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酸檢測常態化 兒歌《做酸酸》引發爭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25日訊】中共推行核酸檢測常態化,幼兒園也編出兒歌《做酸酸》向孩童灌輸做核酸,引發爭議。有網友哀嘆:「感覺真要世世代代做下去了。」也有網友譴責官方宣傳太弱智,呼籲「救救孩子!」

(微博截圖)

5月24日,有網友在微博貼出一張幼兒讀本的照片,一首兒歌《做酸酸》的歌詞寫道:「紅管管(紅蓋的採集試管)、白簽簽(白棉簽),一起排隊做酸酸,做完酸酸吃飯飯,吃完飯飯等單單,單單出來,繼續排隊做酸酸,在家待著防冠冠(新冠病毒),不能出去胡竄竄,胡竄竄可能得冠冠,弄不好要躺板板(躺棺材)。」(點擊觀看視頻

這首兒歌令許多網友無法接受,直呼:「救救孩子······」「對這麼小的娃娃搞訛詐恐嚇真的好嗎?」「樓下大白喊做核酸的時候就播放這首歌。」「感覺真要世世代代做下去了。」「『做酸酸』要成為長久國策了。」「這是有病病!」

中國核酸檢測常態化 各大城市建「採樣圈」

中共目前在實施和全球其它國家都不一樣的「清零防疫」政策,並開始推行核酸檢測常態化。

5月2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發言人米鋒在記者會上稱,中國省會和千萬級人口以上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展開核酸定期檢測,重點行業和人群還要加大檢測頻次。

據陸媒報導,目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太原、杭州、大連、武漢、無錫等超10個城市已實施核酸檢測常態化措施,構建核酸「採樣圈」。

其中,上海布局了9900個便民採樣點和流動採樣點;杭州採樣點在1萬個以上;安徽合肥要求全市居民每五天一次核酸檢測;河南省要求所有居民每48小時做一次核酸檢測。

遼寧大連市核酸檢測採樣點全面啟用,居民每七天要進行一次核酸檢測;安徽蕪湖市要求所有人員每五天至少進行一次核酸檢測。

深圳按每3萬人建設一個檢測點的標準,高峰時期設置了近7,000個核酸檢測點;太原已設置2,022個採樣點;無錫啟用了2,634個核酸檢測採樣小屋。

北京市規定,進入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及其它社會單位、商務樓宇、商場超市、賓館酒店、餐飲飯店等公共場所,須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2022年5月25日,北京市民排隊做核酸。(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核酸檢測消耗醫保、財政引關注

中共實施核酸檢測常態化,大量消耗醫保、財政資金引發外界關注。

華創證券宏觀研究團隊日前指出,據非官方統計,結合檢測量和單價變化,測算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至今,核酸費用約3,000億元(人民幣,下同),今年前4個月已花費近1,500億元。其中,80%由醫保負擔,各級財政需支付約20%。

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日前發表研究報告,根據大陸核酸檢測的單位價格估算出,如果中國所有的一線和二線城市都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則每個月的核酸檢測費用上限可達1,436億元,約合每年1.72萬億元,占2021年GDP的1.5%,公共財政收入的8.7%,高於2021年中共1.37萬億元的軍費開支。

自媒體「財商天下」表示,核酸檢測的錢來自兩個地方,財政和醫保。政府的財政來自稅收。而醫保,也是從個人購買的保險上出。而政府沒錢了,不是變相多收稅,就是會發行債券,又或者是多印點鈔票,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最終是由中國百姓買單。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對新唐人表示,中共政府是通過核酸檢測的名義把財政的錢花出去,通過這種名義來大量斂財,中國的這個防疫政策,其實已經被勢力集團給壟斷了,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這樣防疫的。

今年2月,哈佛學者黃萬盛的一段談話錄音在網絡曝光,他披露中共權貴利益集團利用核酸檢測和疫苗接種,大肆斂財。「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

黃萬盛說:「我們這些領導的(白)手套和家屬們,染指核酸的試劑,導致只要有一個兩個病例,就會把整個區域,全民去做核酸檢測。它要的是核酸的採購量,只有採購量才有利潤。」

中國核酸檢測行業利潤驚人

在中共清零防疫政策下,經濟嚴重受挫,各行業都陷入困境,唯獨核酸檢測行業利潤驚人。

據中國證券報統計,截至4月27日,29家新冠檢測公司發布一季報,有2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占比超過7成。其中11家公司的淨利潤同比增長超過了100%,最高增幅超過了3,000%。

金域醫學占中國核酸檢測一半以上的市場。據財報顯示,金域醫學2021年度營收超11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88%,淨利潤超22億元,同比增長47.03%。

目前,中共當局要求核酸檢測常態化,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這意味著核酸檢測機構迎來巨量訂單。

王赫認為,常態化的核酸檢測是清零政策的加強版,就是不停的折騰老百姓。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