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主停貸絕地反擊:控訴資金被挪用 監管不到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16日訊】近日,爛尾樓停貸潮持續發酵,業主們控訴購樓資金被挪用,政府部門和銀行監管不到位。專家說,一人停貸,是法律問題;一千人停貸,那就是民生問題,責任不在業主。

根據GitHub網站「全國各省市爛尾樓停貸通知匯總」,截至7月15日晚間,爛尾樓「停貸潮」席捲中國25個省份,273個樓盤(建案)發表「全體業主停貸告知書」,集體停繳房貸。

這次爛尾樓停貸維權運動,被指是業主們的「絕地反擊」,短短4天,維權團體翻了7倍多,並且還在持續快速增加。

維權業主在停貸告知書中直指相關部門及放貸銀行監管失責,未按規定把業主們繳的房貸存入監管帳戶,也未履行資金監管義務,銀行違規把預售資金轉給建商,導致資金被挪用,工程停工。

預售資金是指商品房預售時,購房人按照預售合約約定支付的全部房價款,包括定金、首付款、購房貸款,以及其它形式的購房款。

按規定,商品房預售資金要全部存入專用帳戶,目的是為確保樓盤工程按期完成,保障購房者根本利益。但現在的停貸潮顯示,銀行和監管部門並未對預售資金實施有效監管,導致資金被挪用。

維權業主警告,如果建築商沒有在他們指定的「紅線日期」前復工或完成房屋交付,他們將集體停貸,由此造成的損失由銀行、資金監管不力的政府等相關利益方共同承擔。

有大陸城市和房產研究專家說,一人停貸,那是法律問題;一千人停貸,那就是民生問題,責任不在業主。

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主任王玉臣對《法治週末》表示,預售資金被挪用有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預售資金根本就沒進入監管帳戶,開發商可以隨便使用預售款。

第二種是,銀行放貸的時候,沒有按照要求把貸款發放到監管帳戶中,開發商同樣可以隨意使用預售資金。

第三種是,錢雖然進了監管帳戶,但開發商透過虛構工程進度等方式,把錢轉出來。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14日發文說,此次各地爆發的「集體停貸」事件的直接原因是,部分樓盤預售資金帳戶空缺,房企無力支付相關款項,導致樓盤工程推進節奏過慢,給購房者帶來巨大壓力所致。

他直言,爛尾樓問題加劇,從側面說明部分樓盤的預售資金監管明顯不到位,導致工程建設資金空缺。

他建議政府相關部門在處理爛尾樓「停貸潮」問題時要務實,維護購房者權益,穩定社會大局,防範相關問題進一步發酵。

爛尾樓問題頻繁 業主維權無門

多年以來,爛尾樓問題在中國已頻繁出現。據網易報導,西安300名業主買房11年,拿不到房,被逼無奈住進爛尾樓。

業主曹英英說,孩子一歲時買了房,現在孩子都13歲了。當時他們花六七十萬舉債買房,卻爛尾10年,每月還不得不繼續還高額房貸。3年疫情,使她們家收入減少,實在無力承擔房租。

今年3月,他們一家搬進這個等了11年的「新房」裡。房子四壁還是灰色的水泥牆,沒通水電,自打住進來後,他們就沒洗過澡。

同曹英英一樣住進爛尾樓的業主,其中大部分是買房的剛需一族。這11年來,他們一邊租房子住,一邊還著房貸,望眼欲穿地等著新居落成。現在實在是熬不下去了,只能搬進了這個不知何是才能完工的「家」。

7月14日,上千業主集結在西安銀保監局抗議,控訴銀保監局漠視銀行違規,不作為、不處罰。要求查辦銀行違規給開發商放貸。

網上視頻顯示,業主們高喊「違法放貸」,現場有大批公安戒備。銀保監局官員曾猶豫是否步出大門與業主代表溝通,業主們喊話「領導不要怕,我們不打你!」這起抗議事件,大陸媒體均未報導,社交網絡也沒有相關信息。

旅美時事評論員橫河在自媒體中表示,業主停貸變被動為主動,是完美的維權行動。以往所有維權都是去求政府,政府愛理不理的,有的上訪一輩子都沒結果。現在停貸,著急的是銀行和政府,主動權到了維權者手裡。

不過,推特帳號「財經真相」稱,當局已經開始管控輿論,「剛剛實測國內各大平台已經加強停貸通告書的審核,業主已經很難發聲了!」

隨後,「財經真相」又發推文說,「Github上的停貸樓盤已經被封了,數據還是停留在235,有沒有誰知道最新的數據?另外似乎抖音上、微博上也看不到新的強制停貸通告,貌似已經禁止統計,誰還有新的途徑?」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