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裡的虐殺罪惡(三)

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2日訊】黑龍江省黑河市孫吳縣43歲的法輪功學員楊立華,2019年11月6日下午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死因一直被監獄隱瞞,其家人更不知實情。現幾經輾轉,楊立華被監獄慫恿的惡犯毒打折磨致死的真相傳出。

大慶法輪功學員劉豔梅於2018年9月19日在黑龍江女子監獄結束冤獄時,已經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其家人一直不知情。

近日,有知情者向大紀元曝光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與殘暴手段,揭示了更多真相。

黑龍江女子監獄(下文簡稱黑女監)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就開始關押法輪功學員,迄今為止,被關押的學員人數至少有上千人,她們遭受的迫害罄竹難書。經曝光出來的消息,至少56名法輪功學員被監獄迫害致死,還不知道這個黑窩掩蓋了多少命案。

迫害法輪功、「轉化」(逼人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成為監獄任務的「重中之重」。

本篇曝光黑女監的八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接上文: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裡的虐殺罪惡(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裡的虐殺罪惡(二)

黑女監的二門門口的正對面有一棟五層的大樓,從中間樓梯上到四樓,可以看到一個大且長的鐵柵欄,把整個四樓封控起來。中間是獄警辦公室,兩邊各有兩個樓道,稱為南道和北道,兩個道子分別有鐵欄門。這正是臭名昭著的八監區(2018年以前稱十一監區),犯人們稱之為「魔鬼監區」。

2017年至2019期間,八監區共有19個組,大組監室約三十人,小組監室十人左右。那時整個監區共約有二百五十人,其中有五十餘名法輪功學員,70歲以上的有二十名左右。

2017年以前是十一監區,監區長是王曉麗,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大隊長是葛雪紅(2018年調到科室)。2018年12月(改為八監區),監區長岳秀鳳、副監區長牟寧,大隊長是玉某、所媛媛,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換為宋程程。

參與迫害的主要犯人

范秀梅,北道道長,曾夥同情夫殺死自己的丈夫,再把罪責全部推給情夫,情夫被判死刑,她一人害死兩命。2012年,她從五監區調到八監區,此前在五監區被關押了十年。她之所以被挑選當道長,是因為她能喪心病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劉虹,南道道長,五十多歲,武漢人,貪污受賄犯。她是被判無期徒刑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的弟媳,其夫劉志祥在佳木斯監獄服刑。她看起來對法輪功學員比較和氣,但為了個人利益經常參與迫害,因而具有迷惑性。

佟金岩,四十歲左右,詐騙犯,被判無期徒刑,現還未出監,已患了癌症。此人搞同性戀,頭髮剪成男士的寸頭。一個出監的犯人舉報她在獄中倒買倒賣,掙了十幾萬甚至更多。她常和道長范秀梅在一起,到處溜達。她身邊還帶著一個三十多歲的殺人犯,此人長得漂亮,曾殺死自己的丈夫後,把其生殖器割下來凍在冰箱裡。

矯麗麗,犯人組長,佳木斯樺川縣橫頭山人,三十多歲,毒販子。2017年到2019年,在15組當組長時曾經動手打過七十多歲老年法輪功學員,至使老年人鼻口流血。

黃曉霞,毒販子,常炫耀自己和一個比她小好幾歲的吸毒男人住在一起時被抓的。據她說,她的一個哥哥叫黃永平,是黑河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喜歡嫖娼,他的現任妻子是嫖娼來的。

這些犯人們被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平時談的話題就是,在外面的騙術怎麼高明,在那個環境中怎樣吃香喝辣。

以下是發生在八監區的迫害實情。

楊立華被迫害致死的更多黑幕

楊立華生前照(明慧網)

楊立華因修煉法輪功於2014年8月被孫吳縣法院非法判刑3年,在黑女監遭受殘酷迫害。出獄後三個月,在信訪辦門前被縣公安局警察再次綁架,2017年12月26日被非法判刑4年,2018年2月中旬再次被送往黑女監,2019年11月6日被迫害致死。

生前楊立華認為自己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因而在獄中拒絕勞役等迫害。2019年11月5日,她被組長犯人矯麗麗打得相當嚴重,爬不起來來。她強挺著一點點地、慢慢地艱難爬到床邊上床,對一個較善良的犯人說,「我可能不行了。」這是她生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11月6日下午4點左右,在某個監室裡,好幾個組的犯人們正在幹活。一個犯人無意中向窗外望去,立刻喊道:「快看!所(媛媛)大隊長都在跑呢,警官也在跑,是往監獄醫院(在院內)去的。」

這時一個打掃衛生的犯人(匿名)撩起門簾站在門口,有人急切地問:「是誰去醫院了?」那人答:「七組的,還能有誰?」在監獄裡凡涉及到法輪功的事,大家都避而不談。

下午4點半左右,一個犯人(匿名)急急忙忙跑了進來,小聲地對幹活的犯人們說:「楊立華好像走了。」

11月4日下午,姓岳的監區大隊長曾找過楊立華,那時她還能走路。第二天她被送進公安醫院,下午自己走回來。第三天,她就被迫害離世。

據明慧網消息,生前楊立華一直拒絕勞役、拒絕穿監服等,常遭組長、道長等犯人們的虐待。

她不配合點名,被道長范秀梅打,罰坐小板凳(坐碼)。自2019年9月份開始,她被組長矯麗麗,犯人李玉娜、魏紅雲等人打罵。她絕食反抗,晚上被綁起來。她從早到晚整天被罰坐碼。被打時她常喊「法輪大法好」。

據一位當時被關押在八監區道子另一頭的法輪功學員的回憶,2019年7月的一天半夜,該學員被鐵門碰撞聲和夜崗犯人急速的跑步聲驚醒,猜測發生了什麼大事。後來確認,楊立華被迫害得抬去監獄醫院。

楊立華的錢卡被組長王姝把在手裡,一直不給她。楊因不配合無理要求,被王姝和幾個犯人打。她的身體越來越糟。

知情人:劉豔梅被關小號四個月後精神失常

大慶法輪功學員劉豔梅於2014年9月20日在街上買菜時被警察綁架,後被龍鳳區法院枉判4年;2018年9月19日結束冤獄時,人已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家人一直不知實情。

2018年9月8日,十一監區要在18組監舍裡演練一個犯人在監舍打架,警察現場教育的造假戲,並拍攝錄像。遇到這種事情,監獄會強行讓法輪功學員離開。監舍裡一法輪功學員被犯人(匿名)帶到水房迴避。

此犯人不久就要出監回家了,她那時心情出奇得好,親口告訴那個法輪功學員,她曾和劉豔梅被關在一個組。犯人組長楊占英,為了能減刑得分就整劉。警官把權力都交給犯人,也聽犯人的,就把劉豔梅關押到「小號」(關於「小號」的惡劣環境見第一篇)四個多月,從那出來時她精神就不正常了。

在黑女監,任何時候都不讓不在同一個監室的法輪功學員相遇,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負責的包夾要被扣分。學員更不可能走出監室。而劉豔梅卻可以到走廊裡任意溜達。

法輪功學員在走廊上見到她,她獨自一人坐在監舍門後,嘴裡叨著別人聽不懂的話。有的時候上廁所路過水房時還能看到她拿著笤帚在掃地,並旁若無人地叨咕個沒完。

當時監獄食堂賣營養餐,她定一樣的菜就定好幾份,胡亂給人。出獄前的幾天,她到超市買好東西,一走進18組的監舍,就隨手扔到一人的床上一塊肥皂,那人要比她早出獄。

劉豔梅所在的17組的犯人組長是董文,董天天吼罵她,有時還能聽到兩人打在一起的撲騰聲。然後董文就把她弄到水房裡收拾,那裡沒人聽到聲音。警察聽之任之。

一提到劉豔梅,犯人就說,大慶的劉豔梅很有水平,也很有才華,白瞎了。

據被關押在小號的法輪功學員說,那裡陰冷潮濕,不給被褥,每天給一點吃的,讓人餓不死也吃不飽;人被銬在地環上,僅除上廁所外,讓人24小時保持坐不了也躺不下的姿勢,分分秒秒撕心裂肺地煎熬著。

發生在八監區的更多迫害

在八監區裡許多法輪功學員遭受慘烈的迫害,因篇幅所限不能一一詳細舉例,例如: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吳旭姝被罰坐小板凳,她曾經被迫害骨折的腰椎殘上加殘,錯位。醫院確診,其腰椎陳舊性骨折壓迫神經致使雙腿發麻癱瘓前期。她回到監區,仍被犯人逼坐小板凳。她出獄時被人背著出去的。

哈爾濱道外區法輪功學員蘇雲霞被枉判5年,本應於2021年9月6日出冤獄,卻在9月4日晚上被迫害致死,終年67歲。她因不轉化,長期被罰坐小凳,出現肺結核、血糖高、痔瘡、脫肛等病症,後被迫害得住院,肺部有洞。出獄前兩天被害死。

齊齊哈爾克山縣克山農場法輪功學員李英菊,被綁架後遭枉判4年半,約於2018年10月初被劫持到黑女監八監區,那時她已75歲,患有嚴重的白內障。當時監獄有新規定,病人需要用藥需寫申請,然後需包租、大隊、監獄醫院、冤獄長層層簽字才行。李英菊根本沒申請吃藥,可犯人天天偷偷把不明藥物放進給她喝的大米粥裡。

除精神肉體折磨外,法輪功學員還遭受經濟迫害。犯人們經常向法輪功學員借吃的,借去就不還。警察從外面帶給犯人吃的,其實是掙犯人的錢,犯人就想盡辦法掙法輪功學員的錢。

組長蓋新家裡沒存款,為巴結獄警,給他們水果和好吃的零食,就要全組的人攤錢。法輪功學員也被她勒索錢財。

(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