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海油從歐美撤資 北京加速內循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17日訊】俄烏開戰以來,中共對俄羅斯的態度一直是曖昧不明,但一連串的行動,卻暴露出了內心的膽戰心驚。最近就有消息傳出,中國最大的海上油氣生產商中海油,正在準備退出在英國、美國、和加拿大的業務,原因就是,擔心這些資產可能成為西方制裁的對象。而且在幾天前,包括中海油在內的中國三大國有石油企業,已經對俄羅斯的交易按下了暫停鍵。

另外也可以看到,俄烏開戰後,國際上大的電信公司都在陸續撤出俄羅斯,中共企業華為原本有了趁機坐大的機會,但是,華為卻表現的異常謹慎,甚至也在最近宣布,暫停接收俄羅斯的新訂單。

從中共最近的操作來看,是一直在忙著後院救火,也在為脫鉤做着準備,與此同時,中共還忙著在東南亞尋找新的出路。那麼,中共都有了哪些計劃?又是否能夠成功呢?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內容。

擔心遭制裁 中海油從英美加撤資

我們先來簡單看一下中海油的情況。

2013年的時候,中海油以150億美元,收購了加拿大卡爾加里的尼克森能源公司(Nexen),因此獲得了北海資產,這也是中海油迄今規模最大的一筆海外收購。而尼克森的資產,包括勘探、開發,以及在產項目,分布於加拿大西部、英國北海、墨西哥灣等多個地區。中海油也因此把業務帶進了英、加、美三個國家。

目前,尼克森公司在美國的鷹堡(Eagle Ford)和洛磯山脈頁岩盆地擁有資產,還持有墨西哥灣兩個大型海上油田的股份。在加拿大,尼克森的主要資產,是位於亞省長湖(Long Lake)和懸石(Hangingstone)兩個地方的油砂項目,這些資產每天生產大約22萬桶石油當量。

而在英國,中海油的全資子公司,是英國北海Buzzard油田的運營商,擁有43.2%的股份,該油田是英國產量最高的油田之一。

在3月底的時候,彭博社報導了消息人士的說法,中海油聘請了美國銀行,準備出售位於北海的資產,價值30億美元。而在有意退出西方國家的同時,中海油卻正在尋求收購拉丁美洲和非洲的新資產,並希望優先開發巴西、圭亞那,還有烏干達的大型新油田。

消息人士還提到,中海油計劃,可能在4月中下旬的時候,在上海證交所上市,中海油還在招股書中,提到了自己可能面臨更多制裁。

那麼,中海油以前被制裁過嗎?沒錯。

在2020年11月,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川普)簽署了一項行政令,禁止美國人投資「有軍方背景的中國企業」,而中海油,就在這個「黑名單」中,對中海油的投資禁令是在去年3月9日生效的。

這之前,在去年的2月26日時,美國紐約證交所決定,正式啓動中海油美國存托憑證(ADS)的摘牌程序,緊接著在3月9日,中海油美國存托憑證就被停止交易了,去年10月22日,中海油從紐交所退市,隨後,中海油也從加拿大的多倫多交易所退市。

增12家中概股恐遭退市

這是去年的事了,美國當時的制裁,還主要是針對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而中海油的黯然退場,也只是類似背景的中企的一個縮影,今年,中海油又在進一步的退出西方國家,可以想像,中共的大型企業,它們在海外的觸角正在不斷被斬斷。

而在今年,美國的制裁動作更是層層逼近,中國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企業,正在面臨退市威脅,從3月份以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已經公布出了23個被列入到「預摘牌名單」的中概股公司,名單中包括了微博、搜狐、百度等中國知名企業。

幾天前的12日,美國證交會,還剛剛公布了最近的第四批名單。新名單中的12家企業,如果不能在5月3日之前,提交自己滿足了上市條件的證據,就會被轉入到「確定退市名單」中。

根據《外國公司問責法》,被列入到「確定退市名單」中的公司,需要在3年之內提交美國證交會需要的文件,如果該公司沒有提交、或者是提交的文件不符合要求,理論上將會在披露2023年的年報之後,也就是2024年的年初面臨退市。

事實上,這之前,美國已經忍了十年了,但隨著美中貿易戰的開打,美國越來越不想忍了,因為美國確實認識到,在當前的國際大環境,還有中國的內部環境下,美中要是真的金融脫鉤,受不了的還是中共。

所以,在美國證交會堅持的審計原則下,中共雖然抗議了一年多,但現在,中共還是不得不做出讓步。前不久,中共證監會發布了一個修訂中國企業境外上市的徵求意見,明確會通過跨境監管合作機制完成對中國企業的審計,並提到,中共證監會等機構會提供必要的協助。

自從中國加入WTO開始,因為美國對中共一直都是只說不做的綏靖政策,中共也是吃準了美國的套路,但美國這幾年祭出的各種脫鉤動作,再加上這次美歐對俄羅斯的嚴厲制裁,中共現在是確實擔心了。

美國的制裁 達摩克利斯之劍

大家看到,最近俄羅斯媒體披露,華為已經暫停接受俄羅斯的新訂單了,並且要求俄羅斯員工休假一個月以上,還裁減了營銷部門的員工。

在這之前,因為俄烏開戰,蘋果和愛立信,還有諾基亞,都已經先後宣布撤出俄羅斯,市場曾猜測,華為或許會趁機擴大在俄羅斯的市占率,不過,華為也表現的異常謹慎,原因也是沒辦法,因為華為目前的很多手機組件,都還是要獲得美國政府的許可。

這之外,就是我們開頭提到的中國三大石油公司,也都暫停了對俄羅斯的投資。據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說,中國的「三桶油」,就是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只會履行現有的俄羅斯石油合同,但會避免簽訂新合同,雖然價格十分優惠。

早前,路透社也報導說,中共外交部召見了這三家能源公司的高層管理者,審查他們和俄羅斯合作夥伴的商業關係,以及在當地的業務。中共外交部還提醒這三家公司,不要貿然購買俄羅斯資產。另外,中石化也已經叫停了一個投資5億美元在俄羅斯建設新天然氣化工廠的談判。

中共國企進退兩難的困境,也說明了中共目前面臨的困境,那就是一邊要面對合作關係上不封頂的俄羅斯,另一邊,又擔心會受到美國等國家的二級制裁。

大家知道,美國針對中共對俄烏戰爭的態度,已經進行了多次警告,而在最近,白宮貿易代表戴琪更是表示,美國與中共談判的善意努力,可能已經達到了極限。戴琪提到,從長期來看,中共對美國的貿易挑戰,遠超今天的俄羅斯危機。

13日時,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也在喊話中國,要利用其對俄羅斯的影響力來結束在烏克蘭的戰爭。耶倫也警告說,如果中共目前在關鍵的時候,不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原則,那當中共就這些原則發出呼籲時,就不能指望國際社會給予尊重。耶倫的話非常的一針見血,也把中共擅長的兩面人的角色擺到了檯面上。

與此同時,美國也在中共所謂的底線——台灣問題上,越來越明確表明自己的態度。大家看到,最近,美國國會議員頻繁在訪問台灣。14日,由美國資深聯邦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率領的國會代表團剛剛抵達台灣,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這之前,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也計劃要在4月10日訪台,目前是因為確診染疫進行了延期。

當然,中共外交部也已經表態,「堅決反對美台之間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但是,這種反對,目前似乎也成了空氣。

而且,4月14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還再次重申了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蘇利文認為,中共正在密切關注烏克蘭局勢,以從中汲取經驗。他還強調,烏克蘭和台灣的情況不同,美台關係有台灣關係法作為基礎。那意思就是,美國不會對台灣坐視不理。

美國除了在金融、外交方面對中共施壓之外,同時,美國也開始針對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3月2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對參與「壓迫」少數民族、宗教團體及精神信仰人士的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而在此之前的3月16日,美國司法部已經高調宣布,起訴5名代表中共秘密警察的人,因為他們監視、騷擾和抹黑那些批評中共的在美華人,甚至破壞目標人物競選美國國會議員。

與自由脫鉤 中共建立命運共同體?

可以看到,目前美歐對中共的態度,是非常明確的越來越強硬,雖然中共表面上不肯示弱,但暗自裡,相信也是非常擔憂會有俄羅斯同樣的處境,也因此,中共目前的重心,也聚焦在國內市場,希望減少對世界貿易的依賴。

4月10日,新華社就在發文中再次提到「國內大循環」,文中說,要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還宣稱這是「抵御外部不確定性」的「一個很好的支撐」。同一天,中共外交部還忽然對北約提高了對抗的調門。看來,中共擔憂被脫鉤,又不得不重新撿起了「內循環」的口號。

說白了,中共不得不打著「內循環」和「統一大市場」的旗號,以應對西方國家的脫鉤,或者說準備主動脫鉤。

將來,要是沒了這些西方朋友怎麼辦呢,所以,北京在準備和歐美國家脫鉤之外,正在計劃加強和南半球新興經濟國家,特別是和金磚國家的關係,以保護自己,如果發生制裁,避免受到更慘重的打擊。

比如,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最近對印度展開了旋風式的訪問,希望說服印度總理莫迪,參加今年在中國舉行的金磚國家集團峰會。

另外,北京還希望利用其在東南亞的影響力。在2020年時,東盟取代了歐洲,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共還通過「新絲綢之路」延伸到中東和非洲。

不得不說,這些地區的一些國家,對中共的投資是抱著開放態度,而且其中許多國家,在西方國家和俄羅斯的角力中,都採取了中立的態度。

不過,很多例子也都證明,和中共走得近的政府、政客,最後總是又栽在中共身上。就說烏克蘭吧,有人說,正是因為烏克蘭,才讓中共的軍力加速了20年,中共官媒環球網,還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過,沒有烏克蘭就沒有中共的國防成就。但現在看看,中共是怎麼對待烏克蘭的呢?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