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從防擴散到自衛 中共封城出現3種模式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5日訊】繼湖北武漢等多個城市1月底封城後,溫州、杭州近日也先後祭出人員控管措施。同樣為了防控武漢肺炎疫情,這些城市的作法呈現出防對外擴散、防對內擴散和自衛等3種不同樣態。

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武漢肺炎)疫情2019年底在武漢爆發,初期中共官方始終強調疫情「可防可控」,直到1月下旬,知名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在接受央視專訪時,才指出已出現「人傳人」疫情,全國各地通報的確診病例也隨之暴增。

1月23日凌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市宣布關閉當地機場和車站通道,市民若無特殊原因不得離開武漢,關閉當地機場和車站通道,市內大眾運輸也停運。接著,中共官方也暫停前往武漢的班機、列車和長途巴士。武漢成了這場疫情下,第一個被「封城」的城市。

隨後幾天,湖北境內的黃岡、鄂州和赤壁等城市也陸續封城,13個城市停止市內大眾運輸,上千萬人的行動遭受限制。

這一階段的封城,主要是為了避免春運人流對外擴散疫情。但因當時春運已開跑約2週,全國各地已相繼出現疫情,亡羊補牢的封城,成效差強人意。

而在湖北省外,疫情的另一個重災區出現在相距武漢近900公里的浙江溫州,截至3日,溫州全市共有291起武漢肺炎的確診病例。

溫州之所以災情慘重,除了與當地許多人在武漢經商有關,群聚感染也是另一個重要原因。當地的銀泰百貨世貿店日前就傳出群聚感染,13起確診病例與此有關,其中包括員工和顧客。此外,溫州市政府所在的鹿洲區,也出現了44起病例。

不光是溫州,群聚感染成為新一輪疫情在各地蔓延的主要管道,包括北京、上海等地,都出現類似案例。其中,北京出現41起群聚感染案例,涉及124起確診病例,一度超過全市確診的半數。

對此,溫州2日實施了市民出行控管措施,規定每戶每2天可指派一人外出採購,其餘人員非必要不要外出。市內大眾運輸也暫停營運。

溫州是繼湖北黃岡後,第2個採取上述出行管控的城市。但相較於前一輪的封城,溫州這次的措施較為軟性,即便市民出行受限,但連接溫州的高速公路交流道並未完全封阻,民眾仍能進出當地。溫州的「封城」,是為了防止疫情在內部擴散。

杭州今天也發布了10項措施通告,對全市社區進行封閉式管理。而這又是不同於溫州的另一種「封城」樣態。首先,對於每戶派人外出採購一事,通告中使用的詞彙是「倡導」而非「規定」。其次,無論城內或城際的交通,都仍繼續營運。

杭州台商協會會長周鮑華就直言,杭州還未到「封城」的程度,現階段的重點,是對來自武漢、湖北省和溫州等疫情重災區人車入境的嚴控。不同於武漢和溫州,杭州「封城」是為防範疫情輸入,自衛意味濃厚。

今天下午,山東臨沂也發布了9項出行控管措施,內容和杭州的10項措施大同小異。

9日是中國原定的開工日期,民眾近期將返回工作城市,龐大的人群流動,潛藏另一次疫情蔓延的風險,這也是近期許多城市相繼發布相關措施的原因。

對於非重災區的城市而言,像武漢這樣硬性封城的做法,可能重創當地經濟,也引起爭議。因此,類似杭州這種自衛性的封城,近期較可能被更多城市採用。

(轉自台灣中央社/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