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不願拿槍的戰爭英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11日訊】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今天我們來講講發生在戰場上的神蹟。

約克中士──一人俘虜132人是件難事嗎?
時間倒回100年前。

1918年10月,第一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美軍一支17人的小分隊,在班長厄利(Bernard Early)的帶領下,正在法國阿登森林地區執行任務。任務一開始進行得很順利,不但摧毀了德軍陣地,還順便抓了幾個俘虜。

可就在小分隊押著俘虜返回營地的路上,遭到了德軍的伏擊。樹林裡,德國馬克沁機槍噴出熊熊的死亡之火,瞬間捲走了9位兄弟的性命。剩下8人躲在一處壕溝裡不敢抬頭,俘虜們也趁機逃走了。然而這些俘虜沒想到的是,沒過多久他們還會乖乖回來,自願再當這些美國大兵們的俘虜。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就是在副班長艾文‧約克(Alvin Cullum York)身上發生的神蹟了。約克來自美國南部山區一個名叫「野狼谷」的小山村。那裡民風彪悍,人人尚武。村民們多以打獵為生,男人們個個都是神槍手。而約克則是神槍手中的神槍手。村裡每年的「打山雞」比賽,只要有他在,冠軍頭銜向來不落他人。而他百發百中的戰績,也一直是無人能破的紀錄。

不過山雞可以打著玩,人可不能隨便殺。所以當徵兵通知單寄來的時候,約克犯難了。作為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約克是真心不願上戰場。因為《聖經》上明明白白寫著「你不可殺人」嘛。於是約克找牧師商量,以「違反宗教理念」為理由遞上了拒服兵役的申請。可惜申請很快被駁回了。約克無奈換上了軍裝。

不過到了連隊,約克還是不死心,跟連長談,跟營長談,一句話,就是不想上戰場。可惜長官們就是不放他走,還語重心長地跟他說:「孩子,戰爭中殺戮難免,但是情有可原;我們所從事的聖戰將要把歐洲的人民從邪惡的德意志帝國中解放出來。」

約克萬般無奈,只好上了戰場。不過就是這樣,在前面衝鋒陷陣的士兵中間,你肯定是看不到約克的身影的。

然而今天,眼看著戰友們在德軍砲火下像除草機前的雜草一樣倒了下去,班長厄利也犧牲了,作為副班長的約克再也沒辦法躲在後面了,因為剩下的7個兄弟都得靠他了。約克定了定神,大著膽子探出頭看了看,對方大概有二三十個機槍手,離他們的距離不到20米。約克當時手裡正掂著一把步槍,也不知道裡面還有多少子彈。不過那時他心裡清楚的是,他要是再不出手,剩下7個兄弟跟他自己的命就沒了。

說時遲,那時快,約克一個箭步竄了出去,端起M1903春田步槍開始射擊,以他的功力,這麼點距離,根本就不需要瞄準,只見他彈無虛發,一會兒功夫就撂倒了對方21名機槍手。一邊打著,約克嘴裡還一邊大聲嚷嚷:「投降,你們都投降吧。」然而這時,他忽然發現,子彈用光了。

德軍見這邊啞了火,估麼著是他沒有子彈了,為了要看看對面這個神槍手到底是何方神聖,德軍決定衝過去捉活的。短暫沉寂之後,一隊德國士兵,大概六七個吧,端著帶刺刀的槍魚貫而出。看來這是槍法拼不過,想仗著人多,動手來抓他了。

約克摸了摸身上,居然還有一把M1911手槍。他立刻拎起手槍,從最後一個士兵開始點射,照例還是彈無虛發,幾秒鐘的功夫,把這一隊德國人也都放倒了。

這時,約克忽然聽到自己身後有動靜。轉身一看,一位德國軍官正臉色煞白地看著他,手裡端著的槍還冒著煙。這位軍官是位少校。後來他說,他當時是想趁前面的人吸引了約克的注意力,自己包抄到他後面,乘機結果他的。可惜「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沒想到他在人家身後連開八槍,居然分毫都傷不到對方,還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小分隊灰飛煙滅了。

看到約克轉過身來,這位少校立刻匍匐在地高喊饒命。巧的是,約克當時手槍裡的子彈也剛好用完了。不過約克不動聲色,端起架子跟他說:「那你帶著你的人投降吧。」這位少校不知是被眼前的神蹟震撼到了,還是真心厭倦了戰爭,連聲說,「好好好,這裡的人都歸我管,我去叫他們投降。」

然後他站起身來向著那邊喊話。不一會兒士兵們就三三倆倆地過來了。大夥數了數,好傢伙,居然有132人,而且個個伏首貼耳,很聽話,不用繩子栓,也不用鐵鍊綁,乖乖地跟著他們去了連隊大本營。

那時連長正在暗自傷神,覺得他們這一隊人肯定都沒了。看到約克他們居然神氣活現地回來了,而且還帶了這麼一大隊心甘情願做俘虜的德國人,連長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神蹟啊,這不是神蹟是啥?

不久以後一戰結束,約克回國成了戰爭英雄,國家給他頒勛章,媒體也是各種追捧。他的故事被改編成了電影,扮演他的演員加里‧庫珀(Gary Cooper)還拿到了奧斯卡影帝。

不過約克對這一切都看得雲淡風輕,熱鬧過後,回老家結婚生子,做起了快樂的農場主。閒暇時間打打山雞,或者以自己的影響力為家鄉人募點資金,做做好事,鋪橋修路,開辦學校什麼的,平靜安寧地度完了餘生。

戴斯蒙德‧多斯──懸崖上的軍醫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二戰時期。

曾經有個流傳很廣的小故事,說有一天大海退潮,海灘上有不少小水窪,裡面滿是擱淺的小魚兒。陽光灼烈,這些小水窪很快就會被烤幹,魚兒們也就會死去。

一個小男孩正在一條一條地把這些小魚拋回海中。旁邊有人看著沙灘上密密麻麻的小水窪,笑著說:「你救得過來嗎?」

小男孩抓住一條小魚扔向大海說:「這條可以!」轉身又抓住一條說:「這條可以!」再甩出去一條說:「這條也可以啊!」

戴斯蒙德‧多斯(Desmond Doss)就是這樣一位在戰場上救魚的小男孩。

多斯從小受媽媽的影響,也是位虔誠的教徒,而且早年曾經發誓不拿武器,不殺人,恪守《聖經》的戒律。然而,戰爭來了,跟約克一樣,多斯也收到了徵兵通知單。不過多斯倒是沒有拒絕入伍,他只是拒絕拿槍。這可讓長官們犯了難,思來想去,最後讓他做了一名軍醫,雖然多斯參軍前的職業其實是個木匠。不過多斯本人對此表示滿意。又盡了保家衛國的義務,又維護了信仰,兩全其美。然而長官們沒有想到,多斯本人更沒有想到的是,幾年之後他居然會以軍醫的身分獲得了美國最高軍事勳章——榮譽勛章(Medal of Honor)。這個勛章只授予那些「在戰鬥中冒生命危險,在義務之外表現出英勇無畏」的軍人。

那麼這位業餘「軍醫」多斯是以什麼樣的資格獲得這枚勛章的呢?

這就不得不說二戰中太平洋戰場傷亡人數最多、也最為慘烈的一場戰役了,沖繩島戰役。戰役共進行了82天,盟軍傷亡人數超過8萬。

1945年4月,多斯所在的步兵師奉命去攻占島上的一處斷崖,也就是2016年奧斯卡熱門電影《血戰鋼鋸嶺》裡的鋼鋸嶺。這部電影就是根據多斯的故事改編的。當時任務完成得很順利,他們當夜便拿下了斷崖。然而不久日軍就開始猛烈反撲,造成大批美軍傷亡。部隊接到命令開始撤退,但多斯一個人不顧安危,堅持留了下來。因為陣地上還有不少傷兵。多斯要是不管,這些傷兵就沒有活路了。

多斯冒著砲火把傷員們一個個抬到懸崖邊上,用繩結做成的擔架把他們從懸崖上放下去,交給友軍。他每送走一個,就祈求神讓他再救一個。當時在下面接應的兄弟看到懸崖上源源不斷降下來的傷兵都驚呆了。最後多斯不僅救出了全部75名的傷員,而且自己也奇蹟般地生還,只受了點輕傷。

而這並不是多斯唯一一次不顧自己安危救助傷員。事實上,在整個戰役期間,多斯都在儘力搶救每一名傷員,而且拼盡全力將他們帶回軍營,不管傷員的傷勢如何,只要他還活著,多斯就一定會救。

在授予多斯榮譽勛章的表彰書裡描述了多斯在這次戰役中更多讓人感動的瞬間:

5月4日,多斯在手榴彈雨中前進到離敵軍8碼(7米)以內的距離,為4名傷兵包紮傷口,然後在砲火中分四趟將他們疏散到安全地帶。

5月5日,他又爬到離敵人陣地25英尺(7.5米)的地方救助一名嚴重炸傷的傷員,並在敵人的砲火下把他抬到100碼(90米)的安全地帶。

5月21日,他一直暴露在火力之下,為傷員提供援助,直到他自己被一枚手榴彈炸到重傷。他沒有從掩體中叫來另一名醫護人員,而是自己包紮傷口。等了五個小時後,擔架隊才趕來。然而,中途多斯看到有一個傷勢更重的人,就從擔架上爬下來,指揮擔架隊先把那位傷員給抬走了。

在等待擔架隊回來時,多斯再次被擊中,左臂被打成粉碎性骨折,體內嵌入17片彈片。他以驚人的毅力將一支步槍槍托綁在他破碎的手臂上作為夾板,然後在崎嶇的地面上硬是爬了300碼(270米),自己回到了救助站。

之後,多斯跟隨美慈號戰艦撤離,回到美國之後被杜魯門總統授予了榮譽勛章。表彰書最後說:

在極端危險的情況下,一等兵多斯以其卓越的勇氣和不屈不撓的決心挽救了許多士兵的生命。他的英勇遠遠超出了職責範圍,他的名字因此成為整個77步兵師的一個像徵。

跟約克一樣,退役後的多斯也是淡泊名利,以一個普通人的身分平安度過了一生。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了。兩位戰爭英雄的故事,有沒有給您一些啟發呢?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