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4日訊】【熱點互動央視北美分台主管被突召回國 背後有何玄機?

近日外媒披露,央視下屬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北美分台出現人事大變動,台長及多名員工被召回北京,須在一個月內離職。此前CGTN剛在美國司法部要求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而另一方面,美國參議院近期發布對孔子學院的調查報告,認為其是中共控制的宣傳機構,建議司法部考慮要求其也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CGTN主管突被召回,背後有何玄機?中共對外輸出的「軟實力」是否正在嚴重受挫?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3月13日,星期三。

近日,美國媒體披露,央視下屬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北美分台出現人事大變動,台長和十幾名員工被突然召回國,並且要求一個月內離職,而之前CGTN剛剛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另外一方面,美國參議院近期發布一份對於孔子學院的調查報告,稱孔子學院是中共控制的宣傳機構,建議司法部考慮要求孔子學院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CGTN的高管被突然召回國,背後有何玄機,中共對外輸出的「軟實力」是否正在嚴重受挫?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橫河、夏小強: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紐約時報》中文網3月11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央視在北美的分支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上週一(4日)在員工會議上,突然宣布召回台長麻靜、一名副台長以及十多名員工。這是麻靜7年前在華盛頓成立這家機構以來,首次出現的領導層調動。

知情人士還透露,被召回的大部分人員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離開美國,返回北京。不過,這家機構這次毫無徵兆撤離大批關鍵人員,搞得員工人心惶惶。特別是替代他們的人,還需要時間辦理簽證。

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今年2月1日提交了註冊文件。麻靜在其中聲稱,CGTN「不參與政治活動」,「享有不受任何國家指導或控制的編輯獨立性」,運作與其它新聞機構「沒有差別」。

不過這一說法受到美國媒體和學者的質疑。《紐約時報》不久前引述CGTN四名現任和離職員工的話說,央視的編輯經常會主導有關中國的報導計劃。美國的雇員有時會頂回去,但如果北京提出要求,那麼他們就別無選擇。

不過,CGTN登記成「外國代理人」後,將不得不披露機構的預算和支出,並在網上包括社交媒體所有平台上,也必須註明它是外國代理的免責聲明。此外,未來CGTN在美國的採訪權限可能也會受限。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想先問問您,很多人都在猜測這背後有什麼原因?這樣大的人事變動非常不同尋常,也沒有給出原因。我想先請橫河先生談談,您覺得為什麼突然之間北美分台的台長和十幾位員工被召回國,這跟之前CGTN剛剛註冊成為外國代理人之間有沒有什麼關連?

橫河:從長遠來看,中共的大外宣現在面臨新的挑戰,由於美國的政策有了重大改變,所以中共的宣傳方面肯定是要做調整的,這是長遠規劃。但這一次CGTN的負責人和一些員工調回國,事出突然,突然到什麼程度呢?一般來說應該有交接過程,現在似乎是叫他們先回去,然後接班的人才來,那接班的人能不能拿到簽證、能不能這麼快就到美國來都成問題,也就是說已經影響到日常操作了。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應該和長遠規劃沒有直接關係;在這個時候這麼緊急調回去。

然後我們看一下,CGTN最近一段時間,能夠發生的最大一件事情就是註冊成外國代理人,註冊要填表,在填表的過程當中肯定有很多問題,我們也看到了;美國是信息開放,任何人都可以上去查。從它填的表格來看,會有一些問題,是不是有人不喜歡所填的內容?

主持人:它聲稱是採播獨立。您是指中間的這方面內容嗎?

橫河:不僅是,還包括財政預算,還有採播獨立,還有誰是法人,就這裡面很多細節填寫方法是很有講究的。那麼這是誰做的決定,填成什麼樣子的,不管誰做的決定,很可能就有人不滿意,所以就緊急把他們調回去了,我覺得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是最大的。

主持人:但是調了這麼多人,還包括十幾名員工。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為什麼?您覺得。

夏小強:我覺得有人說麻靜填的內容「採播獨立」是不是觸犯了所謂「政治不正確」?我覺得恰恰相反;她這個言論恰恰是政治正確。如果在中國國內,麻靜向央視(CCTV)她的上級說「要採編獨立」,她就是政治不正確、大逆不道,但是她現在在美國,面對的是美國政府、美國司法部門,她說的這個恰恰是中共希望她說的話,這就像華為對外聲稱它和中共政府沒有關係、是一家民營企業一個道理。

因為央視北美分社是安插在美國心臟的一個暗釘,她向美國人撒謊應該是黨的工作之一,是沒有問題的。就像《環球時報》是兩副面孔,《環球時報》英文版,針對西方民眾、英文內容,它可以有採訪受中共迫害的異議人士的一些採訪內容,但這些內容在國內絕對不可能出現。所以我覺得它的言論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可能是在於它現在已經在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一旦被美國認定為外國代理人,就進入了美國政府司法部門嚴密監管系統內。

「代理人」就是為他所在國的政府做宣傳的,他的資金投入、支出都要定期向美國政府申報,那麼填表的內容,如果將來在美國的調查中,一旦出現填寫內容有不符合的地方,很有可能會帶來一定的麻煩,甚至有可能追究麻靜的刑事責任。

我舉一個例子來講,2017年,俄國媒體「RT電視台」在美國被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當時RT的主編說,我們如果不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的話,將面臨有可能帳戶被封,我們的負責人面臨被逮捕、面臨刑事問責。並且當時登記、填表內容RT是非政府機構,如實填了政府資助,資金是由政府資助的。

我想,麻靜沒有如實填寫這些內容,所以這是她被召回國的一個可能原因。

主持人:您覺得她沒有如實填這些內容,所以美國司法部可能找她的麻煩,是嗎?

夏小強:對。一旦美國司法部門未來帶來麻煩的話,不是她個人的麻煩,有可能會對中共的外宣、央視在美國的形象受到打擊,這是中共不希望出現的事情。

主持人:您也覺得跟她所填的內容有關!我想問一下橫河先生,您覺得麻靜為什麼要填「採編獨立」?司法部門之所以要求CGTN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是因為它是受外國政府直接資助和控制,所以必須得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為什麼既然登記了還要說自己採編獨立、不受任何政府控制?您覺得這方面她是觸犯了哪一方呢?

橫河:我覺得她這個位子其實是很尷尬的。只要是中國人都知道,現在美國人也都知道了,CGTN就是中共的喉舌,這是沒有疑問的;問題是它又要裝扮成一家中立的媒體,很不願意去註冊。當時美國司法部是要求兩家中共的中央級喉舌去註冊,還有一家是新華社,但是新華社到現在還沒有註冊,我今天去查還沒有註冊。CGTN註冊了,這就有一個問題了,要是仔細讀一下裡面描述的是兩句話,前面一句是什麼呢?我們不同意美國司法部對我們和中國政府之間、跟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關係的定義。她說,我們不同意;我們是獨立採編。

就這麼一段話;前面還有一句。這就是什麼呢?就是她不得不寫這一句話。她不寫這句話那就是更大的麻煩,等於是同意美國司法部的做法。她既要註冊,又不能承認她是中共的直接喉舌,所以她就處於這麼一個尷尬的境地!

就剛才夏小強講的,她這個話是不是能這樣說?!我想她可能是得到許可的,但是話能不能這麼說、她有沒有資格像任正非那樣子說?我覺得她不見得有這個權力!任正非是得到特許的;如果她沒有得到特許,她以為她也這麼說,那也可能就錯了!中國很多事情不見得這件事情是可以做或者不可以做,關鍵是你得到了誰的許可做的,這個很講究,如果她僅僅得到央視(CCTV)的批准,可能更高一層有人不高興,這都可能的。這一次她得罪的肯定是很關鍵的人物,所以才會這麼緊急調回去。我們也不知道!

但是問題是處在她這個位子上,現在最基層替中共賣命的人,哪一頭都討不了好!總要得罪哪一方,而且一得罪起來懲罰性都是很重的,這就是替中共賣命者的命運,越到現在這個時候越是明顯;不是哪一個人、哪一家,就是因為中共現在面臨的情況很特殊,全世界開始在覺醒,這樣的話,尤其像這種喉舌媒體它要「講好中國故事」就非常困難!

主持人:就這個事件剛才二位的分析,有沒有可能是中共大外宣策略的一種轉變,或者跟現在的政治環境有關,我不知道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

夏小強:2008年中國奧運會之後,從2009年開始,中共投入450億人民幣開始大外宣計劃,我們大家比較熟悉的是,當時新華社在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豎立了一個巨型的液晶顯示器,日夜不斷播送所謂的「中國國家形象篇」。這十幾年來,中共一直在大外宣上投入巨大的資金,包括在美國和世界各地建立媒體的分台,新華社分台、CCTV分台,另外就是招聘西方記者,再就是入股和收購西方的媒體,直接買過來。

主持人:財大氣粗。

夏小強:它投入了巨大的資金,大概這十年時間的巨大投入與現在收到的回報不成正比。我們看到中共在美國也好、在歐洲也好,在西方打造的這些所謂媒體,並沒有成為它希望打造成的受到西方民眾和西方社會公眾認可的權威媒體,大家現在還是根本就不相信它說的話,所以它的投入和結果是不成正比;可能資金上也存在一些問題。這是一個方面,它需要調整策略。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是環境問題,特別是川普上任之後,整個以川普為首、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開始對中共的滲透和擴張開始全面反制,包括在經濟層面川普展開貿易戰、在高科技方面抓捕孟晚舟、制裁華為、起訴華為,在大外宣方面遏制中共,重新修訂《外國代理人法案》。

主持人:是重新修訂還是比較嚴格執行這項法案?

夏小強:重新修訂並且開始嚴格執行。面對這種全面反制的情況下,中共可能會調整它的外宣策略。整體來講,我覺得中共的外宣勢頭是越來越弱。

主持人:這個問題您怎麼看,橫河先生,它的整體策略跟這一次人事案的關係?

橫河:整體調整是必然的,當然跟它的效果不好有關系,但是更重要的我覺得是西方開始關注,前段時間,澳大利亞廣播電台(ABC)專門有一篇長篇報導關於中共的大外宣。CGTN重組以後大概也只有兩三年。

主持人:CGTN在美國是7年;你說是在澳洲是嗎?

橫河:不是,CGTN在全世界都有,前一段時間不是在英國招聘350名英國人?記者和編輯,正好大家全都找不到工作的時候,所以好幾千人去報名,這種情況就是它有它的好處、也有它的壞處。它忽然花了這麼多錢收購這麼多,使得很多國家開始警惕起來,加上中共對國內媒體的壓制,和對西方媒體在中國大陸的記者、辦事處的限制作對照,別人就會覺得很不舒服。

其實美國在之前已經提出來一個戰略,叫對等戰略,是國會建議的:你給我多少簽證,我也給你多少簽證。

美國之音只有兩名記者在北京;中國全都是中共的喉舌,沒有政府的媒體,長期保持600人到800人。中共各種媒體加在一起在美國有600人到800人,這個規模就太大了,所以當時就提出來對等原則。顯然美國政府可能不太願意使用對等原則,因此現在想了一個辦法就是要註冊,註冊成「外國代理人」。

美國是言論自由的國家,你只要在這裡報導,你就享有言論自由,那怎麼辦呢?只好就是打個標記。《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規定,一是財政要公開,財政要向美國司法部報告,每半年報一次,明細帳都要公布,都要給司法部。我不知道其它的似乎好像沒有報告,在這之前可能美國政府沒有那麼重視,但這一次很可能是重視了!我覺得她不一定是主動一定要填寫清楚,她也會去查、也會找律師,肯定是美國現在給的壓力很大。

主持人:就嚴格執法。

橫河:一嚴格執法就會露出很多漏洞來。美國就用這種方式,其一,它要面臨的問題是財政要公開,這是中共非常不想看到的,因為中共什麼都是黑箱,其實也沒什麼真實祕密,但是中共什麼都是國家祕密、國家機密;另外,這一次講《外國代理人法案》重新修訂,實際上這一項法案本身還沒有改變,但是其中解釋有很多充實了,在所有的社交媒體平台包括推特、Facebook上面都要打上標記,明顯的標記:是中國政府全額資助。必須要打上這樣的標記。

規定得非常詳細,這麼一來它就又遇到一個問題。它和《人民日報》、《中國日報》不一樣,它是要掩蓋起來,它不想讓人家知道這是中共的中央級喉舌媒體,儘管要查誰都會查到,但是對於絕大部分的聽眾或者觀眾是想不到去查的。它是想混過去,用冒充的方式混過去。

主持人:貌似中立。

橫河:對!這一來對它打擊非常大。我覺得對它最重要的兩個打擊一是財政公開,還有就是運作方面,它必須亮出來是為誰在說話。這是美國政府目前採取的,我不知道將來會採取什麼措施,目前採取的就是這樣的措施,對於像CGTN這一類媒體在美國的生存其實遇到很大挑戰。

主持人:也可能是這一次CGTN確實遞交了不少比較細的財政數據,北京方面非常不滿意。小強先生,剛才你也談到它的宣傳效果不一定好。我去CGTN的YouTube頻道上看了一下,確實它的視頻至少最近的一些視頻點擊量是頗低的,但是訂閱量滿高,60多萬。

夏小強:對,我也看了,60多萬。

主持人:您怎麼看它宣傳效果的問題,特別是北京當局現在要求大外宣媒體都要講好中國故事,您覺得它能講什麼樣的中國故事?

夏小強:它效果不好我覺得很正常。因為任何在西方言論和新聞自由的社會,媒體生存最基本的第一條就是新聞的真實性。媒體是社會的公器,不受政府和任何黨派的控制,被稱為第四權力,可是在中共那裡,央視我們都知道它就是黨的喉舌,它是一個宣傳工具,它本身來講不是媒體,所以不管它如何包裝,不管它在海外、在美國用多麼好的設施和硬件,都不能掩蓋它是中共喉舌的本質。

主持人:為什麼不能掩蓋呢?在海外它可以在某些報導上跟國內的處理不一樣,至少它有一定的靈活性吧,我想。

夏小強:比方說,央視在美國的分台,一般報導經濟、文化、科技、體育好像挺正常,但是一旦涉及到中共政治或者中國社會真相的一些內容的時候。

主持人:敏感話題。

夏小強:敏感話題包括中共高層的腐敗、包括中共迫害人權等民眾迫切需要知道的一些話題的時候,它都是按照中共央視在國內的報導原則嚴格執行的。我們從《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提供一些細節,比如說,他們報導不能夠出現中華民國的國旗在報導中;有一次在報導中出現了法輪功的這個新聞,這是中共最忌諱的一個底線的新聞,他們報導的人員受到上級嚴厲的責備。還有他們安排被中共迫害的異議人士在認罪的節目,他也拿出來;並且在報導新疆集中營的時候,他是美化集中營。所有這一切的報導它都是按照中共的喉舌條文在報導的。

所以說這對中共來講,中共要求要講好中國故事,很有意思,這怎麼能講好中國故事呢?首先說中國故事,什麼是中國的故事呢?中共所營造的歌舞昇平、一片大好形勢,那不是中國故事。中國故事就是中共高層的腐敗、中共貪官貪汙國庫的錢轉移到國外,中共迫害人權、打壓訪民,中共拆遷之後訪民悲慘的生活。

主持人:真實的故事。

夏小強:這才是中國真實的故事。那這些故事能夠報導嗎?所以說它永遠是不可能講好中國故事的,沒有故事可講。

主持人:是。橫河先生,我們看到在《紐約時報》那個文章中它也提到說在有一些編輯上面呢,如果說是央視的編輯要求他們怎麼做,他還有靈活性,有時候可能也並不遵從央視的這種編輯,但是如果是北京讓他們做,他們就別無選擇。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您覺得在這個媒體工作的這些媒體人員,他怎麼去講這個中國故事,怎麼去講好它呢?

橫河:這裡有兩個不同的群體,一個是從中國大陸派出來的,就是原來就在喉舌媒體裡面工作的,那麼他們這一套恰恰是中共不要他們做的,就是說以按照中共喉舌一模一樣的聲音去講的話,那不是講好中國故事。所謂講好中國故事,因為本來這個故事是一個很不好的故事,你要把它講成一個好的故事,那麼這群人他就缺乏這方面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要召很多外國人去。

那麼召外國人呢,這些人他也不是從大學畢業出來,或者是即使大學畢業出來,他在美國受的是民主自由的教育,再加上它僱用了很多都是原來的媒體人,那麼這些人在美國所有的社會各階層當中,最崇尚自由的,其實媒體是其中一部分,他最崇尚自由。結果到了這個地方以後就發現有這麼多的清規戒律,他們日子很難過,他就更講不好中國故事,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樣去編故事。

因為所謂講好中國故事就是把一個很糟糕的故事把它偽裝起來,這是這一批人最不會做的。他們希望他能夠做配合西方人口味的那些故事,但是這些人本身是受西方教育的,他沒有辦法把腦子轉過來怎麼樣來配合完成你的任務。所以這樣一來的話,就是在這個所謂中國故事裡面,就是剛才夏小強講的,就最關鍵的一些人們最想知道真相的東西是永遠也看不到的。

所以對於在裡面工作的人來說的話,這兩群人都很難過,從中國大陸來的這群人是覺得沒有辦法來符合外國讀者的胃口;而對這一批人來說的話,那是無法理解中共的領導意圖。所以這兩邊、這兩部分人都講不好中國故事。所以澳廣的那篇文章的題目叫什麼?題目叫作「永遠不告訴你真相」,就是它這個大外宣就是永遠不告訴你真相。它題目就這樣子。這就是說你要完成這個任務其實是一個mission impossible,就是永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主持人:是,所以現在如果說像夏小強剛剛所說的,中共它這個資金上,對大外宣的資金上也許因為各種原因,或者是國內經濟原因,它沒有辦法提供這麼多資金了,它會發現說它可能要重新去評估這個效率的問題。

橫河:但是這也不是一個,其實不是一個效率的問題,它是你這個編排的內容和要達到的目標永遠不能夠對上,永遠不能夠就是完成這個目標,所以不是一個提高效率的問題。這個效率啊,媒體效率是不能夠用數值,或者是錢來衡量的。你投資下去,你多少收益,這不是說工業產值能夠算出來的,這實際上是跟一個它的自由度有關係。而中共現在要講好中國故事,實際上又限制了很多自由度。

這裡有一個例子,我查了一下,就是最早的時候,雖然說現在西方也在報導說他們是以兩個模版,一個就是俄羅斯「RT」,還有一個是以半島電視台,就這兩個其實也是政府資助的,但是它們其實辦的很成功。俄羅斯電視台其實是辦得相當成功的,但是美國政府要求它註冊。就說如果不註冊的話,你是看不大出來它是一個外國代理人的。那半島電視台就更自由了,半島電視台的各種報導基本上是可以進入主流社會的。所以他們是以這兩個電視台作為模版。

主持人:您是說中共CGTN。

橫河:CGTN,將來是中國之聲。中國之聲是準備把這個和廣播電台又合併起來,把CGTN和廣播電台合起來變成中國之聲。那麼這一來的話,它就要學它們兩個,但是它學不了的是這兩個本身自己真的是採編有非常大的自由度。

所以說作為俄羅斯新聞工作者來說的話,人家說俄羅斯現在怎麼樣威權主義,但俄羅斯的新聞工作者的自由度要比中國的所謂新聞工作者的自由度大不知道要多少。這是兩者根本沒法比較的,如果你沒有那樣的自由度、你沒有那麼多的清規戒律,你當然可以打造成那個樣子,但是就憑現在中共越來越緊的這種控制的話,你想要讓CGTN打造成像RT和半島電視台,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不是說有一個樣子、有了足夠的錢,你就能做到這一步的。

主持人:這個中間的核心的東西你沒有。是,其實說到這個俄羅斯啊,我覺得最近有一個新聞也挺有意思的,就是正好跟您剛才說的那個對等原則相關。我們看到中共它確實充分利用西方社會的這個言論自由,像橫河先生說的,派了600到800名在美國,但是它似乎並不願意給其它國家的記者吧,回饋同樣的自由。

那最近就是俄羅斯一個媒體非常憤怒的揭示出一件事情,說是中共駐俄羅斯的外交官寫信,直接寫信給一位俄羅斯記者,然後語氣非常粗魯,那麼就要求他從俄羅斯的網站上拿下一篇文章。我不知道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這麼一個事情?

夏小強:我覺得這是中共典型的干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一個典型的事例。因為中共在國內已經習慣了控制言論,黨的媒體控制言論。它現在是把這種模式移植到西方和外國去,所以說俄羅斯的反應是非常憤怒的。

主持人:我想就著您這個話再講一下。橫河先生,因為剛才小強說它這是典型的一個例子,確實是個典型的例子。但是因為之前我們談過華為,就是華為起訴美國政府,它其實自身沒有司法獨立的這樣一個東西,但它在司法獨立的國家起訴你,認為你不夠獨立,或者不夠遵循憲法。那您覺得在俄羅斯的,就是在這個媒體自由度的這樣言論自由上,是不是也有個雙重標準的問題?特別是像俄羅斯這個事情體現出來的。

橫河:俄羅斯它倒不是特別的雙重標準。所謂雙重標準的話,就是說如果說它在美國抗議美國政府讓它註冊是封殺它的言論自由的話,那就屬於雙重標準,因為它封殺外國媒體的言論。這個實際上是輸出它的價值觀和它對媒體的看法,就是說媒體應該受到相當限制。所以在這點上跟華為的那個雙重標準還不太一樣。

就說它實際上是兩種情況嘛。原來是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國內它自己封殺自己的新聞,自由媒體,或者是外國的媒體在中國的報導,還有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報導,它要封殺限制。那麼還有一種就是,它肆無忌憚的利用其它國家的自由度,這個在其它國家是很明顯的。那現在俄羅斯這件事情是屬於第三類,就是把它的這種做法擴散到世界各地去。

主持人:進一步輸出到別的國家了。

橫河:輸出別的國家,所以它不屬於它在國內的封殺、也不屬於利用外國的自由,而是說它要在相對比它更自由的地方來封殺別人。這個其實很早以前就做過,其實中共做法並沒有特別大的改變,只是說現在大家都很憤怒,所以經常把這些事情揭出來。

多年前,中共,我記得有一個主管宣傳的一個應該是中宣部長這個級別的,部長這個級別的,當時就是美國有一個電視台,我不記得是哪一個電視台了,它在它的網頁上一直放著那個天安門廣場坦克人的照片。他後來就去跟他講說你怎麼還放著?他就指責人家老放著這個。他是跟他們的大老闆講話的時候,會面的時候講你怎麼老放著這個?結果人家因為要跟中國做生意嘛,後來就從網上拿下來了。他把它作為一個可以吹噓的東西講出來了。

主持人:對方是個媒體嗎?

橫河:對,就是美國的一個大媒體,但是他不是跟這個媒體,而是這個媒體的大老闆,那個大公司,我不記得具體是哪個人了,是有這麼一個故事,就是把坦克人從他們的網站上拿下來了。就像這種干涉別人的新聞報導自由,但是它自己又利用別人的自由到處去擴展,這種是典型的雙重標準。這個雙重標準其實在其它很多地方都有類似的表現,像剛才妳講的華為就是這一類的表現。

主持人:所以它這種做法確實造成了非常多的國家在這方面發現中共這個是完全反了,跟普世價值,這個其實表現在另外其它中共試圖輸出的軟實力上,比如孔子學院,剛剛開頭我們談到最近美國參議院發了一份調查報告,談到他歷時7個月對孔子學院做的調查。小強先生跟我們很快談一談,這個參院的報告有什麼樣的調查結果及建議呢?

夏小強:有幾點,主要的一個是參議院的調查報告內容指出了孔子學院到底是什麼機構,它是中共教育部下編叫漢語推廣領導小組,正司局級辦公室的一個下屬機構,它簡稱「漢辦」,它是由漢辦控制資金安排在美國的這些教職員工,控制所有的教材,在美國的教材,並且孔子學院要求所有在美國的這些教師都要簽訂合同立下承諾,所謂不損害中國國家利益,其實也就是中共的利益,這一點就是限制言論自由,限制他們談論政治上的敏感話題。

主持人:就中共不喜歡的東西你就不能談。

夏小強:對,還有一點,它的內容就是美國大學和孔子學院合作的合同中還規定,孔子學院必須遵守中共的法律,就是中國的法律,並且還儘量的要控制信息外漏,如果一旦孔子學院所在的大學洩露了不該洩露的信息,它們將停止合同。

中共漢辦向這些孔子學院所在的大學提供資金,據他們的數字統計超過收到25萬美元的大學,有70%這樣的大學沒有按照法律向教育部門申報這筆資金,等於中共一直用這個資金在不斷地投入。另外,孔子學院在大學辦的同時,它還在美國建立了孔子學堂,孔子學堂就是在美國從幼兒園到12年級,由漢辦所組建的中共的那種課程,孔子學院的課程,並且在美國現在有519所小學、中學和高中都有了孔子學堂,這等於是在影響和滲透美國的教育系統,同時也對美國的學生進行洗腦。

主持人:他是不是最後還建議司法部讓孔子學院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夏小強:對,要不然取消,要不然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主持人:要嘛改變,要嘛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所以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橫河先生,您覺得如果他真的這樣去要求,孔子學院登記成為外國代理人了,它會不會落入跟CGTN同樣尷尬的境地呢?您覺得對它會有什麼影響?

橫河:這肯定是打擊很大的,因為孔子學院跟CGTN還不完全一樣,因為CGTN只要不讓人家知道它是中央喉舌就可以了,但是孔子學院其實犯的規非常非常多,不是一點點犯規,首先,它的課程能不能被承認?美國大學的課程是要得到美國教育部門的一個標準,才能夠允許這個課程計學分的。

孔子學院一直是糊里糊塗的夾在當中,它就是一個蝙蝠,可以說它是鳥類,也可以說它是哺乳類,是哺乳類動物,也可以說它是鳥類,這是兩回事情,但它又能飛,它就混在這個邊緣地區。它這個課程是沒有得到美國教育部批准的。但是在大學裡面,在其它的國家政府辦的教育機構和大學是分開來的,只有孔子學院是附屬在大學裡面,冒充是美國大學課程的,所以它破了很多規矩。

還有一個就是教師的簽證,今年不是拒簽了38個孔子學院的教師嗎?他們來的時候講孔子學院是大學,大學屬於研究人員,但是他們實際上是在孔子學堂裡面,就是在中學裡面教書,這是違反簽證規定的。當時在奧巴馬時代,曾經有一次要把他們全部取消簽證,全都不符合簽證的要求,全部取消;後來,中共喜歡背後運作嘛,就把這件事情弄過去了,過了幾天又不遣返了,就這樣子。所以它犯了很多規。

還有它改變了美國大學的一個特點,就是透明度。美國所有的機構都是透明的。它現在做了很多規定以後,這些大學只要是辦了孔子學院的,你不管什麼採訪也好,調查也好,到了那個地方,人家就怕你怕得要死。就是有孔子學院的美方的代表變得跟中共官員一樣,就是以躲著你,或者打官腔,或者把你趕走,用這種方式,他不回答你問題。所以它在改變,在潛移默化地在改變美國大學的一些行之有效的規則,就包括透明度的規則、捐款來源清楚的這些規則。

主持人:還有學術自由。

橫河:學術自由,很多最後它拍板嘛,這樣實際上就很潛移默化的就把中共的各種管制和不透明,甚至腐敗,用這種方式輸出到美國大學來了。這樣要一註冊成外國代理人,實際上它受到的打擊更大,甚至比CGTN的打擊可能更大。因為CGTN畢竟有幾十個中共的不同媒體在這裡,喉舌媒體在這裡,僅僅是CGTN也許損失沒有這麼大,而且不會全部消掉,你註冊以後你還可以繼續做。但是孔子學院如果是真的跟它較真的話,它其中有很多東西要按照美國的規定的話,它本來就不能存在,所以這個等於是要傷筋動骨的動了。

主持人:所以這個參議院的報告說,你要嘛改變,你要嘛就離開。

橫河:要改變的話,就是所有的都按照美國的來。那它花錢幹什麼?它花錢辦這個的目的就是要破壞你的規矩。現在要照你的規矩做了,它沒有辦法控制你的學術自由,沒辦法再影響你了,甚至影響到下一代了,它還花這個錢幹什麼?所以這個受到的打擊可能會更大。

主持人:是。我們很快讀一下觀眾的發言,有一位觀眾短信發言說:在美國發行了很多年的《人民日報》海外版,從過年到現在都停發了,打電話到美國的發行機構也沒有人接電話;今天得到一個消息說是國內政策有點變動,過一陣子會恢復發行。不知道這個情況和今天的話題是不是有相關聯?這倒是個挺有意思的信息。

橫河:可以再看一下,可能跟政策性調整有關係。但是要知道《人民日報》海外版是很早以前已經註冊成外國代理了,很多年了,我剛才講它不一樣,因為《人民日報》本來就是中央級喉舌。

主持人:是。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問一下二位,夏小強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剛才橫河先生提到,孔子學院如果一旦註冊,它根本完成不了它想要做的事了。那麼現在從這一系列的事情來看,在這段時間,是不是中共這種所謂的軟實力的輸出遇到了很大的挫折呢?

夏小強:對,一般來講,軟實力分為三部分,文化制度、價值觀和外交政策。從文化來講,一般如果是普世文化的話,推廣的時候就受到別人的歡迎。從中共來講,中共的文化是黨文化,西方是不會接受的。從它的價值觀和它的政治制度來講,它是極權暴政,它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也不會接受;外交政策,中共是金錢外交,所以西方是不會接受的。從這點來講,中共所謂的軟實力的輸出是失敗的。

但是中共還有一種實力叫銳實力,中共利用經濟誘惑和脅迫的方式來推廣它所謂的大外宣,大外宣由軟實力和銳實力兩個方面組成。現在孔子學院就是中共所謂的銳實力,現在也遭到了挫敗。整體來講,中共的軟實力和銳實力整體在海外的擴張遭到了一定的挫敗。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補充一下。

橫河:但是我覺得主要是銳實力出錯,軟實力實際上是一種吸引力,就是你做得好,別人跟你學,中共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中共實際上在推廣的是銳實力,因此這次受到打擊的,各方面受到打擊的是銳實力。實際上嚴格地說,它沒有軟實力,因為它從價值觀、思想體系到文化沒有一個可以吸引人的,沒有一個人想主動願意向它學習的,它哪來的軟實力?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人家給它定義,中共實際上這一套是它的銳實力部分。

主持人:如果你不照它的做,它就不給你投錢。

橫河:對,就是用威脅的方式,剛才夏小強講的,用威脅或者金錢收買這兩種方式來強迫別人接受它的文化輸出。

主持人:他不是心甘情願。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