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上海解封居委會成替罪羊 好萊塢敢說不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1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5月31日,星期二。我的頻道是美東時間每週二、四、五更新視頻,給您帶來最新的時局分析、深度解讀,歡迎大家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今天焦點:上海6.1解封,卻傳出居委會應對疫情嚴厲措施負責,居委會本是中共權力的延伸,另一個可能的替罪羊居然是北京核酸檢測機構,疫情經濟的最大收益者,核酸利益鏈的形成和維持,中共政策和利益集團的正反饋機制,美國公司起訴劣質抗體檢測生產商安徽深藍。

《壯志凌雲》創老兵節週末票房紀錄,飛行夾克恢復中華民國日本國旗,好萊塢敢對中共說「不」了?

上海解封,封城後果責任在居委會?居委會性質

先講一下上海解封的事。解封是必然的,無論疫情如何,何況經濟也撐不下去了。再說實際上奧密克戎重症率死亡率都不高,朝鮮也沒大驚小怪的,疫情也過去了。

這是自然規律,以前沒有疫苗,瘟疫也會自己消失,現在科學發達了那麼多,實際上可能也是等待自然消失。

不過現在廣傳的一種說法是上海當局把封城及其造成的後果責任推卸給居委會。這倒是很不尋常的。這方面傳的很廣, 也有上海人用方言做的視頻, 雖然我沒有查到官方的來源,但看上去不是空穴來風。

至少官方的上海發布在公布6.1解封的時候有這樣一段話,「住宅校區恢復出入,除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外,各區、各街道即個居村委、業委會、物業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區的居村民出入。」

一般認為這是針對民眾在封城期間管控「層層加碼」而做出的規定。 這裡有兩方面的問題,一方面居委會有沒有層層加碼的權力?當然有,但所謂的層層加碼,基礎是清零政策下的封城,沒有上海市的全面封城,就沒有居委會的加碼;

其次,加碼是要有權力基礎的,不是誰都能加碼的,權力基礎就是中共的權力系統,否則,就居委會那些人,誰會聽他們的?

居委會根本就不是什麼「基層群眾自治組織」,而是中共政權延伸到社會的最基層組織,現在,所有的居委會都有黨支部,都由政府財政支出,雖然名義上不屬於政府機關。

如果居民衝出校區,來鎮壓的會是誰?警察!居委會能調動警察嗎?就像農村惡霸,如果沒有中共政權做靠山就不可能稱霸一方。再說,居委會也只能管理自己轄區內的居民,管不了企業公司全市交通核酸檢測健康碼,那都是全市統籌的。做了就應該承擔責任。

北京核酸檢測機構造假被查,政策和造假誰是真兇?

除了居委會,下一個背黑鍋的似乎是核酸檢測公司,十天三家核酸檢測公司被查。

先看一下被查的主要原因,至少有兩類主要問題,一是在混管的基礎上再次混管,這是北京「中同藍博醫學檢驗實驗室」和「金准醫學檢驗實驗室有限公司」做的,已經有多人被刑拘。

中國核酸檢測的基礎混管是五人或十人樣本混一管,在此基礎上,如果3管再混就是一次15或30個樣本,這就導致樣本被在此稀釋,結果是假陰性增加,假陰性的理論後果是潛在的傳染源不會被發現,會繼續傳播,全民核酸檢測就失去了意義。

這要怎麼看,本來全民核酸檢測就沒有必要,檢測過程也是傳播的根源,所以相比較全民檢測的荒唐,下面檢測機構的造假就是大荒唐下的小荒唐了,對當局來說,是破壞了清零政策,但對實際效果來說,不會比清零政策本身的傷害更大。

另一家「樸石醫學檢驗實驗室」則是沒有檢驗就出結果。那就是隨便編出來的假陰性假陽性,這對當局來說也是一樣的,是藐視當局的清零政策而為當局不容,但這種沒檢驗就出結果和多管混合檢測沒什麼實際後果不同,這對民眾是有傷害的,就是本來是陰性的居民由於被編出個陽性,結果健康碼變紅,不僅自己寸步難行還連累一大批所謂的密接者。

核酸檢測利益鏈的形成和維持,政策和利益的正反饋機制

北京有多少核酸檢測機構?全國核酸檢測機構聯網查詢居然查不到北京的數據, 而2021年11月份,北京今年1月的報導,全市已有286家核酸檢測機構。 如果是這樣,目前被查處的3家才1%,根本不算多,可以預期的是造假的不守規矩的遠遠不止這幾家。

為什麼要處理這三家呢?並非為了民眾的健康安全,因為造成最大危害的是清零和封城,但這種作假糊弄的是上級,是中共的清零政策,這才是中共當局不能容忍的。

核酸檢測是一門大生意,裡面利潤太大,誰都想去分一杯羹,我甚至覺得中國的GDP現在有相當一部分是由疫苗、核酸這類支撐起來的。真正的實體工業能維持的並不多。

就事論事,無論核酸檢測對疫情控制有沒有用,正面還是負面作用,就這幾家造假公司來看,這些公司有沒有資質,誰批准的,誰負責監督的?造假有多久了,批准和監督的政府機構有多大的責任?

這個負責部門就是北京市衛健委,現在北京衛健委高調處理,媒體也高調報導,好像處理了這些機構,民怨就解決了,事實是,這些處理和北京市民的日常生活幾乎沒有關係。也許真有轉移民間不滿的用意。

我一直認為,中共最終清零政策的放棄是由於機制運行不下去了,全員核酸檢測是清零政策的兩大支柱之一,另一個是封城,現在核酸檢測就有難以維持的趨勢。

有一種說法是中國的疫情什麼時候結束?核酸檢測沒錢可賺的時候。當時政府買單,和權力有點瓜葛的都一窩蜂的去做核酸檢測,現在已經可以看到結局了。現在政府沒錢了。

1)利潤,醫保不負擔,地方財政付不起,全民核酸檢測就貫徹不下去了,核酸檢測不完全是強迫的,很多人是自覺的,要是所有人都不配合,早就不能執行了,什麼時候大多數人會不配合?到個人要掏錢測核酸的時候;

2)權貴集團,毫無疑問,最早進入核酸檢測的門檻比較高,能批准的都是有來頭的公司,當核酸檢測成為動態清零必不可少的部分時,這個利益分配鏈就形成了。

1檢測;2批准檢測機構的政府權力機構;3監督檢測機構的政府機構(很遺憾,批准和監督是同一家,這就是權力腐敗的基礎);4核酸檢測成為黨的政策不可少的部分,到這一步的時候,就形成了一個正反饋機制了。

中共的系統,往往一項政策可以形成一個利益集團,反過來這個利益集團的利益又會反過來加強該政策的正確性和必要性,政策和利益不斷互相加強,直至系統崩潰。

從哪個環節開始崩潰,其實是很難預測的,可以是二十大前的政治角力,也可以是最外圍的關鍵部分核酸檢測。所有的正反饋,結局一定是系統崩潰,自然界的雪崩是如此,文革是如此,清零政策也會是如此。

中國試劑質量,美國公司起訴抗體生產商安徽深藍公司
中國的核酸和抗原抗體檢測試劑,質量實在是不敢恭維,在中國,只能靠政府去查處,究竟有多大的公正性永遠也不會知道,但有一點,大量出口總會出事的,在專制國家,得到好處的政府官員不會說,但多少有點司法獨立的就不會放過了。

美國一家醫療公司AnyPlaceMD首席執行官肖恩·史蒂文斯(Shane Stevens)和另一家公司RELIANT IMMUNIE DIAGNOSTICS 正在起訴中國製造商安徽深藍公司(Anhui DeepBlue), 據起訴書說,深藍製造並向美國銷售了超過10萬劑有缺陷的抗體測試,主要是假陽性結果。

其實在2020年進口後進行的質量檢測中就發現這篇試劑質量極差,根本無法使用,只是一直無法讓中方退款而不得不訴諸以法律。中方甚至表示他們想把這篇質量有問題的產品專賣到墨西哥或其它南美國家。

美國公司非常震驚,明明質量不好,應該銷毀的,怎麼能轉賣給他人。回過頭來看,出口的都可以這樣,國內使用的有多少是準確的呢?

《壯志凌雲》週末熱映,恢復中華民國日本國旗,好萊塢說「不」了嗎?

週末電影《壯志凌雲》獲得極好的票房價值。但顯然進入中國市場沒指望了。騰訊決定撤資。 這部片子爭議最大的應該就是湯姆-克魯茲在第一集中的飛行夾克了,在第二集的預告片中,原來夾克背後的貼片上台灣和日本的國旗被別的圖像取代了,顯然這是為了討好中共,是主動的,並不一定是中共在拍攝過程中的干預。

這次預告片和正式上演,顯然是恢復了,得到很多支持,認為是好萊塢終於對中共說「不」了。

1)好萊塢終於說不了嗎?不見得,主要還是中共對好萊塢關門,這裡有一點需要提一下,在所謂的改革開放年代,中美兩種意識形態兩種制度確實是互相滲透互相影響的,但性質不同,中共是有意識的,美國是無意識的,就以電影電視為例,中共對好萊塢的影響是有意識的,很多是投資的附加條件,而美國電影對中國觀眾的影響不是美國政府主導的,也不是有意要改變中國人的意識形態,而是自己價值觀的流露而已。

一個有意一個無意,所以很多美國人關注中共對好萊塢的影響和好萊塢的自我審查,但中共仍然非常害怕已經軟弱到站不起來的好萊塢電影,因為好萊塢再自我審查,也不會使中共安心的,你看去年《蜘蛛俠》上演的時候,中共就要求索尼刪除最終大戰場景中的自由女神像,被拒絕而未通過審查。真正害怕的是中共,因為對中共來說,什麼都可能是敵人。

2)對中共退讓是無止境的,而且並不一定能換來利益,從中共角度,一定是得寸進尺;

3)好萊塢的主動審查以討好中共,典型例子就是理查-基爾,他因為拍攝批評中共的電影《紅色角落》和多次批評中共人權而被好萊塢封殺,他也是達賴喇嘛的支持者。他為此十多年未能在好萊塢接重要片子。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感謝大家收看,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節目的支持。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訂閱優樂客【橫河觀點】會員:https://www.youlucky.biz/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