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從厲害了我的國到「大楚興 陳勝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30日訊】四年前,中國年輕人高呼「厲害了我的國」,但今年他們說「我們是最後一代」,甚至喊出「大楚興陳勝王」這句秦末農民起義的口號,還發明了「潤學」。短短幾年,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變化?

四年前,中國年輕人高呼:厲害了我的國
三年前,他們支持香港警察暴力鎮壓「反送中」,並罵為香港和台灣發聲的人「辱華」。
兩年前,他們驕傲地稱中國是中共病毒抗疫的「學霸」,全世界都得抄中國作業。
而今年,在反覆的動態清零中,面對政府的逼迫,他們說出了「我們是最後一代」。

民眾:「我們是陰性的,你們沒有權力強制把我們帶走,不好意思。」
警察:「如果你不執行市政府的命令,對吧,就要對你進行處罰,進行處罰了以後,要影響你的三代。」
民眾:「不好意思,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

最近北京好幾所大學爆發學生遊行,抗議封校。其中北京師範大學的遊行催生出火遍網絡的最新口號:「大楚興陳勝王」。這原來是公元前209年,秦朝末年陳勝吳廣起義前的「暗號」,從此揭開了農民起義的序幕。

短短四年,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落差?

旅澳台灣資深媒體人蘇拾瑩:「他們之前是在整個國際環境都對中國很有利的環境之下長大的,所以他們基本上優越感是很強的。然後長期又被中央用民族主義洗腦。一直到最近,真的封城了,那他們就會去看,他們不是腦子笨,為什麼別人不用封,我們封成這個樣子?所以現在就不能忍受,最切身的危及到他們人生的自由。」

除了人身自由,今年的一些事件讓年輕人對言論自由也更加失望。

例如年初的鐵鏈女事件,以及記錄上海封城人道災難的《四月之聲》短片。在這些事件中,民間都與官方展開「反封殺」,努力為人權發聲,索要真相,但最終卻不得不在官方的威脅下刪帖,或遭到封號禁言。

此外,嚴厲的監管加上清零政策讓中國民營經濟大受打擊,企業紛紛裁員,倒閉。另一方面今年高校畢業生破紀錄的達到1076萬人,堪稱史上最難畢業季。

除了國內環境,四年來國際環境也發生了巨變。

蘇拾瑩:「其實最大的變化是國際局勢的變化,那是政治上的變化。中共高層他那個心態,他就覺得他是大國了,所以他在做外交的時候讓各個國家不能接受。所以他是跟各個國家都搞壞。所以造成整個國際局勢對中國的不利。」

另外還體現出中國年輕人近幾年心態變化的,是網絡流行語。

延續2018年的「內卷」,2021年年輕人流行說「躺平」,而今年他們最新發明的詞叫「潤」,也就是英文Run的諧音,意思是逃離中國,移民去發達國家。

已經成功「潤」到海外的陸先生表示,人們不是忽視社會責任,而是看不到希望。

「潤學」成功者 陸先生:「比如我呢,相對覺醒的早一些,也試圖去改變、犧牲、努力。但是發現問題真的是根深蒂固。就是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搭進去,其實也改變不了。有的人他也明白,但是他總對國內那個環境還有一絲幻想,但是現在的這些情況呢,這個幻想基本上絕大多數人都破滅了。所以說這個『潤』才提上了日程。」

陸先生表示,中共掌握的統治術,就是殘酷對民間進行壓榨和傷害,這使得中國的人群很複雜,有人覺悟;有人漸漸變得沒有想法,只想活著;還有很多人,想潤也潤不了,最終很可能和當局拚個魚死網破,導致社會性的抗爭事件。

編輯/尚燕 採訪/易如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