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警惕中共一直在進行中的核突圍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信宇編譯

美國空軍大學(Air University)的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The China Aerospace Studies Institute)最近發布了一些疑似洲際彈道導彈(ICBM)發射井的高空照片,該發射井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

該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是最近幾週媒體紛紛報導的(中國)三個發射井中的第三個。美國戰略司令部(STRATCOM)司令查爾斯·理查德(Charles Richard)將軍上週宣布,中共正在通過加速生產和部署核導彈、彈頭以及核指揮和控制基礎設施,追求前所未有的「核突圍」。

據「美國軍事新聞網」(American Military News)報導,「理查德指出了中共核能力的其它幾項進展。他認為,中共正在改進其分導式多彈頭(multiple independently targetable re-entry vehicle,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簡稱MIRV)武器,開發公路機動型洲際彈道導彈(ICBM)發射器,中共的東風-26(DF-26)彈道導彈和094型(北約代號:晉級,Jin-class)潛艇現在能夠攜帶巨浪-3(JL-3)型可搭載核彈頭的潛射彈道導彈(submarine-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簡稱SLBM)。他還指出,中共已將其許多核力量提升至更高的戰備狀態,『其中一些處於預警發射或指揮發射狀態』。」

一些評論家將這個啟示稱為中共引發的最新「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

斯普特尼克時刻命名取自前蘇聯在1957年發射的第一顆軌道衛星,意味著一種觸發機制,即一群人集體意識到需要採取緊急行動,以在某種程度上「追趕」另一個國家,斯普特尼克當時即引發了美國和前蘇聯之間的「太空競賽」。理查德將軍的聲明也提到,中共目前正在建造的新導彈發射井,可能正好促使美國整修其日漸老化的核威懾力量,並加快更新換代進程,同時也需對中共戰略意圖進行重新評估。(註:中共引發的「斯普特尼克時刻」還包括綠色能源、技術實力和核聚變等。)

位於內蒙古的那個新導彈基地儘管呈現的照片比較模糊,但包含的信息量卻很巨大,而帖子下面的評論則更加令人震驚。

「中共在杭錦旗部署了大約30個或更多可能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器,在哈密和瓜州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場也部署了數量可觀的發射器,加上目前中共火箭軍(PLARF)的洲際彈道導彈作戰大隊的力量,預計中共擁有的地基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器庫存接近或超過了美國目前部署的民兵III洲際彈道導彈數量。算上《2020年中共軍力報告》中確定的(研製中的)至少兩艘096型彈道導彈核潛艇(北約代號:唐級,Tang-class),以及保守估計的一個由20架轟-20(H-20)隱形轟炸機組成的大隊,中共未來的戰略核運載系統庫存似乎有望接近美國和俄羅斯的庫存。」

從20世紀80年代初幾乎沒有洲際彈道導彈能力,發展到在短短40年內與美國幾乎持平?甚至在最近的2015年,美國國防部報告顯示,中共的武庫僅有50至60枚液體燃料洲際彈道導彈。但比上述分析更糟糕的是,雖然《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 Treaty)限制美國「在已部署的洲際彈道導彈、已部署的潛射導彈和已部署的配備核軍備的重型轟炸機上擁有1550枚核彈頭」,但中共不受任何核武器限制的約束,繼續抵制與美國進行雙邊核武談判。

譯註:《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簡稱New START)是美國和俄羅斯之間2010年簽署的一項雙邊裁減戰略武器的條約。條約有效期為十年,並可以延期五年。該條約替代了2009年到期的削減戰略武器條約。2021年美俄兩國領導人同意將該條約延長至2026年。

多年來,美國一直認為中共的核意圖符合「最低限度威懾」和「不首先使用」的既定政策;而與此同時,中共正在瘋狂地計劃和執行戰略核力量的重大建設,包括由陸基、潛射和空射洲際彈道導彈組成的完整的核三位一體。事實上,上文引用的2015年美國國防部報告就指出,中共的核戰略可能正在從「最低核威懾」轉向「有限核威懾」,其額外的重點是除城市外還針對核力量。有限核威懾離核均勢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然而有些人早已經放鬆警惕了!

中共火箭軍(PLARF)於2015年12月31日成立,此舉其實反映了中共的長期軍事意圖。但現實情況卻是,幾十年來,中共一直以與美國核均勢為發展目標,但對外則公開否認。在其它許多領域,中共亦採取各種手段,包括各種陰謀詭計,以謀求全球領導地位,而同時極力掩飾真實意圖。與美國(和俄羅斯)在核武器、技術和導彈方面平起平坐,正是中共謀求全球領導地位、主導地位和脅迫地位終極目標道路上的一個中途站,而這才是中共的真正目標所在。

中共的戰略火箭力量從老式的前蘇聯技術加上本土改造加工,搖身一變成為與美國接近的現代化力量,其規模和速度都令外界震驚。

假如中共沒有通過賄賂、腐敗、盜竊和間諜活動等方式從西方獲得技術並改造設計,僅靠中共自身白手起家,進行本土研究、開發、測試和評估,如分導式多彈頭技術或固體燃料火箭設計,將需要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

對中共而言,最富有成效的方式或許是對美國政界和商界人士實施簡單直接的腐蝕,如20世紀90年代中期發生的「中國門」(Chinagate)醜聞。以下摘自2015年發表的一份報告。

「中國門又稱為商業門(Commercegate),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醜聞。它涉及轉讓美國最敏感的技術,包括核導彈和衛星技術等眾多項目,據信是為了換取1996年克林頓-戈爾總統大選連任努力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數百萬美元捐款。」

以下是一份簡要的清單,列出了20世紀90年代中共最終從克林頓政府獲取的利益。
– 一種「戰略夥伴關係」,為向中共轉讓各種技術奠定了基礎。
– 美國製造業工作崗位被轉移至中國,致使中共獲取精密儀器製造和滾珠軸承生產等基礎能力,這是執行美國第12850號行政命令的結果,該命令將最惠國待遇審查權從國會轉移至白宮。
– 先進的導彈技術轉讓,令美國喪失了戰略優勢。
– 衛星發射豁免權,允許中國人發射勞拉空間通信公司(Loral Space and Communications)的衛星,最終將導彈和衛星技術拱手送給了中共,致使在短短一代人時間裡中共幾乎與美國形成均勢。

除上述各種形式的掠奪之外,中共還通過實施「千人計劃」不斷進行間諜活動和技術盜竊。該計劃旨在吸引西方科學家、工程師和學者到中國高科技大學進行學術交流和研究,該計劃由中共教育部和國家安全部控制,有組織地開展學術間諜活動。

但「千人計劃」只是中共工業間諜活動的冰山一角。一部名為「中共工業間諜:技術獲取和軍事現代化」(Chinese Industrial Espionage: Technology Acquisition and Military Modernization)的網絡書籍詳細介紹了針對軍事用途技術(包括核武器能力)的間諜和技術轉讓活動的要素。

1. 跨國公司在中國境內的國際研究和開發(R&D)。
2. 國家技術轉讓中心。
3. 設在美國的中共外宣機構。
4. 在中國境內僱用外國頂級專家(即「千人計劃」)。
5. 監控和利用「學成回國」的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
6. 「海外華人」專業人士的貢獻。
7. 公開資源收集(公開資源情報,英文為Open Source Intelligence,縮寫為OSINT)。

而上述各種手段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這一點已在理查德將軍指出的中共核突圍中得到了證實。

結語

近幾十年來,中共發動了一場紀律井然的運動,通過迅速獲得、重新設計和多向整合等方式,將核武器技術融入到一系列高精尖的武器、導彈、監視系統以及指揮和控制能力中。通過盜竊、賄賂和直接購買等手段獲得美國高科技,已經直接導致了中共引發的最新「斯普特尼克時刻」。

中共核力量迅猛發展,已經逐漸與美國形成核均勢,甚至有超越之勢,面對這樣一個日益好戰且咄咄逼人的專制政權,美國及其盟國將如何應對?危機時刻確已近在咫尺,而這一點正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共同認知。

原文:A Nuclear Breakout by Red China Has Always Been in Pla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職務,在中東和西太平洋等地區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退役前是一名上尉。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U.S. Naval Academy),接受了經典的高等教育,並具有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等多重經歷,這些履歷為他此後的政治評論打下了關鍵基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