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政治家對中共的剖析——政治週見聞

作者:浩然

7月3日-7日,一年一度的瑞典政治週(Almedalsveckan)活動在哥特蘭島Visby市舉辦。這一活動在2020年和2021年因為疫情暫停了兩年。這是瑞典傳統的政治活動。各個黨派的黨魁都到場演講並電視直播。活動期間各黨派都有自己的攤位,有議員在現場回答民眾的提問,解釋他們黨派的政策,爭取在下半年的大選中得到更多選票。

這是個難得的與政要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我想知道瑞典政治家們對中國的現狀如何看。在這期間,我找到機會和一位國會議員談了幾分鐘。

首先我們談到中國現狀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他說,十多年前他曾在中國短暫工作。那時候他就感受到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無處不在,甚至在他與中國同事之間聊家常的時候,中國同事居然喊出「消滅法輪功」的口號,簡直不可思議。他趕忙安慰那位中國同事:「別緊張!別激動!放鬆!」

他由此知道,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抹黑給普通民眾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壓力。

到現在情況愈演愈烈,中共不僅僅是迫害法輪功,還有香港、新疆……

他說:「中國現在真是太糟糕了。」

我說:「中國一直都是這樣。」

這位議員立即糾正我:「你不能說『一直』, 比如說唐朝,就很好!」

而且他還進一步糾正,造成現在這種糟糕的局面,不是中國的問題,而是中共的問題。他的思路如此清晰和敏銳讓我出乎意料。

然後他談到瑞典和歐盟現在執行的「中國戰略」。這種「戰略」把對中國的策略分為貿易、國際政治、科技等幾個方面,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策略。比如:貿易方面是合作夥伴,國際政治方面是競爭對手,科技領域中既是合作夥伴又是競爭對手,因為他們中的某些人會找機會偷竊西方的技術成果……

其實這種劃分是錯的,因為中共是不這樣劃分的,中共把所有資源,包括它直接控制的和間接控制的人或組織、公司……都變成它竊取西方情報、打擊海外異見人士,欺騙西方民眾的武器和工具。

他說:「不幸的是,這正是很多瑞典人沒有真正理解的地方。很多瑞典人遇到一些中國人,外交官,政治家,特別是學者。也許,他們認為,『啊,但這些人似乎真的很好!這背後不可能有任何更多的、邪惡的野心!』所以瑞典人還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些人背後的機器。」

聽到「機器」一詞,讓我眼前一亮。他用「機器」來比喻中共,非常新穎獨特。細細想來又十分貼切。無論中共吸收了多少社會精英,多少有理想有抱負的人才,甚至這樣的人當到總書記、國家總理這樣的高位,都無法改變中共邪惡的本質,無法阻止中共的暴行,反而都被改造成它的一個零件,成為它的幫凶和打手,否則就會被無情地碾碎。如:胡耀邦、趙紫陽、徐勤先…… 中共就像一部邪惡的機器驅使著所有黨徒行惡,分工細密,大多數人甚至都察覺不到自己被操控,已成為邪惡機器的一部分了。

這位議員還說:「中國與我們進行貿易不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好事,而是因為他們想獲得對我們的控制權。這是我對現有政策的批評,我們現在的戰略是錯誤的,因為它沒有考慮到中共的思維方式,他們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他談到前任中國駐瑞典大使時說:「他們把一個瘋子放在那裡,然後繼任者就會比他看上去好一點。也許這也是他們的一個策略……」

我記得西方一位對共產主義研究很深的政治家說過,共產黨非常狡猾,就算它看上去死了,也不能掉以輕心,要防止它裝死。這位瑞典政治家對共產黨的本質的洞察,竟也達到了如此深度,令人欽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