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搶人才出奇招 日本豁出去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8日訊】在中國人都想著怎麼「潤」出國時,鄰居日本政府卻打開了國門,宣布降低外國人獲得永久居留權的門檻,3年就可以拿綠卡,而以前要在日本住滿10年才可能拿到綠卡。而且,如果積分夠高,不僅1年內就可以拿到身分,還可以邀請父母、家庭傭工一起到日本生活,甚至配偶也可以在日本工作。

大家知道,日本不是一個移民國家,那麼此時為何歡迎新移民呢?另外,日圓貶值,讓更多的在華日企選擇回流日本,這對中國經濟又有什麼影響呢?中共又將如何應對?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內容。

日本降低移民門檻?

根據《日經新聞》的消息,日本政府將在今年內修改「高級人才積分制」。只要申請者在「高度學術活動」、「高度專門技術活動」、「高度經營管理活動」,這三個領域中達到一定水準,再依據學歷、工作經驗、年收入等計算積分,如果積分達到70分以上,就能獲得「高級專業人才」在留資格,在日本居住3年後,就可以獲得「永久居住權」。

日本這一次修改「高級人才積分制」,增加了一項內容,如果研究人員、工程師、經營者等人才在地方政府支持的企業就業,這一項最多可以加到10分。「地方政府」指的是廣島、北海道等城市,而不是東京和大阪這樣的一線城市。也就是說,在地方企業工作的外國高級人才獲得永居權的門檻兒就降低了。

高度人才的具體優惠條件,比如,在年齡上,20多歲的專業人才,能享有15分的優勢,工作超過10年,也能享有大幅度積分,如果精通日文,則能另外擁有15分。此外,年收入更是一項優勢,如果年收入達到6萬到7萬美元,就能獲得30到40分的積分。

我們舉個例子,碩士學歷加20分,3年工作經驗加5分,年齡低於29歲加15分,擁有日本語能力試驗N1資格,加15分,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加10分,如果在日本找到一份年薪大約3萬美元的工作再加10分,這樣總積分就是75,就符合申請「高度專業人才」簽證的資格。積分達到80分時,同樣的在留資格,只需要在日本居住1年,就可以獲得永居權。

日本這次修正的移民法規,對想要移民的技術人才十分開放,甚至比美國、加拿大更具優勢,因為日本並沒有名額限制,不要求只有綠卡的人才能申請公民,而且承諾,將會加速審批,在一年內就可以獲批。

這一法規,之前已經是在廣島縣和北九州市等部分地區開始實施。以後將推廣到日本全國。

日企回流 技術人才隨著走?

大家知道,日本其實對外來移民來說是十分保守的,在2015年,外國移民占日本總人口只有大約1.9%,相鄰的韓國是2.9%,而美國是14.3%,英國是13.2%。那麼日本政府,為何此時開放國門呢?

最主要的一點,那就是要加快搶奪國際上的專業技術人才。我們看到,日圓從今年年初開始不斷貶值,截止到7月26日,美元兌日圓,已經從115一路貶到136,下跌超過18%。迅速走低的日圓,提升了日本的出口競爭力,面對疫情的影響、全球供應鏈的限制、地緣政治的風險,越來越多的日本製造商將海外業務轉回日本。這波回流趨勢將至少持續2到3年,並且在今年下半年會加速回流的速度。

2020年,日本政府增加了2,200億日圓的預算,鼓勵日企回到日本,根據《亞洲時報》的數據,當年大約有1,700多家日本公司和製造商從中國撤資。

那麼,企業回流日本,就需要招聘大量員工。然而,作為全世界人口老齡化和負增長最嚴重的國家,日本勞動力長期缺乏,所以,在2018年11月,日本通過了一項旨在增加引進外國勞工的新法案,宣布從2019年4月開始,日本政府將在5年內,引進超過34萬的外國勞工。

而這一次日本新修改的高級人才積分制,也將會幫助回流企業把中國員工帶回日本,也就是說,那些曾在日企工作的核心技術人員,有可能舉家隨著日企遷往日本。工作年限越久,年薪越高的人,獲得日本永久居留權的可能性越大。

有網民計算說,如果上海一套房,價值500萬人民幣,按揭還有200萬,那麼賣掉後到日本愛知縣這種地方,只要100多萬就能買一套房,還剩100多萬,而到日本,沒有房貸的壓力,工作還保住了。

但是在中國,現在很多人都要面臨「靈活就業」,或者是「摩擦性失業」,房子也可能面臨斷供、法拍。

據日經中文網的數據,截至2021年底,「高級專業人才」的認定數量達到31,451個,儘管發生了疫情,但數量仍在持續擴大。從國籍來看,截至2020年底,占比最高的是中國人,大約占七成,其次是印度人,大約是6%,美國人是5%。

按這個比例,大約有2萬中國人被日本政府認定為高級專業人才,那麼,在新政策的支持下,這些人在日本工作1到3年之後,就會獲得永久居留權。

解決老齡化問題?

此外,解決老齡化問題,也是日本開放移民大門的原因之一。近幾十年來,老齡化問題直接影響到了日本經濟的發展。

根據日本官方數據,2022年的日本新生人口數量,僅為87萬左右,仍然保持著減少的趨勢,並且再次創下歷史新低。截止到2022年初,日本總人口數量,大約是1.2557億人,比2021年同期減少42萬人,已經連續超過10年負增長。

另外,2022年,日本65歲以上人口數量占比達到了28%,並且根據國際機構的預測,到了2060年,日本65歲以上的老年人數量,將接近全國總人口的40%。

要知道按照標準來說,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超過7%就屬於老齡化社會,達到14%就是深度老齡化社會,而日本這一情況要嚴重得多,這也是日本政府幾十年以來一直都試圖解決的問題。

當一個國家面臨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經濟發展遲滯的問題時,其中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吸引移民、引進外國人才。

事實上,全球先進國家都面臨著勞動力不足的問題,紛紛推出措施,展開搶人大戰。比如日本在2019年就實施了特定技能簽證,首度承認國內人手不足,必須招募外國人,如今更打算放寬居留限制,針對農業、護理及衛生等14種產業的「特定技術勞工」,鬆綁為無限期居留,還可以帶家人同住,藉此吸引更多技術工人到日本工作。

而美國,近期也發布了一項新政策,今年夏天將額外發放3.5萬張H-2B打工簽證,方便為漁業、造景等夏季需求高的工作提供勞動力。

人口危機 中共要加稅?

事實上,中國也同樣面對人口危機。日本的老齡化比中國早,但中國老齡化的速度卻比日本更快。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中國的人口出生率,從2019年的1.1%,降低到了2020年的0.87%,只用了3年時間,而日本則是用了15年。

在未來20年內,日本的老齡化率,也就是中位年齡變化的速度,預計將增加8.38%,而中國的老齡化率,將增加13.24%。

大陸媒體《每日經濟新聞》,就在7月21日報導,2022年,中國出生於1962年的男性,將達到60歲的退休年齡,大多數出生於1972年的普通女職工也將在今年退休。

報導說,不少省份的退休人數,已經達到百萬級。北京、江西、內蒙古等地都在300萬人以上,廣東超過700萬人,浙江更是高達915萬人。這之前,中共官媒《半月談》也發文稱,從現在開始到未來10年間,中國將迎來史上最大「退休潮」,60後群體持續進入退休生活,以平均每年2,000萬人的速度退休。而同時,每年新增加的潛在勞動力供給,大概是在1,700萬~1,800萬,也就是說,中國每年都會減少300萬左右的勞動年齡人口。

復旦大學老齡研究院院長彭希哲,早前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也提到,根據中共統計局最新數據,從年齡架構看,2021年60歲及以上人口,是26,736萬人,占中國人口的18.9%,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是20,056萬人,占中國人口的14.2%。

而隨著退休人數的增加,領取養老金的人數會越來越多,而新增就業人數降低,那麼繳納養老金的人數就會持續下降。2021年,中國養老金的缺口已經達到了7,000億人民幣。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報告說,未來10年,全國的養老金缺口預計有8萬億到10萬億。

更糟糕的是,官方統計的退休人群,還只是城市人口,而鄉村的老年人,那才是一個大數。

目前,隨著中國房地產低迷,停貸潮、斷供潮滾滾而來,銀行爆雷,儲戶存款被凍結,有分析認為,中國經濟下半年很可能會進入衰退。中國今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僅有0.4%,環比萎縮2.6%。而作為中國經濟第一強的城市——上海,二季度GDP同比下降13.7%,在全國各地區GDP排名中,淪落到倒數第一。

那麼,面對陷入困境的中國經濟,中共政府將如何出招呢?我們看到,最近有消息說,停了16年的農業稅又要開始徵收了,當然,這個農業稅又被弄出個新花名,叫作「耕地占有稅」。

中共官媒稱,新的農業稅率,只是對那些租給工廠建設的土地部分徵稅,還有,對農業用地所有權超過規定限額的那部分土地徵稅,用於耕種的土地不會受到影響。

不過,誰信中共的話呢?中共沒錢了,遍地割「韮菜」,能割點兒就是點兒。現在又翻出16年前的農業稅巧立名目,看來,現在又要對中國最窮的群體——農民下手了。

在中共治下,中國農民,不但當不了土地的主人,還要被迫出外打工,充當廉價勞動力,他們貢獻了自己賴以為生的土地資源,讓中共發土地財,但是,當勞動力被中共榨乾時,又享受不到什麼福利。如果哪個國家歡迎農村人口移民,相信會吸引到很多勤勞、樸實的中國農民。

另外,我們還看到一個消息,就是最近,2022年公務員國考補充錄用正式開啓,這一輪補錄一共有14個部門參加,一共計劃錄取5,100多人,而在錄取機關分布方面,補錄人數最多的,就是稅務系統,達到5,000人,占到補錄總人數的96%。

要新增這麼多稅務人員?看來,中共這是想加大、加快收割「韭菜」力度了。有人說,「韭菜」想有朝一日把「鐮刀」收割了,那是癡人說夢,「韭菜」最高的理想也就只能是不被收割了。不過,我看也用不著那麼悲觀,「韭菜」割不了「鐮刀」,可「韭菜」聚合在一起,就可以擰成一股股「韭菜」繩索,所以,勒死「鐮刀」還是有希望的,再不行,想辦法「潤」出「鐮刀」的國門也是一條生路。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