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害怕的不是壞人,而是對壞人的縱容

這一段時間,糟心的事兒真不少。一波波的疫情,徐州發生的對鐵鏈女的罪惡,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野蠻入侵,上海的封城,一件接著一件,讓人心裡發堵。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最近又添了兩樁新的罪惡,那就是在德州發生的小學校園槍殺案,和在唐山發生的暴力毆打婦女的血腥事件。這兩件事兒,網上已經討論了很久,真知灼見大家都講了不少,我今天想著重講一講這些罪惡發生之後,我們該如何改進的問題。

有一點估計大家都有共識,那就是我們人類本身是不完美的,每個人都有優缺點,這也造成了由所有人所組成的人類社會的不完美。不管是古代社會,還是當今社會的不同國家,不同族裔,暴力事件從來就沒有消停過。估計在我可以看得到的將來,這種人性的醜惡和對他人的傷害,也不會即刻消亡。不過,雖然每個國家,每個社會都有犯罪事件和暴力的行為,我們就沒有對比,沒有分別了嗎?我覺得,不是這樣的。

對於不同國家的治安情況,聯合國和許多國際組織有詳盡的分析和比較,也有不少相應的安全指數的排名。比如說,芬蘭,丹麥,挪威,瑞士,日本,加拿大,新西蘭,多年以來一直在最安全國家的榜首位置。而南非,阿富汗,委內瑞拉,這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犯罪率極高的國家,不管是出差還是旅遊,如果能夠避免還是儘量避免吧。即使是在美國國內,不同城市之間,甚至同一個城市的不同區域,治安狀況也大相逕庭。這些都是事實,大家雖然對此很不滿意,但是也不得不接受,而且很重要的,大家都有著相應的心理預期。比如說,我去日本出差的時候,因為時差,大半夜裡睡不著覺,就走到附近的公園裡散步,一點都不會擔心。而每年我總有一兩次到所在城市的不太安全的街區,那個時候可是加倍的小心,辦完事就走。

當然,這些治安報告和排名,都是根據各國的犯罪記錄進行統計的。有些國家的統計不完善,或者是有系統性的偏差,就有可能造成我們心理上的安全預期與現實產生差距,有時候甚至是相當大的差距。關於這一點,我相信經歷過我們國家七十年代底,八十年代初的朋友們都有些體會。我記得當時一如既往的,到處聽到的都是一派大好,我們的社會主義國家,在黨的領導下繁榮昌盛,比美帝國主義要安全一百倍。可是實際的情況呢?當時我還是一個中學生,被人劫道搶錢的事情發生過好幾回,而街頭的打架鬥毆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如果去查一下當時的治安統計,你會驚奇地發現原來當年的中國犯罪率,真的只有資本主義社會的十分之一。而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中國法律年鑑的數據顯示,在1983嚴打之後,這犯罪率竟然是在持續上升的。這顯然和我們的認知是完全相反的。

1960年-2014年美國每10萬人中的暴力犯罪人數統計。資料來源:美國司法統計局。

1960年-2014年美國每10萬人中的財產犯罪人數統計。資料來源:美國司法統計局。

後來飄洋過海,來到了民主社會。果然如我從小所聽到的宣傳,資本主義是個腐朽的社會,完全不是什麼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人間樂土,作奸犯科的事情也時常聽聞。不過這二十多年下來,我自己心裡的安全期望值卻上升了。在這些年裡,我已經習慣了和太太每天晚上出去散散步,在我所生活過的各個社區,都從來沒有過安全上的擔心。當然,這也是因為我知道,如果真碰到了什麼事兒,我一打911,肯定會有警察過來幫忙。

我個人認為,一個社會的穩定和治安,首先是要有相對較低的犯罪率,再一個就是有健全和高效的社會保障制度,以及自我改進的機制。發生在德州的槍擊案,讓我覺得非常的憤慨和傷心。傷心的當然是那些不幸遇難的幼童,這是他們最無憂無慮,活潑浪漫的時候,做為孩子的父母,哪怕是一絲頭髮都不忍傷害到他們,更何況他們那稚嫩的生命。而我所憤慨的呢,當然是對當地警察執法的低效和無能,以及對重殺傷性武器的疏於管理。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慘痛的教訓,下一步的當務之急,是加強對立法的完善和對執法機關的監督和改進。這是對那些無辜遇難者的交代,也是對將來更多孩童們的保障。

唐山的事情,則完全是另一個層面的憤慨和傷心。傷心的當然是那些被調戲,被毆打的婦女。這可是發生在公共場所,在全世界監視設備最密集的地方,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們幾個弱女子,不僅公開地被性騷擾,而且因為稍有反抗,就被一群黑社會大哥往死裡打。這難道就是繼承了燕趙大地的血性嗎?讓我更加憤慨的是,這些施暴者,完全沒有表現出對法律的哪怕一絲一毫的敬畏。出事的地點,距離當地派出所只有幾百米,他們不但毫無忌憚,下的招招都是狠手。完全不誇張地說,簡直就是往死裡打,而且他們還威脅恐嚇旁觀者,簡直就是無法無天的典型。

到底是誰給了他們這麼大的膽子,可以完全無視法紀呢?要知道,在中國,對老百姓來說,執法機關的權威,那是和對黨的權威一樣,是不能有半分置疑的。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比如說孫志剛被廣州公安以三無人員的理由收押,拘禁期間被收容所警員毆打身亡的事件。還有雷洋,一名受過良好教育的環保工作者,在北京被便衣警察拘留後非自然死亡。這些事情都不斷在提醒我們中國人,不要惹警察。而一般的小混混,更是最怕的就是警察。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這裡面肯定是有蹊蹺的。果然,越來越多的曝光和證據顯示,和徐州拐賣殘害婦女的罪惡相似,這又是一起官匪結合,公權私用帶來的慘劇。那幾個打人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小混混,都是些有頭有臉的江湖大哥,而且好幾個身上都有案底。但是,他們在執法機關的包庇之下,出入派出所簡直就如家常便飯。這一次也同樣如此,這樣一件幾乎要鬧出人命的血腥毆打婦女的刑事案件,竟然被當地公安局輕描淡寫地描述為一般打架,一般警情,甚至連出警的時間都刻意造假。而那幾個施暴者,一開始竟被堂而皇之地放走了。這次如果不是一個有正義感的內部人士把整個事件曝光,我相信又會和許多被隱瞞的事件一樣,不被記錄在中國的治安統計之中,我們甚至有可能根本不會知曉有幾個弱小的生命,差一點就被一幫惡人無情地奪去。

對於德州的槍殺,我在痛心的同時,還是對將來抱有希望。我覺得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監督下,各級政府會因此對司法和執法展開充分地討論並加以改善,最大限度地杜絕將來的類似事件。但是,對唐山的暴力毆打事件,我卻看不到太多的希望。為什麼呢?

中國的暴力事件,並不能說它發生的頻率比美國要高多少,我甚至覺得在專制制度下,有一些地方,比如說北京,因為嚴加管控,在犧牲了民眾自由的代價下,犯罪率反而會低一些。但是,有一點讓我們中國人感到無助的是,在中國,如果我們不幸遭遇到了暴徒的襲擊,在很多的時候,法律或是執法機關並不能保護我們,為我們申冤。為什麼呢?這是因為黨領導了一切,而法是在黨之下,這也就失去了法治社會的基礎。而法律和秩序,在我看來,是保障我們每一個人自由和權利的根本。

其實不僅是唐山,在共產黨的專制制度下,那些黑惡勢力的背後,都會有這樣那樣的保護傘,而這些保護傘,就是那些公權私用的共產黨的自家人。他們竊取了本來屬於民眾的公權力,卻沒有相應的制約和監督機構,以至於把公權當作了自己牟利的工具。而這些屢屢發生的惡性事件,也就得不到根本性的制度上的改善。只能是像當年的嚴打一樣,離法治的社會越來越遠。

我覺得在一個法治健全的社會,雖然難免會有罪惡發生,但是我們並沒有失去全部希望,失去所有的安全感。畢竟,我們真正害怕的並不是壞人,而是對壞人的縱容,那才會讓我們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