的報導說,20號晚上,杜金父女二人在莫斯科州參加活動時,將車輛停在無安保人員看守的公共停車場。

爆炸的車輛屬於杜金所有,據說杜金在活動結束上車前臨時決定換乘另外一輛車,就此逃過一劫。昨天,俄羅斯執法部門一名消息人士向塔斯社透露,杜金娜所乘汽車駕駛員座椅下方被安裝了爆炸裝置,其威力約為400克TNT當量。

現在幾乎沒有人懷疑,這次爆炸襲擊針對的真正目標其實是杜金本人,只是陰差陽錯他在最後關頭躲過了暗殺。杜金是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的最具代表性的理論家,素有普京的「大腦」之稱,他的所謂新歐亞主義被認為是普京發動對烏克蘭入侵戰爭的理論根源與合法性來源。

到目前為止,這起爆炸案的策劃者究竟是誰尚無定論。俄羅斯聯邦安全局馬上就指控說烏克蘭國安特工是幕後黑手,聲稱凶嫌是一名烏克蘭人,他7月份入境俄國後,選擇在達莉婭居處的同一條街租屋,以便收集達莉婭日常生活、動向等資訊,並在20號當天犯案,之後嫌犯成功逃入愛沙尼亞,目前無法逮捕歸案。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也暗示,說如果調查的線索指向烏克蘭,那麼這將表明基輔正在推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

烏克蘭明確否認與己有關

但烏克蘭予以明確的否認。烏克蘭總統顧問波多利亞克對媒體表示,烏克蘭與此事完全無關,這次襲擊應當歸咎於俄羅斯「各個政治派別」之間的內部權力鬥爭,並暗示這一事件是對杜金娜和她父親杜金等俄羅斯在烏克蘭侵略戰爭行動的支持者的「因果報應」。

與烏克蘭官方說法相對應的是,昨天的確就出來了一個因為反對克里姆林宮的活動而被驅逐的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前副主席波諾馬列夫公開宣布,炸死杜金娜的行動如同近幾個月在俄羅斯境內許多其它行動一樣,都是由一個名叫「全國共和軍」的反普京俄國地下游擊隊執行的。

波諾馬列夫沒有說明「直接行動」是否與近幾個月一些俄國寡頭離奇死亡事件有關,但他表示,「全國共和軍」的戰鬥人員授權他公布其宣言。他隨後播放了一段視頻,畫面顯示一位身穿迷彩服遮擋面目兼變聲的男子,佩戴著白藍白旗幟標識,對著鏡頭,宣布該組織的目標是制止普京發動的斯拉夫人民自相殘殺的戰爭,終結權貴對俄國財富的掠奪。

這位男子還聲明,宣布普京是非法的篡權者,而俄羅斯聯邦現政府和地區行政當局的官員是普京的幫凶,那些不放棄權力的人都將被摧毀。他同時呼籲所有俄羅斯人加入他們的隊伍,並提高代表新俄羅斯的白藍白旗幟地位,而不是普京政府恥辱的紅藍白三色國旗。

這位「全國共和軍」的發言人並未單獨說明為什麼要針對杜金,但顯然與杜金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提供的「理論根據」密切相關。

杜金新歐亞主義是反西方自由化

杜金的所謂新歐亞主義是一種反西方自由化的政治思想,是一種地緣政治觀和意識形態觀的混合體,其目標就是顛覆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及其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然後建立一個以俄羅斯為主導的,發展多中心的全新的帝國聯盟體系。

一句話說白了,杜金搞出來的這套理論,基本就是普京式俄羅斯擴張主義的意識形態來源。正因如此,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於2014年將其與伊斯蘭國臭名昭著的領導人巴格達迪和以斬首人質出名的「聖戰約翰」並列,足見其理論之極端與瘋狂。

杜金的理論還有一大引人注目的地方,是他在其著作中專門列出名為「中國的覆滅」(fall of China)章節,指出中國對俄羅斯已構成威脅,必須進行「領土解體、分裂以及政治和行政上的分治」、「盡最大可能被拆分」。

怎麼做呢?其具體的做法是,將西藏、新疆、內蒙古、滿洲從中國脫離出來,作為俄羅斯戰略安全的緩衝帶。同時鼓勵中國去向南發展,擴張自己在印度洋地區、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和澳大利亞的影響力。

近幾年,隨著中俄關係越走越近,杜金的說法也開始調整。2018年,杜金受習近平智囊張維為邀請,到復旦大學開展講座,受聘為中國研究院的客座研究員,他稱讚中共的「天下」體系,聲稱中、俄、美、歐可作為多極化世界中的四個極,「一帶一路」戰略有助於形成對抗大西洋世界秩序的中俄聯盟等等。

簡單點說,杜金的理論調整後的核心就是中俄聯手先廢掉美國,至於廢掉美國後誰來主導世界,那是以後的事,但他顯然不認為俄羅斯應當接受中共的領導。理由很簡單,就在俄烏戰爭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杜金公然在臉書上發文聲稱:俄羅斯是唯一一個能夠成為世界帝國的斯拉夫國家……因為我們是羅馬帝國。羅馬帝國就是我們。

狂熱的戰爭擴張主義者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樣的一個「俄國夢」製造者,這樣的一個狂熱的戰爭擴張主義者,能夠被張維為看中並奉為上賓,原因只有一個:張維為把自己比作「中國夢」的製造者,也就是自比為中共版本的杜金。所謂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他要的就是這個人設與良好的自我感覺。

從這個角度看,我覺得杜金遭到俄羅斯國內反戰組織的暗殺一點也不奇怪,這就和當年施道芬博格暗殺希特勒是一樣的道理:他們都認為這種狂熱的擴張思想將把國家帶入毀滅的深淵。

這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它標誌著俄烏戰爭已經走到了一個臨界點:戰場上的矛盾已經開始轉入到俄羅斯高層政治矛盾,這是戰爭壓力傳導到國內的標誌,也是戰局即將逆轉的標誌。同時,這也是俄羅斯國內反戰力量開始成型並採取行動的標誌。

這個「全國共和軍」的規模究竟有多大還不好說,但這個刺殺事件的輿論影響力顯然遠大於其實際的意義,因為這標誌著對普京的戰爭決策打響的第一槍,等於打開了一道門,普京面臨的內亂風險,從這裡開始將很快上升一個數量級。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