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女子監獄的鐵窗血淚(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01日訊】一場慘無人道的迫害持續至今23年,一個信仰「真、善、忍」的群體遭到滅絕性的打壓。自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佛家修煉法門——法輪功以來。它的所有關押場所成為非法囚禁這群信仰者的人間地獄,尤其是監獄,鐵窗下發生了不計其數的驚天罪行。本系列意在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及其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猙獰面目。

本篇揭露遼寧省女子監獄(下文簡稱遼寧女監)利用犯人殘忍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接上文:吉林女子監獄裡的鐵窗血淚(1)

遼寧女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典型監獄,2003年被中共授予所謂「國家部級監獄」。

據不完全統計,遼寧女監迫害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至少近五十人被迫害致死,年齡最長者78歲;許多學員遭酷刑折磨致瘋、致殘。

2019年8月底,已知有53名60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監遭受迫害,年齡在70歲以上15人,年齡最長者78歲,冤期最長13年。

近一兩年被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大連法輪功學員仲淑娟於2021年12月24日在獄中被迫害致死,終年66歲。遼寧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於2020年1月中旬被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8歲;遼寧瀋陽蘇家屯區49歲的法輪功學員蘭立華遭受女監迫害,於2020年4月23日含冤離世。

遼寧女監位於瀋陽市于洪區白辛台鎮育新路7號,不僅關押全省女子服刑人員,也關押大量來自全國各地(除新疆、西藏外)的服刑人員。監獄有13個監區,每個監區有10個左右的小隊,共關押五六千人。

監獄的12監區是專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設立的。所有被非法關進監獄的學員先得去這個監區,接受「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洗腦,那裡使用了各種酷刑手段。

遼寧省第二女子監獄於2019年8月31正式成立。同年11月13日,遼寧女監的第3監區、第8監區、第10監區遷進女子第二監獄。

中共2013年12月28日廢止勞動教養制度後,馬三家教養院解體,被非法關押在那裡的的法輪功學員陸續回家。馬三家教養院是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重點基地,成為眾多關押基地效仿迫害法輪功的「典範」。

2013年年底,馬三家教養院的原地迅速歸入遼寧女子監獄,成為該監獄的一個分監區──馬三家監區,監區內又分為三個小監區。那裡還是用的原班人馬,延用先前的酷刑手段。

馬三家監區(明慧網)

2019年年底,馬三家監區解散,全部搬入新成立的遼寧女子第二監獄。

遼寧女監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利用犯人想減刑的心理,唆使他們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採取開水澆身、打毒針、電擊、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陰道、吊銬、吹冷風、關小號等等非人手段。以下數例窺見一斑。

王彥秋被迫害成植物人

王彥秋生前照(左)、在瀋陽七三九醫院(右)(明慧網)

2013年7月23日,遼寧省錦州市法輪功學員王彥秋被綁架,後遭冤判4年,非法關押在遼寧女監馬三家監區。

獄警隊長趙敬華、戴雪梅等人指使犯人監視她。這些犯人製造事端迫害她,見她閉上眼睛,就說她煉功,馬上跑到隊長那兒報告。王彥秋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她們摁倒在地,捂嘴捏鼻子、掐腿。獄警不但不制止惡行,反而訓斥她。

她還被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大隊長尤岩暴打。穿著皮靴的尤岩踢腫了她的臉,再把她拖進辦公室繼續毆打。

隊長趙敬華用水杯砸向王彥秋的腦袋,隨後煽她二十多個耳光。她紅腫的臉上留下一道道手印。

王彥秋回家一個月前,她家人接到監獄的電話,說她得了腦出血,在醫院治療。當天家人看到她時,她還是清醒的,第三天她被推出重症室後,人就沒意職了,此後如同植物人再沒醒過來。家人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獄警不給看病例。

2017年7月25日,她被家人接回家,仍然昏迷,於12月29日悄然離世,終年56歲。

史迎春被八人毒打致死

史迎春(明慧網)

史迎春,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時年六十多歲,2008年8月2日傍晚被綁架,後被祕密非法判刑8年,劫持到遼寧女監。

2010年3月17日, 因不放棄信仰法輪功,史迎春被獄警用電棍電擊。當晚生產科長劉屹立和小隊長羅娜指使犯人高鳳、杜秀雲、方麗麗、姚圓圓、王彤、黃葉青、王秀娟等八人將史迎春關進水房毆打。

那天夜裡,高鳳到404監室去取史迎春的箱子,說「史迎春有心臟病住院了」。知情者說,史迎春在被送醫院前就已經被打死了。

孫家姐妹的遭遇

孫玉華(明慧網)

2003年3月,鞍山法輪功學員孫玉華被非法判刑四年,關進遼寧女監。

在二十多天裡,她被逼迫幹活,吃不飽,遭受虐待。在二大隊大隊長王秀紅、二小隊隊長陳雪娜指使下,孫麗傑等犯人把她綁在光板床上瘋狂折磨,有時往她口裡塞大便,有時對她拳打腳踢。

一次,孫麗傑等犯人把孫玉華打得昏死過去,第二天天亮後才把她送進醫院,人已經不行了。犯人們還踢她,說她裝死。就這樣,進監獄還不到一個月,她就被打死。死時全身都留下被電擊、毒打的痕跡,口中含有黑色瘀血,睜著雙目。

孫玉華的妹妹孫進軍是鞍山市十五中學美術教師,2000年在馬三家被非法勞教,迫害致精神分裂。2015年12月26日,她再遭冤判3年。她八旬老父親到鞍山市中級法院為女兒喊冤:「我大女兒(孫玉華)被打死,小女兒(孫進軍)被抓起來,又被折磨成精神病,現在還要被判三年,她沒有任何的犯罪事實……」

孫進軍(明慧網)

2016年4月26日,孫進軍被偷偷轉押到遼寧女監,經歷了七個多月的折磨。在五監區四小隊,隊長孫小璐暗中指使殺人犯李玉秀、販毒犯孫曉麗、詐騙犯吳鳳麗等對她嚴加管制。

犯人往她後頸裡倒開水,燙出紫黑色血泡,逼她咒罵法輪功,她誓死不從。

李凌被人用被子捂死

李凌(明慧網)

錦州市法輪功學員李凌曾任錦州市古塔區勞動局局長,時年51歲,先後兩次被劫到女子監獄迫害。第一次被冤判一年半,在監獄被迫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扒光衣服關進「小號」(狹小潮濕的房間),出獄時骨瘦如材。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再次被關進遼寧女監。2004年11月的一天凌晨兩點多鐘,犯人張春娥將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用一床大被子捂在她頭上,再壓上一個枕頭。張春娥用雙手死摁住枕頭,李凌被窒息而死。夜裡三四點鍾,監獄讓一犯人把她的遺體背出去,還欺騙她家人說,她死於「心臟病」。

 六旬張清華遭酷刑折磨

張清華(明慧網)

2017年1月9日,瀋陽市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清華被劫持到遼寧女監,關入一監區十小隊。一監區科長師靜、隊長高娃等監管人員以減刑為誘餌唆使張美岩(張美妍)為首的五六個惡犯,糾集更多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施暴,圍攻、暴打、潑冷水、針刺指甲縫等。

因張清華拒絕放棄修煉,獄警指使犯人打手在監控看不到的儲藏室對張清華大打出手,一邊打一邊罵。犯人打張清華耳光,一人打累了,換另一人打,還用拳頭打鼻子,兩人都打累了,就扒光她的衣服,讓其光腳站在儲藏室,再打開窗戶凍她。

第三天,打手們把張清華弄到倉庫裡毒打,一犯人坐在她肚子上打耳光,邊打邊罵,每次都打五六十下;還用透明的厚塑料口袋往她頭上套,見她上不來氣、嘴唇發紫時,才打開塑料袋。

販毒犯杜金娟邊打罵,邊叫囂道:「有人給我們撐腰,整死你也不怕,願上哪告上哪告,我家人都在監獄。」

(待續)

(參考明慧網案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