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地鐵最後倖存者哭訴 驚悚電影再現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28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節目開始前,邀請大家踴躍加入安全視頻平台Youmaker(優美客),我們每一期的最新視頻都會在那裡發出,優美客是一個不受政治審查的平台,朋友們可以放心地安心使用!

如果你有Google帳號,現在只要按一個鍵就可以快速註冊了!非常快速及方便,優美客的網站我們都會放在視頻底下的介紹中!

頭七鮮花祭奠 鄭州人憤怒推倒擋板

昨天是7月27日,也是自7月20日發生洪災慘劇以來的第七天,在大陸民間習俗中,這是遇難者的「頭七」,在這一天,死者的親人朋友都要為死者舉行祭奠,以表達哀悼之情。

但讓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就這麼一點最基本最起碼的人性情感的自然表達,都成為讓中共感到恐懼的對象。

從7月25日起,在發生鄭州地鐵慘劇的沙口路站A、B、C、D4個入口處,就陸續有民眾自發前來放置了一把把顏色素淨的鮮花,以表達對罹難者的悼念。

26日中午,鄭州官方居然派人在地鐵沙口路站各個入口的四周,都擺放了成年人身高的黃色擋板,形成了臨時的圍牆,不讓人看到地面上擺放的鮮花。

一場擋板與祭奠之爭,就此爆發。而一位地鐵倖存者在現場的講述,也再度讓公眾看到,在地鐵慘劇中此前不為人知的內情。

當天晚上,幾位鄭州市民忍無可忍,在舉行了祭奠儀式後,終於鼓起勇氣動手拆除了這些擋板。其中一位名叫王金雷的市民,直接在微信朋友圈裡說,擋板已拆,是自己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為了給逝者照亮回家的路。然後他說自己會在原地等著警車來。果然警車隨後就來了。

第二天上午,政府派人重新將擋板給圍上,繼續將民眾與鮮花隔絕,想藉此將生者對死者的追懷之情隔絕。不但如此,連大陸媒體財新網的攝影記者陳亮,在拍完一張布滿鮮花的現場照片後也被鄭州市南陽路派出所公安帶走。

這未免就太滅絕人性了對吧。我們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在過去哪怕是罪大惡極的死囚被殺頭了,都允許家屬收屍、安葬,並寄託自己的哀思,何況這些地鐵中的遇難者都是普通民眾,他們難道應該受到比殺人犯還要更嚴酷的待遇嗎?

現在有親屬要祭奠自己在災難中失去的親友,居然都成為封殺、禁止的對象,那一束束弱不禁風的鮮花,難道也可以成為動搖黨國維穩根基的重大威脅嗎?

當局掩蓋「犯罪現場」姐妹哭訴被趕

什麼叫反人類?這就是。我們前面的節目已經分析討論過了,這些死難者實際上都是受害者,都是被政府草菅人命的人禍的犧牲品。從這個角度講,鄭州官方的這個行為恰恰證明了它們的心虛,證明了這個地鐵站的本質不是什麼災難現場,而是一次大型犯罪的犯罪現場。

正因為是犯罪現場,所以官方才如此緊張,如此遮遮掩掩,因為如果越來越多的人都來關注這裡,它們的謊言就會慢慢穿幫,這當然讓它們感到恐懼。

儘管官方用抓人來發出威脅,但在27日白天,依然有不知名的鄭州民眾頂著巨大壓力再度拆開了黃色的圍牆,而現場祭奠的鮮花也擺放得越來越多,越來越長。這些花的背後,已經不僅僅是在寄託哀思,同時也是在表達憤怒。

在這種無言的較量中,官方可能是害怕犯了眾怒引發更大事件,最終被迫在27日下午自己派車將所有擋板拆除後拉走。

有形的擋板雖然拉走了,但無形的監控與威脅依然存在。

就在昨天,一對姐妹出現在沙口路地鐵站的獻花現場,當姐姐的在視頻中流淚哽咽著說,自己的妹妹就是最後一節地鐵車廂的唯一倖存者,而她自己是在水淹到脖子的時候往前遊了一個車廂才活下來。她說第一批出去的人全都被水沖走了。

就在她正在艱難講述的時候,畫面外傳來了很清晰的一個男子的威脅,說今天有外媒在啊,你們不要在這裡抹黑。姐妹倆最後只能強忍悲痛默默轉身離開。

社會主義迷人光環背後隱藏的罪惡

這場擋板與拆牆之爭,包括倖存者充滿悲傷的敘述被毫無人性的威脅所斬斷,都讓我想起過去看過的一部名叫《44號孩子》的電影。

這部電影講述了在蘇聯一個偏遠地區頻頻發生兒童被殺事件,但在官方大力渲染「社會主義天堂」的敘事背景下,這樣的慘案被嚴禁報導,政府堅決不承認這是犯罪案件,甚至當地人都不敢談論這個話題,因為誰說誰就可能被扣上給「社會主義天堂」抹黑的罪名,哪怕慘案還在不斷發生,誰都不知道自家的孩子會不會成為連環殺手的下一個目標。

一個良知尚存的安全人員介入了這個系列案件的調查。他本以為最大的危險就是那個殘害兒童的冷酷殺手,但隨著調查越來越深入,他開始意識到,真正的危險來自這個被無數「正能量」的讚美聲拚命擁護的體制。他拚命想追查真凶證明這是駭人聽聞的犯罪,但整個體制都在拚命阻止打壓他,以證明社會主義的天堂裡不可能有如此黑暗的謀殺。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在電影的最後,當男主角與凶手在泥潭中殊死搏鬥,終於制服對方,看到大批警察趕來的時候,身受重傷的他大口喘著氣,用手艱難地指著凶手對警察說了一句震驚所有人的話:「他是為了救孩子而死的,他是個英雄!」

就是因為這句讓人匪夷所思的謊言,讓男主角得到了救助,活了下來,沒有受到當局的清算。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荒謬的一幕呢?原因很簡單,他被迫掩蓋了這個體制的罪惡,他用行動證明了這裡的確就是天堂,這裡沒有殘害弱者的連環殺手,只有救助兒童的英雄,這裡只有偉大和光明,所以體制才放過了他。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如果男主角當時講出了真相,說這個人就是殺害了四十多個孩子的恐怖殺手,這樁駭人聽聞的犯罪在你們這裡已經被掩蓋了很長時間等等……我想可能他不但得不到救助,很可能還會被扣上抹黑社會主義制度、攻擊偉大祖國之類的罪名,被送到西伯利亞的冰天雪地中去自生自滅。

在豆瓣網上,這部電影被歸類為犯罪驚悚片。但明白人都知道,這其實是一部地地道道的政治片,是一部以蘇聯為例子,揭露社會主義迷人的光環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罪惡的影片。

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還向施害者下跪

我們簡單對照一下就會看到,當前的中國大陸,像鄭州這樣的例子隨處可見。諸如「不要給社會主義國家抹黑」、「不要給境外勢力遞刀子」、「家醜不要外揚」等等說法,與電影中那句極具象征寓意的「天堂中沒有謀殺」,有什麼差別呢?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鄭州慘劇的根本原因是人禍,無論是無預警洩洪,還是明知大水漫灌依然下令開動地鐵,都是黨官與體制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在蓄意謀殺民眾。所有不斷重複這類謊言的人,無論有心還是無意,其實都起到了幫助凶手掩蓋罪惡的作用。

也許他們以為這樣可以換來免受體制的迫害,甚至換來某種優待。但最終的結果很可能相反,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體制的鐵錘同樣會砸到他們的頭上。

朋友們可能還記得有位家長,曾經不斷公開發信息尋找自己14歲兒子李浩鳴,也獲得過官方媒體普遍報導。她兒子騎著電動車進入京廣路隧道後一直失蹤至今。

就在今天,這位家長發帖說自己即便在找不到孩子的痛苦中,依然想的是「千萬不能給外媒遞刀子」;她說自己並沒有想要對誰追責,也不想被誰認為是刁民,她甚至對地鐵尋夫那位女子質疑鄭州地鐵有重大失誤的做法也不認同,說「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還表示自己對國家和政府沒有任何意見等等。

但就這麼一位主動配合維護黨和政府光輝形象,甚至都不惜放棄為枉死的兒子討一個最起碼的說法的家長,黨官絲毫沒有因為她超高的政治「覺悟」而對她另眼相待,管理部門照樣不准她查看隧道的監控,照樣讓她在公安局、醫院太平間和殯儀館之間來回奔波,讓她「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麼點最卑微的願望都得不到滿足。

說實話,我看到這些信息的時候,直到現在做節目,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很難說清。只能說,當你眼睜睜看著一個生命,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玩弄於股掌之間,被賣了還在無知中幫其數錢,自己身處極度痛苦的煎熬之中,卻依然對給他們帶來痛苦的人下跪,對想要幫助他們的人卻怒目相向的時候,你很難用簡單的一種可恨或是可憐這樣的感受來形容。

你可能只會覺得,這隻大手太邪惡了,邪惡到似乎搜腸刮肚或翻遍詞典都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詞能夠準確、完整地形容它。無論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你都會覺得似乎程度不夠,不足以形容出這個體制那種透骨穿髓的邪惡。

大陸羽毛球球員陳清晨賽場大爆粗口

好的,接下來我們說說昨天奧運會最熱鬧的一件事,就是中國羽毛球女雙球員陳清晨在賽場上大爆粗口事件。

昨天是東京奧運會羽毛球女雙D組小組賽的第三輪,大陸選手陳清晨/賈一凡對陣韓國選手金昭映/孔熙容。韓國組合先下一城,在初局獲勝後大聲吶喊給自己打氣加油。

隨後大陸選手這邊得分領先後,陳清晨也開始大聲吶喊,只不過她喊的內容震驚賽場內外,她不斷高喊拼音字首字母為「WC」的粗口,而且越喊聲音越大,越喊頻率越高,以至於後來幾乎每得一分都要大喊一次,在整個空曠的體育館裡顯得異常的清晰刺耳。

這個畫面迅速就在網絡上竄紅,甚至進入了微博的熱搜。很多網友對此都感到震驚,覺得一位參加國際最頂級賽事的選手,而且還是一位年僅二十多歲的女子,怎麼會如此放肆,素質如此低下,張嘴就是下三路,居然拿著這種粗口當著全場大喊,似乎非如此不足以激勵自己,顯示黨國崛起的霸氣。

很多人都在斥責陳清晨太丟人了,在國際大賽上秀了下限,把中國人「禮儀之邦」的臉面都丟光了。然後大批的粉紅就開始為陳清晨洗地,說這是「優美的國粹」,是「正能量」;陳清晨的粗口不是粗口,而是百靈鳥一般的「賽場奏鳴曲」,只要能贏球,怎麼喊都可以等等。

陳清晨本人也在輿論壓力下發出微博,說她的叫喊只是對自己一個贏球氣勢上的鼓勵,可能是發音不太好讓大家誤會了,自己感到很惶恐,會去努力調整自己的發音,也會努力專注好下一場比賽,全力以赴不留遺憾等等。

在這份解釋中,陳清晨並沒有說明自己原本的發音是什麼,為什麼會與那句廣為人知的粗口如此相似。我覺得這也沒必要深究。但至少陳清晨這份解釋說明了,她知道作為公眾人物,在鏡頭面前大爆粗口是非常不妥的行為。

陳清晨因年輕少教養?為何沒人提醒

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如果說陳清晨是因為年輕少教養,在激烈的比賽中有點失去理智,那麼場邊坐著那麼多教練、助理、隊友或記者等等,他們並沒有失去理智,也不缺基本的教育。

難道他們誰都沒聽出來陳清晨在喊什麼嗎?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樣的畫面通過直播傳遍全世界會是什麼影響嗎?為什麼他們居然沒有一個人提醒一下陳清晨,說你可能要注意一下發音不要讓人誤會等等?

這只能有兩種原因:要麼就是整個羽毛球隊上上下下,對這種極具「特色」的好壞顛倒的喊叫,早就習以為常,陳清晨可能平時訓練隊內比賽的時候就這麼喊習慣了。

要麼就是大家都看到陳清晨在大爆粗口之後不斷得分扳回局面,於是都抱有相同的想法,只要能贏球就行,素質不素質無所謂,贏球、金牌、獎勵這些東西搶到手裡才是硬道理。至於這樣的畫面對社會產生什麼樣的負面作用,他們就無心去管了。

無論哪種,都凸顯了一個危險的趨勢:中共長年累月的仇恨教育和低俗化洗腦,正在把整個社會流氓化。中共用舉國體制養起來的國家隊,參加奧運會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拿金牌,用金牌來塑造黨領導有方的合法性,用金牌來打造強國崛起的虛假外表,同時也用金牌來作為灌輸民眾廉價自豪感的致幻劑。

正因如此,我們才看到,當中國乒乓球混雙選手在決賽還沒結束的時候,央視居然就已經按捺不住提前播報中國隊已經贏得金牌。只可惜後來日本隊逆轉擊敗中國隊,讓央視大大出了一回洋相。

中央級媒體出現如此低級的失誤,這不是簡單的記者素質問題,這凸顯的是當下危機纏身焦頭爛額的中共,對金牌背後巨大政治提振效應的渴求,凸顯的是中共慌不擇路、飢不擇食的末路心態。

中共一心想要借本次奧運會給自己抹點粉、掙點臉。但是照現在這樣的趨勢下去,我想讓中共出醜丟臉的事情,恐怕只會更多。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