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南海直接指揮上海清零 將付巨大代價

上海疫情急劇攀升、上海市民發出各種哀聲之際,4月3日,中共解放軍報刊載了一則消息:4月3日,軍隊抽組衛勤力量2000餘人,支援上海市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此次抽組的衛勤力量來自陸軍、海軍、聯勤保障部隊所屬7個醫療單位,抵達後將迅速開展醫療救治、核酸檢測等工作。這則消息馬上讓人聯想起了當年的武漢。

據2020年3月中共官媒報導,從1月24日除夕夜開始,中共軍隊先後派出3批共4000多名醫護人員馳援武漢。4月16日,官媒再度報導,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圓滿完成任務回撤。顯然,軍隊的派出和撤回,即一切的調動,全部需要得到身為軍委主席習近平的批准。這也再次印證了筆者在此前《各地醫護特警物資馳援上海說明什麼》一文中的判斷:北京中南海高層應該已然介入,並且是在直接指揮上海清零抗疫之戰。

在軍方醫護抵達上海的同時,更多省市醫療隊也前往上海支援。除了之前文章提到的浙江、江蘇、安徽、北京、西安醫療隊外,根據人民日報4月4日的報導,「國家組建醫療隊援助上海,多個省市醫療隊已經抵滬」。如天津派出了包括醫生250人、護士1250人及12名管理人員,共計1512人的醫療隊,他們將加入方艙醫院。此外,天津還準備了約500人的核酸採樣隊伍,可隨時支援上海核酸採樣工作。另有6輛滿載著50萬件抗疫物資的貨車已抵達上海。報導指,國家援滬醫療隊另有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江西、海南等省市的醫務人員。

可以說,沒有中南海最高層的命令,上海不會驟然改變防疫政策,不會宣布全員封閉,山東特警、軍方醫護以及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乃至物資,不會如此迅即地支援上海。按照官媒此前武漢抗疫時的說法,習近平指揮發起一場「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他在疫情嚴重階段,「日夜牽掛疫情防控工作,每天以各種方式作出指示批示」。現在面對洶湧的上海疫情,大概也是如此吧。

從目前曝出的情況看,上海染疫人數是很多的,即便從官方公開的數據也是如此,如4月4日上海官方通報中稱,3日新增425例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和8581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累計上海無症狀者超過五萬,考慮到還有相關密接人員,真實數據想想都很驚人。

而3日上海一則未經證實的微信內容更有驚爆內容:A:不看演唱會麼?B:剛剛護士小姐姐和我說,黃浦區80000多的採樣,陰的管子只有700多個,太嚇人了。A:真的假的,我也看到了。B:剛剛護士小姐姐告訴我的。雖然筆者無法證實真假,但從中南海派軍方和多省市醫護人員援助上海,足以證明情況堪比甚至超過當年的武漢。

由於上海作為擁有兩千多萬人口的特大城市,在中國經濟發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染疫人數又多,中南海高層要想實現徹底清零目標,恐怕絕非易事,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一篇剛剛在網上推出的題為《一場決定中國命運的大決戰即將在上海拉開序幕》(以下簡稱《大決戰》)的文章,就在傳遞路線之爭已有分曉,中南海要跟疫情決一死戰,「賭國家的命運,賭軍隊的命運」,或者說賭中共政權的命運。文章透露了如下重磅信息:

一、「目前上海幾乎沒有一個街道無陽性,形勢危急,勢如累卵」,所以「必須馬上全民檢測,甄別陽性,隔離患者,阻斷傳染」。

二、中南海高層正舉全國之力要打贏這場抗疫之戰,軍隊和16個省市十萬人馬馳援上海,其中已經動員的解放軍約萬人。除了軍方醫護人員,在上海駐紮的武警官兵也已經動員,加入封控、檢測、後勤補給等一系列任務。

而軍方出動,代表著所謂是否「清零」的路線之爭已經塵埃落定,接下來就是跟疫情「決一死戰」的時刻了。這一戰,「是決定國家和民族命運的決戰」。

三、國家機器全力開動,運送人員和物資。文章指,3日,已經有超過150架民航客機,10餘架軍機,數十列高鐵運送馳援大軍抵滬。「人員和物資運輸的密集程度,超過了俄烏大戰中俄國運輸能力的數倍。」「短短兩天時間,動員了如此大規模的人力、物力、運力,可以說國家在這場國運之戰中已經傾盡全力。」

四、十萬大軍趕到上海,要在36個小時之內,完成對2860萬上海居民的檢測,「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查盡查,應治盡治」,上海本地以及周邊省市已經做好接受轉運陽性病人的準備。要在4月11日社會面清零, 4月18日可以有條件的重新開放。

網上一份「關於從上海市轉運人員至杭州市等6個地市集中隔離的通知」的特急文件,也再次佐證了上海疫情的嚴重性和《大決戰》一文透露的真實性。

文件中稱將「由杭州市、寧波市、湖州市、紹興市、金華市、台州市為上海市密接、次密接等提供儲備隔離場所。其中,計劃向杭州市和寧波市各轉運10000人、向湖州市和台州市各轉運2000人,向紹興市和金華市各轉運3000人。杭州市和寧波市須於4月3日中午12時前做好首批各5000人的隔離準備工作」。這無疑是按照中南海要求的「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查盡查,應治盡治」的要求,將上海人分類隔離。

中南海在上海疫情的大決戰在兩週後能否「高奏凱歌」,筆者並不樂觀,因為有的人病毒的潛伏期長,可不是36小時之內就可以檢測出來的,但筆者完全相信,即便沒有徹底社會面清零,但一貫造假的中共媒體一定會大唱讚歌,稱頌上海抗疫的巨大勝利,指揮的英明等等,即便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估計現在中共媒體已經在提前準備如何唱讚歌了。

然而,如此的「大決戰」必將付出慘烈的代價。首先是註定引起上海市民、各級官員的極大不滿和反感。迄今上海防疫出現的各種亂象,已經讓上海人罵聲連天,讓各級上海官員、尤其是基層官員怨氣衝天,最近電話曝出的上海疾控中心主任和某基層瀕臨崩潰社區主任的錄音,就將矛頭直接指向防疫政策的不科學、政策的混亂,領導不接納科學建議等。

在包括張文宏等上海專業人士看來,「防疫不是目的,讓人民安定才是目的」,因此他們認為,對於眾多無症狀感染者而言,有條件可以居家隔離,而且一週後就可康復,最好不要去條件差的方艙醫院等隔離場所,造成交叉感染。

可以想見的是,中南海指揮的這場防疫「大決戰」,一定要將所有無症狀感染者和密接、次密接者全部隔離,那麼在隔離期間發生感染怎麼辦?生活條件如何能保證?有多少父母和孩子、家人要分開?有疾病的患者怎麼辦?有多少人可能死於隔離中的不確定因素?正如一些上海人所認為的那樣,疫情引發的次生災害可能遠遠高於感染病毒本身。而在這個過程中,有多少上海人可以忍受下去?有多少上海人進一步看清口中喊著「人民至上」的黨,是如何漠視生命的?這無疑將進一步動搖中南海的執政基礎,帶給中共的是巨大的執政危機。

其次,上海封城不僅給上海經濟以重創,同樣給中共重創。如今受疫情影響,黃浦江密密麻麻停滿了來自各地、各國的貨輪,而作為全球第一大貨櫃港口的上海港的集裝箱貨物運轉受到直接影響。有從業人員表示,如今集裝箱卡車貨運基本處於「半癱瘓狀態」。

不久前深圳封城一週損失600億,上海損失的將註定遠超這個數字。近日,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團隊利用中國近200萬輛貨車定位的數據研判封城影響,以實施封城的城市占中國大陸GDP兩成作為基礎,認為封城會導致中國每月損失至少460億美元,也就是相當於GDP3.1%的經濟產值。如果更多城市仿效上海及實施更嚴厲的居家措施,經濟成本將倍增。

研究團隊成員、中大經濟系教授宋錚表示,中國採取的封控措施比其他國家強硬,經濟成本也更高昂,每月損失3.1%GDP只是保守估計,如果算進對全國通脹的影響和供應鏈的溢出效應,影響會更嚴重。僅上海的嚴格封控就可能使中國的實際GDP減少4%。

第三,上海封城造成的負面國際影響不可小覷。作為許多外國企業和外國人喜歡的大都市,上海如此嚴格的舉措,將可能促使更多外企、外國人離開上海,且避免再投資。近日看到有微博中的企業主說,很多外企,包括一些老客戶下半年的訂單都沒有下,很令人擔憂。

那麼為什麼明知會造成巨大損失,中南海依然在上海要實現清零目標呢?或許,正如《大決戰》一文所透露的那樣,這是路線之爭,即是上海與北京不僅僅是在抗疫問題上之爭。如果上海仿照西方的「與病毒並存模式」的抗疫方法占據上風,將對一直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的中南海是重大打擊。這絕不是北京所希望看到的,因此,才有「是決定國家和民族命運的決戰」之說法。

當然,借上海疫情之亂接管上海,中南海高層可以進一步削弱反習的江派在上海的政治、金融等領域的力量,將上海人隔離,也是在加強對重點人員的管控,這或許也是中南海的主要目的之一。

或許,在一週或兩週後,官媒會宣告北京的勝利,但無論是從民心、經濟、國際影響來說都難言說勝利,更何況無影無蹤的病毒隨時可能出現,戳破「勝利」的假象,而江派和其它反對力量是否會借民間和國際不滿聲音,對中南海逼宮也未可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上海抗疫大決戰,付出的代價十分慘重,同時,習江博弈將進入更為激烈的決戰階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